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长篇系列 → 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共有745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9 12:42:00 [只看该作者]

                         五十五.那年好大雪——之三
自从见过来东北看望我的父亲,带回了老北京炸酱、麻酱、北京

二锅头酒和浦五房小香肠儿,回连的当晚爆撮了一顿之后,第二天又投入了抢装、抢拉被大雪捂在地里的玉米工作之中,过了两天好容易被大雪封住的去往团里的公路通车了,我连赶紧去团里拉快断顿粮油,没想到大雪过后各连都集中上团部拉粮油,油没拉回,还带来了更不好的事情,可能是上缴国家的小麦因当年的小麦减产而缩减了全部口粮为白面的供应,拉回了50%的玉米,当时本想也没什么,回想在这两年的夏初时,偶尔与旁边农村的联合生产队相挨的地头相遇,还拿馒头与他们交换用凉水拔过的玉米粒饭(仅把玉米去皮、大锅后过凉水、夏天吃即凉又香还有嚼头)。

没想到,兵团出产的玉米不是当地的老品种,再加上今年的玉米

被大雪捂在地里,是糠的;连窝头都攥不上个,只好蒸发糕。而且蒸出的发糕没有一丝的玉米香味,白面搁少了跟吃忆苦思甜的糠窝窝一样如同嚼蜡。而且这次上团里油也没拉回来更增添了伙食品质的下降。
  随着每次吃馒头被发糕的味道吃怕了的知青,偷馒头的行为有少数的个别行为逐步增加、扩大,每吃一次馒头等于是吃两顿馒头,后来连队食堂没办法,只得将每天晚上吃发糕,改为了两天六顿饭吃一回馒头。就是发糕加糖想方设法的改变做法也是无济于事,再加上没有食油,更使所有职工苦不堪言。
  艰苦的劳动,尤其农工排每天还得趟着沒膝的深雪装运捂在地里的玉米(就一台链轨拖拉机牵引的大爬犁)盐水煮菜、就着不好吃的大发糕,是我们在北大荒最难熬的唯一一段艰苦岁月。
  在这一段,我也拿出了我私藏的、父亲带给我的麻酱、香肠与大伙分享,麻酱拌白糖、每次一人半根小香肠儿,才能就着它咽下难吃的发糕。就在这段日子里(大雪过后的近两个星期)有一次,司务长问我:你这几年不是一直不吃大酱和大酱做的菜食吗,怎么那天我瞅你吃的炸酱面也吃的很香。我想了想对他说:“我在北京没到北大荒前最爱吃炸酱面,到这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次吃完都反胃、恶心,还有一个北京知青也和我一样,按说北大荒的大豆做出的大酱最有名,我觉得可能是大锅没炸透酱没炸熟的原因吧。实际做炸酱不会糊锅、粘锅越炸越香。多炸会儿没事。”听我说完,司务长觉得很有道理,说今后一定试试改进一下。后来拉来了豆油一试,果然比以前好吃,我也从此改变了我远离北大荒炸酱的毛病,改变了连队用酱做菜的、炸酱的口味。

后来连队为了改变玉米面难吃的情况,利用连队的磨豆腐的石磨,

和连里协商要来了一些大豆,磨成豆面掺杂在玉米面里,特意盘了一个大灶,做贴饼子,还集思广益的在休息时或晚饭时做一些北京煮嘎嘎(将玉米面烫熟切成一厘米大小的块像摇元宵一样放在面粉里,外面裹上面粉,煮好后捞出,浇上炸酱油)等玉米面食品(白面、玉米比例一比三),调剂伙食。随着食用油的正常供应和连队为了调剂伙食多杀了一回猪,慢慢的对玉米面也逐渐的适应了。
  说句实在的,我是一个注重生活质量、喜爱饮食之人。尤其在家兄弟姊妹排行是排在正中,是从小受累的命,但也因此跟父母学到了我家老北京传统的绝技,像现在许多家庭失传的:米粉肉、芥末墩、炸松肉和有我家独特口味的酱猪头、酱肘子、酱猪蹄都在我回京后得到了传承。就是这样的手艺,在我们班的哈尔滨知青,在那年的春节我也甘拜下风、、、、、、。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9 12:44:00 [只看该作者]

                五十六.那年好大雪——之四

那年那场大雪之后,忙碌完场院上的庄稼玉米脱谷、大豆上缴国库。豆种、玉米种丄囤之后,连队大放假,随着新年过后;春节的临近知青宿舍越见人少,在今年休过假而没探亲条件(主要是经济条件)而留在兵团过春节的更是少的可怜。连队也开不起每年组织的春节联欢会,但是过春节杀猪、宰羊(因我连回民有十多个所以特从15连调来一只羊)屠牛后,开票、卖肉、收钱、割肉、收票都由我们后勤排知青负责,这次连队可走了眼,没想到我们自己排的男知青还想自己过除夕之夜,收票、割肉的知青在人少时递出来一张30斤付过肉的猪肉票、一张5斤羊肉票和一张10斤的牛肉票,由我的一个铁杆儿朋友;当地职工已参加工作的孩子去将肉取回交给了我,牛头、牛肚、百叶我们也划拉了来,就是四个丢弃的牛蹄子、羊头、羊蹄也被有心的哈知青主厨吩咐我捡了回来。
  最倒霉的事是,哈尔滨知青主厨他竟然专门指派我一项洗牛肚、牛百叶的任务,洗牛肚还好说,就是牛百叶数九寒天在家属房中间的水井旁,在伸手结冰的季节拿两个水桶轮换的清洗一扇扇的牛百叶78遍过后觉得很干净了,冻得麻木的双手翻验一遍又发现一片没沁洗干净,又清洗几遍后检查仍然还有一片没清洗到,气得我将手踹在怀里恨不得一脚踹翻盛着牛百叶的水桶,但是想到回民战友、同学和我爱这一口的嘴馋之人,抖擞精神哆哆嗦嗦的清洗干净,检查过后再也没有落下的脏迹,匆忙戴上棉手套挑着装满水的一担牛肚、牛百叶的两只水桶,一颠一颠一路小跑的跑回了宿舍。
  到宿舍看到我们的主厨在收拾四个牛蹄子,已将牛蹄筋扒下来清洗干净,见我进门道声辛苦,仔细检查过后大声表扬我是最大的功臣,他又进一步的处理牛肚和牛百叶。
  在食堂吃完春节聚餐之后(部分宿舍的知青也品尝了一下连队的聚餐),而后八点多钟,我们的各种美食端上了搭在火炕大通铺的饭桌,满满一桌24个菜,除了实在大冬天弄不到的我连打渔点的江鱼,总计回民8个菜,满汉族大教的16个菜五颜六色分外的好看,哈尔滨大厨的手艺实在不一般,真是色香味俱全。把酒言欢,尽情畅饮,经过多年的锻炼、熟悉已经没有了年节尤其中国传统佳节万分想家的心绪。大家全沉浸在无限的欢乐中。当然还有我的一手奉献:北京红烧肉、炸四喜丸子和结合当地特色的猪肉炖粉条。鸭、鹅、牛、羊肉、在连队的大食堂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只有回民才经常吃到连队畜牧排饲养的鸡和蛋。更有牛蹄筋、羊头肉、牛肚和百叶是主厨给年夜饭添了一道彩。
  那年好大雪,在唯一一次口粮有玉米面艰难困苦的年度里在兵团过春节,是最艰苦也是最愉快渡过的一次除夕和春节。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19 12:53:00 [只看该作者]

                                    五十七. 那年好大雪——之五

自大雪过后连队放假,春节没有回家过年的我们在宿舍自己会餐之后转眼很快就进入了三月份。放假回家的知青们也陆续的返回了连队,因玉米种子也被大雪捂在了地里,在例行查囤时发现玉米种含水率过高,为了不影响来年玉米播种的发芽率,连队领导指派我们去给玉米种子做烘干工作。
  当时各连队根本没有烘干室,我们问清了连队要求的烘干后玉米含水率要求就赶忙到了那间连队特意为烘干玉米种子腾出的女生宿舍——连队最大的一间知青宿舍;对面两排大炕,可以一次烘干四五十斤玉米种子。先是实验性的烘干了一批,见完全达到了连队的播种要求,就两人一班,三班倒的干了起来。
  没干几天,一个一直暗恋我的女知青、同班的北京同学,晚上在我值班时就频繁的或拿瓜子或端水的来找我聊天、先还有一搭无一搭的天南地北的瞎聊,后逐步转移话题谈到了婚恋之事上来,回想起我的第二次探亲假她那紧随我请假;紧跟着我回京探亲,而且在探亲之时多次到我家串门和喜笑颜开的、随意的如到自家一样的样子都惹起了我的哥哥们跟我开起;会走到他们前面成家立业的玩笑来。使我提高了警惕。

说真的当时自己才22岁,那个同学也才刚刚才到21岁。而我又是一个较为传统不爱说话的老实孩子,尤其在20连这样一个好领导,当年生怕知青在这方面出事管理极严的近乎生活在封建环境下的(我曾在回忆文章中形象的描述过在连队内我们生活在封建主义——男女授受不亲、出了油罐连队大门是社会主义——有说有笑不分男女,坐上火车探亲是共产主义——吃喝不分亲如兄弟、姊妹)更是对女人、哪怕是同学也敬而远之。
  在她要明白表述爱意之时,我冷酷的对她表示:“我的大哥还没结婚、二哥还没搞对象,我们年纪还小我自己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现在也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而回绝了她。虽然当时她短暂的远离了我但是以后的几年在远离连队几次探亲假都依然追随我一起回京(打听到我请假日期也会同时申请探亲假)
  虽然我们短暂的冷冻期她不再光顾我们烘干室,但是我的几对相互爱恋的同学,以陪我聊天、玩牌的名义,三个男知青经常光顾我们在女知青宿舍的临时烘干室。我躲不开(工作责任所致)又不好说。几天之后就遭到了我连爱护知青的指导员的“烘干室快成恋爱室——资产阶级不正之风的不良场所。这几天有几个年纪不大的北京知青聚集在女生宿舍的临时烘干室,一聊就到深夜。你们才多大呀,别不知羞耻,今天我给你们留点情面,你们得注意了”的不点名批评。得亏这段时间我摆脱了那女同学的追求,所以没得到对我的追究,否则……
  那年好大雪以后的日子所发生的奇特事件到此告一段落,虽然没有之六。但是我在北大荒不同于旁人的经历还有述说不尽的故事。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0 19:38:00 [只看该作者]

             五十八.“黄皮子”的能手

我在到兵团三五年之后,亲眼见到和亲耳听到一个捉“黄皮子”——黄鼠狼能手的故事。

话说当年一个新成家的山东支边青年,是个当时农场、更方面的能手,更是机械排一个著名的康麦因收割机操作能手。而娶了一个极美和很能操持家务的小媳妇。

但是那一年的冬季,她媳妇养的几只夏天极能下蛋的母鸡一夜之间都被黄鼠狼咬死了。见此情形,面对伤心落泪的小媳妇他怒不可齿的下决心一定要消灭我们村落的全部黄鼠狼。你想他是一个各方面都是能工巧手的他一要下定决心办成一件事,绝对是那一方面的精英高手。

在请教了这方面的捕捉黄鼠狼高手之后,他就在自己的钻研之下,很快的就青出于蓝胜于蓝,捉尽了村落附近的黄鼠狼——当地人称之为黄皮子的这种动物但是在冬季他示众于屋檐下他捕捉到的黄鼠狼,引起了收黄鼠狼皮子的人的注意,以极低的价钱收走了他捕捉到的十几只黄皮子。

  后来我们连队几个以卖黄鼠狼皮挣额外收入的猎手听说后十分惋惜的对他说,你自己要是将那些你捕捉到最好季节、极好的黄鼠狼扒皮,将会得到你所卖价格三倍的收入。并进一步解释说,最好的皮毛是不能够在剥皮时,留下一丝一毫的骨头和肉存留——关键是黄皮子的爪与尾部的骨头、必须扒干净并不能损伤一点皮毛。

  听此说明后,那个山东支边青年他想反正冬季闲来无事,他捕捉黄鼠狼现今也是轻而易举之事,正好这个季节黄皮子的皮毛也是最好时期,何不挣点额余的外快呢。

所以他在消灭了全生产队周围的黄皮子之后,又扩张到了荒郊野地和附近村落旁。利用休息时间和下班后,不到一个月又捉到了十几只黄鼠狼。拿它们做实验,你想他一个心灵手巧的生产能手很快的掌握到了把黄鼠狼皮的技巧与技术。

接连几年每到冬季,这一项收入都是他很大的经济经济来源,小日子更加一年比一年宽裕。

可是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自打那次他家的鸡被黄鼠狼咬死,他下狠心要剿灭所有的黄鼠狼,而且由此增加了他家的很大一笔收入后,他强壮的体格和他的能干且身体极好、美丽的小媳妇一直没有儿女,并从第二年开始,他的头发一点点脱落,像鬼剃头一样,东一块西一块的莫名其妙的一块块消失,看遍了附近的医生,无论是8团和医院营,连绥滨县县医院和当地的土中医,都没有效果。

大家都说是……

此种缘由现今我也不知该如何分解……

<!--EndFragment-->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0 19:40:00 [只看该作者]

                           五十九.回忆王官——老指导员二三事

王官:我们8220连战士私下对我们连队指导员王守礼的“尊称”。

1996年初夏,当年兵团我连队的指导员王守礼退休后回山东省日照市探亲路过北京,由原连队的副指导员和五排长商量决定在北京北海公园五龙亭聚会欢迎指导员的到来,所有知道此消息北京知青一百人人闻讯赶来,大家欢快无比高兴异常。可以说是自北大荒回京后连队聚会人数最多的一次。
  究其根本,当年我们在北大荒.老指导员对无论是65年的北京支边青年还是6869年到兵团的北京知青都是关怀无比,可以说对我们是呕心沥血、培养教育的老垦荒人的典范。就是在兵团改制后思想混乱阶段,他调任一分场任党委副书记之前,我连(队)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混乱与不安,把知青连长、指导员扶上马,排除了可能存在的新班子的干扰,从一年前就事先调离调整了一切有关人员,所有安排的人员都没有丝毫的怨言与不快(其中包括我)究其原因多数都充分的根据本身的特点安排到了合适的位置上去了。
  所以这次聚会的规模和来聚会的人员是最齐的,连早就调离我们连的北京知青和在北京工作的当地职工子弟及后代都来参加欢迎指导员的序列。
  说句实在的,我们到兵团之初最反感老指导员晚间的开会讲话,跟老太太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但是从没见他点名批评过一个人,平时从没见他找人谈过话,可是全连人都对他尊敬有加又非常惧怕他。在我70年因矛盾激化冲昏了头脑一次拿菜刀伤人事件之后(见《借刀伤人事件——兵团回忆30》)老指导员在知晓事情平息之后,在连队大会上也是不点名的批评了我,给我留了很大的面子,从此知道他为什么晚上全连大会总那么默默叨叨的原因了。

首先是他多年的政治工作经验摸透了下乡知青城里人爱面子是真心接受再教育来的。所以对知青的错误还是绕着圈不点名的批评教育,因此他每晚的讲话才特别得长,有时他的讲话全连人都莫名其妙——但是有个人是知道在批评他呢。私下的感激;效果比点名批评要强百倍,有时跟好友讲及此事,传扬开来大家都由衷的感叹老指导员思想工作的方式高超绝顶。深得全连干部、职工的拥戴与敬佩。对指导员的磨叨也极端的注意听他的讲话了,尤其自知无意犯了错误之人更是格外注意老指导员的晚间一天的工作总结了。
  就是对不是知青的不自尊的个别人他也是在首次初犯留以情面的。当年有一些手脚不干净的职工和子女,喜欢那个年代知青身穿的的确良衣裤,(而那时北京、上海城市知青也因购买需要工业卷限购而不能给爱美的职工子女代购)有一段时间我们知青后排宿舍,洗好的的确良衣裤经常丢失,一开始还是晚间忘收取或天黑时没收取的衣裤,后来竟发展到白天晾晒洗好的衣裤不知何时也不易而飞,尤其上海的确良更是抢手货,前排知青宿舍丢失的是脸盆。上报到连领导处因为没抓到作案人连队也无可奈何。
  由于矛盾的日益激化一向安定的连队新老职工和睦的环境受到了破坏,一时间老职工养的的鸡倒了霉,一些嘴馋、丢了的确良衣裤;发泄不了怨恨的知青把手伸向了这些家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用各种手段将鸡捉后白天收拾好扔到顶棚,晚间夜深时再偷偷煮食大家分享,一时矛盾重重。
机缘凑巧,有一天一个知青探亲归来偶尔到一家老职工探视生病的同班战友,竟发现她们班丢失的六个脸盆都摆在他家的房内,还有五个一看也是知青的脸盆。她不敢惊扰那个病友当天就把她所看到的事情上报给了她的班长,经逐级上报后老指导员确认事情的真实性后,马上命令连队派车让会计到团部精选购买团商店最好的十一个脸盆回来分发到十一个丢失脸盆的知青手中,将购买脸盆的收据装到了那个病号家长的工资袋中,他的手段真的可谓高明至极;你领工资时若看到扣发的钱和十一个脸盆的收据明白人自知有错不言语连队就不追究了,你自己今后改正就行了,而连队知青传播此事后也心照不宣的也会知难而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回复到连队和谐的亲情氛围之中,对不和谐的制造者也是一个严厉的警告。由此可见一个老资格的农垦政治工作者的经验与水平

自从连队处理完女知青丢失脸盆事件之后,对偷窃知青的确良衣裤的人和知青的怨恨也起到了平息的效果,老职工的家禽丢失现象也随之消失。新老职工的的关系也恢复正常。但是新发生在偷窃脸盆职工家庭、也就是那个家庭老职工工作的女儿,她四平老家探亲时发生了几件当时不耻的事情。
  这个女孩当时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可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极有经济头脑,回四平老家探亲,竞将连队卖给职工的20斤葵花瓜子炒熟带回了家,回到老家后每天拿报纸包成半两一个的小包,到当地的电影院门前两角钱一包的去售卖。没几天就在她快要将20斤瓜子销售完时,被电影院的工作人员抓住,送到了派出所。原因一是扰乱了电影院卫生同时那时这种行为是资本主义尾巴的行为。虽然罚款10元(她撒谎说就挣了10元钱)、通报我们团和连队后释放,但是她小小的年纪(当时刚19岁)就做起了媒婆领回了一个年轻女孩,介绍到了附近农村竟跟人家收取了500元介绍费。回老家探亲一趟不但没花钱,刨去路费、买东西倒还挣了近500元。
  在她探亲回连之后,因为在吉林四平被抓事件马上被隔离审查,在团部和连队追查时又交代出了当媒婆收介绍费事件,全连上下一片哗然。对她小小19岁的年纪竟做出了这种事情感到不可思议。
凭老指导员的经验,结合上次丢脸盆事件也是出自他家,根据他的家长早年是自己报名来开发北大荒的人员和他一贯的表现和行为,觉得极不正常。在审查他女儿的同时排除了调查小组去吉林四平他的老家去做政治审查。
  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原来他是逃离家乡当地追查的好逸恶劳父母被镇压的地主分子,所以调查人员回来之后,连同他和女儿一起办起了学习班交代问题。当时我曾是监督他劳动和班学习班的组成人员,白天和他共同劳动,晚上给他讲党的政策要他交代问题。(就是我的《每当夏初来临季、正是战士靓丽时》一文白天和监督对象给地里送开水,由此也锻炼出挑水平稳健步如飞、不撒不漏的本领)。
  审查结束除了给这个老职工戴上了坏分子的帽子也给他的女儿做了严肃处理。(后来这个老职工在营部副业连工作的儿子对连队处理不满被开回连队,竟搞恶意破坏被连队扭送农场公安局判刑送进了监狱)
  由于老指导员对政治思想工作一直抓得很紧,而且经验丰富,所以我连各项工作都非常出色,人人将连队当家,给我团各连队输送了大批的优秀新老职工的连队干部骨干。尤其对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我们的王守礼老指导员更是抓得很紧,对知青的各种思想观念、各个时段的思想特征了如指掌。在来北大荒之前的知青中的男、女流氓、小偷、打架斗殴被游街批斗的表现不良分子都在八团20连这种良好的政治环境氛围下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尤其在情窦初开和后来大男大女,男女知青早恋、婚恋问题上更是抓的很紧,在74年之前我连有一种很可笑的现象——在连队内是封建主义;男女(同乡、同学也不行)授受不亲不来往、不说笑打闹。出了油罐(连队路口机务排门口的油罐)是社会主义男女可以说笑打闹互相正常交往。坐上回家探亲的客车、火车后就是共产主义、吃喝不分了……。我曾在《那年好大雪——兵团回忆26》一文曾谈到过那年冬季,为了烘干玉米种曾有我的同学与我谈恋爱拒绝她后,我们一个班的北京同学也借机在此处谈恋爱,我因此而受到指导员的不点名挖苦、批评。而因此改正、注意、禁止了此类行为。
  所以就是在兵团改制后,大男大女恋爱季节也是正常的婚恋没有特殊事件发生。就是在那年老指导员来北京时我还和老领导谈及了此事的感受,对当年老指导员的作为和批评深感敬佩,尤其谈到其他连队那段青年男女知青情窦初开的特殊时期坠胎等管理不严所出现的混乱现象,更是应该对他当年的严格管理和敏锐的眼光和思想工作抓苗头深表理解和感谢。尤其对我的几次犯错都是隐晦的不点名批评使我自尊自爱的健康成长、有所作为,一辈子享用不尽更是有着深深地感激。一谢再谢。
  今天回想起这些,我仍然是有着深深地感念,就是有了我们的王守礼老指导员这样的老农垦政治思想工作者呵护教育,才有了我们知青一代的今天。尤其那一天在巡视二九零网站时无意看到了二九零农场一分场干部述职我们当年的老指导员坐在前排审听报告的照片,更是激动万分,老了,真的老了。比96年北京北海公园知青欢迎他聚会时又老了许多。怀念你我的老领导!祝福你晚年安康幸福。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0 19:42:00 [只看该作者]

                                    六十.初夏就放飞
    1974年刚刚入冬,不知什么原因睡眠非常不好,白天不困;夜里感觉根本没睡着一样的感觉,身体也非常不舒服。
    为怕影响别人休息,每天早上天蒙蒙亮时我就起床,到宿舍西边的落叶松林带里去溜达,雪后的松林内空气新鲜,伴着松树的清香心情万分舒畅,往往每天清晨倘佯一个多小时,每当食堂早餐的钟声响起,才匆忙的赶回宿舍,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就匆忙的投入到一天的工作中去。 久而久之就会在食堂早餐钟声敲响之前就赶回宿舍,不用太匆忙;悠闲的跟上统一的作息时间。
    一天清晨,我又和往常一样到松树林去遛弯,走到松树林带深处,就远远的听见一阵好听的鸟鸣,往前一看,在不远处几棵矮小的松树枝上挂着一个用高粱秆扎制的一个双层捕鸟的拍笼,一只小鸟在笼内鸣叫着招呼天空中飞过的同伴......
    不一会儿,就见天空一群鸟儿像听到召唤的命令,抿翅垂直降落般飞速的落在旁边几棵松树上,看着拍茏上一个黄灿灿的谷穗诱饵,可能是刚刚天亮腹中饥饿,在树上飞来飞去好像是观察有没危险,因我躲在远处,树林茂密之地。所以那群鸟儿可能是感觉没危险,就像傻子一样,飞到谷穗拍笼的拍子上刚啄一下——有的还没啄到谷穗就被翻拍到第一层笼中;紧跟着又滚到第二层笼内。为什么说这种鸟像傻子一样呢,群鸟像没看见一样,前仆后继的相继被滚进拍笼,一只不剩的一会儿工夫就全部就擒。十几只鸟在笼内扑腾,那两层拍笼像禁不住,要散架样的来回摇荡。
    我走近一看,原来这群鸟我在北京见过、玩过的一种叫小朱点的鸟,在老电影《红旗谱》中也提过的串裆红,这种鸟雌的仅头顶一块红迹,其余部分几乎跟麻雀一样,只有雄鸟胸脯也有一片红毛,最好的品种是那片红毛颜色更红,串到两爪根部,俗称串裆红就因如此。
    我正在好奇观看时,不远处跑来一个十六七岁的职工子弟,原来是我经常一起工作;赶马车的老职工、车把式老鹤的儿子。他见我在看拍笼,礼貌的叫了我一声大哥,说你也喜欢玩鸟吗?见我答应,摘下拍笼说:这苏雀(音“巧”)特傻,只不过叫的很好听,给你一只胸脯特红的玩玩。说着就要给我从笼子的下面小门往外掏。
    见状我赶紧阻拦,对他说:我虽喜欢但是我没笼子啊,没地搁也没法养......见我说到此处,赶忙说那等哪天,我给你扎一个鸟笼再给你,我说声谢谢,他还说这有什么;喜欢就拿着玩去呗。
    没过几天的一天早上,小鹤在一个星期天我清晨遛弯时,就提着一个精致的单层小拍笼和一只极好的红到鸟脚根部的苏雀(北京叫小朱点)送给了我。
    而我后来也在清晨遛弯时,一边呼吸着清新的带有松脂味的空气,一并倾听者好听的鸟鸣声游玩在松树林带中。后来春去夏至,有几天没见到小鹤的拍笼和他的身影,一次偶然见到他,问起缘由,才知道夏天这种鸟不好养活,基本上一入夏,除了留一只品种好,叫的好听的苏雀,放在阴凉处好生喂养;伺候,其它全都放飞。听他说的很有道理,农忙季节马上就要到了,繁重的劳作,哪有时间伺候它呀。想到小鹤他已留下鸟引子(捕鸟时让鸟鸣叫引鸟的诱饵鸟),我也恋恋不舍的放飞了叫声、外形极好的爱鸟。
    以后,年年入冬捕鸟,初夏放飞。虽然我自己用食堂的筷子拉条,用场院的竹跳板做了一个正规的拍笼和鸟笼,但也是,每年初夏时将傻的可爱的鸟儿放飞——让其回归自然。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6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42311 积分:239510 威望:0 精华:17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1 20:14:00 [只看该作者]

拜读大作!回忆那年那月的故事......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3 10:22:00 [只看该作者]

槐乡总版主:我之所以在那个版块发表我的个人回忆录,也是觉得我的回忆录是属于长篇系列的原因。由于我的这部个人回忆录是2011年在初登我们当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二师(现今的宝泉岭管理局)的知青网站《宝泉岭论坛》而撰写的;而且创作得欲望是在宝泉岭论坛《知青足迹》版块大家都在追忆当年青春岁月的历史氛围而欣然落笔。

我在2011年四月至八月,用四个月时间;几乎一天一篇的时间完成了我的《50后的幸福——北大荒篇》这部长达120篇,近20万字的处女作。说来可笑,当初撰写之时我这小69在小学五年级的升学考试时,作文差点不及格。还是在宝泉岭论坛老坛友的鼓励、支持(赞许)和指导下才逐渐的学习了写作。后来在写作水品得到提高,又回过头来花同样四个月时间自己校对、整理后才算完成了我的这部回忆在开拓了北大荒的老军垦们的关爱、呵护、教育下成长的历史(我们8团54个农业连队没有像兵团成立之初,受到极左思潮的影响——基层农业连队的领导权牢牢地掌控在开拓、建立二九0农场的老军垦的手中)。当然在这部回忆录的后半部分也无情的鞭笞了不懂农业瞎指挥的现役军人、尤其1975年兵团专门对我们团这个兵团成立7年之久;5个营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领导权依然牢牢掌控在开拓了北大荒的老军垦手中——而发动的打掉兵团最后一个老农场土围子的愤怒。

可以说我的这不个人回忆录,完全不同于所有兵团作家和撰写回忆录的战友们——前半部分是一部温馨的回忆在开拓了北大荒的老军垦干部战士关爱、呵护、教育下成长的特殊历史。它的特殊性就是在于在连队六年多的工作和生活,都是老老实实的接受“老军垦”再教育成长的历史。从兵团成立之日起直到1976年初兵团在我团发动的打掉兵团最后一个土围子战役结束之前的七年之久——连队的连长、副连长(两名),指导员、副指导员(两名中的一名);六个排的排长和基建、机务排的副排长全部都由老军垦担任。我们连队只有一名副指导员和两个农工排、场院排、后勤排是因为方便对兵团女战士的管理由女知青担任。所以说我的回忆录的特殊性就在于:六年多的连队生活和我们团54个农业基层连队的战士经历一样——老老实实的接受“老军垦们”的在教育环境下成长,根本没有任何“呲毛”的可能;当然我的个人回忆录里撰写的个人经历,也是和我们8团基层农业连队的所有兵团战士一样是在老农垦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关爱、呵护、教育下成长的历史。

完全没有所有的兵团作家一样是6.18批示后来到北大荒雀占凤巢的兵团现役军人在兵团成立之初就被他们提拔为基层连队的领导——像他们的主子一样以北大荒的主人面目来炫耀当年的“光荣历史”。他们完全忘记了是开拓了北大荒;建成了北大仓这国家的重要粮食基地的老一代垦荒英雄们接纳了因文革而积压、被利用完而抛弃到黑土地的红卫兵。完全不明白当年到底是谁养活了谁这个极其简单的道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6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3 10:28:00 [只看该作者]

                                  六十一.一副奇异的蚊子松树图
    初到北大荒当年还是早出操、晚汇报兵团军队式生活,晚饭不久听到哨音就会到连队大食堂开会,一次到晚了只有挤靠在一进门食堂宿舍门前听连长、指导员总结一天的工作。  
    那次正值冬季,偶一回头,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宿舍门的玻璃上糊的报纸上不知是谁画的一株松树,极是好看心中还直纳闷,怎么画在报纸上了。后来白天到食堂吃饭每次路过时不免还瞄上一两眼,也没仔细观看。一是因为那间屋白天是司务长办公地,晚上是食堂女知青的宿舍所以也不敢仔细观看,怕被认为是偷窥女生宿舍当成流氓。
    过了好几个月,有一次休息日时我们班派我去食堂帮忙售粮油,下午买粮油的老职工人少时,闲来无事才敢仔细欣赏那副松树画作。不看不知道一看下一跳。哪是什么画作原来是几年钻进糊报纸内的蚊子尸体堆积而成的佳绩。那钻进最下方右角处恰逢较严只有不到两公分的空隙自然形成树干,压得紧密真有层麟之感,漫布上面的有如茂密的松叶,尤其浮在上面的蚊子尸体真的很想五针松刺。不禁赫然,赶紧叫出司务长,他一见也是非常惊奇,只不过夸奖我说,还是亏你视力不好,才发现这个杰作。而后趁白天赶紧毁掉这幅佳作,将几年没有换掉的窗上报纸撕掉后,擦干净里面的玻璃换上了两张新报纸。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护林人
  7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108 积分:69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11/5 8:5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6/23 10:39:00 [只看该作者]

                    六十二.“阴亲”

在国家第一年推荐优秀的知青回京当教师的那一年冬天,我连队的副指导员北京知青石学玲理所当然的是第一人选。而她的十八连同学也是同样优秀、同为女性、同样职务、同是北京女知青也同样幸运的名列推荐上回京的名单之中。
  在连队准备开欢送会的前两天恰逢是一个休息日,欢天喜地的石副指导员,约她同时被推荐上大学的北京同学到团部聚会。
  那时连队的交通工具只有胶轮拖拉机和马车,而且不会空跑。个人行为的出行连队是不会派车的,就是知青探亲也享受不到派车相送的待遇;像副指导员的这种行为也是如此。所以她早早的天刚亮就起身出发,到邻近的十八连同学一起结伴到十几里地之外的交通路口拦顺路车前往团部。
  真的很巧她们二人很快搭乘上一辆师部糖厂到一营拉甜菜的空车,但是此车驾驶楼后面没有手扶的栏杆,久坐这种卡车的她们,手扶驾驶蓬喜笑颜开的聊着即将聚会的好事。刚聊几句,师里拉甜菜的卡车司机,因为不识路且又因为北大荒的大烟泡将雪填满了沟沟坎坎连路边的排水沟也填的根本看不出来,所以分不出路和沟,只有靠路两边的电线、电话线杆来辨别公路。
  当时她们乘坐的这辆卡车也就是行走了三四里地,她们刚上车没几分钟,就到了我们二营十五连场院的一处近90度的急转弯处,等第一次来我们团的司机发现时已经没法减速,仗着多年的驾驶经验急打轮,差点翻车、车轮一侧已经滑出公路、也就仗着路边的积雪已经冻成硬壳才躲过一劫。
  但是车上的两位搭乘人在无处抓挠的车厢里,就如出膛的炮弹飞速的横向飞出六七米远,一个扎到了路边僵硬的雪沟,头部将雪撞出了一个大洞但是保全了性命,但是颈椎、脊椎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昏迷不醒了许多日子。落得了终生瘫痪。但是我连的副指导员却是硬碰硬的头触地将脖子戳没;头部撞得惨不忍睹当即死亡。
  那个卡车司机在惊险之中和惊险过后根本没有时间想及这两个搭乘之人而继续开行,还是在十五连烘干楼工作的知青发现了此事;急忙上报连部,派车将两人送到团部同时将此事汇报给了营、团机关。
  中午连队才得到了出事的消息和送回连队的石副指导员惨不忍睹的尸体。本想通知她的家人,但是问遍她的北京知青同学,都不知她的任何家人消息。电话联系团部军务股,才得知因为她的家庭出身是黑五类,文化大革命她很早就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划清了界限。所以档案中没有任何她家人的联系信息。
  没办法,只好将她就地掩埋,因为她是私自外出、个人行为。也没有享受烈士称号,追悼会也没开就派我们班挑选出的五个人;到她搭车的路口——我营的掩埋死人的路边小山包(16、1718连丁字形交接处)刨坑掩埋。
  此时正是新年即将来临之际,摊上这种任务我们五人确实是感到晦气,而其中一人因为去年春节私自逃跑回哈尔滨过年,(当时兵团刚刚开始有探亲假,连队安排不过来,再有人回哈、父母想念的情景下,思家心切的哈尔滨知青基本都结伴逃跑回家过年)而被死去的石副指导员追到哈尔滨被他的父母辱骂:你不认父母,也不让我们与儿子春节团圆……,当他回到连队时因此而被从机务排“开”到我们农工班。
  因此此知青对她的怨恨可想而知,提出给石副指导员与夏天刚因心肌梗死而死的一个投靠哥哥的山东支边青年结“阴亲”。而我连派来执行此次任务选方位“指导”——我连有名的“阴阳先生”也得到了他的极力支持,认为两人都是未婚人,到阴间也好结伴了却孤单之苦。带队的班长“臭鱼头”北京知青也反感她到兵团后极左的作为。剩下我们三人执行任务、听命的战士也是不关我事的跟着由着他们而干活工作。
  在“阴阳先生”一阵“头朝北、脚向南、回家转、结阴亲、不孤单……”的叨念声中。我们挥动铁锹、铁镐时,清完积雪才发现此次任务是那么的艰难,因为这个地方是北大荒的大风吹来的沙土逐渐堆积生成的小山包,多为沙土夹杂各种灌木,铁锹蹬挖、剁铲不动,一铁镐下去地上只有一个镐印。气得我们直怨恨死了也跟大家为难,偏在这个季节死等等怨言。
  还是那位“阴阳先生”有经验,让我们停手,他仔细的寻找夏天掩埋那位山东支边青年的坟坑边缘还念叨着,老天都安排他们结亲的姻缘。这个季节、这种地方,只有从那个坑边下手才能挖成她的坟坑。
经他指点找寻到那位支青的坑沿后,顺此先请出一道深沟,再顺着此沟往旁边扩展,虽然也很艰难,但是也解决了无法刨挖,完成任务的情况。我们五人整整工作了三个小时,等到连队见我们十二点了还没归来,数九寒天的季节因为没有准备只好让拖拉机紧急送来了炸黄豆、炸馒头和两瓶北大荒酒时,我们才完成了任务的一半。

  在寒风刺骨的无遮无挡的坟地,根本、也不愿在此就餐,而送饭的的拖拉机只是来了一个车头没有拖斗,把这三样东西送到后就转身回连了。我们无可奈何的找寻一处坟地对面一处积雪较浅的路边深沟背风处,在“阴阳先生”好心提醒跳跃火堆过火去晦气的行动后,吃着炸馒头片,喝酒就炸黄豆填腹暖身暂短休息后,满怀怨气的挖刨近一米深刚刚没过棺材就将副指导员的棺木下土入葬,只不过同为北京知青的班长制止了大土块扔砸毁坏棺木的同情同乡的情怀,先以碎土后来才覆上冻土块填埋,培出坟头、插上标志完成所有的一切之后,带领三名北京知青哈知青和阴阳先生行了三致礼之后,再次将所带之工具、器械和送饭用具等等所有的一切。连同我们所有参加此次行动的六人都过火去晦气,拖着劳累的身躯,肩扛、身背工具和送饭的包裹步行十几里地返回连队。
  这就是兵团农工排,无所不达、无所不得不必须执行的上级安排的各种特殊使命——因为你是一个兵——虽然是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但总归沾上了一个兵字——就得令行禁止、不能自己。
  这次任务时的行为只能在小范围内,外人不知的情况下,小小的发泄个人的情怨而已。

后记评论: 那次任务真的很是受罪,北大荒的荒友们都知道,三九即将来临之际在北大荒的大风吹来的沙土堆积的小山包上,冒着严寒、顶着刺骨、打透棉衣裤的大风,在无遮无挡的、不能带棉手套、在只能两人作业的窄小地方;五人分三班轮流一点点抠哧坟坑真的是艰难至极。都争抢镐头作业不是有多积极,而是在那小山包且是风口高处无处躲避那刺骨的寒风。

咒骂老天、发泄愤怒以至埋怨死者死的不是时候我想也是情有可原的,尤其仍然因她“开到”我班至今仍然没有回归机务排、而又参加此次任务的那位哈知青的情怨更是可以理解的,所以结“阴亲”的这一出闹剧是必然的、无人阻止的;也算是恩怨了结吧。

一死一残的结局,可能是命运所以。本来是多么好的喜事、美事啊。几年的艰辛努力、出色而且是可教育好的子女而获得此等佳绩,但是这种结局真的是悲惨、令人辛酸的。没有聚会的相邀,就没有此事的发生,两天后全连的热情欢送将是多么的光彩。到最后却连烈士都没落上,那位同伴落了个终身残疾全身瘫痪,还不是工伤。我想她的命运比她还要悲惨,但是没有死后被结阴亲的结局。

回忆历史,这起事件的发生第一缘由当年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当然也是那个年代人性扭曲的造成的恶果。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总数 100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