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369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31 10:1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0/30 10:23:00的发言:

谢谢关心!握手!

我在长江边敬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31 10:1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0/30 9:43:00的发言:
     年轻人好奇心强,胆子大。当地的乡民对这块地方早就畏而远之了。

这块地方有隐秘,可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31 10:22:00 [只看该作者]

 

正当馨竹在草丛中乱拨乱掏的时候,天忽然下起雨来,远方雷声隆隆,雨点逐渐骤急。馨竹和黄老工人都沒带雨具,急忙延着溪边小路一阵小跑,见二百米外一巨石有凹进去的岩腔,外面恰好有无数从上吊坠的葛藤遮护,刚好能够站立两人的位置。他们躲进去后,见里面还很宽大,进深有三尺多些。

雨哗哗的越下越大,雷声助威,风也呼呼的吹得乱草摆动。十月末的天气本就已渐寒冷,雨又浸湿衣裳,风一吹,就感觉有些寒浸,馨竹和黄老工人都悚悚的站立,抱着双臂,尽量不让飘雨打湿全身。

就在此时,雷声中夹杂着几声炮响,有喊杀之声由远而近,一阵阵风声雨声中隐隐传出刀剑的砍击,喊声逐渐加大,又有枪声炮声密集轰呜,随后是急促的脚步声和嘶声呐喊,有人倒地的声响,也有人的哭叫和呻呤,又有大批人马的脚步快速从岩腔的外面跑过。

与枪炮、刀剑、呐喊声并起的同时,外面的雨声愈见大了,简直如倾盆一般。此时的外面不仅雨声骤密,而且低云遮住天光,成了漆黑一片。每当雷声滚过头顶,万物都紧闭目光,仿佛这时的天空已陷入无底深渊,被黑暗笼罩,雷声和电光撕开的裂口,是生命唯一的呼吸。此刻的天地动摇在恐惧之中。

时间已失去概念,大约过去一个小时,或更长?但雨还在下着。

大家可以想象,馨竹和黄老工人此时是紧贴着岩腔里壁站着的,因忽然间的变化,能不惊呆在岩腔里面?馨竹虽然已失了心中方寸,但头脑还淸醒,虽不知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眼晴还睁着,能感觉到疾风把雨水从藤蔓的间隙吹打进来,全身已湿透了;知道外面已大水横流,漫进岩腔,双脚已站在水中。

正惊疑间,就听到有两人的脚步声来到岩腔的藤蔓外面,与馨竹他们只隔了数尺距离,一个青年气喘吁吁,焦急的说:“爷爷,你肩膀负伤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答道:“没啥,被淸妖砍了一刀,爷爷老骨头了,大小百十仗,这点伤只当蚊子叮咬一口!只可惜了二千余弟兄,这可是翼王残留的精英啊。”

又听那年青的说:“不知馨竹怎样?午夜山寨被攻破之时,我曾见他在寨门左侧冲杀,后我们被清狗冲散,就一直未见他身影。虽然他人很机灵,毕竟是文弱书生,又无武艺。不知是否与后卫团一齐转移了?都怪我!本来他还有自已的事情要办,是我挽留住他,是我害了他!”

——馨竹?这恰也是馨竹的学名,馨竹不禁心里一惊:想不到在这忽然发生的刀兵幻景,还有一人和我同名,而且和这爷孙有很紧密关系。

又听爷爷在外道:“吉人自有天助,想他是个本地人,对这片山林很熟悉,说不定在什么地方躲起来了,希望天能佑他。”

这时,又听到数人脚步声响来到岩腔前面,尽皆气喘急促,一人焦急的声音:“军帅,快走!又有清狗追杀过来了!”

又听爷爷问:“还有多少弟兄?”

“报叶帅,尚存七八十人,都在前面山边树林隐蔽,只等军帅令旨!”原来老人姓叶,是一军之帅。

再听时,脚步声已移动,声音渐小,往小路走去。这时恰好雨声止息,风停树静,一会就云散天开,只剩满谷薄薄轻雾。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0/31 13:36:00 [只看该作者]

      好戏要开锣了,百十年前的事,在这块土地上重现,还有人与主人公同名,让人急于一探究竟。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 12:29:00 [只看该作者]

是很奇怪的。不过还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 12:30:00 [只看该作者]

在爷孙俩岩腔外说话之时,馨竹和黄老工人都没发出一点声响,馨竹不出声并不是出于胆小惧怕鬼魂,是怕发出声响,惊动了爷孙,不能听全爷孙俩一百多年前的言语。说真的,如不是身边有个黄老工人,说不定还会一冲动,真敢出去会会这老少两位英雄。

然后外面的人去了那里?因雨止风停,再没法知道。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的真实情景无从得知。因事情发生在岩腔外面,馨竹他们隐蔽在岩腔里面;四周漆黑一片,声音和动响来自黑夜,他们处在白天;尤其是故事的场面发生在一百年前,而他们所在的时空是一百年后。馨竹虽然清醒地在岩腔内睁着双眼,从藤蔓间隙也只能看到外面的黑夜,又是雷雨交加,只听到了撕杀和声喊,没见到火光和身影。

但如果当时馨竹走出岩腔去如何?是否就能参与进去?或者目睹?答案是不知道。

回过神来,馨竹忽然记起在科技杂志上看过一篇文章,详细介绍过这种自然现象。或许是这山谷的特殊构造,地下有磁场?或许是那场战斗之时正在下着雷雨,产生的电波?总之,说不清的某些原因,把当时撕杀的声音录了下来,在相同的自然条件下又释放出来而已。

事隔多年,我们这些外人己不能评说那篇文章正确与否,但那篇文章的举证,说明这种现象在现实世界的的确客观存在着。

馨竹那天所听到的声音就是这种客观存在。

馨竹他们躲在岩腔里面,虽只听到岁月反馈的回声,没有目睹真实的场景,但己证明了此处山谷被时光隐藏的一段事情:在历史上的某个时间段,清军用优势军力和先进的枪炮,攻破了太平军防守的山寨,经历一夜拼杀,太平军几千将士牺牲殆尽;那时,山谷中同时发生着一场罕见的雷雨。一百年后,恰好馨竹和黄老工人因另一场雷雨在岩腔躲避,无意间走近到历史上的这页画面:最后时刻,一个姓叶的军帅和他的孙子在岩腔外作过短暂停留,焦急地牵挂着另一个叫馨竹的人,然后到前面树林去汇合仅剩的七八十名弟兄。

待云开雨息,馨竹走出岩腔,走了十几步后,才发觉身边少了一个人。黄老工人呢?馨竹回转岩腔去找,才发现他还半倾半躺倚在岩壁上,两齿瑟瑟扣响,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馨竹把他从恐惧中摇醒,不管馨竹怎样解释,他还是认为那是鬼魂的声音。

一直到他们走拢分场,黄老工人嘴里还不住念叨:“可怕,可怕,再不走这条山路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 12:41:00 [只看该作者]

 

当时的山区农村,既无电灯,更无电视。一般的农户一到天黑就关门闭户,对付四面黑黢黢的唯一办法就是睡觉。但林场是集体,人多、热闹,林场晚上的消遣方式是点起煤油灯打牌。那时的煤油是二角八分钱一斤,对于拿工资的林场工人,还算经济实惠,并不敛惜。打牌打烦了呢?就吹牛,摆龙门阵。

松柏林场二分场地处云贵高原的北边,在四川盆地的南沿盆尖上,属高山地帯,海拔有一千八百多米,又是十月末的天气,晚上已感觉寒冷。山区人屋旁房后树棍木棒多到得心应手,冬天的避寒因地制宜,方式是烧起木柴烤火。馨竹在二分场报到的当天晚上,全场职工就在饭厅兼会议室内烧一堆树疙蔸烤起火来。燒火的地方叫地塘,用石头砌成。全场的人围着火堆,天南海北随便闲侃,算是开的欢迎会。

全场编制是二十一人,馨竹数了一下,围着火堆实际只有十二人。

这时馨竹才知道,原来二分场并不伐木,实际上是一个看护森林的守护队。守护队主要职责是防止山火,也防范山外人员进山盗伐国家林木,守护队兼着森林公安的职责,但不属公安系统,仍在林业编制。

二分场者,对外而言也,“队”级别小,称呼为“场”,是对付与农村社队的纠纷,名称越大越好办事。另一个主要原因,当时生活物资紧缺,实行定量配给,守护员粮食定量低,每月只三十二斤定量。称呼为“场”者,报上级为伐木单位,属重体力活,可多拨点粮食或副食品指标。  

二分场职工,一位场长,一位会计,一位炊事员,其他九位都是守护员。所谓的工作,就是每天一人背一把重庆建设厂造的AG式猎抢,(真子弹,主要是防野兽)也可两人一队,也可一人一路,整日在各个山头、林中、路口乱转,一防火,二防盗,饿了就回林场吃饭。这也叫工作?对于馨竹这个刚从学校毕业,还不懂什么是责任心的年青人,既觉得新鲜,又很适意,只要不是体力笨活,正适合我这好玩耍的个性。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3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1 13:19:00 [只看该作者]

     这满山跑也不轻松吧?不过比干死活、下苦力还是强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3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2 9:3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1/1 13:19:00的发言:
     这满山跑也不轻松吧?不过比干死活、下苦力还是强些。

我下乡的柏林区有一个林场叫头道河林场,与贵州交界。我下乡的后段时间,曾到林场下过苦力,从伐木的场地用肩扛木,转运到下面的公路,挣点力钱养口。所以对林场还是很熟悉的。

今日此处已成旅游区,林场也不存在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2 9:34:00 [只看该作者]

在火堆旁互相作介绍的时侯,一位姓杨的守护员问:“小张,在这深山老林里游转,前不巴村,后不巴店,不见个人影的,整天和树木野兽打交道,你怕不怕?”

馨竹说:“这有啥好怕的,我这人天生胆子大。山里有没有老虎和熊?”馨竹虽然自觉胆子大,心里其实很担心猛兽的。为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畏惧,就把今天在半路上遇到的奇怪事情当新闻摆了出来。

杨守护员说:“我在这里守护有两年多了,老虎和熊我还真没碰见过,但狼和野猪碰见无数次,还偶尔有豹子。当然,这些野物只要你不主动袭击,它们还是怕人的。话说回来,这里是大深山,人烟少,林子密,阴性的地方邪气重,遇到些奇怪事情也并不稀奇。你今天遇到的这种事情,就当是幻觉。以后遇见了,别惊慌,也别出声,头脑一淸醒一会就过去了。以前黄二呆就遇到过,他就边逃边吼叫,结果脚杆摔断了,还是他对天放了一枪,我们听到枪声去抬回来的。”

“那他现在人呢?”

“从此吓破了胆,不敢出去巡护了,要求调起走了嘛。”

“就象我今天白天听见的那样又喊又杀的?那有什么,当听一盘录音机!难道他还看见了所谓的鬼魂?”馨竹回道。

因馨竹年青,今天刚报道,老扬并不见怪馨竹的冒失顶撞。老扬巳四十多岁了,也算得上走南撞北,见过世间各色人等,知道新时代的青年人都讲科学,不迷信,但爱说大话,爱冒皮皮。

一旁的老陈插话:“鬼魂我没见过,但我见过脚印。是去年的二月,落雪天,我恰走在南丫口上,经冷风一吹,头有些晕呼呼,当时路上是齐脚背厚的雪,就见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在路上现出,仿佛一个隐身的人一步步在前面走。我退回来,喊了人一齐去看,只见雪,那还有脚印?怪哉得很!”

“是不是你们去看时已被风吹平了?”馨竹猜测着询问。

“我见过火光,”另一个姓唐的说,“一堆一堆的飘忽,象篝火,在寨门过来的那片荒毛地。那天我在场部担搁了些时间,急赶着回分场,恰好落雨。那时天色已经黑尽了,走的就是你们今天走的那条小路。有十几堆呢,幸好火堆隔小路有点远,我轻脚轻步的怕惊动它们,直到走远了,才扯伸脚板跑回来了。”

“如果是我,我就上去也跟它们挤在一起烤烤火,看它们是不是跟我们一样也在摆龙门阵。”馨竹又开玩笑插嘴道。

这时,场长发言:“人家馨竹是读过书的人,才不信你们这些瞎编的故事呢!以后讲这些事情,只可内部说笑,不可到外面乱摆。现在政府提倡科学,反对鬼呀神的,以后少讲些,以免别人说我们散布封建迷信,对我们林场印象不好。”

既然场长都说可以内部说笑,大家更无忌惮,你一言,我一语,把一个烤火取暖的介绍会变成了故事会。什么张三走夜路听到身后有脚步声,肩膀还被戏谑地拍了一下,转身去看什么也没有;李四在林子里游转了大半天都转不出来,走了一下午还在老地方,是碰见了鬼打墙,等等。总之,众说纷纭,各展嘴劲。

馨竹想,我从小自认为胆子大,看来这分场留下的人胆子也都大,胆小的都被吓起跑了。

直到这时,馨竹才明白李劳工调他到二分场的原因了。原来二分场地处深山老林,与外面长期隔绝,加上此地山形地貌的特殊环境,不知什么原因,经常出现些怪异现象,野兽又多,一般人都不愿调进来,调来的人也会找各种理由跑掉。在场部报到时,李劳工说是组织信任他,其实是没人敢来这里,让他这个外地来的学生填充空缺名额而已。

也正因以上原因,场部对这个老林中的守护站也就分外照顾,工作很少过问,食用物品每月由场部供送两次,或送来,或自取,很小有人上山来检查,全凭分场自覚尽责。

李劳工是想用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初中生来填充名额,却不知馨竹这人天生禀异,从小莽撞,做事从不掂量,胆子也够大。馨竹反到觉得在分场活路轻松,自由自在,正合意思,还应该从心里暗暗感激的。

 

 

 


 回到顶部
总数 528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