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借东风》,念慈父


  共有916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借东风》,念慈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3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6 9:08: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7/6/26 9:04:00的发言:

是啊!

直到如今这方法我还经常向年轻的朋友们推荐呢。


龙爷关注心理治疗!关爱年轻朋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675 积分:9026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6 9:19: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金色童年在2017/6/26 9:08:00的发言:

谢谢金童表扬!

保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3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6 10:10:00 [只看该作者]

您天天为网友服务太辛苦了!

向您致敬!保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675 积分:9026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7 10:04: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3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7 10:26:00 [只看该作者]

鞠躬!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3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7 15:02:00 [只看该作者]

“爸爸……”,我的泪水哗哗流

                                 金色童年

     爸爸离开我们已二十一年了。只要一提起爸爸,就想着爸爸,我的泪水便哗哗地流。

     爸爸生于名门望族,排行老六。抗战期间,服从需要,古老建筑夷为平地。爸爸十四岁就背井离乡,在药店当学徒。爸爸长得很帅。妈妈爸爸相爱了。他们冲破束缚,离家出走。为了生存,在时任民国政府某地区长姑父手下做了几天小生意。当外公外婆接纳他们后,怕人告发,只好选择逃亡。那几年,爸爸妈妈吃尽了种种苦头,也结下了生死爱情。在我出生前,外公病逝了,爸爸为了外婆的南货店,担起责任,又不知吃了多少苦。这里的一些往事,也是最近79岁的堂兄才告诉我的。

    为那点破事,解放后的历次运动,爸爸都要受到审查。我记得给爸爸送过几次饭。爸爸见了我,总叫我带信叫妈妈和家人放心。文革期间的学习班,似恐怖的白色集中营,阴深深的,爸爸在里头,我们见不到……

    我们一家五口人,兄妹三个。原先妈妈在缝纫店里,后来生病就当了家庭妇女。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爸爸26块半的工资维持着。

    爸爸是位老药工,药店里的活儿,样样通,单位里没有人比得过他。从小时候记事起到17岁下放,除了吃饭上学,我全在药店,全跟在爸爸后头。爸爸干什么,我也干什么。爸爸知道我爱药,他注意将药店的技能和知识传授给我。到下放前,药店里的活儿,我已会干了。在这期间,爸爸照料着我,关心着我,培养着我,他为我倾注了他全部的爱。

    下放运动开始了。那时,我的家太穷了,房子租的,只有八个平方。除了爸妈结婚的一只已破的皮箱子外,就是几个纸箱子。只搁了一张铺,妈妈、妹妹、弟弟睡,铺板还是借的。烧饭拉风箱生小炉烧白煤。那时,妈妈生病,妹妹弟弟上学,爸爸工资还是二十多元。政府说,十七年没得安排。为了能减轻家庭负担,我不顾爸爸妈妈的强烈反对,还是走向了农村。临行前,爸爸的眼睛红红的,不说什么。妈妈在岸边嚎啕大哭。我那时没感到什么。现在敲起的这段文字,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视线,我不停地抽泣着。

    从此,一家人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家人把凡是计划供应的紧俏物资省给我。我一到家,还在梦乡时,爸爸已把烫烫的烧饼送到我的铺前了。我只有到了家,妹妹弟弟和爸爸妈妈才能吃到久违的肉。回乡下的时候,爸爸不时送我一程,那半路告别的场景,只要一掠过心头,泪水就下来了。

    逢年过节,我没回家,爸爸总要骑着借来的自行车送些妈妈准备好的东西给我吃。记得一次,爸爸带来了一些菜,买来了酒,请队长顺便饭。晚上,我们父子俩又睡在木板铺上,盖着回纺布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爸爸起来了,我也爬起来。皎洁的月光洒在门前的小河上。我们没有钟,更没有表,不知具体的时间。爸爸说:“桐小,我走了……”我说:“过一会儿再走。”“不了,我早点儿还人家的车子。这儿还有十来支香烟,给你……你睡吧,明天还要上工……”送了一会儿,爸爸不肯我再送了。我迷迷糊糊地上了铺,过了好长时间天才亮了。我想,爸爸大概凌晨两点多钟走的吧。事后,我才知道,去县城的路上有一大块荒草地。穿过草地时,爸爸迷路了,在荒坟场里转悠了好长时间没得出来。想了好多办法,都没用。一直看到远处人家的灯亮了,从远处传来了咳嗽声,爸爸才走出了那片可怕的荒坟场。哪里知道,半路上车子坏了,扛着自行车走了十来里路,才到了县城。等修好了车子,再往家踏。到家已靠近十点了

     在乡下,我萌发了学医的念头。爸爸连忙找来不少医书药书。我抓紧空闲时间刻苦地学习。我每次回家,总要到药店去看爸爸配药,我看着药方,摸着药草,问问爸爸,爸爸不时地给我讲解。凡是好的药方,爸爸总留心收藏着留给我。一次,端午节的中午,我见到一条有毒的地别蛇嘴里吞着一只蟾蜍。这难得的宝贝,我收了过来。经过我的加工烘干后,爸爸帮我整成粉末。用这药,我治好了不少人的病痛。

    后来,我们一起下放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时,我和队里的一些人关系比较紧张。不幸,我又得了败血症。队里的人白天都不敢来看我,生怕队长报复。我的病情实在太严重了,队里不得不通知我父亲。爸爸中午接到电话便穿着草鞋、披着雨衣、打着布伞、踏着泥泞,一步一滑地往乡下赶。在雨中走了五个多小时,终于来到我的铺前。我们父子俩都流泪了。第二天早上,爸爸请人用小船把我送到去县城的码头。爸爸搀着我上了轮船,到了县城再转车回家。到了家爸爸骑着我四处求医,好在命大,还没死掉。爸爸是个老实人,不会求人。这次,看到我在乡下实在蹲不下去了,就请人帮忙让我到一个乡的卫生院做药工。这个时候,大队带信让我当赤脚医生。爸爸任我选择,我还是当了赤脚医生。爸爸全力支持我。有些比较紧俏的药,他都帮我留一点儿。有一次还专程到总公司请人弄了些麝香。

     1975年9月,我被推荐上师范了。爸爸买了装药酒的木箱子,请人打了一只小箱子,请人油漆好。一天,他拖着疲惫的病躯,竟然骑了七八十里把箱子送到我的手里,然后再骑回去。看着瘦弱的爸爸远离的背影,我不停地擦着眼泪。

     我爸爸太苦了,太累了,太难了……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爸爸好客,只恨自己没有。爸爸喜欢喝酒,困难时期,买酒精兑酒喝。爸爸喝酒,只要我在家,总倒上一盅给我喝。一毛钱买了几十粒花生米儿下酒,每个人尝几粒,所剩就不多了。来了客人,总是不停地劝酒。爸爸默默地过着,老家来人,爸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记得我下放前的日子,老家的四叔找到我爸爸,爸爸买了三个烧饼,他狼吞虎咽下去。临走时,爸爸把身上仅有的五毛钱和二两粮票给了他。他说:“就这么一点啊!”爸爸说:“我实在没法子啊……”我只见爸爸在揉眼睛。

     爸爸毛笔字可以,当写得一手好字的外公去世后,他拿起外公的斗笔写中堂,买的人都说好,说我爸爸的字贺外公差不多。爸爸,喜欢拉二胡、吹笛子、吹箫。爸爸喜欢京剧。夏日乘凉,他会一边拉二胡,一边唱,一曲孔明《借东风》会博得大家的喝彩。下放时,爸爸送我一把萧,我在小河边学吹着简单的曲子。爸爸去世前,二胡坏了,他还是硬请人蒙上准备好的蛇皮。现在,我还挂在床上,不时地摸摸它,流流眼泪。

     爸爸十分爱妈妈,不管妈妈怎样唠叨,爸爸一点儿也不生气,也不回嘴;有时,我听了不舒服,就说妈妈几句。爸爸看着我说:“哼,桐小,不要说了,你连我的话都不听啊!”这时我便乖乖地住嘴不再让妈妈生气。爸爸临终前,还是放不下妈妈,要我们孝顺妈妈。我们兄妹三个遵从爸爸的遗愿,从不惹妈妈生气。妈妈虽然没有退休金,没有了遗孀补贴,但有我们三人照料,我们的子女的孝顺,她吃穿用不愁,比有些老人幸福多了。

      爸爸由于历次运动的打击以及长期的劳累,加上生活相当的贫困,他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退休后,他患上了肌肉萎缩症。渐渐地,手脚不那么灵便了。渐渐地,穿衣脱衣不爽了……可爸爸还是坚持到药店照应照应。现在,每当我走到老街,爸爸拄着拐杖支撑那摇晃瘦弱的身影就浮现在眼前,我的眼泪又会流下来。

     自从爸爸一人洗澡感到不便后,只要浴室开汤,每个星期天,我都会陪爸爸去浴室洗澡,帮他脱衣穿衣穿鞋,帮他按摩捶背烫脚。爸爸住院了,我陪着爸爸。在爸爸卧床在家时,我每天都到铺上帮爸爸按摩。想到爸爸那骨瘦如柴的身子,疼痛难忍的神情,我的泪水又止不住了。

     我的爸爸只活到六十七岁。想到爸爸出殡那天,我在爸爸的前面,一边撒着纸钱,一边哭嚎着:“我的爸爸没有了……我的爸爸没有了……”我的泪水又哗哗往下流……

    爸爸爱妈妈,爸爸爱我们!我们爱爸爸!我为我爸爸活着。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决不辜负爸爸对我的培养。我要让别人不小瞧我爸爸。我要让别人知道我爸爸黄厚坊有一个好儿子。我要为我爸爸争光!这就是我一生拼命工作、无私奉献、创建《金色童年素质教育教学法》的主要动力!

    今年3月30日午后,我们兄妹三人一起为爸爸修坟。我们兄妹三人在爸爸的墓前,放好四个大红袋子,这里面装满了妈妈用锡箔折的许多值钱的宝贝。我们鞠躬、鞠躬、再鞠躬,又一次的鞠躬、鞠躬、再鞠躬……我们烧着这些宝贝,好像爸爸就在我们眼前。我们兄妹三人又一次跪下,磕头磕头再磕头,代妈妈磕头磕头再磕头,代妻子姑娘女婿外孙女、代老公姑娘外孙女、代妻子、儿子磕头磕头再磕头……

       “爸爸……”,“爸爸……”,我的泪水哗哗地流……

 

                                                          写于2010年4月1日清明节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675 积分:9026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8 9:08:00 [只看该作者]

 

父亲


只要你肩负起这个重担,

你就是全家真正的靠山,

起码在中华民族数千载的传统里,

你必须把家族中的一切去承揽,

艰难时,

你需要去想方设法保障大家的饭碗,

宽余中,

你还得顾及到妻子与孩儿的笑脸,

客观上从来没有一个被公认的标准,

能让你松口气卸一下肩头这副重担,

实际上在妻儿们的期盼中,

你必须始终不懈地进行登攀,

假如你想找人诉说一下自己也有的困难,

恐怕最好的诉说对象在你自己的心间,

假如你想稍稍逃离这份自己选择的艰难,

幸福一定会离你更远更远,

父爱如山,

这可不是一个美好的梦幻,

这是一生中大半需要咬牙扛起的责任,

无论你自愿还是埋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3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8 9:27:00 [只看该作者]

     大山

 龙爷《父亲》吟承担,

多少石头多大山,

风霜雨雪独自扛,

为家为儿永登攀!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675 积分:9026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8 9:35: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金色童年在2017/6/28 9:27:00的发言:
     大山

 龙爷《父亲》吟承担,

多少石头多大山,

风霜雨雪独自扛,

为家为儿永登攀!

做个顶家门的男人难哟!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4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8463 积分:49861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6/28 10:03: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龙行天下在2017/6/28 9:35:00的发言:

做个顶家门的男人难哟!



难啊!


 回到顶部
总数 293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