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共有5675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清龙沟传奇(增添版)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1:04: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3/30 9:01:00的发言:

独自探索回归道,

一天一夜睡一觉,

差点误了报信事,

幸亏没有违天道。

谢龙行!致礼!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1:05: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老龙头在2014/3/31 8:30:00的发言:

岩兄辛苦,

大作拜读。

先赞后顶,

期盼继续。

不辛苦,

恭迎读,

谢赞顶,

迟章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1:06:00 [只看该作者]

上面峰顶謺报声响起,刹时本来闹哄哄的大营忽然静寂无声,一队队太平军将士早已在帐前暗影中排列,等待命令。

各团营首领已到达军部大帐,静候军帅调遣,事宜都在静寂中有序进行。

军帅走出帐外,大声道:“全军将士听着,均勿慌乱,后山险峻俱是绝壁,只适小股敌军偷袭而己!命令:调二营将士协助一营防守前寨门,隐避于寨墙之下,不可鼓噪出声,只派数人在墙上辽望,观察松柏方向动态;另派一小队人出寨前侦探,看山下林中可有敌兵动静。骑兵连速驶往后营增防,有情况既速回报。其余各部不得松懈,就地休息,静候待令。”

真是军令如山啊,全军上下,动如鹰鹩,静如伏兔,整齐如一人!

十几日相处以来,馨竹只觉得叶军帅醪糟老头一个,整日笑呵呵的,待人和藹可亲,虚心又谦恭,原来男儿锋芒不轻露,只是未到试刃时,关键时刻,才见其威严本色。

馨竹不由暗暗佩服,更增敬意。

此时后山峰巅除呼喝之声外,已杂有了刀枪碰击,说明两军己经短兵相接。山下全军将士都刀剑出鞘,箭上弓弩,一排排站着,时刻准备出击,但无将令,不得擅动。

只有馨竹是例外。馨竹是没有编制的,可以自由行动,馨竹听到山巅的杂乱呼喝声音,早心痒痒的了,禁不住一阵小跑,沿山路向山巅爬去。

待馨竹夜色中气喘粗息爬上峰顶,太阳刚好沉落,山顶已暗黑了下来,而峰巅东面,交替的一弯新月初吐,银辉撒落,刚好给树稍和巅顶抹上一层薄霜。

大山峰脊成鱼背形,宽的地方只有二十多米,窄处只有五米来宽,且长着杂乱的丛木,地上佈满荒草乱蔓,不熟悉的人白天行走都要小心翼翼,何况这是晚上,人在其间奔跑阻碍重重,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悬岩。

而山顶的战斗已进行到激烈时候。

敌军分成小股,一波一波从山脊另一面涌上来,有的己攀上峰脊,与赶到的太平军正相互砍杀,更有无数敌军还在攀爬,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从山脊的另一面冒涌上来。

在狭窄的峰脊上,两队人马象两股浪涛撞在一起,后面的浪推涌着前面的波,浪头撞成碎片,队列参差混杂挤在了一起,有时甚或连刀剑都无法使用,变成了互相的摔抱和撕咬,一刹间,吼叫、呻吟和哭喊响成一片,有的滚下山岩,有的横屍草间。

馨竹往拼杀最激烈的地方跑去。那里有二十多位太平军阻住两峰间一个缺口,前面十来位太平军一手持刀,一手执盾,盾连成一排,挡住敌方射来的箭雨;后面的弓箭手持着弓正与对方互射。

馨竹正跑间,忽脚下一绊,有东西钩住了他裤腿,原来一支挠钩从树后伸来,他前腿己迈出,后腿被钩,失去平衡,重重倒在藤草相间的地上。

立既有两位清兵从树后钻出,举刀砍馨竹背脊,馨竹一滚躲过,人才半起,清兵双刀又到。馨竹半仰着,右手本能的想要迎上,才想起剑在开会时己解下放在帐蓬的桌上了,匆忙里忘了帯在身上,危急中只能坐着身子两腿向后一蹬,退后了三尺;霎时双刀从馨竹面门前划过,空砍在了他两腿之间,好险!

趁这空时,馨竹双手撑地欲要翻身蹦起,脚又偏被乱藤缠住了,急抓了一把泥沙向敌人眼晴撒去。

正危急,已有两名太平军赶到清军身后,清军一心只想置馨竹死地,那知身后危机?一人颈项中刀,滚下山岩,另一人侧身避过,已被砍断右臂,血喷三尺。

馨竹还仰坐在地上,竟被溅了一脸血迹。

诡异的是那清兵断臂顺着惯性横扫过来,五指在馨竹血脸上一拂才落在地上,一弹,竟来抓馨竹的脚颈。馨竹望着断臂还在伸屈的五指,吓得目瞪口呆。

此时,那受伤的清军已被另一太平军补上一刀,一脚踢下山去。

救他的是陈小二和另一个战士,原来太平军的又一股援军赶到了。

馨竹去捡了把清军刚才丢下的长刀,一个士兵递给他一个盾牌,加入王小二帯来的小队行列,守住又一个两峰间的缺口。

在月光钻进一片乌云,就要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清军的第一拨攻势被击退下去。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1:09:00 [只看该作者]

这是馨竹第一次与人面对面撕杀,他哪经历过如此近距离的血腥,目睹过这死亡的场面?在这过程中间,他挥舞的刀究竟碰触到过多少次敌人的身体,是否经历了几次被敌刀就要砍到身上的惊险,他都迷糊不知了,只觉得体力有些透支。

馨竹虽然胆大,但杀人却是另一回事情,他看着脚下横陈的屍身,想起刚才被清军断臂的五指在脸上的那一拂,恶心使得胃肠痉挛,立即哇哇的呕吐起来。

在这之前,他在岩洞中睡了一天一夜,两日未曾进食,在山下时本欲去伙房煮碗小面就被叶宾唤进了大帐,现在这一下翻肠倒肚,把仅有的胃酸都吐了出来。

他靠在一棵树上,被四周的血腥气熏得喘不过气来,加上刚才的呕吐,虚脱得一阵眩晕,眼前的砍杀嘶喊逐渐远去,昏迷中的脑海忘却了眼前之事,竟奇怪现出以前曾目睹过的相似的场景:

那是他儿童时在路旁荒草间看见过的一次蚂蚁打架:两个部族为争一蟑螂断腿,双方举国发兵,前仆后继,直至草木悲凄,枕骸横野,血流成河;然后,仅剩的哀兵一方举着争得的蟑螂断腿奏着凯歌回去开庆祝会。

一个声音在场景外问道:小孩,你觉得好玩么?请问这些草丛间的小人国,为区区小利,不惜牺牲国民生命究竟是为什么?

而幻影并没掩去,仍旧继续,只是画面转换到少年时看过的那些电影,如《动物世界》、《非洲峡谷》之类,里面的场景也是血淋淋的撕咬杀戮:一群鬣狗围捕着一只羚羊,鳄鱼的大嘴撕扯着角马的皮肉…

而画外音也在耳边继读着:也许竞争生存是众物默认的宇宙法则,隐含着众生进化的道理?抑或是万物遵循的精神?

此话音刚落,又有一种声音反问:但人毕竟还是区别于动物的呀,正常的人应不会象蚂蚁样简单没有思想,也不会如鬣狗鳄鱼那样天性发狂到想去撕咬别人的皮肉,人类间的战争又是怎么回事呢?

另一种熟悉的声音在脑中自问自答起来:是呵,这个问题的确是人类生存以来千万年也没想透的事情呀!就如此时的我,本生话在安定的和平时代,却梦一般的走进战争中来,而且是古战场冷兵器的面对面搏杀,是为了什么呢?真如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言: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陈小二见馨竹靠在树上几乎五分钟没有动静,闭着双眼,只梦呓样口中念念有词,忙推摇馨竹的肩膀,关切的问:

“馨竹老弟,你受伤了?”

“没有!就是有些恶心。”馨竹被唤醒,精神回到现实,拍了拍手,没时间去告诉他刚才心思漫游去了那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1:10:00 [只看该作者]

第二拨清军的攻势在黑暗中又开始了。

恰这时一弯新月又从云中露出,再次给山巅披上银色,照见到一些身背白色捆包的人也混在冲来的队列中间。

馨竹不再去想昏迷中呈现的画面和声音,聚精神于眼前,也见了敌军身背的白色捆包,灵光一闪,似有所觉,喊道:“小二哥,快叫兄弟们射身背白色捆包的清军,捆包内定有蹊跷!”

陈小二帯来的小队中有十位弓弩射手,听得馨竹声喊,齐往身背着白包的清军射去,立有被射的两人向后仰倒,所背白包在山石上一碰撞,竟然轰轰两声爆炸,身旁清军也被炸翻,随两团燃烧的火球滚下山去。

山上太平军一见,弓箭全往背着包捆的清军发射,立时山上轰轰连声,凡发爆炸声处,便有身旁清军倒下,倒下的清军滚落悬岩时又碰翻后面攀爬的同伙,被碰翻的滚落时又绊倒身背捆包的同伴,立霎时山的背腰响声不断,火光团团,有些滚下山去,有些就在半山爆炸和燃烧,哭声,骂声,呻吟声响成一片。

顿时清军溃不成军,爬上来的都被砍杀,未爬上来的不是被射亡,就是滚落山下。

 

原来松柏埸清军大营除了前几日到来的人马,昨日又从成都赶来一支五千人的增援,这支部队擅长夜袭和爆破,参加过大渡河对翼王石达开部队的围剿,并取得了胜绩。这支部队的到来,使松柏场清军倍受鼓午,经一天的研究部署,趁士气正旺的劲头,用这支部队的精英临时组合了一支敢死队,一半是步兵,一半是工兵,工兵带着挠钩、绳索等攀爬工具,步兵捆包内装满了火药,油脂,白磷等易燃物品,步兵跟随工兵搭好的绳梯攀上,任务是趁夜色攀上峰顶偷袭叶军大营,引燃坝内密林和营帐。

清军大部队隐伏在山下树林集结,待见寨内火光燃起,太平军混乱炸营时大军就随后压上,想一举攻下叶寨。

谁知山下已是灰蒙的夜色,山顶上还有一抹残阳,身背捆包的步兵刚爬到山的半腰,触碰到大平军悬挂在半山乱藤野草中隐藏的铜铃,铜铃又牵连着无数的铜铃,铜铃声响,引起哨所卫兵探望,见了半山移动的人影,哨所立既点燃烽烟,发出了警报。

清军没有料到山顶上会有太平军岗哨,待听到山项螺号声响,人马已攀在半腰,想撤回己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偷鸡不成倒折米,不但计谋被识破,四百人的敢死队全数覆灭。

树林里准备攻寨的人马知道今夜己无戏可唱,只好沮丧地灰溜溜退回到松柏场大营去了。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48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71 积分:2353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3 13:09:00 [只看该作者]

       战斗中细心观察、迅速决断很重要,要是让这些火药上了山可就麻烦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48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1042 积分:11359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4 9:58:00 [只看该作者]

战火终于猛爆发,

馨竹首次亲参加,

发现敌军背包袱,

灭掉清狗阴谋大。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8 11:2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4/4/3 13:09:00的发言:
       战斗中细心观察、迅速决断很重要,要是让这些火药上了山可就麻烦了。

闯北心得也是我想,战斗中的决断十分重要,赞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8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8 11:27: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4/4/4 9:58:00的发言:

战火终于猛爆发,

馨竹首次亲参加,

发现敌军背包袱,

灭掉清狗阴谋大。

龙行四句已归纳全段故事,谢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仙凤岩
  49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644 积分:3952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13/10/7 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4/8 11:28:00 [只看该作者]

 

昨夜山顶的一场激战,场面比馨竹儿时俯看蚂蚁打仗何止惨烈十倍,更不象100年后的人们身躺沙发看《动物世界》的血腥搏杀,只须按旋钮,可作壁下观:张三咬李四,李四咬王五,都是画面上的事。

山顶激战的当时,馨竹身陷互相戮杀的队列,刀剑在身边飞舞,溅血三尺之间,那能置身事外?馨竹刚跑上山去即遭两名清军设伏,差点要了命去,战场上的敌我就是生死之争,没有仁慈,懦怯便是死亡。

临战的初时,血腥埸面震撼得馨竹心存犹疑,也曾怀疑过战争中自己的身份和取向。但后来被现埸的气氛感染,那能抑制体内脉搏加速,亢奋得心脏跳动象撞击的一面大鼓,尤其当目睹身边战友的流血和死亡,悲愤得咬破了嘴唇,杀气涨胸喷出,眼睛都要赤红得要流出血来。

待见敌军衰竭溃逃,又喜悦得象疯子样捶打胸脯。

但那都是当时激奋情绪感染所致,人人都成了画面中的疯子,那是生命的原始基因的爆发,是物竟生存的动物的本性。但当血管中的火焰熄灭,大脑冷却下来,又分不出那些是思想的渴望,那些是心灵的沮丧了。

馨竹回转营帐时已是后半夜,脚比铅块坠着还重,困意到来,倒头便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只听帐外一片嘈杂声音,灯笼火把亮起一路,许多人集结着从帐外经过,似乎是趁着夜色迁徙,要去远地的人群。

馨竹翻身起来,欲要到帐外去看时,又感觉帐外脚步声已经止住,似乎就停在了帐外。想去撩开帐角时,已听到帐外有人大声道:

“大家想不想明白这场劫难的原因?”

立即有一片声回答:“想!”

那人又道:“帐中睡着的那个人叫张馨竹,他就是原因。亏他以前也不过是棵野竹,只因听了三清宫钟声的感化,悟觉而偶得人生罢了!谁知几世辗转,反而练成如此德性。我等之命虽然微贱,无手无脚,毫无抗争之力,但毕竟也是生命。今日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就是这张馨竹者,在太平军叶军帅面前提出砍伐建议,才将我们诛尽杀绝,灭了我诸多族类。难道人的生命就比我们树木的生命尊贵些?为什么他们人的战争却要我们遭殃?说什么防备敌军火攻,却把我们屠戮投进烈火,连屍体也不放过!心肠何其狠毒也!此谷家园,我们生活繁衍了千百代,今却成了我等伤心之地,大家说,怎么办?”

“绞死他!”

“吐他的口水,淹死!”

“人人杀他一刀!”

“让他也变成一棵树,也受刀斧之痛!”

帐外语声高涨起来,一片骂声,各自呼喊着愤怒,似乎己群情激愤。

“不!我们不学人类的暴力,我们虽被排除在六道轮回之外,但我们树木从来是君子。我们不动手,要他自已感到羞愧。我等发誓来生决不再投生此谷,让此地荒芜一百二十年以示对他的鄙视和抗议!我们诅咒他一百年有家难回,亲人离散,颠沛流离,大家记住了吗?”

说这话的人语声凄切,又显出悲壮,应是位树木们的族长,或德高望重的长者。

帐外沉默片刻,然后众声回答:“记住了!”

接着,就见有许多人依次在帐边探头进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目光俱含怨恨,向馨竹望一眼,掉头而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