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3694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13:37:00 [只看该作者]

      这种传奇故事用第三人称叙述好掌握些,只是改起来很辛苦,楼主要当心,不要在电脑前坐太久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闲人一个
  5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1428 积分:9109 威望:0 精华:23 注册:2013/8/1 9:5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4 14:57:00 [只看该作者]

动物也有与人相似的感情和亲情,当你仔细观察时间长了就会知道,它们分明长着一双人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5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0 积分:8897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0:21:00 [只看该作者]

忽见恶鹰扑下地,

貌似白犬被捕起,

猎枪射处鹰逃逸,

只因见到小竹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5:1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3/11/4 13:37:00的发言:
      这种传奇故事用第三人称叙述好掌握些,只是改起来很辛苦,楼主要当心,不要在电脑前坐太久了。

谢谢闯北关心。

我已有过教训的,过去就是坐久,前年生了场大病,还动了两次手术。

休息了两年,什么也没写,现在又忍不住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5:2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闲人一个在2013/11/4 14:57:00的发言:

动物也有与人相似的感情和亲情,当你仔细观察时间长了就会知道,它们分明长着一双人眼.......

是的、是的,我也喜欢动物,过去曾养过一只狼狗,很听话。后来它死了,見了它无法挽救的死的过程,就不再养宠物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5:31: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1/5 10:21:00的发言:

忽见恶鹰扑下地,

貌似白犬被捕起,

猎枪射处鹰逃逸,

只因见到小竹笛。

谢谢龙行诗帖。哈哈,鹰没逃掉,被馨竹打死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5:32:00 [只看该作者]

 

 

书接前章。馨竹继续向山边树林走去,寻思昨日林中众长毛是否留有脚迹。

不觉已走到山边脚的林边,山边的树林是参差不齐的苍柏和油松,棵距之间长满刺茅、蕨蒺、箭竹和葛藤,地面和空间或藤萝相缠,或蔓附枝干,行走十分困难。馨竹往里穿进,艰难到达山沿的突起部了,往上己呈坡形。忽然,他惊喜地发现乱草往两边分开,依俙有人走过的痕迹。

馨竹心内想:哈,终于找到长毛留下的踪迹了!

他继续延被人踩过的痕迹往上,少时达一山的壑口,地势渐平,再往里是一小山谷,山谷面积很小,略只十来亩空间。再走百十步,就见有屋舍一幢,依山壁而建,屋前有竹篱围成小院,院门虚掩。进院内,就见昨天大雨浸湿的地坝泥地上有犬踩过的足印通向屋内。啊也!原来负伤的白犬是这家喂养的,我还以为是只山外的犬呢。

屋舍的门也虚掩着,馨竹敲了敲,往里进去,喊道:“有人吗?”

馨竹这人性格一直较为粗糙,虽走出校门在社会上混了一年,但还是初中学生那种秉性,从来不拘小节。见没人回应,就直往屋内走。中间堂屋也没人。左室门上挂着一白绸布门帘,他上前撩开帘子又欲往内,就见内屋一松木捆绑的木榻上躺着位姑娘,约有十五六岁,旁边一位老翁斜着床坐,背向着门,正用一颗兰色晶莹的珠子在姑娘额上滚动。姑娘面色苍白,显出痛苦表情,头发已被汗水浸湿,大汗淌淌,有雾状气体从头顶往上蒸腾。

馨竹想,姑娘面色苍白,好象正病着,老翁用珠子在姑娘额上滚动,也许是正给姑娘治病,因他小时发高烧,妈妈就用陈艾水煮过的鸡蛋给他滚过。但为什么姑娘头上会热气腾腾呢?又记起武侠书上似曾读到过这种疗伤情景,难道用的是气功?

馨竹这人虽然莽撞,但还是懂得礼貌的,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能打扰。他退出来,在中间堂屋桌边坐下。见壁上有一小钉,挂着一蓝色绸缎的小包,插着支竹笛,竹笛现半截在外。他心里默思,这无疑就是那受伤白犬主人的家了。又见桌上一只乳白色茶盘,放着紫砂茶壶和几只白玉圆杯,禁不住谧出的清幽茶香的诱惑,自已倒了一杯慢慢品饮。

一会,老翁出来了,显得有些精疲力竭的样子。

老翁双手一抱拳,道:“让客官…呵,不,让小同志久等了,刚才怠慢,请小同志原谅。我家孙女今早在屋后采药,不小心摔伤了头部,刚才我给孙女施治,正在关键之时,无暇接待,恕罪,恕罪。小同志是上山打猎迷了路?”他可能见了馨竹身边靠着一把猎枪。

老翁先用“客官”称呼,用的是川剧老戏中的陈旧字眼,可能是忽觉已过时,急忙改口称“同志”。同志者,同一志向也,这是解放后全中国社会上最时兴的称谓。

馨竹急忙还礼。见老翁抱着拳,施的是戏剧中的古代礼节,他也学着抱拳一揖:“老人家,我非猎人也…,”停下指了指丢在屋角的死鹰,“也是也是,我是林场的守护员,顺便打了一只大鹰。”

这时老翁才看见屋角的鹰体,不禁面现惊悚之色。

馨竹急说:“老人家别怕!那不过是只死鹰。我来的路上,见鹰在扑击一只白犬,就一枪打死了鹰。后见白犬的脚印进了老人家的院子,就寻进来了,不知犬伤的重不重?”

老翁听完话不觉一顿,稍犹豫了片刻,说:“呵,对对!我家是喂了一只白犬,伤不重,这会又跑出去了,可能并无大碍。小同志救了我家白犬,真是恩重如山,小老儿不知怎样报答才对。”

馨竹心想,这个老人家说话倒文不白,什么小老儿不小老儿的,又不是唱戏。一会呼我客官,一会又称我同志,还说我救了白犬恩重如山,真有点小题大做。是不是刚才运功伤了身体,有些头脑不清醒了?

忙说:“老人家,我不过救了一只犬而已,恩重如山不敢当。老人家对宠物如此喜爱,如果白犬死了,山外多的是,我给老人家捉个十条八条来。”

老翁听完我话,不觉又一愣,说:“小同志不要见怪!我家白犬已随我身边多年,又乖又懂事,十几年相倚相伴,就跟孙女一般,我爱她如同掌上明珠,怎舍得让她死呢。”

馨竹不由又想,人一老了,就文不达意,看,又说胡话了!什么掌上明珠,一只犬有这么形容的么?忙说:“老人家,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咒您家白犬死哈,是假如,担心白犬死了您寂寞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5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15:35:00 [只看该作者]

 馨竹和老翁对话之时,小姑娘已起来,这时已倚在门边望着两人对话。小姑娘头上包一圈白布,后脑勺有一处血红浸出,可能是那受伤的地方。只见小姑娘面色已经红润,瓜子脸,鼻子眼睛长得恰到好处,两眼一闪一忽如同秋水,分明是画家笔下那种含蓄的神韵。小姑娘略惊若喜的神情,给馨竹第一感觉似曾在哪见过?

小姑娘见馨竹向她长久注视,就有一些羞涩,把眼晴转向别处。

小姑娘一出来,馨竹就有种奇怪感觉,就象是见了邻家小妹妹,并不覚得陌生,仿佛是从小一齐长大,后来分开了,今又相逢似的。急忙招呼:“小妹妹,起来啦?我刚听老爷爷说你摔伤了,心里正担心呢。还好,还好,这就起来了,我也放心了!”

小姑娘两手在腰侧一比,向馨竹行了个女儿礼:“多谢关心。小哥救了我家白犬,有恩于我家,小妹这厢有礼。”

馨竹想,这家人一定在山里居住久了,没见过市面,现在山外见面时只时兴握手,那还兴这些古董礼节。

馨竹从小生长在县城郊外,小地方的人并不注重矜持虚礼,父母终日忙于生计,任他自由惯了,更不知什么是拘束,今天忽遇爷孙俩,心里油生出好感,拿句话来形容,就如同干旱的土地下了一场透雨,滋润得溢出的溪水不知流向那里。话题一开,那里还能收住?一会功夫,不觉的天上地下,新疆海南,什么马克思哲学、黑格尔世界观,在那个学校毕业,今年多少岁,喜欢睡懒觉,不喜欢读书,甚至妈妈姓什么,都一古脑儿如同撒豆子一样倒出来了。

小姑娘一听说馨竹妈妈姓胡,脸显喜色,嘻嘻一笑,急忙说:“我家也姓胡!原来哥哥的妈妈跟我家一个姓。”

原来爷孙俩人也姓胡,大水冲进龙王庙,原本是一家人!馨竹一听更兴奋了,就顺到竹竿往上爬

他转身对老翁说:“老爷爷,我今天这一枪也没白放,救了您家白犬不是无缘无故,原来我们有缘得很。我们是一家人啦!我妈妈今年四十岁,论年龄是您后辈,我该称呼您外公才对!外公,您说对不对?”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5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5 20:10:00 [只看该作者]

     这个馨竹,倒会顺杆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0 积分:8897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1/6 10:3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3/11/5 10:21:00的发言:

忽见恶鹰扑下地,

貌似白犬被捕起,

猎枪射处鹰逃逸,

只因见到小竹笛。

哦!那是我糊涂了!对不起!


 回到顶部
总数 528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