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4211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3 21:33:00 [只看该作者]

 清龙沟传奇

            

            

   

几江县东门外有一条老街,老街离县城五里,据说建于湖广填四川的康熙年间。听老辈人说,那些铺在街面的青石板,每块都有二百多年历史。

 

老街躺在长江边上,街背后是长着苍郁树林的矮岗,林里野藤枯草间杂乱着不知年月的坟冢;而临江的前面,沿着一坡梯坎倾斜下去,连着已经废弃的码头。

码头是老街消逝的记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民国时期,那时的四川发生了一次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浑浊的泥浪横冲直撞淹没了梯坎和街道,洪水退去,原先停船的地方,泥沙淤积变成隆起的沙滩,此后,码头迁移去了县城上游的另一处地方。

张馨竹就出生在这条老街东头的张家。据说他是晚产儿。妈妈说,他是她梦见一棵青竹才怀上身子的,那是正月间的事,直到腊月初八寅时才出世。因在妈妈肚里整整赖满了十一个月,所以他的小名叫懒儿;又因为他是妈妈梦见青竹才怀上的,于是取学名为馨竹。那是公元1946年,他出生那夜狗叫了一晚上。

诞生了张馨竹的老街,是一色的穿斗式老木屋,除了住户人家,只有二十几间铺面,街面窄窄的只容得下三匹骡马并行。老街不但很窄,而且两边的人家,几乎家家的屋檐都挑出来遮住街面一半的光线,所以老街天黑得很早。

那些年月的老街还没有电灯,家家点的都是煤油。晚上,漆黑的街面阴暗,幽深,仿佛蹲伏着无数的黑影,这些黑影似乎比老街还要古老,代表着黑夜的神密,传承着老辈人口说的故事。所以,老街居住的人家都很迷信,晚上都不出门,怕黑暗的阴影,更怕黑夜游荡的精灵,他们相信与世间平行着有另一个神密世界,似乎黑夜是被另一些生命所统治。

老街虽然黑得很早,晚上的人们胆怯着黑暗中隐藏的身影,但白天的老街却是另一番景象。

那时的老街每隔三天会有一次集市,当地俗语叫赶场。这时的老街不再萎靡,倦乏,而是喧闹、沸腾,充满精神活力。四乡的农民会聚集而来,在街上卖出多余的农家物产,然后到商铺或地摊交换生活必需。来来往往的人们就象涨潮的浪花在街面流淌,在狭窄的街上碰撞出热闹景象。

三天一次的赶场,除了来来往往的人流,吵闹的声音,还会有骡马响着铃铛从门前经过,每当铃铛响起,张馨竹就会骑着他家的老木门坎,好奇的探出头去;或在雕花的木格窗后向外盯望。

他喜欢听那些挂在骡马颈下的铃铛的声音,直到它们转过街角,很久很久,最后才消失去了南面丘陵的那湾梯田,那里是一片山野,再远处则常被江边升起的雾霭遮住。

常被浓雾遮住的还有一片蔗林,蔗林身后有座圆丘形小山;山上有一座道庙,道庙周围长满了桔树。那时的道庙里还住着一位长着胡子,穿着皂色道袍的道长。而且,有一条小溪沿着有道庙的园丘形小山淌来,它弯着身子绕过蔗林,绿光滢滢流进老街前面的长江。

小溪流进长江的地方有很多鹅卵石,鹅卵石聚集在一片沙滩上,那里就是以前船帆曾经停靠的码头,自隆起的沙滩驱赶走了停泊的船影后,在张馨竹的童年,则己是半截娃儿们玩耍的地方。

在那片沙滩,浪花会逐着季节涨落,年年将沙滩浸渍和涂改、也天天洗涤孩子们的脚印。每天放学之后,娃儿们都会去那里追打、嘻闹;如果是夏天,则会脱去衣裤在长江里泡澡,胆大的会顺江飘流,到下游的迴水沱收滩,然后光着脚丫,赤条条走回来。

老街的家长们都只关心生计的事情,都没学会怎样管束下辈人的成长,所以张馨竹的童年象老街其他子弟的童年一样自由自在,身边都有很多流淌不完的可自由支配的时光。但灵气对他并不象对其他孩子样惠顾。那时的他给人们的印象是呆痴,木纳,整天坐在街沿,流着两条鼻涕,傻傻的不声不响只有两只眼睛转动,安静得就象他家永远挑出的屋檐和门前路面永远不变的青石。

张馨竹三岁才学会走路,四岁才会喊爸爸妈妈,五岁时才第一次走去那片沙滩和同龄儿童游戏。

在张馨竹童年记忆里,他时常会产生些莫名其妙的幻觉:或耳边响着古怪的声音,或看见窗外走过奇异服装的身影,甚至发现那些门前经过的骡马,除了眼晴发着亮光,还会含着笑意诡秘地回头望他,直到它们踏着青石板街面走远,身子转过街角。

张馨竹虽然六岁以前比同龄儿童发育迟缓,象个木头做的孩子,(按现在的医学说法叫自闭)奇怪的是自四岁学会说话后,忽然象荒野溶化了复盖的冰雪,也开始感知到周围的物事,一年后他也象其他孩子样能跑能跳起来,六岁时也可进学堂读书了,大出父母的意料。

究其原因,据说是张馨竹五岁时的偶然。那时古庙的道长还在。一次他跟往常一样孤独地在老街东头的老黄葛树下玩耍,那时他的四肢还很僵硬,跑动时被自己绊倒,一头撞在黄葛树的根部,昏死了两个时辰,只有心脏还在跳动。古庙的道长刚好经过,过来抚摸了他的头顶,一下,二下,三下,嘴里说道:“空心实心,有心无心。往世己矣,何必今生?醒来醒来!”,好象还说了些什么,他醒来后就象变了一个人。当然,这是事后老街人的说法。

当天事后,张馨竹的父母为向老道表示感谢,牵着他去了道庙,送了十二斤清油。老道说张馨竹的小名没有取好,应改个名字。父母问老道取什么小名为好?老道说叫懒儿与八字相克。因他是腊月初八生的,腊者,接也,是去故迎新意思,取名腊字有宜成长,于是他又改名叫腊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3 21:43:00 [只看该作者]

现在,那座值得纪念的有过老道的古庙早己不在了。1953年,道长不知去了什么地方,剩下一座孤庙;再后来,1958年大炼钢铁,桔树被砍光,古庙也被拆散,化作了土高炉的火焰。

馨竹自从被古庙的老道长摸了头顶和说了什么后,还真在他身上发生了几件行为反常的事情,在别人眼里觉得怪异,而父母则开始为他担心。

六岁时,馨竹大年三十到外婆家乡下,因没讨到压岁钱,黄昏后赌气躲到荒效不回来,家人打着火把找了一晚上。奇怪的是,他腊月天在坟岗草丛睡了一晚上,没遇见鬼怪,也没生病,回家连喷嚏也没打一个。问他去了那里,他说遇到了一户人家,受到他们款待,晚上是睡在温暖的床上。小孩的话当然不可信,因白天大人们去察看过,那里是一片坟场。

因那次事件,家人说馨竹遇了邪,请阴阳做了三天道场,在门上贴了三张符纸。

十二岁时馨竹因没交作业被老师罚站,把他关在教学楼二楼办公室,他脾气大得从二层楼窗台往下跳,吓得老师晕过去。不知为什么,他竟然筋骨完好,一点红肿都没有。结果老师病了三天,馨竹被学校记大过一次。

十三岁那一年,长江发端阳洪水,连烧内燃机的轮船都小心异异不敢行驶,挂布帆的木船全都靠在岸边,馨竹竟胆大得游到江心去捡漂木,被洪水冲到三十里外。别人都眼见着被江心漩涡卷下去了,奇怪的是,他又从下游的江心冒出来,还自己游上了岸。别人问他当时的经过,他也很茫然,说不清楚,只仿佛觉得靠岸时胯下骑着一根飘来的烂木头。被大水淹过的小孩,糊涂中说的话当然没有人相信。

从此,有人说他胆大,有人说他命大。

馨竹虽然能跑能跳了,但长时间还常朦朦胧胧被幻觉困扰,有时认为自已是棵树,有时认为自己是块石头,分不情那些事情是梦,那些是真实,仿佛永远都在半睡半醒之间。在十七岁之前,他也未出过远门,最远只到过外婆家的乡下,那里离县城只有二十华里。

 

可幸的是,除了那几件发生在馨竹身上的怪异事情外,也没其它大事发生,直到一九六三年腊月,妈妈告诉他已经十七岁了,说己经长大成人。那一年,他从县一中毕业。那一年的升学考试,馨竹其他几门科目考得还可以,但数学只得了二十分,没考上高中,糊里糊涂成了待业青年。

此后的一年时光,因不再到学校写ABCD,父母上班也没闲暇管他,他成了无聊的人,只能靠自己找些事情消磨用不完的精力和时间,每天上午,他都去东门茶馆泡杯茶,听老艺人讲评书,下午则去县城看广告专栏,读街头报贴,或满街游走,望来来往往的人流。

那些靠消磨时间渡过的日子,馨竹己经开始懂些世事了,半睡半醒的心灵,开始渴望了解这个在时间里流动的世界。

馨竹既然己长大成人,当然要谋生计。一九六四年的那个时候,我国还实行的是严格的计划经济,找工作全靠组织分配,即使修鞋补锅也要街道审核,工商局批准,找一份工作谈何容易?

但他又是运气较好的那种人。

馨竹家有一位远房亲戚是县工业办公室的科员,与工业办公室的劳工科长是儿时穿衩衩裤的朋友,这位科长又是县劳动局长的小舅子。通过这层关系,他从等待工作的人海中浮出水面,争取到一个名额,分配到松柏林场二分场。

松柏林场在县境最南边的松柏山区,与綦江县和贵州习水县相邻,离县城有九十公里。听说那里大山纵横,尽是莽莽森林,应该说这份工作整天与荒山野岭打交道,不外拉锯伐木之类,并不是份惹人眼球的工作。但馨竹己在家闲耍一年,极想到外面去看看新鲜事情。

馨竹的一篇传奇故事,就从他第一次走出远门开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3 22:29:00 [只看该作者]

     这是一个书帽,传奇故事在后,期待中。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8158 积分:9778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4 10:05:00 [只看该作者]

由竹入梦有小伙,

道长抚头智慧得,

长到成年十七八,

前往林场故事多。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5 9:59: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0/23 22:29:00的发言:
     这是一个书帽,传奇故事在后,期待中。

闯北好!

这还是原来那篇老故事,不过添了些油盐柴米,更象故事些。谢谢支持哟!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5 10:0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0/24 10:05:00的发言:

由竹入梦有小伙,

道长抚头智慧得,

长到成年十七八,

前往林场故事多。

很高兴又見到龙行天下的七言诗啦,谢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5 10:15:00 [只看该作者]

 

                                   

      张馨竹是六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去林场报到的,那天早上六点离开老街,二十分钟到东门时,天刚好是刷亮时分,在东门停车场,坐上林场运送松木到县城然后返程的货车。

 

      司机姓李,四十多岁,沉默寡言,一路只专注开车,看来性格有些内向。车上,张馨竹记起早上父亲临别时的叮嘱,希望他踏上工作岗位后就要象个大人样,遇事沉着稳重,谦虚谨慎,因此虽觉路途有些沉闷,也不好打扰司机的专注,只好望窗外景色。

      一出县城后,路面就凹凸不平,抖得汽车嘎嘎作响。那时的土石公路,窄得刚能一车前行,若遇对面来车,须一车停在宽处,让另一车缓缓擦着车身通过。那时的汽车还是前头有鼻子的那种,叫解放牌的,一小时只能走二十公里。

      经过龙岗,李子坝,蔡岭三处乡场后,地形有了变化,公路倾斜逐渐向上蜿蜒,两边的山丘、农舍和竹木向后缓缓退走,汽车开始喘着粗气。

      三小时后,己到松柏山区的地界。两边山坡的农户渐渐稀少,山势逐渐陡峭,山间雾气从车门玻璃的间隙飘挤进来,帯着山区特有的树叶清香和山林湿气,一会窗玻璃上就凝满了细小水珠。随地势渐高,山间蒸腾的雾气开始环绕山峦半腰,间或有一两缕炊烟在山谷对面升起,一会飘散,一会聚拢,融入飘忽的云带;云帯象轻纱样朦胧住沟壑树林,山影半隐半现,很象神话故事中传说的缥缈仙景。

      开车师傅似乎对这些已司空贝惯,还是专注地开车,并不觉得有多么奇妙。

      但张馨竹不同,他从小没有离开过县城三十华里。他自满了十七岁后,头脑也渐清醒,开始对世界充满向往,一切都觉得新奇。虽在家闲耍一年时间,天天去往街头茶馆听老艺人讲过些《三侠五义》、《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天南海北地在故事中神走;又在图书馆借了些书来阅读,间接学到一些世上的事情,但那毕竟是纸上谈兵,是别人的世界。今天第一次走出老街环境,哪见过这般如另一个世间的景致?

      “山区真美!象神仙居住的地方啊!”开腔的第一句就有些飘忽。他本想由衷的抒发心中赞叹,但搜遍小学和初中学过的词语还是难以表达,憋了半天,才自言自语出一句茶馆听评书时学来的词句。

      “美吗?美又不能解乏,也不能填饱肚子!”这时的司机才侧过头来,接了馨竹一句。

      这是司机自县城出来说的第三句话。第一句是父亲送张馨竹时,张馨竹父亲说麻烦师傅了,他答:不麻烦。第二句是张馨竹上车后,他喊馨竹:关车门。

      馨竹想可能是司机很早起来,没吃早饭吧?开车有些累了,所以才说不能填饱肚子?那时的司机都喜欢早起开车,一是趁早赶路,二是节约开支,一般是都不吃早饭的,赶紧点了根香烟递过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经济”牌香烟八分钱一包,简易的全白纸黑字包装,是一般市民常抽的最便宜的牌子,临出门时,父亲给了馨竹十元钱,临上车前买了一条。

      司机接了烟,似乎觉得很长时间冷落了馨竹,有点欠意,审视了馨竹一眼,才说:“小伙子,初出远门吧?以后天天跟这些神仙住的地方打交道呢,啊,对!多看看世面也好。”

      馨竹问:“李师傅,你天天都这么早起来开车?真辛苦!那里人?天天都跑这条线?”走出校门一年,我已学会夸人的本领。

      “本地的,家就在前面的松柏街上。己开十二年了。早年当兵在西北新疆学的开车,六二年转业到林场。早起已习惯了,辛苦点没什么。怕就怕开夜车。”

      “为什么怕开夜车?”

      “这是山区嘛,谁敢走夜路?”这时汽车正行驶在一处绝壁上面,公路宽只有三米,左边是陡壁,右边下临深谷,谷下面是一条咆哮的溪河。

      馨竹本想再继续问下去,如:家里还有多少人,几时学会开的车,为什么山里有这么多云,林场还有多远?等等。开车师傅却忽然眉宇间抖了一下,眼神凝重而紧张起来,用手指在嘴上竖着一比,禁止我继续发声。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哐当”一声响,什么东西砸在前车窗玻璃上,车窗已随声响炸裂一条丝缝!接着“沙沙”的一片泥土撒落,山壁上传来“呜呜”的奇怪吼叫。只见李师付脸色一沉,猛一踩油门,汽车加速飙出五十米远。回头看原来的位置,一阵“哗哗”声响,腾起一片烟雾,几块箩筐大的巨石,哄隆着从绝壁滚落在公路中央。好险!馨竹正庆幸呢,车子却忽然一个急刹,向后退了三尺,方向盘再往左打,车子又向前飙出,搅得馨竹身子在驾驶室前翻后仰。

      原来为躲岩上巨石,汽车往前急冲时的霎那,突遇前面是一个急弯,右边车轮己半只掉在悬岩边上。幸亏李师傅反应及时,前翻后仰之间又躲过一劫,馨竹不由心中暗暗佩服。

      待货车驶出五公里远,到了一处平缓地方,大家才透过气来。刚出远门就遇上这样刺激的事情,情况瞬息间变化,惊心动魄,馨竹怎能禁住心中的凝问?自十七岁懂事后,已学会了与人正常交流,话也多起来,也有了喜欢寻根问底的性格,急忙又递过一只烟去。

      “李师傅,刚才为什么会有大石滚落?你怎么会知道?那呜呜吼叫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群红屁股的猴子,跟我们开玩笑呢,那叫唤声音是它们的嘲笑。这种东西最记仇恨,自前年有一只猴子被汽车压死后,这个路段就时常有猴群在高处推石块砸过往汽车。”

      “啊,原来这样。”山区还有这多怪事,猴子也成群?还晓得推石头砸汽车,新鲜!馨竹不禁对山区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8158 积分:9778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5 11:04:00 [只看该作者]

山路弯弯多险道,

司机驾车警惕早,

路遇猴群作报复,

险之又险兴趣足。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5 21:58:00 [只看该作者]

    山区风景如画,可对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26 16:21: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0/25 11:04:00的发言:

山路弯弯多险道,

司机驾车警惕早,

路遇猴群作报复,

险之又险兴趣足。

龙版好!此地艰险,当时山区只有这样的土公路。我下乡的江津县柏林山区,猴群也是真的。都是按当时的实境插入小说的。


 回到顶部
总数 528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