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自传连载】《路》上部、草原恋歌(1-27)


  共有2952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自传连载】《路》上部、草原恋歌(1-27)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孙伯江
  31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1642 积分:10883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4/2/20 10:0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12 7:4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4/7/9 11:03:00的发言:
     爱情的动力可是最大的。

所言极是,o(∩_∩)o 哈哈。谢谢您一直的关注,握手致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孙伯江
  31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1642 积分:10883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4/2/20 10:0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14 9:35:00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7.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35_副本2.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二十六、夜看场院惹大祸

 

一场大雪送走了凉爽的秋季,带来了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大地封冻。生产队的场院里,社员们起早贪黑地紧忙着打场。

吃罢早饭,我跟同学们一起去到生产队参加集体劳动。当我来到队部时,社员们都用异样的目光审视我。有人跟我开玩笑说:“小孙哪,咋不猫着啦、满月啦?” (当地人管妇女坐月子,叫做“猫月子”。)

嗬!这话说的我脸上直发烧,急不得又火不得。我沉着脸掩饰难堪的窘态,骂道:“屁话,别他妈扯淡!”

社员们哄然大笑。

海队长满面狐疑地问我说:“你小子干啥来了?”

我退去脸上的怒气,陪笑脸说:“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了。”

海队长冷笑一声说:“哼,你那脑瓜儿,我们可教育不了。”

我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我真想干活儿。”

海队长不无疑惑地说:“你要是真想干活,晚上跟毛闹豪看场院。”

我不想跟社员们一起干活,海队长派我夜里看场院,正中下怀。我喜出望外,欣然应诺,拱手作揖,连声道谢:“它了儿哈介哪,它了儿哈介哪。”说罢,我满心欢喜地跑回集体户睡觉去了。(蒙语:它了儿哈介哪。汉语:表示感谢的意思。)

为了有个积极的表现,天刚擦黑儿我便来到场院。直等到打场的人们都收工回家了,我用绳子绑好栅栏门。

浩渺的天空繁星闪烁,村子里一片昏黑寂静无声,寒风刺骨。

我头上带着一顶狗皮帽子,身穿国家发给的黄布面棉袄和棉裤,脚穿一双黑布面棉鞋。在场院里待了不到一个小时,我便浑身瑟索,端着肩揣着手,不停地来回走动。

毛闹豪身穿白茬的皮袄皮裤,脚穿毡袜和毡靴毫无寒意。看我这副模样,他似乎挺开心而哈哈大笑。笑罢,他用半生不熟地汉语对我说:“你的,到队部的,两个钟头的暖和,来换我。”

毛闹豪翻成汉语是赖狗的意思。他是蒙族人,40来岁的年纪,身患半身不遂行动不便。他高兴时,咧着大嘴露出里出外进的两排黄牙,逢人便讲:“我脑袋上佛爷地有咻!”他生气时就咬牙切齿,瞪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三角眼,目光凶狠如狼。

此时我觉得毛闹豪不是赖狗,而是天下最大的好人。

场院在队部的南边,与队部只隔一条街道。我赶忙跑到队部会议室里,把半筐苞米瓤子都倒进铁炉子里,点着火取暖。将到两个小时,我刚要往外走,毛闹豪一把推开门,一瘸一拐地走进屋来,怒气冲冲地骂道:“你他妈儿的啥家伙儿,咋不去换我?”

我心说话:瞧你那副德行!不明白不糊涂的,连表都看不懂的玩意儿。尹大娘说的对,宁跟明白人打一架,不跟糊涂人说句话。我狠狠地瞪了毛闹豪一眼,连忙走出队部来到场院门口。我翻过栅栏门跳进场院里,猛然看到苞米筛子旁边好像站着一个人,两眼烁烁发光。我不禁一愣,心里立刻紧张起来,连忙打开手电筒大喝一声:“谁呀?”

那个人影一声不吭地趴到地上。

我顺着手电光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大黑狗,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只黑狗迅速地跑到场院西边的栅栏门前,猛一纵身蹿出去了。

第二天晚上,我准时来到场院。等社员们都走了,我在场院里四处查看。突然听到嘎嘣嘎嘣的响动,好像是牲口咀嚼粮食发出的声音。我寻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轻手轻脚地走到高粱垛后边,隐约地看到好像是一头老母猪正在嚼高粱穗。我手握一支标枪,标枪头是用锄钩子做的,安着一米多长的椴木锄把。标枪头重把儿轻,近距离投射命中率很高。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手举标枪对准那头老母猪,大喝一声:“臭猪,哪里跑!”随即我把标枪投过去,正扎在老母猪的后胯上。

那头老母猪吱儿的大叫一声,带着标枪直朝东边院墙狂奔过去。只见它纵身一跃,蹿上一人多高的墙头跳出去了。

我追到院墙跟前发现,标枪靠墙立着,标枪头扎在地上。我心想:人们都说狗急了跳墙,岂不知猪急了也会跳墙。我翻过院墙,打着手电筒顺着地上的点点血迹,拐弯抹角地走到包书记家院门口。只见血迹一直延伸到院里,我不禁大吃一惊,喃喃自语道:“坏啦!这下可惹大祸了!”


(待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31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16 11:20:00 [只看该作者]

       好不容易想明白了,认真参加劳动,又闯下这样的大祸,不知会有什么结果,真让人担心。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孙伯江
  31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1642 积分:10883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4/2/20 10:0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17 6:5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4/7/16 11:20:00的发言:
       好不容易想明白了,认真参加劳动,又闯下这样的大祸,不知会有什么结果,真让人担心。

o(︶︿︶)o 唉!请您接着往下看,便知分晓。
谢谢您一直的关注和精彩的点评,握手致意!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孙伯江
  31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1642 积分:10883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4/2/20 10:0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7/31 15:32:00 [只看该作者]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17.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35_副本4.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二十七、下坡容易上坡难


第三天晚上,我硬着头皮路过包书记家门口来到场院。等到9点多钟打场的社员都走了,轮到毛闹豪看场院,我到队部会议室里取暖。铁炉子里的玉米瓤子熊熊燃烧,8吋粗的铁皮烟筒都烧红了。我坐在铁炉子旁边、用柳木杆钉做的长椅上,烤得身上暖融融的顿时来了困意,眼皮不由自主地往下垂。我想睡一会儿再去替换毛闹豪也来得及。于是我躺在长椅上,精神稍一放松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炉火早已熄灭,屋里冷飕飕的我被冻醒了。我睁开眼一看墙上的挂钟,已是凌晨4点多钟。“坏了,坏了!”说着话,我一骨碌站起身来,紧忙走出队部会议室直奔场院跑去。

我翻过栅栏门跳进场院里,转了一大圈儿也没看见毛闹豪。我心里直纳闷:毛闹豪上哪儿去了?回家啦?他单身一人没老婆,不可能。我大声喊道:“毛闹豪,毛闹豪……”

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呻吟,却怎么也找不着人。我侧耳细听,这才发现,那微弱的声音是从大堆的玉米叶子里传出来的。我赶忙跑过去,两手扒开玉米叶子,费了挺大劲儿,才把毛闹豪拽起来。我忍不住笑道:“你怎么让苞米叶子给埋上啦?”

毛闹豪只是一个劲儿地哼哼,却说不出话来。原来他在场院里一直等到后半夜,还不见我来替换他。天气越发寒冷,他就躺在玉米叶子堆里取暖。他躺下后,一下子陷入松软的玉米叶子里,再想站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了。他越轱秋陷得越深,最后被玉米叶子埋上了。半身不遂的毛闹豪被冻得浑身直打哆嗦,站立不稳。我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哆哩哆嗦往场院外边走去。走到栅栏门跟前,我这才发现,不知是谁把大铁锁挂在了、栅栏门外边的扣环儿上。毛闹豪行动不便,他在里边根本打不开。我打开栅栏门,搀扶着毛闹豪,径直走进队部会议室里,连忙点着炉火。

不知毛闹豪是冻得、还是气得,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两只三角眼斜瞪着我,嘴唇哆嗦了半天,恶狠狠地骂道:“你他妈儿的,王八犊子家伙儿,你想杀我呀?哼,我脑袋上佛爷的有,你咋地不了!”

我自知理亏,连忙道歉说:“老毛,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往后我一定注意。”

毛闹豪根本不听我这一套,也是听不懂,嘴里不停地骂道:“你他妈儿的,不是个好家伙儿!哼,王八犊子家伙儿,捏捏根闹松其,捏捏根闹松其……”(“捏捏根闹松其”蒙语,汉语:骂对方奶奶的意思。)

看他那副德行,真像个得理不饶人的赖狗,又可气又可乐。我在心里劝自己:毛闹豪差点儿没冻死,让他骂几句消消气儿就过去了。不料,天刚蒙蒙亮,毛闹豪一瘸一拐地直往海队长家走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心说话:甭用问,看场院的活儿肯定是没戏了。人要是走倒霉字儿,喝口凉水都塞牙。想起尹大娘说的话,我感叹道:“唉,真是下坡容易上坡难!”

就这样我看了三夜场院,第四天被海队长撤职了。

三天后,我上大队部取信回来,半路上碰见包书记。我紧走几步迎上前去,主动道歉说:“包书记,真对不起,前几天我看场院,不知道是您家的猪……”

没等我把话说完,包书记面带和蔼的笑容,语气沉稳地说:“没啥。我批评家里的,自己不圈好猪,怪谁的?往后不管谁家的猪进了场院,赶出去就算了,兴打不兴杀。”说罢,他倒背着手,迈着匆忙的脚步直朝大队部走去。

我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来,望着包书记渐渐远去的背影,由衷赞叹他那像草原一样宽广的胸怀。

 

(待续)


 回到顶部
总数 315 1.. 上一页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