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共有720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04: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赶紧跌下车
   记得有一年秋季我和连队的马车去拉豆秸,给老职工做烧柴。 那赶马车的是连队有名的老车把式,像每天一样的上、下午各拉一车豆秸送到各职工家。
   跟着这个老车把式我们是极受欢迎,当年的车把式都是装车(当年叫踩车)的高手,拉豆秸的马车前辕子靠车身处和马车的后尾的车架子各放一根木方子好将马车的宽度加大。能多拉些豆秸,而装好的豆秸车,要前面高出头,后面要略向后前些叫后有帽,四边穿裙子、看不到车轱辘。
   这在当年是马车把式的最牛时期,往往那下午一车,我们都会受到职工老职工的事先相请,就是想会让我们给多装点。那卸车时的笑脸相迎是我们跟车的战士也跟着享受一顿美餐。 但是也有刁钻的老职工挑三拣四,嫌我们的车装的不多或嫌我们回来的太早成心和他们过不去。这时也是我们跟着车老板倒霉之时,不但蹭不上饭,而且还得在骂声中将那车豆秸拉走,卸到职工宿舍去,给知青们当烧火炕的烧柴。
   最倒霉的是有一次,在我们拉回豆秸时在那家同意卸车,我们卸完车,那老职工发现我们跟车的知青坐的位置有一个坑就死活不同意接收了,我们不敢说再给他补一些豆秸,知道破了规矩到时都以此来胡闹根本无法收拾。只得等到第二天再去重新装车,将那一车豆秸拉回,没想到第二天去拉时,那车豆秸竟少了一半,害得我们受到了连队的批评,责问我们为什么不在当时将那豆秸重新装车拉回知青宿舍。
  后来我们经过周密的调查,看到那家老职工竟在夜里将那小半车豆秸都拉到了他的弟弟家,气的我们从此跟他结下了仇。那时跟车的每年都是我们班的任务,那车老板也是连队极有威信、不好惹的人物从此那家老职工真的倒了霉,处处受人挤的,一年都没好果子吃。关键是我们好说,那连队许多到营团办事多数都由连队的马车来完成,那家老职工所受的罪也牵连了他的家人和他家的兄弟家。 事发第二年我们再给他家拉豆秸时也是下午那车,他和他的弟弟家都找我们道歉,相请,而且他的弟弟也来作陪,认错才了解了这场官司。
  前面罗嗦了许多不相干的事,《赶紧跌下车》我的此篇回忆说的是那年秋季拉豆秸的事情。那一天的中午,我们在给一户老职工卸完豆秸回马号的时候,因为累了一上午,卸完车我就躺在那马车中央,另外一个上海知青坐在了唯一一个可以坐的马辕旁边,因为车后不能坐、旁边有绑的木架子,中间也没抓的东西,所以就舒服悠闲的躺在马车正中。
  没想到快到马号时,赶车老把式家中的狗见到主人(车把式家与马号斜对过)高兴地扑了过来,使两匹拉套的前马受惊而狂奔,那老车把式措手不及的来不及反应虽然紧勒辕马的缰绳也无济于事,那上海知青赶紧顺势跳下马车虽然打了一个趔趄,但安全的跳下马车。当时我还是悠闲地等待马车停下下车回宿舍,但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使我不知所措,千钧一发之际为了逃命我不顾一切的滚向马车的左侧,一下跌到了一个拴马桩的泥坑里,这时那马车老把式将那辕马的缰绳死死地勒住,但是受惊的两个拉梢的前马仍然发疯似地转过马号撞倒了马号的土坯烟筒刮停在了马号的烟筒下。
  我因为跌到了拴马桩前的马粪和马尿的坑中而全身都是马粪马尿的骚臭味,但是还是望着堆塌在马车上的一车烟筒的土坯没被砸死而庆幸。这就是《赶紧跌下车》的一段难忘的回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07: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一.黑土麻雀记事
记得当年到兵团8团2营20连4排农工班的时候,每年麦收、秋收我们都要承担配合马车班来拉麦秸、豆秸的任务。
春夏秋冬四季经常跟马号打交道,每到秋末、冬季和初春都见到马号旁的谷垛上都有成群的麻雀在寻食。尤其入冬后拉豆秸早早来到马号就见那马号里的麻雀惊吓的呼噜噜争先恐后、黑压压一片的飞出马号俩窗一门直奔谷垛,竟有几百只之多。
73年冬季回京探亲,无意中看到爱玩鸟的哥哥闲置的粘网。突然想起在连队马号旁的谷垛——喂马连队特意种植的谷子特意不脱粒,每天却被喂了麻雀实在可惜。就向哥哥讨要了两块粘网带回了连队。
春节过后探亲归来,我将那两块粘网交给了我的两位同学并告知了我在马号见到的情景。那同学在冬季也是闲来无事,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就揣着那两块粘网直奔马号。将马号的俩窗一门捂得严严实实同时留一人藏在马号内,待等天刚朦朦亮突然现身发出很大声响。
一霎间只见呼噜噜飞出很多麻雀直接撞向煳在马号的两窗一门的粘网,眨眼间就见那粘网撑不住这几百只麻雀坠到了地上。
见此情景我的两位同学惊叫一声“找条麻袋来......”也顾不得擇就将那两片粘网团在一起装进麻袋背回了宿舍。
当天晚上,我根本不知他们竟那么迅速就行动了。在他们邀请我去喝酒我以为是回京探亲的相聚,待等罐头等酒菜上桌后我的同学当我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夹上一块炸肉让我品尝。吃在嘴里真的是味道好极啦。
当他见我美味下肚就让我猜这是什么肉(他知道我从不吃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猜了几次都说不对。后来当他告诉我是麻雀的胸脯肉后我真呆住了,我真的不知道这炸麻雀是这么好吃......。
后来,他又假装沉痛的告诉我:实在对不起,你拿回来的两片粘网因为麻雀粘的实在太多根本不成形;没法要了......。
                 喝着北大荒,吃着炸麻雀。
                 想着马口粮,不再被糟害。
                 两片粘网失,一网全打尽。
                 笑说当年事,依然乐悠悠。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14: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二.说说我连鱼亮子

当年二九0农场作家王建(获得2014年丁玲文学大奖)《曾经的江河》中——《施家亮子的传说》演绎的蜿蜒河渔场过去鱼泊泊住几万斤鱼一夜之间逃离的干干净净的故事,当年也在生过的20连打渔点发生过。打渔点的所在的地势有如施家亮子一样,是黑龙江的支流但不是在主江上,而是一段黑龙江支流的江通水面。
  在我的一篇回忆录中,我曾描写过有一职工曽捡到过春季涨水、撤水后像人工码放的似的一排近千斤的大小几乎一样大鲤鱼,后几十个职工饱享了此飞来的“鱼福”究其原因,是附近农村挖的一条开垦荒地的界沟被水冲刷后形成了五十公分宽、十几公分深的一条沟,成了刚刚冬眠后的懒洋洋的鱼群最美的温床,但是一夜就撤光的七八米深的江水,使闲懒的开江鱼措手不及而自己排列成一条壮观的银色单列供北大荒垦荒者们取用。那地方不是在我连的鱼亮子而是离它较远的与绥滨县管辖的接壤的江通深处。
  我连的鱼亮子,是距离连队驻地六七里地,离黑龙江主江七八里地的——紧挨连队耕地的一段黑龙江江通。打渔点就建在他的下游。
那鱼亮子就是一段江通水面,七八百米长,两头尖中间宽。最宽处水面有一百五十米左右,江底是干净平缓的泥沙,深浅平均是绝佳的捕鱼鱼亮子。对岸是杂草丛生、岸边水草茂密,也是荡舟、游泳、垂钓的好地方。
  但是在看到《施家亮子的传说》才找到当年我们20连打渔点,那年连队挑选水性好的职工,在我连从五营调来的老贾鱼把头带领下,秋季涨水前辛苦十几天扎成鱼泊后,当秋季涨水水撤后,当时看到鱼亮子泊住的鱼得有上万斤,他们当天就用渔网捕捞了近千斤,拉回了连队。当第二天连队再加派人员去捕捞那泊住的万斤鱼群时,却见那昨天亮子里的鱼却在一夜之间全都不见了。
  当年对为什么泊住的鱼群一夜间突然消失的原因,全连的所有的职工和打渔点的渔工真的不知道,前一段时间读了《施家亮子的传说》才知道那鱼群逃脱的原因,但是我连群鱼逃脱的缘由和施家亮子不一样,可能是“金钩带玉”冲撞开了东北特有的条子(四五公分粗,笔直的高达七八米)编织的鱼泊,从缝隙之中(后来发现水中有几个口子)鱼群鱼贯逃离。当年真的使从婉蜒河调到我连的经验丰富的鱼把头老贾顿足不已。
  虽然如此但是我们连却因那老贾的到来,使我们的打渔点有了真正的行家里手,而从此品尝到了黑龙江独有的贡品大鳇鱼、大鲤鱼、大白鱼、小鲫鱼等黑龙江各种名鱼。而且还享受那提里裤子(音、官名为鲟鱼)它不但和大马哈鱼一样贵在鱼子,(是俄罗斯人宴会上一道贵重的美食)而且鱼肉也是一种美味佳肴。
  那他率领的20连打渔点在每年参加乌苏里江渔汛后,我们还可在冬季享受到清蒸大马哈咸鱼块的美味。
现今每每回想那在连队时的生活,依然留恋那北大荒特有的20连尝到黑龙江鱼的美好味道。
  现今在读那《施家亮子的传说》我才对当年的我连的那个谜团的解读。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23: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三.我们连队的小秘密

从黑龙江返城回到北京后,有一次连队夏天聚会见到连队的司务长,喝酒吃糖醋排骨时,突然想起,因为我团是养猪先进单位,每年上缴一人一头猪。所以那时连队一个月杀一次猪,北大荒的夏季也很热,当时没有冰箱,也没法保存猪肉,为什么我们几乎天天有肉吃,所以很好奇的问起司务长是怎么保存的。

司务长哈哈一笑,现在咱们已经回到北京,我才可以告诉你这个秘密,这个秘密绝招并不是我发明的,是连队的老司务长在交接班的时候偷偷告诉我的你知道,咱们食堂过去自己养猪的小猪圈旁边有一个上了盖又加锁的水井吗,在井沿单有一根绳子,绳子的下头有两个铁钩,连队杀猪,咱们就买一头大猪(两片肉)夏天将猪肉放进食堂小猪舍的旁边水井里离水面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北大荒的夏季井下仍结冰)无论冬夏都将猪肉吊在

井下,夏天冷冻、冬季保鲜(冬季井下温度低,不结冰)所以连队杀一次猪,咱们连的食堂才天天有肉用,咱们知青才天天有肉吃。

就是此,虽然我们连队有畜牧排养了几百只鸡,看到汉民(伊斯兰称为大教)天天有肉吃,因为营养问题跟不上的多数解禁我们班的8个回民同学坚持下来的只有两个,到最后只有像一部外国电影一样——第八个是铜像——只有一人坚持下来。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26: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四.1973年前的同学聚会

在我的记忆里,1973年我们北京613.3班下乡到各地的知青唯一的聚会是在我的第三次探亲假,那次聚会不但有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8我连的同学和两个单独到其它团、营的战友、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还有一个去西藏军区当兵的战友、到北京郊区插队和留在北京的两个独生子女。

可以说那次聚会所有地域的代表全都聚齐了。内蒙古兵团的战友与到其它地方下乡的最大区别是,几乎全部是军队子女,而去西藏直接当兵的是当年西藏军区司令员的女儿。

据她讲,这回京一次就够了,她整整坐了十三天的军用带蓬卡车里才到达西宁然后才坐上火车又熬了两天两夜才回到北京。沿途的兵站有的还不管吃不管喝。那遭的罪想想都害怕。

聚会交流最让人羡慕的当属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那好吃好喝全部都是白面大馒头,猪肉、豆油的供应、还有工资拿的优越条件着实让所有其它地儿的知青们羡慕,当我们刚刚讲述东北兵团只有、和工作环境艰苦离家太远是一点儿缺憾。就被内蒙古和唯一一个去云南的同学打断啦——去内蒙的同学说我们不比你们差,那去云南的更是抢过话头说:“要说路途远和条件艰苦我们比你们更艰难,其它的诸如伙食、管理……所有的用一句话就可形容——真不是人去的地方。”

就是这个同学回城后一次相遇,后来对我说自打那次相聚回到云南后他就跑到缅甸参加革命军去啦,几次都差点丢命。听到返城的消息才跑回云南,办的回城手续。

那留在北京没走的四五个同学,说你们走后我们班管分配的老师说:你们甭想留北京,泡也没用。要是赖在北京能留下,我对不起那下乡的所有学生。到北京插队的说:我们虽然离家近但是没人管没人问还不如到黑龙江去呢。另外两个最终没走的同学是独生子女但是也是73年刚刚分配在父、母亲的单位,还是接班顶替父母的。

到北京插队的后来听说一个女同学被队长的傻儿子强奸、无奈成亲。返城后终于摆脱了那无奈的婚姻,最后和我们一起到黑龙江的一个同学也是街坊成婚结合。但是婚姻也没有长久三年后离异真的很是悲惨。

到内蒙建设兵团的更是羡慕我们黑龙江兵团的同学,说他们那不但艰苦而且是供给制,每月只是8元津贴而且是牧区,吃的极差。唯一的条件是离家近但是这也不可能经常回家啊。也是近两年才可享受到一次探亲假。比起你们只不过是多坐一天多火车啊。

你们紧靠黑龙江边还能吃到鱼,而且还能经常吃到猪肉,我们不但猪肉吃的很少那鱼长的什么样我们都快忘啦。到内蒙去真的错啦还不如到你们黑龙江呢。

自这次聚会后我们就没有这一个班分到全国各地的同学就再也没有相聚过,只有一起去黑龙江的战友经常欢聚。

我想可能我们的同学太嫉妒我们黑龙江北大荒的优越条件了吧。

哈哈只是笑谈。

<!--EndFragment-->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3 15:31: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五.可是兵团之最?
三年来在各知青网站游历,突然发现在全国各建设兵团同一城市、同一学校、同一班级到同一个连队的知青最多的应该属于我们——69届北京六十一中三年级三班了。
35名同一城市、同一学校、同一班级的同学竟共同分配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8团2营20连。
名单如下:薛福龙、郑丕绪、戴淑英、麻宝萍、杨士英、吴淑琴、孙建国、安士杰、宁春生、刘富贵、熊宝玲、张介秀、罗振才、李亚玲、高宝泉、王秀英、梁佑祥、薛文兴、李桂兰、王嘉民、桑福印、刘羽、任立建、金涛、杨德友、尚树群、杨增力、李文敏、潘香莉 、张禄、张金、赵晓英、赵侗兰、张俊、白应新
若加上后来单独来8团1营的朱宝华、左恩全和到二师其他团的当年我们班的班长孙影滨我们一个班到兵团二师的同学总计共有38名。
不知我们这北京69年六十一中三年级三班一同到8团2营20连的35名同学是否是全国建设兵团之最呢?!

“全国之最”我想还是因为当年我们刚进初中校门就给68届的同校学生送去山西插队送“喜报”的震撼吧?!

记得那日当我们敲锣打鼓的排着整齐的队伍,去给家住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位去山西插队的68届毕业生送“喜报”。迎接我们的是这位毕业生的母亲的哭闹和指着我们这队送喜报的小69破口大骂:“今天你们给我的闺女送“喜报”,明年你们也会有人给你们送“喜报”的。

当时我们真的百感交集,回想到山西、陕西插队的街坊传回的当地情形和实际情况不禁为我们的前途担心和心颤。所以69年7月在我们突然在通县支援麦收接到紧急通知毕业分配时,宣布这次分配主要是三个方向:黑龙江、内蒙、云南三个新成立的建设兵团时,除了几个独生子女都马上积极报名了——被到山西、陕西插队的艰苦情况吓的。

所以多数同学都报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而几乎同班的军队子女(11名)全部报名到北京军区管辖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只有一人报名参加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后来受不了跑到了缅甸。

闲说“兵团之最”,

只为怕下乡插队。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7 8:35: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六.当年蹊跷事
早在当年北大荒连队时,我就发现一种奇怪的现象,7576年也可追溯到70年以后,北大荒是连年大旱。
而蹊跷的是,紧邻农田的江通到黑龙江主江这块近百平方公里的环境,却是不见大旱之景,偶尔紧邻江通的地块也受益,在连队时多次见到紧邻这地块的战备公路好像是分界线,北边地块有雨,而路南的地块不见一滴雨点。
而偶尔下一场雨时,竟有冰雹出现。
后来调到团机关,那水利工程师告诉我,就是因为破坏了地被生态环境,江通有水和花草树木水汽的蒸发,而开垦的农田植被被破坏,也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没有水汽,哪有雨。
飞行员最能体会到这一特征,当飞机飞到城市上空,就如汽车走上了搓板路,颠颠簸簸不好掌控,而且城市极爱发生冰雹,而冰雹的形成,就是空气中的水分在冷热的空气上下移动凝结而成。
北京七几年那场最大的冰雹,大的有鸡蛋大小。连树叶都砸光了,地下铺了厚厚的一层。
而北大荒从那时农场发起的植树造林运动,逐步建成的林网化,不但改变了农田林网的小气候的改变,而且全部林网化的形成,就逐渐的改变了那农垦系统的气候、环境的彻底改变。
而城市现今强行规定的林地覆盖率,也和北大荒的农田一样,逐步缓解了恶劣的生态环境。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7 8:38: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七.北大荒的传说

 没到北大荒之前总听人说:北大荒时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著名传说。

但是我们知青到北大荒后,棒打狍子我没见到,只见过有一年冬天,到临近兵团的村庄我连一个视力不太好的老职工清晨串亲戚在一家柴禾垛旁绊倒后无意抱住的一只小狍子,还有在初秋时见过奔跑在大豆地里三只狍子的美丽身影。

  说到瓢舀鱼,我初到兵团的时见到过70年春一老职工在江通(黑龙江支叉)春天涨水又急撤水后捡到的像人码放、排列好的一样几百条大鲤鱼,先是他本人;后是他好友后又扩大到几十人吃到、并腌制存放了这批飞来之“福鱼”,探其原因可能是开江时鱼还处于刚刚冬眠之后,不愿游动躺在农村为划圈占地挖的界沟被江水填后的小沟是稍暖之地而集体取暖之时,那开江时上涨的江水突然撤走,它们来不及撤走之因吧。

  野鸡飞到饭锅里在《我是神枪手》文章中提到,平常人在冬季是不知道北大荒在大批知青到来后还有众多的野鸡存在,但是作为后来成为猎手的我,学到寻找野鸡的经验之后,发现在连队周围竟有那么多的野鸡存在,使我尝到过那么多次的它的美味,但是一次惊险,使我感觉是上天对我的警告,让我收手。但是如果现在让我在大雪之后回到北大荒我会让你们知道还有大批的野鸡存在的现实,更不用说湿地内的开荒点了。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9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7 8:42: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八.我的骄傲

  记得在我调到团农建指挥部后,一次在利用描图、晒图裁下的边角料自己描制我们农建指挥部自己按比例绘制的我团连队分布图时,竟然发现了一个十分惊奇的小秘密。

而这个小秘密后来被我一直是引以为自豪的——我们8团、二九0农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的位置是特别明显和独特的,它正好是在松花江与黑龙江交接的西北角,而那个位置恰巧现实的是一片湿地。

在我团农建办绘制的连队分布图对比形状和位置正好吻合,而恰恰我团管辖的江通(湿地)是比我们开垦的耕地面积还大,虽然它在中国地图上显示的极小、极小,但是确切的位置和特有的特征显示的却极为清楚。

我亲手描、晒制作(先用硫酸描图纸描制、再经过太阳底下晒制、最后在熏图——三个步骤才可完成)的那张小地图我虽在返城时带回了北京,一直精心保管,但是就是在一次搬家时丢失而再也找不到了。

虽然那张8团连队分布图丢失了,但是在我心中和我一直引以为自豪并经常向所有人吹嘘——我曾经在北大荒呆过的地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的一眼就可看到——那松花江和和黑龙江交接的西北角那片沼泽湿地就是我们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师8团、现今二九0农场的位置。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10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7 8:44:00 [只看该作者]

                            八十九.真的很荣幸

近几日观读二九0农场场史志,在第四篇:经济—— 第十三章: 林业篇中谈到,兵团改制后二九0农场于1977年3月成立了林业科,但于79年5月合并于农林科。在1981年又重建了林业科。

而在改制后的1977年3月成立的林业科人员名单上,证实了我所在兵团改制为二九0农场机构设置一篇我的评论中提到的所列事实,林业科是1977年成立,科长郭义生、科员闫英、王嘉民。

这篇史志和我所言基本属实,但是也有一些小的出入,后两位的名字闫英写成了阎英、王嘉民写成了场部地区护林员王家民。

今天写文之所以称之为《真的很荣幸》一为证实了我的所言不虚,1981年的林业科确为是1979年合并于农林科后重建的林业科。兵团改制为农场后成立的林业科是存在了两年多才合并。

第二是没想到我的大名居然名列二九0农场场史志之中,也契合了我登录全国各大知青网——为纪念我当年的经历而起的的网名——护林人。在二九0农场场史中虽然将王嘉民错写成王家民,但也是非常荣幸的。

8团2营20连4排1班——20连科研、林业班战士——8团农田基本建设办公室团部地区护林员——二九0农场林业科场部地区护林员——参加国营农场总局林业技术培训班获得国营农场承认的技术证书后,上交后被人扣押并受到排挤离开北大荒。

当年我虽然无奈的离开北大荒,但是我在二九0场史史志的——二九0农场林业科场部地区护林员王家民。是我荣幸的永远存留于北大荒的历史痕迹。


 回到顶部
总数 10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