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共有739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1 11:25:00 [只看该作者]

      十八.想起连队做拉皮

回京后每每在东北饭馆聚餐,总爱点那东北大拉皮。就想起当年连队食堂手巧的一个哈知青做拉皮的旧事来。

那时,每到秋、冬、春三季,我们连队的食堂就经常吃东北大拉皮,调剂单调的伙食,有时凉拌、有时做热菜。而做凉皮每次都是那哈知青来做

他平时将冬天常吃的土豆丝洗过的头道水单放一边,等那土豆淀粉沉淀在下面结成一层泥后捞出晾干。积攒七八次,他就将那淀粉加水、加矾、搅成稀浆状,坐上一大锅水等水开了,旁边再放上一锅凉水,拿一个铝盆,舀一勺加矾的淀粉浆,在那铝盆中摇匀,将盆底放入水中一烫,等那淀粉浆变色,就再将铝盆放入凉水里,就可揭下一片拉皮。一会就飞快的——一勺、一烫、一凉、揭一片拉皮。很快的就够大家吃一顿的了。

这哈知青手艺很巧,人也漂亮但不想其他哈知青就爱臭美,整天将一个小梳子和小镜子搁在食堂工作服上衣的上面那个兜里,隔一会儿就臭美一次。

但爱美、爱干净也好,能保证我们大家吃的饭菜绝对干净、安全啊!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1 11:27:00 [只看该作者]

        十九.每年春季开江鱼

当年在北大荒连队时,每年春季因为没有蔬菜,连队都会在下地或水利会战,送饭都会多次享用开江鱼,但是都是干炸鱼,鱼的品种主要以小鲫瓜子和嘎牙子鱼为主。每人大的两条,小的三条。五一、十一才会在会餐时享受那大鲤鱼或提里裤子(鲟鱼)。当然还有那次我连开江时打到的那条近千斤的大鳇鱼,那可是吃了好两三天呢。

除了连队一年卖给本连队的职工四五次鱼之外,其它季节打渔点的鱼都会被其它连队或营部拉走。

记得有一年开江后,我们这个农工万能班坐在一辆链轨拖拉机带一个拖斗的车厢里来到我们的鱼亮子,配合打渔点的四条船,拉开江鱼。

那鱼亮子不是靠近江边的打渔点都有的,他就像一个养鱼池,只是两头没有封堵,那黑龙江支流的江水从此穿过,水势平缓水草丰盛的地方,鱼就会流连在此不爱离去。是极佳的捕鱼之所在。之所以说是拉开江鱼,就是我们这个农工班负责拖渔网的一头,而链轨拖拉机负责拖渔网的另外一头。

而到了鱼亮子首先的工作不是拉网捕鱼,而是拉钢丝绳拖江底——先是将几根连在一起几十米长的钢丝绳加上两头手和拖拉机好拽的大粗麻绳一头由拖拉机拖着,而另外一头由三支棹子船将我们载到对岸相拽,从下游一起往上游走,首先把去年此时到今年江水冲进鱼亮子的烂木、树根和杂物清理干净。等我们走到江通上游很窄的鱼亮子水的入口,就由那棹子船将我们拽的那头,用棹子船载向对岸,而由拖拉机拽的那头拴到岸边的一棵树上,将我们拽的那头拉向江岸的上游,将鱼亮子的江通底部清理干净。

休息两个小时后,我们又走到那鱼亮子的下游,那拖拉机也像我们一样开到下游,这春季拉开江鱼的工作才正式开始。

首先那打渔点的渔工,将他们早已准备好的到乌苏里江捕大马哈鱼的大拦江网,里面覆上一层连接好的小眼渔网(旋网)。像我们清江底一样我们先在对岸拽一头先慢慢走向上游。而拖拉机看到我们也是随后慢慢拖着这大拦江网开往上游。等我们拽着另一头渔网走到鱼亮子上头后由三条棹子船将我们与渔网的大绳一同载到对岸和拖拉机会和,将渔网拖出水。这一网鱼就出水了。

此时我们就与渔工一起将这一网拉上的近二百斤鱼装进拖拉机拽来的拖斗里。而这时已过了12点的午饭时间,我们赶紧快步走向五六百米的打渔点,去吃那渔点做饭的早已准备好的美味佳肴,一大锅江水炖江鱼和烙油饼。

那打渔组忙前忙后尽心尽力的伺候着我们这班每年都配合农工们。陪我们吃好喝好,再劝我们喝那一碗鲜美的鱼汤。就让我们到屋外那向阳的岸边斜坡上草厚的地方晒太阳休息,好好地睡上一觉,准备一个小时后的再拉上一网开江鱼。

到快天黑时的四点多钟,我们拉第二网的场景就不再再述说了,但是交代一下,这第二网收获比拉的第一网多,二百五十多斤!只因捕获四条大鲤鱼和一条提里裤子(鲟鱼)。

每年春季开江后,我们拉这开江鱼,主要是因为那时鱼刚冬眠完,不爱动弹,而等暖和鱼爱游动后,那捕鱼的任务就回归那打渔点啦。

啊,每年一次的开江拉鱼的活真的好累,但是我们这万能的农工班也乐在其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1 11:29: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彪悍“饿死鬼”
    初到北大荒分配到班、排后,与我相处时间最长的是一北京79中的知青。这个人体格健壮身体灵活,可就是嘴馋见什么吃什么。尤其对北大荒的大豆认为营养最高,刚到兵团他就瞎折腾,什么煮黄豆、炒黄豆、有一天休息他竟从甜菜地偷拔了一颗甜菜,拿小刀切成碎块熬成糖稀后,过滤完甜菜渣又将炒好的黄豆倒进糖稀里冷却后就变成了略显淡黄色、像北京卖的糖豆。
    像在刚入秋大豆刚刚灌浆时我们班到畜牧排做青储饲料他更是利用轮换倒班小休撸一些灌浆丰满的豆荚拿出不知什么时候带来的铁桶和盐,到水井打来多半桶水挂在木头做的三角支架上点上柴禾煮熟后,马上招呼大家分享这煮毛豆。休息时间更不闲着,什么煮嫩苞米或将苞米放进火炕灶坑趁着底火烧烤苞米呀,反正是跟新下来的庄稼干上了。
    到秋收时他更是利用干活中间休息喝水的短暂时间,抓几把荒草放上几把豆杆,赶忙点燃,转眼之间不顾还有火星,吹开热灰捡拾垄沟里烧好的黄豆,弄的满嘴的黑灰,真像八辈子没吃饱的饿死鬼。就是在地里烧不了苞米,因为喝水休息时间太短弄不熟,他还就手拿回一两个,下班后赶紧扔进炕洞,十分钟左右就熟了。
    就在1971年的冬天,那时还实行战备值班、到离连队四五里地的江通边的牛圈站岗执勤。有一天听连队的兽医讲,牛圈有一只当年长成的小牛死了,经他检查是因为吃黄豆饼饲料没喝水冻死了,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当天下班后他硬拉着我们三个班里的知青,拉了个爬犁去拖死牛。那时天色已黑等我们拖着那只冻死的小牛(已和成年牛一般大小)顺着踩出的玉米地小道往回走时,就见从连队出来一个黑色人影向我们这边走来,最贼心虚的我们只好扔下拖着死牛的爬犁;四散趴下。但是对方好像也很害怕,马上卧倒,见我们没有动静,隔了一会儿,大声问道:“什么人!口令”因为是轮到我们班夜间值班,听口音好像是我们排的哈尔滨知青女副排长,赶紧回答了我们知道的今夜的口令。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现身,一看果然是我们排的哈知青女副排长去查哨。
    我们见她看见了爬犁上的死牛,只好撒谎说是帮兽医的忙,拉回连队查死因。她带着疑惑放我们过去。趁着夜色我们赶紧的从僻静处将死牛拖进宿舍。盖上两条麻袋放在行李箱架子的下面,并压上了一只较轻的箱子来遮挡。
    第二天的晚上,挨了两天埋怨的他,不顾那只死牛还没化透,就拿了一把磨得飞快的镰刀,在一个哈尔滨知青(我原先提到的我们班哈尔滨主厨)的帮助下,将牛皮扒下,扔到我屋的顶棚上(后来那哈知青,将牛皮绷在了屋顶房架上,后来拿回哈尔滨,做了两双小牛皮靴),就见那饿死鬼似的北京知青,在牛的内脏还没化开,掏出内脏的情况下首先顺着牛脊先割下了一大条肉,切成片放进脸盆搁点盐煮熟了就开吃(当时还搞不到油和酱油作料)还让我们品尝,想到什么味都没有,我们全都躲在了一旁,不搭理他。
    第三天等整只牛都化冻了,掏出内脏剁成大块,早来兵团的知青从老职工家中要来了酱油等作料,才分成四次用水桶将牛肉炖了,送了一盆给兽医(也是知青)其余的我们一屋十人仅吃了两天。
    一连好几年,那个知青都是好像对北大荒的玉米、大豆吃不够似的,一入秋对这些东西照旧的煮、炒、烧的忙个没完。实际他是白胖、健壮,不像营养不良的人,可是他的举动、行为真像个饿死鬼。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1 11:31: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一.不许笑、严肃点

我所在的8团2营20连,连队指导员绝对是掌舵的一把手,而连长却是一个冲锋陷阵、冲在第一线的先锋、而且是具有丰富农业经验的老垦荒带头人,一文一武的搭档使我连的各项工作都走在了全营与全团的前面,是团里的先进连队。

只不过一件可笑的知青——初入社会孩子般不懂世事的知青惹恼了一贯工作认真、矜矜业业勤奋工作的老连长。引发了两件惹人忍俊不住发笑的故事的——不许笑、严肃点。

事情的起源就发生在我们初到兵团的第二年,从上中学起我的“跟屁虫”——一个外号叫“小不点”的初中同学身上,初到北大荒小不点由于身体瘦小受到连队的照顾被分配到畜牧排去放种猪。

而这个“小不点”——我的中学时的“跟屁虫”从小就嘴甜、心眼多、油嘴滑舌。再分配到畜牧排后不到半年时间就将种猪训练的服服帖帖。平时无所事事,就淘气的不正经起来。

有一天我们的连长早晨早起在巡查地块穿过畜牧排到一个地块巡视时,见到那“小不点”竟骑在一只公猪身上驱赶其它公猪去放牧。

气得他马上找来畜牧排长下命令让“小不点”知青停职检查。

在当晚的晚汇报的大会上,我们的连长在宣布将我的同学“小不点”调离畜牧排到基建排工作时,气愤而深情的说:“同志们哪,我们照顾刘福贵同志到畜牧排工作,没想到他竟骑种猪、你们知道这种猪是我们老农场、兵团特意培育的良种猪,是值很多钱的。我们应该凭唯心主义良心去珍惜我们的革命工作……”。

听到此我们有的知青忍不住笑出了声,就见连长面对笑声沉下脸大声地说:“笑什么、严肃点……”再想往下说,连队的指导员赶紧接住他的话头、站起来对全连职工宣布:看在刘福贵同志年轻不懂事,对他的行为就不作追究了,希望他记住教训、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彻底改造世界观。好好努力工作,改正自己的缺点……

一件事、两个笑话,真实的再现了老农垦人和年幼知青的本性。当然事后我们营长几次拿“唯心主义的良心”这句话对我们的老连长开玩笑;告诫他该学习点文化理论知识了。

而我的同学“小不点”刘福贵没有接受教训,北大荒的大馒头虽然使他后发育的身体从一米六几一下窜到了一米八多,但是走向了连队的落后群体。

“小不点”骑种猪和老连长讲唯心主义的良心——兵团特色。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1 12:59:00 [只看该作者]

我的个人回忆录《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撰写了我近十年的北大荒的青春岁月亲身经历的真实历史——追忆了1969年9月11日从北京永定门火车站出发乘上北去的列车,到1978年12月17日乘上离开北大荒的二九0农场的大客车后,沿途有着特殊经历的三个停车点浮想联翩的最后三篇感想小文而结束。

当年我初到兵团的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八团二营二十连是整个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极特殊的单位,自根据毛泽东1968年6月18日发表的6.18批示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惟一一个没有得到彻底落实6.18批示的为一单位。

根据6.18批示来到我们8团的现役军人始终象浮萍一样漂浮在8团团机关,直到1975年底才在兵团王统副司令员和一位兵团副政委、二师窦政委、师张参谋长亲自率领的打掉最后一个土围子(旧农场)的战役;才夺取了8团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领导权。

这场战役虽然全部夺取了8团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领导权,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个尾巴——8团下属的5各营的营级领导权依然全部掌控在开拓了北大荒创建了第一个北大荒军垦农场(农垦系统在1954年6月奉中央军委命令济南军区唯一穿着现役军装的农垦部队——1955年6月建立二九0农场之后,才随着1955年8月奔赴北大荒的济南军区农垦二师集体转业脱的军装)。

实际在我们2师8团,可以说毛泽东的6.18批示是短命的。1976年初兵团在8团发起的打掉兵团最后一个旧农场的“土围子”战役不久,1976年6月兵团就转制啦。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们2师8团又是真正领会和执行了毛泽东6.18批示真谛的惟一的典范。

6.18批示的真谛是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应该是一个假名词——不用说1947年中共中央东北局执行中共中央的支援解放战争指示,建立的第一批国营农场基本都是东北解放战争俘虏、改造的“解放兵”。真正能够保卫边疆的主力军是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从1954年6月第一个奔赴北大荒的先遣部队——我们奉中央军委命令开赴北大荒的济南军区农垦二师五团三营和其1955年所在的济南军区农垦二师和几乎同时到来的近20个;团级建制部队番号命名的军垦、农垦农场——近8万部队农场(现役军人)、军垦农场(转业军人)可以说是不下两个军的军事力量。再加上1958年王震将军率领的十万转业官兵这才是保卫边疆的真正主力军。

所以我在全国几大知青网嘲笑自吹自擂的歌颂兵团战士(北大荒知青)是保卫边疆的生力军——靠我们这些从没摸过枪来到北大荒的城市红卫兵和未成年的“红小兵”保卫边疆真的是笑话!

从初到北大荒来到我前期所在的8团2营20连近7年的连队生活,是一直在开拓了北大荒建立二九0农场的老军垦官兵的关爱、呵护、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我个人回忆录追忆的这段真实亲身经历的历史是极其特殊的,在8团虽然工作条件和所有兵团战士的经历相同;但是生活条件、生活标准可以说比六、七十年代的北京还要优越。全靠我们8团的前身是东北农垦总局的四大王牌之一的二九0农场的底子厚,而最关键的是兵团组建后我们8团下属的5个营、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组织系统;尤其是生产指挥系统丝毫没受到破坏。

依然是黑龙江省养猪先进单位(每月杀猪猪肉随便买),团豆油加工厂是现今的豆油提炼设备(不是传统的压榨加工)每月一人一斤豆油、年节还增加半斤。在北大荒近10年的生活除了1973年从春季播种到秋收的持续大旱,小麦减产没有完成国家小麦上交任务我们吃了不到半年的50%的玉米面;口粮全部是春小麦——大白馒头为主食。而且我们连队紧靠江边有一个打渔组吃鱼不成问题——还吃到过近千斤的一条黑龙江特产的大鳇鱼呢。

在当年我们的生活条件比北京市的生活标准还高——1月1人半斤豆油、一切凭票供应一点不为过、、、、、、。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我们真正、彻底贯彻了毛泽东的6.18批示建设边疆、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生产指挥系统没有受到破坏这一根本的因素之功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4 9:40: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二.排长教我用钐镰

第一次用钐镰是我们农工排排长老魏——魏旭存教会我的,不但用它在黑龙江边钐过羊草,还用它钐过麦子。

因为当年我们那时种的麦子是8公分一陇,是平地不起垄。适合钐镰使用。正所谓是遍地撒种、靠天吃饭,播种后只追一次化肥,就等收割了。

为什么用钐镰割麦子,只因是给链轨拖拉机牵引的收割机打道,不用打捆。钐倒的麦子就直接撒在未收割的麦子上,所以才得见我们的老排长使用钐镰,我很好奇的看到他夹在左腰间悠起那钐镰和一片片倒下的麦子,就要求老排长教我并在他耐心指导、纠正,我才学会了使用方法。

据老排长说那钐镰是苏联传过来的,而且他们不是用磨石磨刀,不快、钝了而是用小铁锤敲出刃来继续使用。

说起来这家伙会使的并不累,抡起来(应该说是顺着劲悠起来)扫倒的圆弧形面积在一米半到两米。使用时把钐镰把尾夹在腰部、镰把靠在肚脐处,靠腰劲和身体的转动抡悠起来。所以并不大费力。

在麦收前割羊草准备编草帘子麦收苫麦子,我们到黑龙江边湿地割羊草时,我也用过它打羊草,确如前面坛友所说,那钐镰钐草确实茬高,而且因地不平不大好使用。只有在地较平的地方才显示它的威力。

但是打羊草做烧柴用另说......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4 9:43: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三.每年夏锄时节到,当是战士靓丽时
    想当年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国防绿时代,很少有人注意每年夏锄时节,特殊的季节、不用与庄稼直接接触的特殊原因,成为了兵团战士爱美的体现时光。
    夏季麦收割麦时的麦芒刺臂、割羊草时的蚊虫叮咬、秋收的露水打身,冬天的全副武装,只有这个季节,这种作业是可以身着浅花色、白色服装,靓丽显示的时期。——每年夏锄时节到,当是战士靓丽时。
    每当这个季节帅男靓女们,才能身着万紫千红的服装操作于田间地头,像美丽的花朵绽放在北大荒的黑土地上,格外艳丽、醒目。
    男知青们也身着白色衬衣陪衬在靓女的艳丽的花色中,最亮丽的是一个近六十的老垦荒人,他是因为犯错误而从我们营部副业连调到我们连的,他满头银白色的秀发、身着白色粗布军衬衣下配洗白了的旧军裤,强壮的身躯威武;锄起地来不让我们年轻的知青战士,一直抢先在带头的位置。
    这种场景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会磨灭,这个场景是我在有一年领导安排给混进老垦荒人中的坏分子办学习班,陪同、监视他夏锄挑担送水时发现的,在夏初时节我和那个坏分子每天上、下午都各挑满满的一担水,健步如飞、一滴不洒的往返于田间、地头、土路上,每次行程都在10公里以上。尤其是到地头后先从前面迎着夏锄的战士走,而后再从后面追赶锄地的队伍,依次给战士们送上烧好的热水或绿豆汤,半个小时一路小跑的追赶上最前面的带头人,及时的给他们送上缺失的热水解渴是我们的责任。
   当上午送水的的工作完成后,因为还要马上返回十几里地的连队不耽误下午的工作,不减速的又从后面赶到前面的地头公路时,一次偶然的回头发现了这极为震撼心灵的壮伟画面,——那老垦荒战士一头银发、一身白色旧军服衣装、一马当先的挥锄走夏锄的花花绿绿的靓男两女们的兵团战士的前面;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4 9:44: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四.笑说——北大荒男知青的做被子比赛

去兵团的第二年春深季节,睡了一冬的被子是又脏又味。我们同去8220连的北京613.3班的女同学都纷纷伸出爱心之手帮助同班的男同学做被子。当时我的被子被一名我兄长的同在沈阳的哥们之妹、我的一位女同学抱走了。当天晚上做好才拿回来。当时很是感激。后来还特意到商店买了两瓶罐头相谢。但是没想到那被子盖了没两天就有几处开线啦,尤其四周开线被套就会露出来。没办法,自己只好买了针线,按照在京时看母亲做被子的样式,照葫芦画瓢的重新做,在拆那开线的被子时,才发现那女同学做被子的方法根本不是北京的方法,是南方人里外大针脚的方法做成的,后来一想,那女同学肯定在北京没做过被子,现跟南方上海人学的。当时我觉得不管怎么说,都得感谢人家的好意、热心肠。没想到当同宿舍的知青看我自己做被子,都一磨再磨的求我下个星期他们洗被子给他们也做一床。都是同宿舍的战友,没办法只好勉为其难,但是声明我也是新学的,做的不好可别埋怨我。自此之后,好几个星期天,我都一床床的给大家做被子,当然也享受了许多赞誉与优待。而我做被子的手艺、速度都是越来越好、越来越快。在此时期,有几个手巧的男生,尤其这些男生都是像我一样不善言谈,怕与女战友交往,可以说是面嫩的老实人。也加入了自己做被子的行列。转眼到了秋季,一夏天的脏汗和味道又是到了拆洗被褥的季节。国庆节放假那天,我们宿舍一排房的六个屋,吃完国庆会餐后竟有五个人要做被子。当时有个知青就建议,男知青会做被子的干脆来个做被子比赛,而且做出规定,按北京的做被子方法,周边一圈为不行透,在中间五行要行透。都要小针脚。此人一挑头得到大家的起哄赞成。而后选出了几个有手表的知青做裁判,那男知青做被活的比赛就开始啦。参赛的选手总计六人,大家都按规定将被里、被面、被套叠好。将火炕上的行李挪到一边留出被子大小的场地。等那一生号令,一起打开被里、铺好被套、放上背面,开始了比赛。只见那六个知青都是一水的北京知青、都是不爱言语的老实孩子。而且都是经过多次锻炼的成熟高手。那比赛时间在后排宿舍的三十多个知青还有前排宿舍得到消息看热闹的知青和一些老职工及家属都围拢过来,看这帮男知青的奇异之举。只见这六人飞快熟练的动作,那缝被大针飞快的穿行于被里、被面,各个都像行家里手,可以说是须眉不让巾帼。不到23分钟,第一个知青就完成了他的杰作,我是第二个完成的用了24分钟,而后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个知青都相继完成了比赛。而最后一个也仅用了35分钟。经过那裁判和众知青的品评,检验,我与那第一个完成做被子的男知青并列冠军,第三名升为第二名他虽然比我快了不到一分钟但是他行的针脚没有我的细密。但是那每条线里外都是倍儿直。连观看的职工家属都称赞不已。而后我们连队的女生都不管、也不提给男知青做被子之事啦。当然姐弟、兄妹和恋爱的男女之情除外啦。此场比赛后来在连里传为笑谈——所以我此文之题只能是《笑说——北大荒的男知青做被子比赛》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2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4 9:47: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五.借刀伤人、我心中永远的愧疚

1971年新年,连队的领导每年对过节知青的思家的情绪都格外重视,千方百计的创造年轻人集体过节的氛围以解知青思家的情结。除了连队年末晚饭会餐之外还能尽可能在北大荒的冬季的新年第一天以班为单位发放白菜、猪肉肉馅、和每人半斤面粉以班为单位同庆新的一年来临(因我们69届北京61中一共有8个回民,所以集中到一起回民发放鸡蛋、白菜、面)。
  由于地域风俗、习惯限制,上海知青的许多人不会包饺子,所以农工两个排和基建排这三个排的上海知青就自由组合在一起(机务、场院、后勤排的上海知青已经和北方知青早已融合在一起,主要的因素这三个排都是选拔出来的“优秀”知青)按照他们的习惯、风俗过新年。
  新年第一天的早上,我早早的按照“臭鱼头”班长的安排,从和我关系很好的老职工“老鹤家”借来了包饺子必需的菜刀、案板、擀面杖。9点刚过班里的其他战士早早排队就领来了五斤多面粉、四棵白菜、5斤肉馅——全班十个人的发放定量标准的配给。
  在大家欢欢乐乐包饺子的过程中,我因暂时去厕所方便回来后发现我借的菜刀不见了,一问原来是同班的上海知青拿去用了。一开始我并没介意,继续和同班战友一起包饺子。但是就听见邻屋的上海知青处传来拿菜刀剁东西的声音,不由得担心同班上海知青拿去的菜刀别给弄坏了,总归我和“老郝”老职工的关系也不是很“铁”也就是经常跟马车(他是马车的老车把式)工作接触较熟。所以赶忙过去看看。
  一进屋,就见我同班的上海知青“小矮子”(个子很矮,就是有一年冬季夜间睡眼朦胧的掉进新刨完粪便的男厕所深坑上不来的那个知青)正在用菜刀剁几块排骨和大棒骨。因是同班战友的关系我也不好意识制止,只善意的提醒他不要把我借的菜刀弄坏了;我不好还人家就转身回屋继续包饺子。
  虽然我人回到班里包饺子但是旁边屋一直不断地剁骨头的声音心里一直在担忧借老职工菜刀弄坏的不好归还的担心。终归不是自己的东西,且又关系着与老职工的关系。就不由自主的又去邻屋叮嘱、并又一次说明万一弄坏了菜刀我不好与老鹤交代的内心焦虑。
  没想到同班的上海知青“小矮子”竟满不在乎地对我说:“不就是一把破菜刀吗,弄坏了我赔……”我当时就就截住他的话头对他讲:“一把菜刀确实不值几个钱,但是因为我和他(老职工)不是很熟,我没法交代。”他不以为然的对我说:“弄坏了我陪就是了……”。看在同班战友的关系上我也不好再讲,且又是新的一年来临之际,我不好多讲的又回到了班里继续包饺子。
  因为同班的战友多数都是北京和哈尔滨知青,所以很快的就到了收尾阶段,尤其北方人讲究“头锅饺子二锅面,没等饺子包完,我们就派了包饺子不太熟练的战友拿了两盖帘包好的饺子去占先抢煮第一锅。但是就是如此也是排在了第三位,见此我们也无可奈何。
当然北方人的习惯“饺子就酒越喝越有”的习俗,免不了的在喜迎新的一年来临的第一餐是开怀畅饮的最愉悦的佳境。在大家酒足饭饱的时刻,马上归还和老职工借用的炊事用具又落在了我的肩上,再去邻屋知青、之前我真的暗暗祷告不会使用炊具的同班战友别将我借的菜刀弄坏而我不好向老郝交代。
  进屋之后发现上海知青们也已经酒足饭饱的吃完饭(也没注意他们过年吃的是什么)见到放在一块木板上的我借的菜刀(一块擦干净的跳板、并不是做饭用案板)明显的有三个损坏缺口,当时我真的万分的震怒,对同班的上海知青愤怒的说:“我一再的提醒你,小心、注意别弄把菜刀弄坏了,我没法交代,你看你们还不注意,竟弄锛了三个豁子,你让我怎么和老贺交代呀。”
  没想到那个同班战友竟不在意的躺在炕上对我说:“有他妈什么呀,不是就弄了三个小豁子吗,瞅你这样至于吗。”见此情形,尤其口带脏字,不但不讲理还是这个态度;刚喝完酒的我火往上撞,拿起菜刀满腔怒火的对他说:你这不知好歹的孙子,把我和老职工借的菜刀弄成这样,还跟我出言不逊,今天我也让你见识见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就奔他而去。
  他同屋一起就餐的上海知青见我真的急了,纷纷拉住我劝阻,但是那个同班上海知青却还站起来叫板的对我说,你还想怎么着,还能拿菜刀剁我不成。经他一激我酒后更加愤怒更是不顾一切,大骂着“孙子,你他妈把这菜刀弄了三个口子,我今天就让你身上落三个口子。
邻屋的上海青年见此情形也怕出事,纷纷拦阻我有的人也想从我手里夺刀。四五个人抱的抱,抢刀的抢刀;但是已经被激怒的我不顾一切的一挥刀(身边的抢刀人也怕伤到自己躲避)那菜刀飞出手砍向那个上海知青,有一个上海知青在我刀出手之际拦向我的手腕,菜刀角度与速度都稍微受到影响,但也飞快的奔向了“小矮子”的颈下后脊椎,穿透他的两层厚毛衣,刀尖刺到了他的皮肤。
  听到吵闹的我的同班战友赶过来看到此种情景都被惊呆了,那个上海知青也被砍伤后瘫坐在炕上脸色煞白,这时我一直尊敬的班长“臭鱼头”也被我的不理智行为愤怒的揪住我的脖领大喊“你本事真的不小,敢拿菜刀砍人了,你砍我得了”。当时我也急红了眼,扒开他的手,对他叫嚷“这怪我吗,我反复的对他讲别把菜刀弄坏了我不好交代,他不但不讲理,还激火对我口带脏字,你要这样,我也跟你急……”
  这时,闻讯赶来的我借菜刀的老郝,赶紧将我和我的老班长拉开,对我严肃的说:“小王这绝对是你的不对,虽然菜刀弄了三个口子,但是你拿刀砍人,往上一点真的会杀了人,那后果就是真的不敢想象了。你们年轻人喝点酒怎么就这么不管不顾哪!……”
  一听此言我愤怒的心也静了下来,想想后果也不禁后怕起来愣在了当场。见此情景我的十几个北京一起来20连的同学马上将我拉到了别的宿舍。
  在过完新年的第一天每天一次的晚间总结会上,我们的老指导员十分严厉的对我做了不点名的批评,痛心的质问我,那天这个年轻人真的将同是战友的知青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你们远在千里之外的双方父母会多么的心痛,一时的不顾一切的愤怒,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自己怎么就不考虑考虑呢。当然我们领导也是负有教育不到的责任……。
  老指导员的一席话,尤其——教育不到的责任七个字更是使我感到无地自容,更想不到的是,节后没几天,连队就将我调整到了林业班,第一是冬季我第一年秋季我冻伤的手又红肿无法露天工作,第二就是考虑到将我和发生矛盾的上海知青调离开(其中重要的是我虽做了深刻的检查,我的老班长还是对我的作为深感不满、不能理解——别忘了,我当时是连队六个不抽烟的老实孩子)。在我心中我内心最重要的感觉是——老指导员丰富的政治思想工作的经验、对年幼不懂事、初入社会的年青一代知青孩子们的理解、关爱与呵护。
  就是在今天,每每回想到这次事件,我都抑制不住对老垦荒一代政治思想工作者们对我们知青一代的关爱与呵护的感激与敬佩。虽然有时也笑谈我到兵团后,我因两次事件而因祸得福——一是第一年、第一次参加秋收就砍伤了手而冬季在菜窖享福,第二次菜刀砍人又被分配到了林业班(实际才两个人,而后并入了科研班)。
但是从内心来讲真正真心的庆幸我遇到了一个开拓北大荒老一辈政治思想工作者——对我们一代远离父母、初入社会的知青如对自己子女一样关爱的基层领导——至今仍健在的原二九零一分场党委副书记——现已退休的恩人——王守礼前辈——我们全体原八团二营二十连永远敬重的老指导员。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3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5/25 11:36: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六.我的第一次探亲假

197014日,父母得知我刚到兵团不久手就受伤啦,惦念家思念就以“父病危”假电报被领导批准了事假回京探亲。启程之时因为我是一起来兵团同班35个同学中最可靠的探亲托付人所以我的任务繁重——36封家书36份(其中有三份是同班荒友别校知青)捎给家中的特产,使我没有给家中带物的空隙当时觉得人回家了比带什么都好的想法,全班同学的信件、北大荒的瓜子黄豆塞满了两个提包,给自家的却是空手而归。

 那天早上,我与一同批准事假(当时兵团还没有探亲假)回家的一位北京知青刘强和一位哈尔滨女知青闫秀芬凌晨五点多钟天还黑乎乎的时候,就踏上了去往离我们最近的集贤村——绥滨县大客车经过之地(那时8团还没有长途大客车)出发了。

当我们集合在一起时,看到每个人都是携带了两个沉重的大提包和一个挎包后,觉得我们三人肯定很难6个沉重的手包扛到到离连队10多里地集贤村。所以就从场院拿了两根像扁担一样的粗木棍,将六个提包分别放到两根木棍上。我一人走在前面俩手各提一根木棍,刘强和闫秀芬各持另外一头。成品字形踏着积雪上路了。

这十几里地我们三人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当我们走到集贤村天依然没有亮。到集贤村后半个小时,绥滨县开往鹤岗市的大客车才姗姗来到。但是已经没有座位了,我们整整站了四个多小时才到达鹤岗火车站。紧跟着就是排队买票,紧张的跑下鹤岗火车站的几十层大台阶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335次火车。

当我们在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转车回到北京与分别了一年多的家人相见好像分别了多年,尤其最疼爱我的二姐抱头痛哭。在仅仅一天的相处之后,我就投入了邮递员“信使”的特殊使命之中。

虽然我们下乡之前属于就近分配,同学住的极近,但是一开始每到一个同学家,家长的惦念,详尽的询问每每一家都得停留半天,当年的探亲假刨去路程只有24当年事假是30,三天过去了我仅送了6封信跑了六家(晚饭后的时间都利用了起来)时间仅剩了21天还有30封家书和30个同学家没有跑到,心里是万分着急,不善言谈的我总结回忆了几天同学家长关心、询问的要点,得出主动讲解我们下乡后他们关心的要点和来往信件说不清的事物,以节省时间。

说句实在的,这一点对从小就不善言谈的我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还有回东北兵团前到各家拜别的程序,没办法的办法只得勉为其难而行之。我从第四天开始每到一家首先带同学问好,并紧接着说明我12天探亲假、36封家书的苦衷。再详尽的主动介绍他们关心的问题、事物而后,再解答他们关心而我没说到的事情,达到满意后,就手向他们说明没时间再来,要让我带什么东西,就送到我家。

而后我就匆忙赶往下一家,每到一家对家长新出现闻讯问题,我就在下一家的演说词中会新加进去,十几家的送信、物过后,我突然发现不善言谈的我每到一家都会流利的滔滔不绝的诉说这同样的套话,连知根知底看着我长大的老邻居、同学的父母都感叹不止——兵团真是锻炼人,连不爱说话的“蔫土匪”都成了出口成章的演说家了。

在后来的几天,短暂的探亲假使我的操作方式都是送、收信——探、别共进行的程序中,而后又抽空回访了前几天没有取回信的同学家。转眼间就到了探亲假的结束日,想到还有在平谷郊区的姐姐没有见面,时间不允许只好空遗憾;打个电话做告别。 离京拜别父母时,父亲责怪的对我说:你是回家看我们还是替你们同学探家呀,你说这十几天真把家当旅馆了,我无言以对只好尴尬的一笑而过。保证下次探亲一定天天老老实实的在家陪父母。

 这次探亲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就是归队时临近春节,因为同学家长托带的过节物品太多,四个提包装得满满的,和我家最近门挨门的同学家长托我带的八个烟台大苹果实在没法携带,但也不好回绝让他们当场失望,只好瞒着他们留下没带,想回到兵团多买几个替代他们的爱子之心,再对同学解释了。

 第一次探亲之旅,对我一生受用不尽的最大收获是从不善言谈的“蔫土匪”变成了出口成章的“演说家”。这一次探亲之旅,性格的改变对我的后来近四十年乃至现今都受用不尽。

 


 回到顶部
总数 10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