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劲草山丹 → [原创]东北家乡行6-7


  共有183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东北家乡行6-7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山丹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410 积分:399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21 12:52:00
[原创]东北家乡行6-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4/19 0:51:00 [只看该作者]

(六)父亲的家乡红石村

927日,乘丹东到宽甸的公交车,我们出向父亲的老家——虎山镇红石村驶去。

现在的红石村,隶属宽甸县虎山镇,红石村已经是虎山镇的乡镇政府所在地。已由村庄变乡镇了。父亲对老家从丹东划归宽甸县一直不认可,从地图上看,红石村的确距离丹东比较近,约五十多里,原来划归安东,即丹东,父亲上学就在丹东市,他童年的记忆、青年的经历,都与丹东关联。青年时代,他曾参与反满抗日活动,对宽甸满洲自治县有一种心理上的抵触。后来划归宽甸县,他总不习惯,不认可。从版图上看,宽甸是辽宁的一个大县,为什么这么划,无从考证,也没什么必要考证,我的祖先既不是什么要人,也不是什么名人,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试看史前史后人的流动是何等频繁。父亲告诉我们,他的曾祖父从山西来到辽宁丹东;他参加革命,到过南京、浙江、山西、陕西。后来工作,到过牡丹江、重庆、北京。文革中被贬,到过江西、河南,又辗转回到北京。可以说,每一次流动,都有特定的历史背景,每一段历史都承载着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串起来,就是历史的沿革和发展。已经填写那么多年丹东了,就是丹东吧,我也这么认可。

汽车离开了城市,进入了山区,我们深切体会到多山多水的地貌和景色,通往山村的路两旁都是茂密的树林和庄稼地,还有支支叉叉的河流小溪。老伴是农村长大的,一进山看见各种树木就显得异常兴奋,他不停地给我们介绍,左手一指:“看,栗子树,”右手一指:“看,山楂树”,橡树、苹果树、梨树、榛子树……真像歌中唱得:“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屯子不咋大呀,有山有水有树林……”自然之美,不用雕琢,浑然天成,这就是我父亲的家乡。我一直搞不懂我的祖先为什么大老远的,从山西跑到这么遥远的山沟子里落了户,有山有水有树林的地方就有人生存,首先能生存是先决条件,山水之美也是原因之一吧。

结合父亲写的简单家史,和我看到真实的老家,我想重要的一个人物是我父亲的祖父姚凤鸣,他就像现在许多南方人到各地谋生一样,到了东北以后,靠勤奋和努力,事业有成,在辽宁落脚谋生。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土地对农民出身的人来说有一种巨大的吸引力,有了钱就买房子置地,把无形资产变为有形资产。也正是因为他,后来的子孙命运被改变。记得奶奶也跟我唠叨过一些家长里短,我爷爷和二伯父死得早,大伯父自然就继承了祖业,其实这些祖业就是五间院房和置下的百亩山地,土改定成份时,他掌管着农村的家业,地主的帽子自然扣到了他的头上,文革中惨遭批斗被整死了,这是因福得祸。所以说,财富有时是福有时就是祸。历史总是在变革进行中轮回,我们现在的一些因各种契机暴富的人,不是又再置地买房子吗,再过一些年,又会怎样呢?不知可否。

对于父亲来说,当年则有了另一种不同的命运,家里的地雇人耕种,他不用参加劳动,他是老小,又聪颖好学,一直被供着念书,是学校的尖子生,上了大学,后因时代背景,参加革命脱离农村进入城市。于是他的后代也就成了城里人,他们兄弟间同一个家庭不同的命运,说明什么?“人的命天注定,个人自有个人的命”“ 命运里有八尺,莫求一丈”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当然,与自己的生存环境、历史发展的进程、时代的背景、个人的奋斗努力、遇到的贵人朋友,都有一定的关系    

时事造人,想来历史也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文革中,他的大女儿,也就是我,又被历史的潮流卷到农村,差点成了地道的农民,回归土地。当我又回到城里,思前想后,琢磨这些往事,特别姊妹对我的一些误解,我想如果历史的、客观的看待一些问题,就会释然很多,可是他们没有同样的经历,我期望有同样的想法,是不可能的。我这次家乡游,不是为游山玩水赏风景,更多的是走这一趟,缕清自己的许多思绪,我这一生不算成功,也不能算失败,经历了许多以后,不管是苦、是难,是好、是坏,是真、是假,是对、是错,是被理解、是被歪曲,过眼云烟,流水落花,都是我命中注定的,也都是我的人生的一笔财富。

“岂能尽随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善待他人,也要善待自己。年轻时,我很少为自己考虑,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总是超负荷地做事,总是把别人的事、别人的感受放在前边,一心为他人着想,所有的问题都自己扛着,我心甘情愿,自恃高尚,总认为善有善报,心无所愧。但是,当事与愿违,自己的观念与现实发生了根本冲突,身心受到不小的伤害,也难免心中郁闷,生成了解不开的疙瘩。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开始报复,腰疾、脑膜瘤,多处不适。儿子带我散心,是想让我放松一下,改变一些思路,过好后半生,也是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儿子常说:“妈妈,你这一生很不容易,他人怎么想怎么说怎么做,你都没有办法扭转,我只希望你调整好自己,过得快乐。”儿子的良苦用心我领了,我改变不了别人,只能改变自己。人生自古谁无错,留取丹心自无悔。此行,我平添了不少快乐,我一定调整好自己,过好后半生,让孩子放心,想想,还能有几个十年呢?

眼看着家乡秀山秀水,世外桃源般的景色,难怪先人选择了这里,遗憾的是,这里早已没有了亲戚友人,连先人的坟冢也不知在何地何方。如果真的还有亲戚朋友,脱离纷繁复杂的闹市,回家乡来住住,也是很温馨惬意的。我们看到,今年七八月间的洪水、泥石流也危害到这里,留下了不少水毁的痕迹,乡政府正在组织修建的新房,安置遭灾庄户。这里毕竟是山沟,比起平原农村的发展速度,还是显得落后、缓慢。我们在村子周边的地方转了半天,满山的栗子树结果了,老公去摘了一个,像个刺猬,果实包在里边,可能是为了防山里的野兽侵害,自然长成的护身服吧。我想起七十年代,在中国风靡的电影《卖花姑娘》,里面有个镜头,就是她的妹妹被掉下来的毛栗子炸瞎了双眼,难怪叫它毛栗子,真得挺厉害。还有山楂树,嘀里嘟噜,挂满红果,正值张艺谋新拍的《山楂树之恋》在全国放映,借机,但愿家乡的山楂和其它山货也能卖个好价钱吧,让这里的百姓快富起来。村前有条小河,水哗哗地流淌,儿子在河边捡了一块石头说:“妈妈,拿回去做个纪念吧。”孩子的话让我心里暖暖的。在这个没有亲人的家乡,拿块石头也是个念想吧。

奶奶和父亲总提起村前有个石砬子,这个“砬”字非常生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到了丹东,我才发现,这个字用得特别多,红石砬子,白石砬子,黑石砬子,关门砬子……我特意查了字典,果然有这个字,意思是“山上耸立的大岩石”。我们注意看了,村口果然有块大岩石,按此推理我的家乡应该是山多、水多、树多、石砬子多了,我们给“石砬子”照了特写。

除了这四多,我觉得还有一多,就是外地人落户的多。儿子查地图说离著名的虎山长城很近,我们决定去一趟,吃过午饭,他联系了镇上的一个私家车送我们,距离虎山长城近,变成了这里的乡民挣钱的一条路子,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性格豪爽,一路谈笑风生,她告诉我们,她的老家是山东的,也是祖上闯关东,来这儿落户的,还说,这里大部分都是外来户,是图这里的山清水秀吧。我想,山清水秀,风景优美是其一;有山有水宜人养畜是其二;最重要的是对丹东介绍中有这样一句话:“清政府于一八七六年设安东县以前边陲地区属于自然开发的地方。” 我联想到,当年这里是边远地区,没人管理,纯粹的自然经济,自由开发,没有赋税,生活成本低,大批闯关东的外乡人互相引进,安家落户,逐渐繁衍生息扩大发展,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沿路,我们看见了父亲提到的瑷河,这是父亲家乡的河,红石村前的小河水就流进瑷河,瑷河又汇入鸭绿江,鸭绿江最后在丹东的东港汇入黄海。这一行,我基本缕清了家乡的河流走向和一些疑惑的事情,可以把它们与去年去的山西老家串联起来了,这是最大的收获。

 

(七)虎山长城

顺着瑷河走不远,就到了虎山长城。这里是中国明长城的东端起点,南临界河鸭绿江,隔江就是朝鲜的古城义州和于赤岛,难怪奶奶和父亲总说家乡对面就是朝鲜,原来是从这里说起的,比丹东更近了,近水邻邦,相似的地方会更多些,比如说父亲的身材,就比较有特点,腿短身子长,还爱吃大米和水产品,与在江边长大有很大关系,还有与朝鲜人相似的脸庞和眉眼。一方水土一方人,一点不假,我们的长相里,就具有父亲的这些特点。

我们看见虎山长城正在扩大修建,是将来丹东的一个重要景点,据介绍,罗哲文等一批长城专家、学者实地考察,这一发现,将中国万里长城延长了1000多公里。长城以虎山长城为起点,经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山西、陕西、宁夏,最后抵甘肃嘉峪关。我因腰疾没有上去,到下面的一个小卖部,躺在老板家的火炕上,和老乡唠嗑去了。儿子和老公说,:“不到长城非好汉”,他们一口气爬了上去,登高望远,环视了我们刚刚离开的红石镇,整个丹东市和对面的朝鲜,感叹地说:“你的家乡真是山川秀美,江河碧透呀,好地方!好地方!”

与我的家乡有关的城市、乡村游到这这里,圆满划上了句号。黑、吉、辽三省,与我的家人都有血脉联系,黑龙江的哈尔滨阿城是母亲的家乡,辽宁丹东红石村是父亲的家乡,还有吉林是我妹夫的家乡。牡丹江、松花江、鸭绿江,是孕育父辈生长的母亲江河,我们和这里有渊源。虽然,我们早已离开故土,乡音已变,但是,依旧心存怀念,不管我的后代,今后在什么地方发展,这段历史,不应该忘怀,这里有我们的根,不管走得多远,也是从这里伸出的枝蔓,不断辐射蔓延。

还有一个必须去的地方——重庆,是父母从牡丹江调工作的第二个地方,也是的弟弟出生的地方,后来的事情,我都亲身经历了,有了清晰记忆,待有时间续起来。这种与自己相关的地方寻根,顺带旅游的方式,感受和意义非同凡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