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共有1873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15:00: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4/3/21 20:27:00的发言:
"在架板下,你要把砖一块块的抛到五、六米高,才能让上面的师傅接住。" 这话描写的太形象了!连抛砖的姿势燕子都想起来了!吃的也是糜子米饭!同感!真是辛苦你们了!

看来“燕子”也在内蒙工作过,因此有所耳闻。我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15:0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4/3/21 21:46:00的发言:
   那时候“参考消息”可不是谁都能看到的!那可是内部刊物!看看也不至于被关起来吧!不过,那个年代也难说!

那是特殊的年代,的确难说。现在想起来,我当时幸亏没有其它的问题,如果再有一点越轨之处,都会被抓起来,关上几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15:0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3/22 10:16:00的发言:

为了一张旧参考,

差点小命被搞掉,

当年风声实在紧,

不被相信最主要。

感谢龙版主的鼎力支持,老茶不胜感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15:0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吉无在2014/3/23 13:52:00的发言:
老茶写的《我的知青岁月》,感人至深,拜读了!继续等待精彩的下文。

感谢“吉无”版主的鼓励支持,老茶一定努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15:09:00 [只看该作者]

 

六、分红二三事


     这是围绕年终分红发生的几件小事,事情之间没有直接联系,但都发生在一个年度里。

第一件  年终大结账

     先看一首我于1968年末写的词【清平乐】自嘲:

     油灯不梦,算珠轻蠕动。致志专心细拨弄,窗外三星西纵。

     四则加减乘除,三更不能算成。可恨旧学教育,培养如此呆生。

     词中记述的是那一年分红前结算总账时发生的事情。当时的会计是村里的一位青年,叫朱喜寿,为人老实憨厚,但知识文化较低。生产队为了尽快完成年终决算和在知青中物色新的会计(后一点被实际证实了),请我们知青也一起参与决算工作。那一天晚上,在知青的大炕上,坐了两个队长、保管、会计、和我们全体知青,炕桌上摆了两、三盏煤油灯,显示着工作的重要性、严肃性。大家纷纷围坐在炕桌边,有的整理票据、有的拨拉算盘,盘算着一年收成,为决定全年分红做数据准备。从吃过晚饭开始,到星移斗转半夜时分,算盘拨拉上去又拨拉下来,票据捋了一遍又一遍,最终也没有核准全部数据。队长烦的一个劲地抽烟,会计急得直挠头发,我们羞得只顾低头拨拉算盘。实在太晚了,队长不得不宣布,大家休息吧,明天再说。我参与了这一晚的活动,感到很没面,于是写了上面一首词,宣泄自己心中的愧疚。词中含有典型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色彩,把自己的无能归咎于脱离实际的文化教育。

 第二件  结算甜菜款

     河套地区除了种植粮食作物外,其他主要经济作物就是甜菜,因此甜菜收入是粮食收入外的主要经济收入。向收购站运送完甜菜后,生产队派会计朱喜寿和我一起去县城结算甜菜款。朱喜寿领着我到收购站先和人家对了帐,然后当场结算现金,共计三千多块钱。当时还没有百元大钞,三千块钱就是三大捆呀!说实话,此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点钱时眼睛都绿了,“我的妈,这么多钱呀!”朱会计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 “干了一年,这还多呀!”说完,他打开一条羊毛口袋,把点好的钱往里面一扔,卷好口袋就张罗我:“咱们回吧。”我跟在他的身后,一路走,一路琢磨他的话。是啊,在当时三千元对一个人是不少了,但对一个队实在是太少了,我感到自己的眼界实在太狭小,太可怜。

第三件  四五二十元

     分红那天,队长安排我们几个知青参与分红工作。由会计叫一个人的名字,宣布分红的数额,管钱的(是谁现在已想不起来了)把钱数好,交给我清点、确认后,再交给队长,由队长移交给分红人。按着这个看来十分完美的程序分下来,很快就分发完了。但这时发现,竟然少了五块钱。一共就三、四十户人家,分红总数也不过一、两千块钱,经过三、四个人的手,怎么就出错了呢?我们认真地回想数钱、分钱的过程,查找分红名单的的有用线索,突然觉得在给范老师(该人曾当过学校教员)分红时可能出了差错。当时朱会计喊道范老师——二十元,管钱的嘴里说着“四五二十”,就把钱递给了我,我也复诵着“四五二十”,把钱递给了队长……。是不是当时没有过脑子,把五张五块钱点了出去呢?队长回忆了一下,觉得有可能。说:“范老师这人挺老实的,赶紧去问问。”我们赶紧赶到范老师家,说明来意,范老师说:“钱拿回来就放柜子里了,我拿出来你们再数数。”于是打开红躺柜,取出一个布包,拿出还没捂热的钱。我捻开一看,整整齐齐的五张五元钱,就错在这里。范老师还要解释,我们马上说,“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太粗心了”

      从范老师那里拿回五元钱,让我无限感慨:一方面感慨范老师如此憨厚老实,没有给我们找麻烦,还安慰我们,他们太朴实了。另一方面感慨老乡们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只拿到了了二十元分红款,多给了五块,还立马收回了,实在太穷了。二十块钱,在大城市可能是一个学徒工一个月的工资,而在农村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差距太大了。

      回想下乡的三年,我们所在的生产队,每年分红一个工都在三、四毛钱之间。最好的一年是好像是四毛六分钱,刚去的那年可能是三毛四分钱。但这在我们其他知青所在的队中,也是中上等的。记得我们公社东方四队有一年分红一毛四分钱,社员干了一年,分了粮食一算账,倒欠队里不少钱。

      我们组知青过的是集体生活,每年分红归知青小组统一安排,每个人的零花钱基本上靠家里接济,实际上每个人还做不到经济独立。我71年10月因选调离开了生产队,那一年年终分红时,组里把我的分红钱全给了我,共计120元。拿着最后的分红,我立马添了五元,到供销社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做了纪念。

      这就是分红的故事,

      辛辛苦苦挣工分,年末分红欲断魂。

      莫道农家心地好,囊中羞涩也伤民。

                                                                                   2012-6-15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3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39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3 21:49:00 [只看该作者]

“油灯不梦,算珠轻蠕动。致志专心细拨弄,窗外三星西纵。

四则加减乘除,三更不能算成。可恨旧学教育,培养如此呆生。”

 

好词---《清平乐》!欣赏!

 

老茶朋友讲到种甜菜,燕子记得因我们所在地---乌兰布和大沙漠不利于种植小麦,种下的小麦每年连种子都收不回来,所以当时古巴卡了给我国进口糖,国家要求我们四大兵团也种甜菜呢!

 

我们虽同在一个地区,你们插队的朋友比我们辛苦!年终分红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好在范老师是个憨厚老实人没有为难你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084 积分:9233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4 11:08:00 [只看该作者]

年终围在办公室,

盯着会计统计实,

陪结一趟甜菜款,

算帐找到误差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4 15:17: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4/3/23 21:49:00的发言:
“油灯不梦,算珠轻蠕动。致志专心细拨弄,窗外三星西纵。

四则加减乘除,三更不能算成。可恨旧学教育,培养如此呆生。”

 

好词---《清平乐》!欣赏!

 

老茶朋友讲到种甜菜,燕子记得因我们所在地---乌兰布和大沙漠不利于种植小麦,种下的小麦每年连种子都收不回来,所以当时古巴卡了给我国进口糖,国家要求我们四大兵团也种甜菜呢!

 

我们虽同在一个地区,你们插队的朋友比我们辛苦!年终分红时的心情可想而知了!好在范老师是个憨厚老实人没有为难你们!

当年甜菜是河套地区的主要经济作物,是北方食糖的主要加工原料。我老伴当时就在临河糖厂工作,因此对糖菜比较熟悉。记得巴盟的糖菜种植面积很大,老乡交糖菜要排很长很长的队伍。

插队与老乡离得更近,生活在一起,干活在一起,农民质朴的性格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生存条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3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4 15:19: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3/24 11:08:00的发言:

年终围在办公室,

盯着会计统计实,

陪结一趟甜菜款,

算帐找到误差时。

感谢龙版主的鼎力支持,老茶有礼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4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4 15:22:00 [只看该作者]

七、一把理发推

 

  就要下乡了,细心的母亲为我准备了一堆生活用品,从洗的涮的到缝的补的,一应俱全。一天母亲忽然买来一把“双箭”牌理发推子,说:“农村没有地方理发,带上它自己学学,你们几个小子可以互相理一理。”知道母亲此时对我一人在外不放心,于是乖乖的爽快的答应着。

  到了农村,才知道母亲的想法多么正确。看看老乡们的脑袋,就明白这里没有理发店。他们的头发有的是用剪刀绞的,有的是用剃刀剃的,甚至还有人用镰刀刮的,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不求发型,只求方便。

  随着大家头发的增长,理发学习班正式开班了。大可、政治、乃昌、繁阳都曾是我的试验品,当然我也多次沦为他们的试验田。在不断互为实验的过程中,大家逐步提高了理发水平,只是由于没有专业人员指导,发型比较单一,平头为统一发型。

  尽管如此,看到我们知青自己理发,陆续就有老乡找上门来,要求帮他们解决头上的问题。好在他们的要求不高,我们也来者不拒,我们的理发事业红红火火地开展起来了。平时你给我理理,我给你理理,本来不觉得有什么,但到了过年可就是大事了。

  俗话说,“有钱没钱剃头过年”,快过年了,人人都要收拾一下,理发自然成了一件大事。我记得当时我们总结过年的两件最累人的事:“春联写的手抽筋,剃头剃的手臂酸”,那真是真实的写照。当地贴春联,门上要贴,窗边要贴,正房要贴,凉房也要贴。此外在房梁上、猪圈边、粮仓外、柜门旁还要贴方子、贴福字。算下来一家就要写几十条,我们一下都成了书法家。而理发,从过小年就开始忙,一直要忙到年三十。记得有一年除夕,早起就开始有人理,大家轮换着干,一天理了二十几个脑袋。

  经过几年的实践,我们的理发水平越来越好了,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后来离开了农村,有了儿子,我还一直坚持给他理发。直到儿子上了中学,突然有一天说,“同学问我,你的头在哪里理的?他也想去理一个……。”我感到儿子长大了,我这理发铺也该停业了,应该让孩子自己去打理自己了,从此儿子就自己去理发店解决脑袋的问题了。

  通过理发我学到了不少东西,除了理发手艺,还学会了与人交往,学会了忙里偷闲统筹安排,学会了一些做人的道理,让我受益匪浅,受益终生。回想当初母亲执意要我带上理发推子,她不光是交给了我一把推子,还领我走上人生道路,令我没有荒度一世,虚度一生。此时我应该感谢母亲,愿母亲在天之灵能感知我的心,听到我的心里话:母亲,你给了我生命,也给了我生活的的钥匙。母亲您是最伟大的!

  正是:学习理发不寻常,为己为人为老乡。

     生计修得心路广,归来安敢忘亲娘。

                                               2012-6-17

 

 

 

 

 

 

 

 

 


 回到顶部
总数 8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