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劲草山丹 → [原创]东北家乡行3-4


  共有133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东北家乡行3-4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山丹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410 积分:399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21 12:52:00
[原创]东北家乡行3-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4/19 0:40:00 [只看该作者]

(三)母亲的城市——阿城

在返回哈尔滨的路上,正好经过母亲出生、上学的地方,——阿城,这是我们要到达的第二个目的地。

阿城距哈尔滨23公里,面积2445平方公里,是一座有着丰厚文化积淀的历史名城,阿城因阿什河流域而得名,先秦时期,是肃慎人居住活动的地带。唐朝中期,契丹人兴起,黑龙江各部被辽征服,动乱中各族分化,公元115年女真人首领完颜阿骨打在这里建立了大金帝国,四代称帝,是金源文化的发祥地,金上京博物馆记载了阿城这段重要历史,我们在阿城老人的指点下,去那里参观。阿城的标志铜座龙,集龙头、麒麟背、犬身、狮尾为一身,是金源文化的代表作之一。这里居住着满、汉、回、三大民族百姓,属龙江富庶之乡,东北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现在是鹿茸角)闻名遐迩。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阿城成为哈尔滨的一个区,相当于陕西的临潼,北京的顺义、昌平、大兴。

汽车驶进阿城,儿子带我们转了几圈,看看阿城的市容市貌,我们下车与广场边晒太阳的老人攀谈,打问母亲当年的学校——国高在什么方位?老人们说,城市建设都翻几个个儿了,旧的地方不好找了。这是实话,到处可见建设中的工地,新盖的楼都在三十层以上,城市大了人多了,楼越盖越高。人生百年,沧海桑田,一个距大城市不远的小城市,影响变化发展的速度更加快些。

其实母亲给我们诉说有关家乡的事情极少,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母亲的乡音、相册和过去的一些老物件上。记得小时候,母亲有几本老相册,其中几本是家庭照,姥姥过世早,还是在相册里见过她的容貌,母亲是姥爷姥姥的老生子,视为掌上明珠,也是家里最享福最受宠的,长得又好,据说是当时阿城城里有名的四大美人之一。母亲和现在的女孩子一样,喜欢电影明星,她有一本三十年代电影明星照,我小时候经常翻出来看,母亲的老照片和明星照片相比,毫不逊色,难怪每次母亲住院,都有人夸赞她的美丽,特别是那双已经苍老,但依旧栩栩有神的大眼睛。养女多像父,遗憾的是我和妹妹都没能遗传母亲这双眼睛。五十年代,在母亲的柜子里,有一些她保存的旧社会的东西,绫罗绸缎中的綾子,现在已不多见。五十年代,女孩兴扎辫子,母亲就用绫子条给我扎头花,颜色鲜亮花形蓬松,很好看;还有小饰物耳环、胸针、戒指等,似乎不是什么真品,塑料的、玻璃的,我别在毛衣上,引得周围的女孩子羡慕;有一个小铁盒转动旋钮可以锁住,挺神秘的;手提小包,变色的丝线,都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那时,我误以为母亲家很阔绰,父亲家很穷,因为没有见过父亲家任何东西,其实是一种幼稚。文革初期破四旧,我们吓坏了,我只有十三四岁,弟弟十一二岁,妹妹八九岁。我们在家里支起几块砖头,把那些明星的照片都撕碎烧掉。把旧社会的东西,扔进了离家不远的人定湖,怕这些“四旧”招来麻烦。后来,我们才知道,母亲家的成份定为城市贫民,姥爷家做小买卖,相当于今天做小商品生意的,那些看起来花里胡哨的东西,其实并不值钱。说起来值钱的,还是土地,父亲家的成份高,就是因为有土地,定成地主成份,文革中被整惨了。

母亲在国高上学,毕业后留校任教,随后升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与父亲在牡丹江结婚生下我不久,随父亲调动,到山城重庆的兵工厂工作,生下弟弟。两年后调北京,在兵器部第五设计院做行政工作。她的履历简单,应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老话,结婚后,命运便随父亲的命运跌宕起伏,动荡坎坷。她自离开阿城,只带出生不久的妹妹回过一次老家,再也没有回去过。其实她还有不少亲戚在黑龙江各处,但时过境迁久无往来,大多疏淡了,只有二姨的儿子在黑龙江省政府工作,来北京开会时看看老姨,传递亲戚们的信息。

我们来此,也只能是看看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城市,把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串连起来,告诉后人,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先人曾经生活、流动的轨迹。

 

(四)“东方小巴黎”哈尔滨

到哈尔滨,我们也把这座号称“东方小巴黎”“东方莫斯科”的东北最大的中心城市,观光浏览了一番。这是一座具有异国情调的美丽城市,欧式建筑遍布市区;少数民族文化异彩纷呈;历史源远流长,是一座从来没有过城墙的开放城市;1946428日,中国获得解放的第一个大城市,为解放东北、解放全中国,做出了重要贡献;1950227日,被毛泽东公开称赞为“共和国的长子”。这座城市地处东北亚中心位置(东北亚地区指俄罗斯的东部、中国东北、华北、日本、朝鲜、蒙古),被誉为欧亚大陆桥的明珠,是第一条欧亚大陆桥和空中走廊的重要枢纽。松花江、牡丹江两大水系,由于地形、气候植被等自然因素影响,以黑土地为主,一行到此,我可以说,我是出生在黑土地上的女儿,松花江、牡丹江水是哺育我的生命之水。

1978年我开会来哈尔滨时,正怀着三个月的儿子。我开玩笑说:“儿子,这可是你第二次来哈尔滨了,上次我已带你去过太阳岛了,这次行程紧,就不去了,咱们隔江观望,以后你再找机会来吧,”儿子说:“行,听你的,这次主要是带你看老家,看姥姥、姥爷生活过的地方,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呢。”这正是,龙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比一浪有希望,看到儿子既懂事又朝气蓬勃的样子,我打心眼里高兴和欣慰。

对自己的城市,母亲的城市有了进一步的感知认识。还买了极具异域风情的特产:哈尔滨红肠、大列巴、(面包类)沙一克(啤酒花发酵制成的大面包)、俄罗斯套娃等,回去送给亲朋好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