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4228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7:00 [只看该作者]

张馨竹未曾经过道法修练,也没有高人指点,当然不明白这些道理。当时他已昏死过去,更不知道魂差点离体和伤口自己愈合的事。一看伤口没有了,还以为是七人医治所致。

所以,当他恢复起被刺伤的记忆后,急抱拳施礼道:

“多谢!多谢你们的白求恩精神!你们才是我的恩公呢,多谢你们的救死扶伤!”

七人虽不知白求恩是什么意思,但见张馨竹的表情,知是感激之意,忙还礼道:“恩公有所不知,其实不是我们医治的,是恩公自身有愈合能力,我们只是找到昏迷的您,把您抬回来罢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又把我抬回来,还称我为恩公,我不认识你们啊。”

长衫老者回答道:“恩公不妨看这周围环境,是否想起来了?那日太平军在这溪边伐树,我七人命在旦夕,是恩公用扑克拱猪游戏赢了我们性命的。你使我们逃脱大难,我们不去找您把您抬回来,我们岂不昧了良心?”

张馨竹顺着长衫老者手指方向,才见了不远处流淌的小溪,也认出了四周的景物。

“嗬,我想起来了,你们就是那七棵柏树?恭喜恭喜!恭喜六位老兄修道有成,已变人形了。哈——,你是柏公!我曾尾随你跟朱胡二仙走过这条小路,我记起你的名字啦!你叫柏公!你们以后不要再叫我恩公了,我叫张馨竹,也不要称您,听起来不顺耳,大家兄弟相称亲热些。”

道书上说:世上万物皆可修练得道,但万物之中只有人可取捷径。

这是为何呢?因人有六根七窍的灵性,从一生下来,就能感觉世界,做事情知道取舍。其原因是人除了有魂的感知,还有魄的觉知。说通俗点,其实就是人有蕴含的内质,俗称为精神的东西,这是人所独有的。所以人被尊为万物之灵。世间的其它物种就没有这种内质了,想要修炼得道,只能分两步走,先练成人形,渐有了精神,再修练提升方能成道。

而作为木质的树体想要修练更难,要先由木质变成肉质,肉质再成人形,细想便知何其不易。那日太平军士兵在河边伐木,斧子砍在树上流出人的血来,就是己由木质变为肉质了。士别三日,即当刮目相看,数日间的变化,六棵柏树已修练成了人的外形,这也是张馨竹恭喜他们的原因。

张馨竹那日只出于一时的悔意和怜悯,借用拱猪游戏救了七棵树的厄难,想不到树木也有感恩之心。这也说明一个普天下的道理,世上人但凡做了善事,都终有善果,回报只是早迟而已。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7:00 [只看该作者]

柏公提到太平军在溪边伐木的事情,一下触起张馨竹的记忆,记忆链接好比连锁反应,他不觉又想起前天晚上的战斗,想起地上横七竖八太平军的屍体,想起与叶帅、叶宾的最后一见,内心突然一痛,禁不住牵挂起叶帅、叶宾、胡兰花来。

张馨竹急忙告辞道:“柏公,诸位老兄,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办理,就此别过!”

柏公已知张馨竹心思,道:“恩公的心情不说我们也知道,但战事已过去三日了!除了恩公,太平军将士全都壮烈,你去也己迟了!”

“不管怎样,我总要去看看,虽生死己经永别,但生前相交一场,生者存念,死者安息,总要掩埋才好!”

“恩公不知,当晚战事惨烈,屍体横陈,血迹涂着每个人的脸,面目全非,有的双方还扭抱一起,那还分得清哪是哪?全被清军堆在坑中浇上火油焚烧后埋了。幸亏我们去得早,把恩公抬了回来。”

“完了!完了!这下我会懊悔一辈子!”张馨竹焦急道。

柏公忽然又笑道:“完呼哉?没完!没完呵!知恩公对叶帅,叶宾,胡兰花三人相交情深,我等众人把三人尸体都已找到了,可惜三人凡体不能死而复生,天气炎热不能长久保存,第二天我们己代为恩公尽一份情意埋葬了。”

“埋在何处?”

“在采石坑与寨门之间,紧靠着山壁,那处地方什分隐蔽,恩公尽可放心。

“不!我还是要去看看。”

故事写到这里,不免横插一句,读者君是否还能记起本书上集第八章的叙述?

那时张馨竹刚初中毕业,分配到林场工作,在巡山时一枪打死一只兀鹰,救了一只狐狸,那只狐狸也太神奇,竟是胡梦蝶的化身。第二天张馨竹再沿着旧途去找胡梦蝶和她爷爷居住的小山谷时,却怎么也找不见进谷的路了。再往前走,却在一个废弃的的石场边发现三座古坟。见每座坟前插着三支线香和一堆燃尽的纸灰,香棍只燃烧到大半,袅袅飘散出檀的淡香。

这是张馨竹见到古坟的当时情景。

笔者之所以把这段文字旧事重提,因其中情节就与今日之事有关。

为使大家的回忆更详细一些,我不妨把当时的细节和他与胡梦蝶的对话也录在这里,以便和本章将要发生的事前后呼应——

……张馨竹弯腰去看墓碑,第一座已完全风化,无法辩认;第二座碑的中间,勉强认出一个“叶”字;第三座也只能辨认出一个“兰”字。去看碑尾的年月日期,都风化得厉害,但其中一座碑上尚存着“同治二年七月二十八日”的字样。

“同治二年?清朝?难怪三座墓碑风化得如此严重!怪了!清龙沟坝子已荒芜百年,这方圆数十里绝无人烟,有谁还惦记着这里埋葬的古人,还来此烧香奠祭呢?”馨竹内心的疑问找不到人叙说,不由自言自语起来。

“馨竹哥哥,是我点的香。你怎会也来到这里呢?是来巡山的么?”馨竹刚自语完,谁知背后鬼使神差竟有人接话。

馨竹回头望,答他话的是胡梦蝶,背着一个小竹背篼从林中钻出来,手拿把镰刀,笑眯眯的望着他。

“妹妹,我正找你呢。我找了好几个地方,都不见昨天的路,我一直找过来才走到这里的。这三座古坟埋的是谁?你知道这坟里的前辈?”

“我也不知。爷爷说是当年太平军在此处阵亡的三个首领。他七十年前初来此山结庐修行时,就见有这三座石坟了。那时墓碑的字迹还在,其中一位还是军帅呢,姓叶。也不知是谁在他们死后将他们葬在这石坑边的此处。我见他们长久的孤寂,也没后辈人来惦念,每次采药经过时,就常焚些纸钱,告慰他们的亡灵”……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8:00 [只看该作者]

——读者君!要知道这段对话时间是1964年,与本章时间相隔了一百年啊!悠悠红尘,沧海桑田,石头做的墓碑都被风雨冲刷得字迹不全了,何堪人事!若不是笔者把这一段文字重提出来,也许,不但岁月淹灭陈迹,不再留下记忆,可能连张馨竹本人都把那段往事忘了。

因他当时再怎么大胆浮想,也不会想到三座古坟与自已有关,更没想到此后人生的一段最精彩部份,竟是和墓中三位古人结成的友情。

“这是谁的坟?”当时的他问胡梦蝶,胡梦蝶回答不知。

其实,最应该回答的是他自己。因为一百年前的那场战争的当时,在三位古人战死后的第三日,是他给三座坟立下的墓碑,念的祭文。

话已闲侃到此处,视线复回到而今的现实。

从清龙溪向谷口的山壁方向,在离寨门一箭之遥的山脚边一块空地,三座新磊的土堆泥土未干。午前时分,张馨竹己随七位树仙到达了这处埋葬地点。

这里有许多散乱的片石,不远处是太平军用于砌筑寨墙时开采过的石场。

面对三座新鲜土堆,张馨竹问清了三位故人埋葬的顺序,先是绕着坟茔走了三匝,然后两眼充盈着一层东西,身体象木桩样停住。

久久,他就那样站着。他人象木桩,思想却在回忆。

常言说交往不在时间长短,在那一份真情。他虽与三位故人只相处了短暂一月,却又象已认识了几生几世,相互理解和信任,透明如同清龙溪的溪水。他想起怎样在燕子埧救了负伤的叶宾,怎样又在寨门前的谷口邂逅相遇;想起在清龙溪洗澡时检着胡兰花的手帕,后怎样在路边又被她搜身检查说是奸细;想起叶军帅被自已打胡乱说哄得爽朗大笑和怎样在他碗里偷肉的细节;想起不久前跟三人尚在同一桌上吃饭、下棋、吵嘴,今日却已相隔三尺黄土……

就在大家觉得张馨竹己变成了一桩木头时,他突然对着天空一声长哦,由哦声而变大笑,笑而后是哽噎,憋着的心事,终于象决堤的坝流,再也禁不住眼含的泪水。

若不是身旁有柏公等七人相劝,按张馨竹率真本性,说不定真要在地上打着滚象受伤的狼样嚎叫,痛痛快快哭上一场。

此时,柏公等七人早已备下香烛纸钱,一时坟前香烟缭绕。

二十一世纪的现今年代,人死之后,是亲朋好友聚在死人遗体前开追悼会,杂声喧喧,或讨论死者德行,或放录音歌带,彷彿要把死者吵醒;而百年前的清朝世风,尤其是川南一带,是众亲朋好友在死人棺椁前静思默哀,由一人念诵祭文。

那时的人们都相信人死后去了黄泉,祭文的形式如同寄出的一封书信,真情的道说,是向失去的亲友的最后告慰,死者在黄泉路边忽然收到阳间的邮寄,可以边走边看。

张馨竹长声拖曳,按当时当地的方式吟哦道:

“同治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张馨竹率柏公等七人呈山果素馐,白酒三碗,至祭于三位亡友墓前。此刻也,山阿寂寥,溪谷肃静,风云凄惨,石泉咽鸣。人言:玉石易碎,好人难寿。非也,此为日月不明,天道失公也!

今日黎明吾在昏迷中苏醒,才闻之三位挚友己命丧三日;我来墓前,君等去已远矣。音容宛存,人已不再,事殊世异,恍惚之间。悲呼!白刃交兮宝刀折,时不济兮山崩裂,命运多舛兮月光寒,英雄遭妒兮七月雪。恒有言:天下没有不散宴席。而汝三人能结伴西行,是幸也,不幸也?而留吾人世形影,煢煢孑立,又是幸也,不幸也?人又言:今生有缘,是前世所修。而我问:今日之别,后世又如何?

阴阳相隔三万里,黄泉路长路几许?望乡台上望故乡,故乡有人挥长巾!君等去之匆急,不及与吾告辞;吾呆在原地,六神无主,遥感呼吁。三杯白酒兮一厢心愿,叩首祝曰:生也为英,死也为灵,驰烟开道,三乘秉驱,虎豹担食,蛟龙逢迎,鬼神守护,笙歌伴行…,三友一路走好,呜呼!尚飨。”

弔毕,众人在三坟四周各堆磊了片石,竖了铭文石碑,落了当日奠祭的日期。临别,张馨竹又向三坟躹了三躬,才了确一番心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8:00 [只看该作者]

回来到清龙溪边,张馨竹仍然心思恍惚,若有所失。

一旁柏公劝道:

“恩公也是习道的人,应该知道人死只是离开躯壳而己。常言说人生如梦,如同镜中照影,人生的相聚相别如月的园缺,梦不可回,镜影难留,魂归的去处如十五的满轮,又将是下一个圆缺的轮回。您那些朋友早去黄泉路上了。说不定己去了往生道,正说说笑笑在路上哩!”

张馨竹毕竟是有过黄泉经历的人,在奈何桥边,也见过各色鬼魂。他在黄泉路边的过渡谷,和叶宾胡兰花等己见过了,在那处地方,见他们也过得有酒有肉,有声有色。想到此,叹了口气,顿释然,心境如雨过天晴。

七位柏树仙人们帮着张馨竹完成了心愿,这才闲下心来,在溪边找到一处草地,要给恩公接风。

八人围坐,论岁数,张馨竹最小,应坐末位,但众人不依,把他推到首席。

有两人离开了一会,拿来了一些酒菜。因柏公众人都系修道的人,不吃晕,摆的都是炒山菇,烧竹笋,野菜野果之类,酒是川南一带家家户户都会酿造的包谷咂酒。当地习俗,咂酒是不兴倒在杯碗里喝的,一人拿根竹管,围住个大坛,直接吸,爽快!

张馨竹抓了颗弥猴桃,不剥皮,在衣服上擦去绒毛,边啃边道:“有滋味,有滋味!诸兄真过的神仙日子!有茂林修竹相依,与小溪流水作伴,虽无管弦钟磐,却有山风林声,哈哈,乐此一生,快哉足矣!我好羡慕!”

又道:“今日有幸结识诸位,深感荣幸!借这坛咂酒表我心意,感谢你们把我从死人堆里抬回来,若不是诸位,我可能已被烈火化作灰烬,成无依的游魂了。”

柏公道:“恩公说那里话!那日溪边,若不是您出手相救,我们不也化作粉屑断木了?我们感恩是应该的!”

按当地习俗,人到高兴时喝酒,为了尽兴,还要划拳抓阄猜谜之类,这里就不繁叙。

酒坛传了三巡,张馨竹问道:“柏公,不好意思得很!那日在这溪边,我曾悄悄跟随你和朱胡二仙身后,听到你们说清龙溪源头那一番话。你们说这水道能缩地千里,短时能去往许多地方,不知是否和时空相连?通往未来过去?”

柏公回道:“就是我与朱胡二位道友辞别那天?是说呢,那天我总觉后面有脚步声音。哈!原来是恩公在尾随。说到这条水道,其实我也没进去过。胡道兄说里面岔道很多,是否连通时空我更不知了。恩公想去哪里?战事已去,清龙沟虽从此会荒芜百年,但战事一去,少了凡人干扰,岂不正是天下难寻的幽静地方,恩公何不留下来与我们同修?”

“其实我也不想走远,目的地还是这清龙沟,只是想去100年后的这处地方罢了。只要诸兄在此长修,我在百年后那里等着,说不定还能相见呢。”

“恩公为什么要去100年后呢?在此长修,100年极易过去呀!等它到来就是!”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是恋家的人。说实话吧,我是偷跑出来的。我有两个家,一个在长江边上,一个就在这清龙沟小山谷。我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弟弟、外公和妹妹呢,他们一定还在四处贴寻人启事呢,他们怎知我在100年前的这里!”

他竟奇怪的把两个家的人员混到了一起。

“我妹妹又是个爱哭鼻子的人,说不定正在家中哭哩,哈,见笑!见笑!而且,我是个有单位的人,我久不回去,说不定组织上会给我记大过处分。”

他也没拉下是林场的职工。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9:00 [只看该作者]

张馨竹回到清龙沟一月时间,战事始终紧张,加上心中有几个疑问终未解开,矛盾着既想早日结束了离开,又想一直延缓下去解开迷团。他明知身边朋友都要去变成鬼魂,清龙沟太平军将全军覆没,生死离别随时降临,但心情又不能人前表露出来,还要装出高兴样子,憋在心里压抑得就要发疯。

世间人但凡缉绊于世间俗事,都会有觉负了千斤重担,而事后回头一望,负在肩上的不过是重重心事,事情本身反如飘忽的云烟。该去的早晚要去,该来的终归要来,所以,道心讲究淡然二字。

张馨竹的心情就如上面所言,今日终于放松了。

大事已毕,仿佛解脱了捆绳。在席面上受众口尊崇,被一口一口的恩公喊着,树仙们又单纯得象乡村的山民,句句诚挚,出于真心,这种如同家宴的场面,又象几位很久未见面的朋友摆说家常,最合了张馨竹的口味。几巡匝酒下肚,话也通顺得再无顾忌,话闸一开,口沫横飞,什么家公舅婆,姨姑老表,他把肚里的东西尽兴端出,也不管别人爱听不听。

谁知众人一听张馨竹本来是下个世纪的人,是钻地道走来的,除惊讶,更纷纷七嘴八舌,对下个世纪好奇打听。当听说下个世纪人人都可看电影,坐飞机,千里外可以打电话时,竟无不羡慕起下个世纪的人来,说他们虽经过几百年的修行,那些道法还闻所未闻。

酒足饭饱后,张馨竹一心要离开去找百年后的清龙沟和长江边的老家,众人也不好挽留。

众人道:“恩公既然是从地道里钻过来的,又从地道里钻回去,是这个道理。”

众人找了些干粮打成包,一直送张馨竹走到清龙溪源头。柏公去收集了些柏油松脂之类,做成几个火把递给他,说:

“恩公,听说此水道颇多凶险,洞中要注意安全,我们等待着100年后与你的相聚。一路不要忘了留下记号,若道路走不通,没找到通往未来的道口,还可退回来,记住呵!”

张馨竹当然会记住,这天是1863年七月二十八日,在烽火刚熄灭的清龙沟,他告别了七位柏树朋友,要去走回100年后曾经生活过的年代。

中集完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29:00 [只看该作者]

尾记:

请大家记住这些人名。记住胡梦蝶、葛蕌、胡兰花、叶宾、叶军帅、崔二狗、杨驼背,牛阿傍,柏公和他的七位后辈…,他们都是张馨竹难忘的朋友,都给了他友谊和人世间的真情。尤其是胡兰花和葛蕌,她们似乎连系着胡梦蝶的前世今生,更值得张馨竹珍惜。

由于100年前一颗子弹的转弯,留下离奇的一桩命案,牵扯出二十八年后阴间的一场官司。

因那场官司的奇怪判决,才有100年后张馨竹在清龙沟射死飞鹰与胡梦蝶的相遇。

因与胡梦蝶的相遇,他才改变人生,念着教他的咒语走到阴间过渡谷。

因从投胎的轮回道逃脱走到陌生地方,才揭露被世人遗忘的天坑真象。

因长老乱点鸳鸯的尴尬而愧疚出走,才来到叶宾、胡兰花、叶军帅生前的时代,致有教胡兰花射击,子弹转弯误射了清军千总。故事终于交待出了命案的前因后果。

令人讶异的是,象子弹会转弯一样,张馨竹也转个大圈,由清龙沟又转回清龙沟,但时间却与原点相差了百年。他能否回到原来生活的世纪呢?

人间的事就是这样有趣。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2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92 积分:23406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7 9:34:00 [只看该作者]

        楼主因我们改版,将帖子分散发了,我替他把最后几章续贴在后面,方便大家阅读。后面的故事就到小说戏剧版看张馨竹传奇游戏人间吧。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燕子
  52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2839 积分:17065 威望:0 精华:9 注册:2013/8/8 22:4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2/28 22:53: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闯北姐!燕子抽时间再来拜读!


 回到顶部
总数 528 1.. 上一页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