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共有1751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5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7 14:0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3/27 10:03:00的发言:

生死之交老沙马,

曾经一同入危瑕,

终患鼻疽须深埋,

次日沙堆无踪加。

人和马的友情是在农耕的过程中建立的,就像自己的子女、亲人,因此老百姓的朴素感情是可以理解的。谢谢龙版主的不懈支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5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74 积分:89248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8 11:41:00 [只看该作者]

支持是理所当然的!

大家都有如此共同的经历嘛!

读直来特别亲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5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8 14:47: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3/28 11:41:00的发言:

支持是理所当然的!

大家都有如此共同的经历嘛!

读直来特别亲切!

谢谢龙版主的宽慰,老茶十分感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5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8 14:49:00 [只看该作者]

 

九、挖渠与压驴


    “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这是最能引起河套人自豪的古话,事实也的确如此。星罗棋布的水网体系密布在河套的村村寨寨,得天独厚的水资源给八百里河套带来了绿色生命之源。但黄河在提供不尽的水资源的同时,也携带了大量的泥沙,给享受水资源的人们带来无休止的清挖渠道的水利工程。大的渠道(如永济渠)由水利部门按计划组织劳力清挖整治,而小的渠道由各队自行挖补清理。这是一项经常性的水利工程。

     1968年秋,我们刚到生产队不久,就赶上了这样一次清挖韩家渠的劳动。韩家渠是我们村最主要的灌水渠道,东边连接永济渠,西边直到西沙窝,全长三、四里,覆盖了全村两千多亩良田,是全村庄稼的生命线。正是枯水期,渠道里已经干涸,要抓紧这段时间清理渠道。政治队长韩宝权一马当先下到渠道中,一边大步流星的丈量着步数,一边用铁锹在渠道中留下记号,一人一段分配清挖任务。我们是新兵,当然得到了一些照顾,少分一点清挖任务。

     清挖渠道,看似十分简单的劳动,我们并没有看在眼里。当年学校组织在南口劳动时,我们挖过果树沟,那挖的全是石子,在这儿挖渠又能怎样呢?事实证明,还真不一样。由于河套平原是黄河冲积平原,没有沙石,土质细腻,但泥土有一定的黏性。当地挖土用的铁锹多是西锹——一种锹头与锹把一样平直的铁锹,清挖带水的湿泥十分锋利快捷。它和使用一般铁锹用力是不一样的,刚使用时很不适应。再加上我们使得都是队里新买来的新锹,特别容易摩手,大家的手立刻经受了考验。第一天劳动,我就打出了好几个水泡,我的挖掘速度也跟不上,要不是挨着我的社员朱喜寿帮忙,当天就挖不完了。

     第二天挖渠的工作继续,为了不叫大家担心,我特意用布条对磨出水泡的手进行了包扎,外面还戴了一双线手套。在深深的渠道里,我咬着牙一锹一锹地往渠畔上扔,手上时时感到疼痛,后来还觉得有水流了出来,我都没敢看,只是悄悄的忍者。

      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坐在渠畔上,男的抽烟聊天侃大山,女的互相抱头掐虱子,我则躲在一边准备整一整浸满血水的手套。队长韩宝权对我不合群的举动有所察觉,就大声的喊我,“小章,过这边来。”被点了将,我只好边整理手套,边答应着走了过去,坐在他身边。韩队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的手说:“你还带手套呀!叫我看看,是不是打泡了?把手套摘下来吧。”我试着往下脱手套,但由于血水的粘结,使我不能顺利地把手套摘下来。韩队长分明看到了白手套上的血色,他摆着手不叫我继续脱手套,牵过我的手细细的查看手套里面的手,说道:“看这孩子,这手哪还能干活呀!别干了,快歇了吧。”我倔强的说:“韩队长,没事,锻炼锻炼就好了。”韩队长说:“不行,锻炼也不是一天的事。这样吧,队里刚敲(即阉割)了一头驴,明天你去压毛驴吧。”说着就不由分说的叫我回家休息,准备明天去“压毛驴”。

     按当地的说法,阉过的毛驴必须负重压腰,方有利将来的使役,否则阉过的毛驴腰部拱起来就不能干重活了。压毛驴就是人骑在毛驴上走长路,以达到防止拱腰的目的。这种活在农村一般都属于老年人的活计,叫一个十七、八的大小伙子干这个还真不多见。但既然接受了任务,就没办法退缩,坚决执行吧。

     第二天清早,我从饲养院牵出那头阉过的叫驴,队长建议我去一趟临河县城,并叮嘱我尽管骑,越骑的时间长越好。有两个社员还求我顺路捎酱油醋,我也愉快的答应了。刚开始这驴还是很听话的,我骑上后顺顺当当的往前走。我坐在驴身上优哉游哉的好不快活,但手里的缰绳始终抓得紧紧的,生怕它不顺心,把我甩在外面。进城的路走得还算顺畅,到了县城还未到中午。我赶紧把驴拴在社房(大队在县城开设的车马店)的牲口棚里,打开驴背上的草料,让驴吃着。我马上上街去打酱油、醋,同时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

     晌午已过,一切任务按部就班的做完了,我回到社房牵上驴就打道回府了。沿临陕公路一路下来,在一个叉路口,毛驴突然拐弯了,我怎么吆喝也无济于事。我赶紧从驴背上跳下来,拉紧了缰绳想让它走回原路上去。它突然发起了驴脾气,死活不听我的指挥,执意要走这条小路。我抡起缰绳抽打它,它还撂起了蹶子,把我搞得毫无办法。路上没有人,我也拗不过它,只好任其行走。此时我再想骑到驴背上,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他一路小跑的在狭窄的小路上劲走,让我好一阵追赶。我只有一个信念,不管你走到哪儿,我都不放开缰绳,不能把你丢了(其实是把我丢了)。

就这样,和毛驴厮打了一路,好容易进了一个村子,见到一位老乡。我拽住驴,向老乡打听永胜十队怎么走?老乡看着我狼狈的样子,笑着说,“过了这条渠就到了”。果然走过前面的小桥,就看到了我熟悉的村容村貌,二十多里路仿佛一点都不远。回到队里,我讲起我的压驴经历,老乡们笑成一堆。他们说,老马识途,老驴认路,你不用管他,一定会回来的。

     正是:原因血泡免挖渠,又遇阉驴不让骑。

              满腹委屈无处诉,挥鞭便打气难息。

                                     2012-6-20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5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74 积分:89248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9 9:53:00 [只看该作者]

挖渠可是重活计,

双手受伤改压驴,

去路遂顺归途闹,

原来识路不用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轻舟
  5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32963 积分:191506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3/7/29 19:3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29 11:04:00 [只看该作者]

老马识途,老驴认路!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吉无
  5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60657 积分:363367 威望:0 精华:12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7 11:12:00 [只看该作者]

老马识途,老驴认路!继续等待看老茶朋友精彩的下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5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19 13:52:00 [只看该作者]

首先给大家陪个不是,我最近出了趟门,未向各位打招呼,有些失礼了,请大家原谅。回来后看到龙版主、轻舟、吉无都留了言,使我很受感动。大家如此鼓励支持我,给我鼓舞不小,我想尽快把我的拙文发完,以利大家分享。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5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19 13:53:00 [只看该作者]

 

                       十、星夜不速客

 

   1968918日是我们下到农村的第一天。由于为我们盖的房子还没有完工,我们五男、五女十个知识青年,分别派驻在两个社员家里,其中五个男生被分配在贫农邹大的一间房子里。房子不大,一间房屋半间炕,五个人住进去显得十分紧凑。

      由于难以克制的旅途疲劳,刚吃过生产队为我们安排的接风饭——炖羊肉,听过生产队队长韩保全做的动员报告,我们就急迫地想找个地方早点休息。简单收拾完随身用品,各自找好地方,就都顺着炕沿齐齐的排成一排,钻进被窝,准备享受上山下乡的第一宿睡眠了。

      尽管很疲倦,但初来乍到的兴奋让人无法马上入睡。煤油灯跳动的火焰照映在小小的房屋里,使每个角落都富有了神秘感。大家或躺或卧在土炕上,身子底下感到十分坚硬,难以找到最为适宜的卧床角度。于是大家索性打开话匣子,议论了起来。有的说今天的接风宴如何难以下咽,羊肉的膻气呛得人喘不过气来;有的说韩队长自己说没文化,可是讲起话来又头头是道……。

      就在大家说得热闹的时候,突然屋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大家立刻收住了话音,面面相觑地看着大门,生怕自己刚才不太谨慎的话语被来客听到了!大可有经验的说了声:“你是谁?”外面的人说:“我是你们老乡,北京的知青。别怕,开门吧!”大可下地把门打开,来人迅速的闪进房屋,惊讶的说道:“这么早都睡下了?我也是北京的知青,听说你们也是北京知青,过来看看你们。”大家对眼前的不速之客感到很神秘,但既然是北京的老乡,就不能不欢迎,于是准备坐起来穿衣服。来人说,“别,别,都是男的,就这么聊两句,我一会儿就走。”既然如此,大家也不客气,就趴在被窝里开始聊了起来。

      来人自报家门:“我叫滕德利,65年来临河插队的。我在永胜七队,离你们十队有一里多地。”于是大家特感兴趣的询问其插队的情况。他直言说:“哥几个是不是头脑发热,怎么想起到这插队来了?我们就是试验品,你们还来当试验品?”我们问:“你们中的一个知青代表×××在北京给我们做过报告,说这里河网密布,麦谷飘香,驴骡满圈,牛羊满坡,难道都是假的吗?”他笑着说:“听她胡咧咧,她是县里竖起的标杆,你们都让她骗了。我们来了三年了,一个工挣几毛钱,到现在经济不能独立,年年还要家里接济,你说爹妈烦不烦你?时间长了,你抢了老乡的饭碗,老乡烦不烦你?天天这样,你说自己能舒坦嘛!”听他的一番言论,我们着实震动不小,大家一下没了睡意,想再和他多聊聊。谁知他戛然而止,向前欠了欠身说道:“你们刚来,就打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时间长着呢,等有时间咱们再聊。”说着就推门走出了房门,都没等我们爬出被窝给他送行。

      他说走就走了,我们却完全没了睡意,接着炕头会议就开始了。大家议论来议论去,从文化大革命决策中心带来的阶级斗争意识占了上风。大家总的认识是:这个人怪怪的,不知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我们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与阶级斗争新动向进行斗争。这就是我们知青到农村的第一夜,它真的不平静。那一夜我们尽管很乏、很累,但睡得很晚,睡得很轻……。

      19681222日,毛主席发表了著名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给正在积极投入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我们以极大的动力。参与生产队的政治活动,宣传毛泽东思想,上演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我们的革命热情达到了顶点,取得了一些成绩,并得到了社员的好评。我们觉得我们的路是走对了,要坚决地走下去。在当时的环境下,为我们第一夜接风的北京老乡——滕德利,成了我们不折不扣的反面教员。尽管我们之间没有直接冲突,但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

      随着岁月的流失,政治的变革,实践的教训和切身的感受,我们对知青的上山下乡活动有了更深的认识,更新的理解。大家不再为当初的冲动辩解,更为理性的看待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特别是对滕德利本人,我们经过不断的交往,感觉他是一个十分善良、诚恳、实在的好人。细细品味他当时给我们致的欢迎词,没有什么出格的言论,只是表达了他自己对几年知青生活的认识和理解。实践也证实,他的意思反映了当时知青的真实情况,完全是真情实感。后来我们彼此的交往增多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曾风趣地说:“当年你们差点把我当成阶级敌人。”

      滕德利于1975年办理回京手续,当年初冬回到了北京。后来他还多次从北京返回农村他插队的地方,心里不时惦记着那里的乡亲们。因为那里有他的青春,有他许多不舍的东西。

      他准备回京时,我为他送行,我们喝了很多酒,畅谈到夜阑人静……。

      临行我送他一首词,《浪淘沙》送友人,全词如下:

            十月朔风寒,夜酒犹酣。

            踏歌千里送君还。

            难忘十年风雨事,苦辣酸甜。

            此地恨无山,望眼将穿。

            世人殷切向东天。

            何日春风吹我去,共饮长欢。

  正是:日久方识老友诚,心明眼亮话如锋。

     青春岁月逢国事,莫怨当年少礼风。

                                                 2012-6-23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轻舟
  6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32963 积分:191506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3/7/29 19:3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20 8:02:00 [只看该作者]

那里有他的青春,有他许多不舍的东西。

 回到顶部
总数 8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