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共有1880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7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9 15:11:00 [只看该作者]

十一、男儿当自行 

 

   19681216日是我们上山下乡三个月的纪念日,大家决定利用农闲时节去陕坝逛一逛,同时照一张“全家福”。陕坝是杭锦后旗旗政府所在地,傅作义的老家,是一个有几十年人文历史的老乡镇,当然要比临河热闹多了,老乡要买个针头线脑、办个大小事宜都要去陕坝。我们村里到陕坝大约有三十多里地,当时农村还没有通公共汽车,要去陕坝只有骑自行车比较方便。我们当然没有自行车,但可以向老乡借用。

  需要几辆车呢,大家一统计发现,女生中有一个会骑自行车,男生里有一个不会骑自行车——这个人就是我。如果借五辆自行车,两个人一辆,就是四个男生带四个女生,还要有一个女生带一个男生。这显然是不可行,一方面那个女生骑车技术也不很熟练,自己凑活骑,从来没带过人。另一方面,我一个大小伙子,还要让一个女生带,这也太丢人了!面对尴尬的局面,我真是有些无地自容。

  这怪谁呢?原来在北京时,家里一直没有自行车。还是在我快下乡时,大哥才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大哥对新车十分珍爱,视为心爱宝贝,上班下班都要擦拭一遍,容不得有一点污渍。我当时有心拿哥哥的自行车学学骑车,但始终没有勇气,生怕给哥哥的心爱之物弄坏了。现在可好,要一个女生带着自己去三十里外的陕坝,真的无法接受!

  我该怎么办呢?当时自尊心驱使我做了一个到现在都觉得充满自豪的决定,自己骑车去陕坝。男生女生对我的决定都非常惊讶,觉得是不是太冲动了?会不会有风险呀?我说没关系,我这么高一个汉子,就学不会骑车了吗?实在不行,就是推车也要走到陕坝,不能拖大家的后腿。事实证明,说的总比做的容易。

  豪言发了,真正实现豪言就要承受艰苦的考验。早上出发时,大家围在我的左右,七嘴八舌地指导我如何滑行,如何上车,如何蹬轮等基本动作。我也耐心的听,认真的记,并积极地进行滑行训练,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身体重心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左晃晃、右晃晃,就是不能走一条直线。而且越急越悠不起来,心想这得什么时候学会呀!在大家的建议下,我决定直接上车骑。先跨坐在车座上,一只脚蹬起来,另一条腿再踏上脚蹬子,然后走起来。试了两次,感觉不错,自己觉得再试试就可以走起来了,于是我招呼大家在前面先慢慢走,我殿其后,一定能追上大家。

  就这样,四个男生带四个女生和独自骑车的一个女生组成的车队走在前面,我在后面开始了试验骑行。试了一次又一次,终于晃晃悠悠地骑起来了。我心里这个高兴呀,原来骑车也不难。但就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自己来到了西沙窝边的小路上。这里路面不足两米宽,一面是崛起的沙丘,另一面是长满柳树的深沟。路面上的细沙使车轮承受了较大的摩擦力,前轮在沙子上晃悠了两下,整个车子就直直的冲向三米多深的深沟里。我完全失去了对车子的控制,任由自行车滑向沟底,干枯的柳枝劈里啪啦地和我来了一个完美拥抱。不过,由于坡道上都是沙子,我又穿着棉衣,尽管来得很突然,自己吓了一跳,但是身上、车子没有什么损伤。我麻利地爬出深沟,看看没有人看见,赶紧掸掸衣服的沙尘,就又跨上自行车开始赶路了。

  前面的路越来越宽,我一会儿推车,一会儿骑车,感觉到车子已经慢慢听我使唤了,到临陕公路我终于和前面等待我的战友们会合了。 我问他们:“你们等了多长时间?”他们安慰我说没等的多长时间,并祝贺我可以自己骑车了。虽然路上和自行车摔跤、打滚有些劳累,但可以和大部队一起出发了,兴奋之情无法掩盖。直通陕坝的临陕公路全是柏油路,骑起来要舒服的多,我撒欢的猛骑了起来,逗得大家一阵欢笑。

  就在我们兴高采烈到达陕坝城的时候,由于路上的车多,在一条小沟前,我又出事了。为了避让车辆,心里一慌,前轱辘不偏不倚地塞进一个小沟里,接着我就结结实实的摔在坚硬的马路上。这一次真的摔得很重,身上穿的绒裤、单裤全部撕裂,膝盖还渗出血来。再看手上,因车把着地,手掌也擦破了一点皮。在大家的搀扶下,我慢慢爬起来。看看地上的小沟,真纳闷满条路只有一条沟,怎么就让我赶上了呢?心想,这就是乐极生悲了!

  我们在陕坝照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知青全家福,一起吃了饭,接着顺利的返回生产队了。从此我不再是不会骑车的人,真正走入骑车人的行列。

  1978年单位照顾我给了一张自行车票,我买了生平第一辆自行车,成了一个有自行车的人。1992年回到北京后,自行车更是成了我的贴身伴侣,送我上下班,送我上公园,帮我办了不少的事……。自行车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

  回想学骑自行车的经历,感到尽管当初摔了几跤,流了点血,也是值得的。现在自行车对于我,已经不光是交通工具,也是健身工具,有几天不骑都觉得缺点什么。四十多年,一路骑下来,锻炼了身体,增强了体质,真是受用终身。

  正是:学车上路太疯狂,莫怪当时欠考量。

       一技在身终受益,男儿立事要担当。                                      

                          

                                       2012-6-25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7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1 14:27:00 [只看该作者]

十二、催生针之痛

 

 “小章,给我儿媳打一只催生针!小章,给我儿媳打一只催生针!……”

  这是四十多年前一个老乡嘶声的呼喊。这呼喊曾使我撕心裂肺的震颤,这呼喊曾让我痛心疾首的愧疚,这呼喊有时会在梦里响起,让我不能安眠,这呼喊成了我心中深处的痛。

  讲这段故事先要讲一讲当时农村的医疗情况。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缺医少药的现象十分普遍,像我们插队的内蒙古边疆农村的情况更为严重。记得当时丹达公社只有一个卫生院,医院里只有一、两名医生,医术当然谈不上高明。1969-1970年,天津支边医疗队来了几名大夫,总算充实了公社医院的医疗力量。我们生产大队当时设有卫生所,有一名人医、兽医兼做的二把刀大夫,平时很少给人看病,主要工作以劁猪为主。至于生产队基本上没有什么医疗设施,社员有病一般要到公社卫生院或县城医院诊治,这就是当时我们所在农村的医疗现状。

 1968年我们来到生产队,深感老乡缺医少药的困难,主动向生产队提出队里设立卫生箱的设想。从公社医院购进一些药物和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由我们知青负责送医、送药、打针、针灸等简单的医疗活动。实际上就是当时农村非常流行的“赤脚医生”。生产队对我们相当信任,给予大力支持,为建立小药箱提供方便。小药箱建立了,我们知青小组大部分人都参与了为老乡送医送药的活动。为了方便老乡,不分白天黑夜,不论有钱没钱,都热心为大家服务。有的老乡没有现钱,拿自己家的鸡蛋来换药,大家也都积极给予解决。那几年,真的做到了老乡小病不出门、大病有处问,给老乡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当时我也参与了送医、送药的活动,自己花钱买了一些医书,重点自学了一些中医知识和针灸技术。在学习针灸过程中,身边的同学就成了我的实验对象。记得我们村有一个哑巴,大约有四十多岁,由于小时候发高烧,未能及时医治,成了聋哑人。当时报道通过针灸使聋哑人开口说话的事例很多,受其影响我也想大胆试试。但如何准确地找到穴位,有效地发挥针灸的作用,心里没有数。见我有难处,战友们主动要求在自己身上试针,使我取得了一些施针经验,让我十分感动。在征得哑巴的同意后,我给哑巴针灸过几次,后来因为哑巴不愿意坚持治疗,才中断了针灸。经过一段实践,我的针灸技术有所进步,对于一些常见病(感冒、急性肠胃炎等)较有疗效。这种不用花钱也能治病的医疗手段,受到老乡的欢迎,我也因此成了老乡家的常客。当时卫生员是不脱产的,除了进药、给老乡送药外,一般不耽误生产队劳动,遇有突发事件,要随叫随到。

 1970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早上,我们正在门前洗漱,突然看见我们前排房上有人走来走去。原来是杨木匠的儿子杨五正用水瓢往自家烟囱里浇水。大家很奇怪,一打听才知道,他媳妇要生了。按照当地习惯,如果产妇生产困难,孩子不能顺生,往自家烟囱浇水以利孩儿顺利降生。听着这离奇的说法,大家边说边笑的议论了半天,觉得这是哪挨哪呀。当时农村生小孩,多是请一些有经验的接生婆来接生,没有叫卫生员接生或帮忙的习惯,所以我们到点就跟着队长下地干活去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正在地里锄地,突然一个老乡对我说:“杨木匠到处找你呢,他家儿媳妇生不下来,让你给打一针催生针。”让我打催生针?我一下就蒙住了,我哪有催生针呀?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该怎么办呢?听完老乡的话,我一下犯了愁。我扶着锄头呆呆地看着田垄,思想好像断了路,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这时,杨木匠从地垄那头正在向我打招呼,高喊着:“小章,给我儿媳妇打一只催生针!小章,给我儿媳妇打一只催生针!……”看得出杨老汉一路跑来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来不及多想,赶紧向他喊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杨木匠,年近六十,干了一辈子木匠活,平时不言不语的,可是这次的确着急了。瘦削的面庞带着由衷地恳求,眼睛里似乎还含着泪花,让谁见了,都没有理由拒绝他的请求。那是一个长辈对孙辈的期待,对儿媳生命的担心。我本想说,我没有催生针,我也不懂怎样处理难产?我去了也没用!但我说不出口,此时必须承担起一个被求助者的责任。我没有犹豫,安慰他说:“您别着急,我这就跟您回村想办法。”我说这话时其实心里没有一点想法,只是为了安慰老人,让他不要着急。

我和杨木匠一溜儿小跑地跑回村里,在知青房屋门前我跟杨木匠说,“你先回去,我回家拿点东西就过去。”把杨木匠打发走了,我的心简直乱成一团,想不出一点对策。此时我非常后悔,因为走得匆忙没有叫上一个女生和我一起回来。如果有个女生,或许会方便些。来不及多想,我进屋后立即打开我的那本厚厚的《赤脚医生医疗手册》,赶紧翻到产科章节,寻找有用的资料。说实话,那时我只有二十岁,平常对妇产科章节都羞于翻看,要迅速找到一些有用的资料谈何容易?我快速翻了几页,抬头看看杨木匠家房顶上还在往烟囱中浇水的杨五,心里就一阵紧张,这水好像浇在我的头上。我想生命关天,不能耽误时间,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拯救生命。我想,针灸我还比较熟悉,看看是否可以用针灸的方法帮助产妇止疼,以达到顺利分娩的效果。于是我查看了一下针灸方面的有关穴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拿上针灸盒准备走出门,去迎接一场拯救生命的战斗。

  就在我准备出门的时候,杨木匠快步跑到我们门前,他高兴地告诉我:“小章,不用去了,小孩生下来了,是女孩。”我问:“母子平安吗?”杨木匠说:“平安,小章你不用去了。”说完就走了。听了这话,我如释重负地瘫坐在炕沿上。心想谢天谢地,这紧张的战斗终于结束了,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结果呢。真是苍天有眼拯救了这一对无辜的母女,也拯救了我这个无能的卫生员。

 从此,杨木匠那用嘶哑声音喊叫的话,“小章,给我儿媳打一只催生针”就成了老乡们谈话的噱头。对此我心里明白,那只是一个玩笑,常常付之一笑,不动声色。其实心里十分矛盾、十分拒绝、十分委屈,十分愧疚,它已经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四十多年过去,每每想起这段故事,都激励我做人要求实,做事要求精,永远不做后悔的事。

 正是:赤脚医生手艺潮,扶伤救死半瓶摇。

           催生痛触终难忘,做事为人不敢糙。

                                        2012-6-29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7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39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2 16:2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老茶在2014/5/9 15:06:00的发言:
因为版块合并,新合并的版块被锁定,一直无法交流和发新篇,今天才找对地方。现试一把。

老茶这回找到“家”了!都怪燕子没有及时告知!抱歉!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7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39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2 16:40:00 [只看该作者]

   老茶学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学车的经历真是令人难忘!给孕妇打催生针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知青赤脚医生来说,可真的是难为你了!幸亏孩子生下来了!这对你来说在技术上也是个激励!会许坏事变成好事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7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4 10:2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4/5/12 16:28:00的发言:

老茶这回找到“家”了!都怪燕子没有及时告知!抱歉!

其实是我愚钝,哪能怪罪燕子版主。不必客气!问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7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4 10:31: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燕子在2014/5/12 16:40:00的发言:
   老茶学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学车的经历真是令人难忘!给孕妇打催生针对于一个二十来岁的知青赤脚医生来说,可真的是难为你了!幸亏孩子生下来了!这对你来说在技术上也是个激励!会许坏事变成好事了!

我常想,人生经历就是这样五花八门,其实也无所谓对与错,更多的经历往往使人更能了解这个世界,更能了解自己。谢谢燕子版主点评,老茶有礼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茶
  7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201 积分:1440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8/2 11:02:00
[原创]我的知青岁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4 10:34:00 [只看该作者]

十三、羞言不怕鬼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劳累了一天的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房间里一片沉寂。大约十二点多钟,突然有人轻轻地敲打我们男知青宿舍的房门。接着有人轻声地叫道:“小章,小章,”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把大家都叫醒了。睡在我身边的乃昌推了我一把,很确定的说:“外面是乔五小,叫你呢!”我赶紧打起精神问道:“乔五小,有事吗?”乔五小在门外说:“我大(当地把爸爸称作大)闹霍乱子,请你给看一下。”“霍乱子”是当地对上吐下泻的习惯说法,其实就是急性肠胃炎。我说:“好,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穿上衣服马上就去。”外面乔五小答应着,就没了声音,我想他一定走了。

     我赶紧穿好衣服,下地点上煤油灯,从药箱里找出几片药和针灸盒一起放进兜里,然后吹灭了灯,对已被吵醒的几个哥们说:“我走了,你们好好睡吧。”不等回答,我就溜出了房门。

     此时,月亮从云缝儿里爬出来,把院子里照得一片雪亮,远处的水井、树木、房屋都看得清清楚楚。突然从柴火圈边站起一个人来,对我说:“走吧,小章。”我十分诧异地说:“我不是叫你先走嘛,看你吓我一跳。”他笑了笑说:“这么晚了,我哪能先走呀!”说着拍了拍我的肩,就上路了。

     我们生产队共有三个比较集中的圪垯(生活集聚地)。我们知青所在地居住的人比较多,以韩姓为主,因此叫韩家圪垯;村西头有几户人家,人数最少,叫西圪垯;村南面的乔家海子边上住着十来户人家,以乔姓为主,所以叫乔家圪垯,乔五小就是乔家圪垯的人。

     韩家圪垯到乔家圪垯仅有一里路,中间除了要过韩家渠,还要穿过一片庄稼地。韩家渠紧临韩家圪垯,当时正是淌水季节,渠里还有挺深的水。渠上有一颗碗口粗的树干,横搭在大渠上,这是韩家圪垯去往乔家圪垯必走的独木桥。我和乔五小顺利地走过独木桥,前面是一条两米多宽的土路直通乔家圪垯,在月光下十分显眼。在土路一侧有一个坟圈,坟圈中有几个坟堆,还有几个尚未下葬用泥土封砌着的棺木。按照当地的习惯,如果夫妇双方只有一方去世了,去世人的棺木暂不入土,先将棺木安放在坟地的地面上,用砖或土坷垃封好,待另一方也去世时再一起下葬。平时下地干活、到乔家圪垯办事,经常从坟圈旁走过,早已司空见惯了,再加上和乔五小一路聊一路走,对坟地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来到了乔五小家,我給乔老汉查看症状,询问病情,可以判断就是急性肠胃炎,决定先做针灸治疗。我让乔老汉躺好,取出银针,就开始扎针、醒针。经过各种手法施治,几针下去,乔老汉的腹痛、恶心有了好转。我又拿出准备好的药留给老汉,嘱咐他按时把药吃了,就准备起身回韩家圪垯了。乔五小看到父亲没什么事了,就要送我出来,并执意送我回韩家圪垯。我说:“你也跑了半夜,该早点休息了,我自己能走。”他说:“走坟地,你不怕?”我笑着说:“天天走这条路,怕什么?你放心吧。”说着就往外走。我们知青和乔五小差不多是同龄人,经常在一起干活劳动,十分熟悉,听了我的话他也没坚持,就回屋休息了。

     我踏上回韩家圪垯的路,抬头一看才发现,此时天上的云彩已严严实实遮住了月亮,远处的景物模模糊糊,脚下的路也不十分清亮。心想月亮怎么这么不给力,让我摸黑回宿舍。眼看就要到坟地了,突然想起乔五小临行时说的话,“走坟地,你不怕?”我下意识的往坟地方向望了望,我突然发现坟地上有些异样,几缕白色的东西在飘动,似乎在招呼着谁?我的心一下就紧了起来,马上提到了嗓子眼儿。我想加快步伐冲过去,突然又听到身后传来有节奏的唰唰声,我停住脚步,回头看没有人,刷刷声也停了。我心里感到有些不解,强制自己镇定下来,于是蹲下身查看着四周,什么也没看见。我决定不走坟地边上的大路,从地堰子上兜一圈绕着走到韩家渠。

     割完庄稼的地里刚刚浇过老秋水,地里面还有积水。经水浸泡地堰子有些松软,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上地堰子,耳边被后面的刷刷声追赶着、骚扰着,紧张的心境已完全不能自持。此时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想早点走出这片田地,跨过韩家渠,回到自己的宿舍。我终于绕到韩家渠边,看着渠水,突然感觉大渠变得特别宽。来不及多想,我快步踏上了独木桥,平时三四步就可以走到对岸,今天在桥上竟然多倒了好几步。眼看就要走上对岸了,一只脚却像被人拽了一把,踏到了桥下,好在前冲力较大,虽然一只脚落了水,还是攀上了对岸。我爬起来,不顾一切的跑向我们知青的男生宿舍。

     我惊慌失色的举动惊动了屋里所有的人,大家睡眼惺忪地问我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我说:“吓死我了,今天我被鬼跟上了。”于是我把回来路上遇到的情况和大家说了一遍,大家都说我是自己吓唬自己。看我一条腿湿漉漉的样子,乃昌说:“天都快亮了,赶紧洗洗睡吧。”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脱了裤子擦了擦脚,就钻进了被窝。

     天真的快亮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我思来想去怎么也不明白,究竟是我出了问题还是真的遇上了鬼……。于是决定明天一早要到现场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晨,顾不上洗漱,我毅然跑到韩家渠旁,在阳光的照耀下,亲眼目睹了我自己一只脚滑入大渠的痕迹。接着放眼望望那大路边上的坟地,只见棺木堆上和平常一样长着一簇簇的枳棘,在一棵枳棘上却挂着一条长长的白色纸条,显然那纸条是人们祭奠亡者招魂幡上的飘带,或许是风把它挂在了枳棘上面,我夜里看到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可是我走路时明明听见有人跟着我,那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回到宿舍向大家询问时,乃昌笑着指着我的裤子说,“你穿的是条绒裤子,肯定是裤子发出的声音。”我在地上走了几步,果然是裤子发出的唰唰声,而且你快它也快,你慢它也慢。这次我笑了,原来真是自己吓唬自己。

     我曾经十分自信自己的胆量,但这一次让我很没面子,我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怕鬼?

     正是:巡医夜半过坟茔,如鸟惊弓踏水中。

              鬼未来袭人自乱,青春逸事笑终生。

                                              2012-7-4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7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39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5/14 15:03:00 [只看该作者]

   夜间路过那样的坟地是够渗人的!不过,治病救人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想如果另一方几十年后都还活着,那么地上的棺木还不腐朽风化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7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1 积分:2340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6/7 20:07:00 [只看该作者]

       我也曾在冬夜里走过坟地,还好没出现情况,想着楼主当时的情景都觉得可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石建华
  8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13 积分:498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5/18 14: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6/7 8:21:00 [只看该作者]

至今有时还想起那盆凉拌西瓜皮,还感到那一种别样的清新爽口。

 回到顶部
总数 8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