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4080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4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702 积分:9547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2 12:13:00 [只看该作者]

暴雨来袭听奇景,

林场工友说分明,

这里经常有古怪,

抓来小伙把数顶。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4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2 15:40:00 [只看该作者]

      这也算歪打正着,正好成全了胆大的主人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3 10:2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1/2 12:13:00的发言:

暴雨来袭听奇景,

林场工友说分明,

这里经常有古怪,

抓来小伙把数顶。

谢谢龙版的七言帖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3 10:2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1/2 15:40:00的发言:
      这也算歪打正着,正好成全了胆大的主人公

谢闯北版主,你说对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3 10:26:00 [只看该作者]

第二天吃了早饭,馨竹准备四处走走先熟悉下环境。场长问他要不要老场员陪着,馨竹说:“不用,走得不远,就在场部近处看看。”

所谓场部,就一幢二层楼土夯房,十来间屋,被一道用片石磊砌的院墙围着。墙内开有两亩左右的荒地,种了些罗卜,黄秧白之类蔬菜。馨竹想,蔬菜种在院内,可能是防野兽偷吃?

参观了院内,再看院外。院的正前方流着一条从坝子那面淌来的小溪。

馨竹首先移步来到溪边,溪宽约两丈,不深,水清澈見底,可见水底石块沙粒;人若下去,略只能淹齐肚脐。溪上有一架用三根杉树原条搭的小桥,桥的对面是贵州地界,连着一条泥径小路去了前方山坳。听老场员说,小溪流到前面不远就跌进百丈悬岩去了,飞流直下千尺,成了瀑布。那里地势也什分险要,只有一条之字小路往下,岩上也有一道寨门,称后寨。

往林场房屋的背后望去,向北的方向,则是林木茂盛的山岭,山岭后又有山岭,形成一匹一匹的山林,二十里范围都属于他们二分场管辖的范围。沿着小溪往上游走,就是昨日来时的方向,通往昨日经过的寨门。从他现在所站立的溪边,到寨门约十里路,是两山峡谷夾持数千亩平地的坝子,昨日己经走过。这座坝子两头狭窄,中间宽阔,成橄榄形,地势很特别。川南黔北一带,凡两山之间有山溪流经的山谷又称呼为沟,因这条溪水清明透亮,蜿蜒如一条小龙,名叫淸龙溪,所以当地人把这条山谷也称呼为清龙沟。

清龙沟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太小,地处几江、綦江、习水三县交界处。

 

把松柏林场二分场的地理位置介绍完了,开始说这天早晨发生的事情吧。这天馨竹背了一杆AG式猎枪,观察了场部位置后,直往西边走,顺的是昨天来时的路。

本来早上老场员想认真教馨竹怎么放枪的,馨竹好逞能,怕老场员说他没见识,急忙掩饰说:“我在学校练过真枪的,这比读书写字简单多啦,我都会的。”其实枪他只在电影上見过,连那里是准星,什么是三点一线都没搞清楚。刚出校门的小青年都有个通病:一是好显示自已,且冒失,还就是没学会谦虚。

馨竹往昨天来时的路走是有目地的。

昨晚听了老场员讲的故事后,越想越对清龙沟隐藏的奥密由触动而至惊讶,最深刻是那雪地上留下的脚印。一夜辗转反侧,满脑子都是昨天路上雷雨中听到的声音,尤其是爷孙俩对话,因还提到馨竹这个名字。

是不是馨竹又如少年时那样,分不清那些是真实,那些是虚幻了?不是的。馨竹毕竟是己读过无神论和唯物论书籍的初中生了,少年心理不成熟的时间段已经过去,思想已有主見,心理上早已解释了昨天怪异现象发生的原理。

那么不能自拔是因迷信了那几个场员在火堆边的闲侃?也不是的。要知道,馨竹自小在老街二百年积淀的神密氛围长大,那些民间传闻中的鬼魂灵异,什么狐狸精,鸡脚神,天上有竹杆人,地下有扫帚人,淹死鬼要找替身,阴间有地府之类乱其八糟早已听得够多了,何曾有过惧怕的时候? 八岁时,他听了树林中有妖怪的故事后,就曾晚上独自去老街后的那片黑树林历过险,打着一把三节电池的铁壳电筒,从东头走到西头,除了看见杂蒿败草中的乱坟包和树上几只猫头鹰,结果什么也没发見。

馨竹之所以纠缠于昨天的事,沉迷了进去,是对清龙沟这个地方充满好奇,象突然发现了一本奇怪丽新书,想翻一翻一探究竟。

馨竹想,昨天不是听到了爷孙俩的对话吗?不是下了场大雨吗?怎就没想到事后看看岩腔边有没有留下爷孙俩的脚印呢?对!今天去亡羊补牢也未晚!如果那两爷孙真站在岩腔外面,湿地上的脚印就是实据。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3 10:33:00 [只看该作者]

因是第一次上岗,馨竹很兴奋,又背着一杆猎枪,先还感覚有些神气。但离开分场房舍后,小路进入荒草的包围,一人独走就开始感觉寂寞起来。怎办?唱歌呀!便边走边嘴里哼着当时的流行歌曲: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其实太阳还没冒出山顶,霞光是早霞,不是晚霞;他也不是归营,是第一次出征。

奇怪的事情来了!他的歌声刚起,便得到山谷的回应,而且这山谷的回声中还有竹笛的伴鸣。歌声歇,那笛声也止。他又唱一遍,依然如此。他试着再唱第三遍,这次却只有山谷的回声,再无笛声了。

馨竹向四方寻望,没什么异样,扯开喉咙呵哟呵哟的长吼几声后,山谷也只回应着呵哟呵哟。馨竹想,这大山里不会有人,也许是我听错了,或者,是如小时候常犯的那样的幻听?便不再放在心底。一个人唱歌重复几次当然没了兴致,为打发时光,便以各种树木和山石假定为射击目标,用枪一边描着一边走。

到岩腔去的小路,先是沿着清龙溪蜿蜒,中间一段是取直道在乱草中被人踩出,然后又回到清龙溪边。昨天走得匆急,没留意两边景色,今天走得慢,对两边的观察就详细了些。

只见路两边全是荒茅野棘,谷风吹动草摆,一浪一浪,景致很象电影里放映的蒙古草原,只是风吹草低没见成群牛羊,见到的只有无边枯草、低矮的灌木丛,再有便是坝子两边崔巍的大山。两边的山都很陡峭,环山一线和山壁上长着高大的松和杉,径都比大碗还粗,一些取不出名的杂树参杂其间。而坝中却不见高木,只长荒草和矮灌,泾渭分明。

不觉己来到昨天躲雨的地方,岩腔依旧。昨天落的大雨经过一夜还未干透,腔外低凹的地方还积有小水洼。虽昨日情景尚在脑海,爷孙俩的对话依然留存耳畔,但没看见爷孙俩留的脚印。

撩开垂吊的葛藤蔓茎,走进躲过雨的岩腔,腔顶还滴着水珠,溅落颈项凉冰冰的。奇怪!虽只隔了一夜,馨竹竟勾起心中由生一种亲切,仿佛是回到分别很久的一处地方,此情此景有着旧地重游的感觉。

馨竹借外面透进的光线,见昨日紧贴的腔壁,湿漉漉长满灰白的苔藓,但有一处较平的壁面似有不同,依稀觉有划痕。他拂掉面上苔藓,似乎凸凹现出字迹,进前去分辩,还真写着:“小酣一觉处,张馨竹于此留笔,1863624。”

是一百年前的古人留言啊,终于找到了古迹啦!但字迹歪歪斜斜,比馨竹的字也好不到那去,是用利器琢刻成的,深有半寸。

哈!还真有个叫馨竹的,竟连姓也跟我一样!馨竹想。

馨竹不由想起昨日的事情,昨日听爷孙俩岩腔外对话,对其颇多赞誉,称其为文弱书生。从这字迹看,听谓“书生”文化也不高,不配啊!但小酣是什么意思?睡觉?不会吧!这地方也能?馨竹只好妄加猜测了:酣字左边是一酉旁,酉加三点水便是酒字,是喝醉了?别人都在打仗,他躲着喝酒?一番猜测,对这个与他同姓的馨竹印象有了负面感觉。

但从壁上的刻字,馨竹却有了新的收获,既然刻字的张馨竹与战斗中的人物有关,留字是一八六三年,战事一定发生在一八六三年了。一算,距今仅一百零一年,比传说的一百年多不了那去。

馨竹想起爷孙俩危急时刻尚对这个叫馨竹的关心和牵挂,不由心中对这个馨竹顿生愤懑情绪。狗屁!还小酣一覚,不知道别人都在打仗吗?我也要在壁上刻几个字来,配他枉做古人呢,看他惭不惭愧!

馨竹这人就是这样,头脑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难怪在家时父母总说他不成熟,说一直没长大,除了胆大始终没出息。

馨竹在地下检了块尖石,在岩腔壁上刻下:“别人打仗你喝酒,羞煞同名同姓人。张馨竹也于此留笔,六四年十月二十五日。” 刻下“也于此”者,是说明留笔的是又一人也,落款是当天的日子。馨竹没利器,当然字没有前一个张馨竹刻得深,落款处也没刻前面的一九,若有后来的粗心人再看见,又好似是同一个人在第一道刻字的第二年再写,是不是觉得有点奇怪?

仔细一看,两道字体都歪歪斜斜,还真象同一个人所写。

刻完字,馨竹才想起正事,记起爷孙俩的对话,说山边树林里隐蔽有七八十位弟兄,爷孙俩要到那里去会合。那里人多,总会留下些痕迹吧?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4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3 12:52:00 [只看该作者]

      这位主人公真可以改名叫大胆了。居然又找回来时的地方,想查个究竟。

 回到顶部
帅哥,在线噢!
龙行天下
  4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702 积分:9547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9:29:00 [只看该作者]

扛着猎枪观场地,

返回昨日小洞去,

看到同名早留言,

自己上前加一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12:18: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两位版主一直的跟帖鼓舞。

第一人称似乎有些不好展示,尤其是长篇。准备改为旁人讲馨竹的事情,前面段己超时限,后面几段今上午已更过来,现在头还昏着呢。

更正后是否好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12:21:00 [只看该作者]

到树林边有二百多米,没有路,全是蓬草乱石,因时有刺茅荆棘挡道,馨竹必须小心用手拨开才能行走。才行了十多米,途中一条三角头形的花蛇盘在草棵,忽从脚边梭过去,险被踩着,吓了他一跳,不能不小心翼翼。

又前行四十米,这时的太阳刚好拨开云头,懒洋洋照在身上,同时就看见地面上有道黑影移动,还有风从天空拂来。馨竹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大鹰从头上掠过,两翅张开足有一米多长。

鹰在头顶滑翔了两圈,在前面五十米左右的空中停住,然后又盘旋一圈,忽然收翅,往下迅急俯冲,箭镞样没入草丛。接着,大鹰隐处的草往两边分开,就听到翅膀扑打的声音,又听到吱吱的什么东西绝望地呼叫,可能是大鹰已捕获到什么猎物了!

馨竹本能的从肩上取下枪来,快步冲上去。因草梗的阻挡,被绊了一跤,爬起来,又冲上去。到那处时,只见鹰的翅膀还在扑打,草已倒伏,一片狼藉,鹰身下有什么东西在拼命挣扎。

可能是猎物较重,鹰飞不起来。这时鹰的双爪己抓住猎物背脊,正用嘴去啄猎物头部。馨竹一看,在鹰下挣扎的是一只犬样的动物,全身白毛。

馨竹这人天生厌恶以强凌弱。鹰虽刚烈、性格高傲,却有偷盗和残忍的劣行,是馨竹厌恶的鸟类。在外婆乡下时,他曾亲见过鹰叨走外婆家饲喂的鸡崽,那时已种下仇恨。而犬机灵憨厚,勇敢、忠诚,通人性,很重感情,是馨竹喜欢的动物。

而且,馨竹还惊讶地看到那只白犬斜挎着一只兰绸缎缝制的小包,包的正面绣着朵兰花,包内露出小半截的一只竹笛。看来是谁家养的小家犬,随主人进山走丢了。

馨竹想起了先时唱歌时有过伴奏的笛声,那吹奏的应是这白犬的主人了。

救助更待何时!馨竹对枪还不太熟,事出仓促只好随便的瞄准,也不知三点是否在一条线上,但扣动板机,“砰”一声大响,神奇哉!还真的就打中了。

但见鹰身一歪,翅膀扑腾几下就不动了。馨竹上去取出还扎在白犬身上的鹰爪,那白犬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面部显出痛楚,两眼含泪望着馨竹,眉宇蹙动似有话说。这只是瞬间的感觉,馨竹这时的注意力集中在死鹰身上。馨竹捡起生平第一次打倒的猎物,抓住鹰的双腿搭在肩上,心想,这回出师奏凯,回分场也有吹嘘的资本了!去看犬时,犬己起来,两眼很像人的感激神情,又望了馨竹一眼,钻进草丛,负着伤跑了。

 


 回到顶部
总数 528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