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老馿的眼泪(小说)


  共有315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老馿的眼泪(小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老馿的眼泪(小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3 14:37:00 [只看该作者]

 

        老馿的眼泪    (小说)

                       付晓峰            



      我第一次看到一头老馿的眼泪时,那是文革初,我家被造反派遣返回老家的岁月里。

      9月,村里人都忙于秋收。大清早,我与一只眼绰号叫瞎五子及生产队里的大头、二蛋、福财等六个小伙子负责赶馿运送山药蛋。当从馿棚放出十多头馿在土路上撒欢地奔跑,一头头馿膘肥体健。唯独走出最后的一头灰色的馿,却是老态龙钟的样子,它行走缓慢,满头白毛,脊梁上被岁月的负重磨得没有毛了,一看就知这头牲口已是上了年纪的老馿。瞎五子告诉我,这头老馿早年是本村地主田品家饲养的牲口,土改时归了集体生产队。如今它老了,但还能干活。因它皮实又好使唤,又曾是地主家的馿,出身不好,又赶上那个特殊年代,它饱受到了村里的人(贫下中农)的歧视。所谓打狗看主人,有些大人小孩都在欺负它。这头老馿更倒霉的是,白天耕地送粪,晚上,它又被村干部牵到家里磨豆腐、驮运东西。真是这头老馿活受罪!它还有啥活头…….

      我们赶着馿群在黄土路上行走,我还正听着瞎五子给我讲老馿的故事,突然我看到生产队长六棒槌来到我们面前,用他那副公鸭嗓子吼叫道:“你们都睡着了,怎么走的这样慢?”当他贼眉鼠眼地瞅到老馿时,火气顿时更大,他脏话出口:“我操你八辈祖宗的!你这头地主家老爷馿,慢格溜溜地还迈着方步,明天我就送你到“汤锅”(屠宰场)去,你就欠揍!”话音还没落地,只见六棒鎚上去狠狠地揣了老馿几脚。看到此场面,我的心里一阵沉重……

      路上,大头和二蛋因刚才受到六棒槌的训斥,就拿这头老馿出气,他俩借故老馿行走缓慢,便挥鞭猛抽打老馿,一阵暴风雨的惩罚,在老馿没毛的脊背上留下了一道道血印。没读过几天书的大头和二蛋,出生在贫农家庭。大头的爹当过乞丐,二蛋的爹给地主扛过长工,如今他俩又都是村里的红卫兵,是响当当的革命造反派。这些天的晚上,他俩往死批斗村里的四类分子,有一个叫三步青的富农被整的上吊了。所以他们今天折磨这头老馿更是家常便饭了。瞎五子的爹在解放前干过几天国民党警察,属于历史反革命分子,我与比我年长十岁的瞎五子同是黑子弟,自身难保,更无奈保护不了这头受难的老馿。当时我不解,六棒槌和大头、二蛋与这头老馿有啥大的仇恨?我为保护不了这头老馿而深深地内疚,我又为有六棒槌和大头二蛋这样的乡亲而感到羞耻!

      其实他们对这头头老馿的迫害和折磨还在后头。

      到了山药蛋田地,地头上摆放着二十多条已装满了山药蛋的毛口袋。按理说壮实的馿驮载二大袋山药蛋,老弱的馿驮载一袋山药。可是六棒槌说什么抓紧秋收,他特别嘱咐大头和二蛋要“关照”好这头老馿。结果给老馿驮载了满满地两大袋山药蛋,只见可怜负重的老馿在吃力地艰难地行走,下面不住地吱吱地放屁。在驮运回村的路上,老馿不免又遭到了大头与二蛋多次的呵斥和一阵拳脚……

      中午,干活的社员都蹲在地头上吃午饭(柴火烧山药蛋),十多头馿悠闲在地头边的壕沟吃草。六棒槌却安排我和瞎五子赶老馿回村给社员运水,看来我们哥俩与老馿同一样的命运!不同的是六棒槌让我们哥俩带几个熟山药蛋在路上吃,可是这头老馿驮运了大半天的山药蛋,没吃一棵草,没喝一滴水,还在默默地奔波……

      等我们运水到地里,六棒槌和大头、二蛋因烧山药蛋吃多了,撑的肚子疼,借故回家赌牌去了。他们一走,老馿似乎“解放”了,它不挨打受气了。为此,我的心里感觉到说不出的轻松。

      傍晚,地里干活的社员收工,我们最后一趟运输。我和瞎五子只让老馿驮载一袋山药蛋,为此我们哥俩为能有机会照顾老馿,而我们感到一些欣慰。我跟在老馿的后面,不住地注视着老馿,我用手友善地抚摸着它的头,我突然地发现老馿的眼角里有泪珠……不一会儿,老馿的眼泪就象泉涌一般,很快地流湿了脸颊,脸上的绒毛湿成一缕一缕的。泪水还在不停地从它的脸上流下来,流洒在它脚下的土地。“五子哥,老馿哭了”。我大声地对着瞎五子说。瞎五子立即走过来,没吱声,默默地注视着老馿。我忙解释地说:“我就用手抚摸它的头,谁知它就流眼泪了。”瞎五子摸着我的头微笑地说:“你还是孩子,还不懂得这些牲口也需要人的关怀,需要人的爱,这些牲口虽不会说话,但也能知道恶人欺负它,好人照顾它。”从小在农村长大没有进过学校的瞎五子,远比我这个在城里长大读过中学的娃娃懂事懂得多。

      回村的路上,我默默地跟着老馿后面,我感觉到脚下的路多么地漫长。在快要进村的一道土坡上,我看到在吃力爬坡的老馿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突然扑腾地摔卧倒了,但驮载在它身的那大袋山药蛋还牢牢地压在它的背上。我大声地惊喊道:“五子哥快来!老馿摔倒了”。瞎五子赶忙地跑过来,他叹口气说:“哎!这头老馿遭了什么孽,一整天干活,不给吃草,不给饮水,今天它挺不过去了。”我和瞎五子靠近老馿,想帮扶它站起来。它似乎明白了而又拒绝我们对它的怜悯,它立即强挣扎地用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头也没回地向前行走着,它走的是那样缓慢,走的是那样沉重......

      三天后,我和瞎五子被村委会临时分配到贾家屯公社修筑战备公路,我们便听到了老馿死的消息:这头老馿倒在运输谷子的路上,它再也没有站起来…… 老馿死后,它的的肉被六棒槌和村里的干部分得吃了。据说六棒槌因吃了老馿的肉,拉了好几天肚子。

      那些日子,我的心情一直很悲痛很困惑。他们为什么对老馿这样的冷酷?难道就因为它仅仅是地主家的馿?造成老馿的悲剧,其实就是老馿身上留下了抹不掉的阶级烙印。在那特殊的年代,老馿   最终成为阶级斗争的牺牲品。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老馿的眼泪,老馿的眼泪流淌在我深深的记忆里…… 它使我心灵感到了强烈的震撼!本来我一直以为眼泪只为人专有,但直到我真实地看到了那头乡村的老馿的眼泪时,我才相信动物和人一样,它们也有情感,它们也有悲伤,它们也有我们人不理解的无声的哀怨和痛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73 积分:5522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3 17:19:00 [只看该作者]

动物和人一样,它们也有情感,它们也有悲伤,它们也有我们人不理解的无声的哀怨和痛苦。”

 

     十分赞同晓峰兄的观点。这种株连是毫无道理、荒唐可笑又令人愤恨的。与所谓的“黑五类”子女相比,它更可伶,只有流泪,没有呻吟、没有表述、没有期盼、、、、、、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凌云志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4781 积分:28763 威望:0 精华:29 注册:2013/8/1 18:4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7:42:00 [只看该作者]

和动物在一起,只要观察就能看出它的表情,虽然语言不通,但可以揣摩出动物的心里,我养狗就能悟出些什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43 积分:8909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0:07:00 [只看该作者]

一头老驴受罪多,
小伙心痛稍抚摸,
老驴感激流了泪,
终于累死在途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5:56:00 [只看该作者]

         承蒙丹阳老弟热情关注我的这篇拙文,我很感激您对这篇小文的深层次的点评和对我对我创作此篇作品的理解!这篇小文早在四年前在天津《中老年时报》副刊发表,当时颇有些影响,我与战友们聚会时,记得有几位战友还提到我的这篇小文。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阶级斗争年代,出身地富——四类分子家庭的人受歧视和迫害,我写的一头地主家的馿也难逃被迫害的命运.......通过那个年代,反映出荒唐的没有人性的罪恶。谢谢您的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6:05:00 [只看该作者]

      我很感激老知青朋友凌云志关注我的这篇拙文小文!您一定养过小动物,才很理解动物的一些特性。您说得很对!动物与我们语言不通,但动物和人类一样有情感,它们也有喜怒哀乐。谢谢您的理解和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6:17:00 [只看该作者]

        承蒙龙兄的热情关注我的这篇拙文,您的打油诗写的很棒!短短四句却概况了整篇作品。现在退休了,我却爱怀旧,突然想写过去伤心的往事,又去触摸伤疤。确实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太多了,特别是我所经历的苦难更多。有很多朋友说我写的东西很感人,就是因为我的经历的苦难比别人多,所以说,苦难也是财富!谢谢您的精美的诗!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5105 积分:20217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18:13:00 [只看该作者]

爱怀旧,有人说是老的表现,我也是,现在的东西记不住,梦里全是过去几十年前的东西,真的老了。欣赏付兄美文!共叙难忘的过去。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73 积分:5522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20:07: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付晓峰在2017/11/4 15:56:00的发言:
         承蒙丹阳老弟热情关注我的这篇拙文,我很感激您对这篇小文的深层次的点评和对我对我创作此篇作品的理解!这篇小文早在四年前在天津《中老年时报》副刊发表,当时颇有些影响,我与战友们聚会时,记得有几位战友还提到我的这篇小文。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阶级斗争年代,出身地富——四类分子家庭的人受歧视和迫害,我写的一头地主家的馿也难逃被迫害的命运.......通过那个年代,反映出荒唐的没有人性的罪恶。谢谢您的关注!

       对于那个极左的年代发生的诸多对所谓的家庭出身不好者的歧视及不公平对待,我是深有体会的。在小学,我连续五年(六年级转走)担任班长、少先队副大队长,成绩优良,表现突出,在中学,担任班干部及校学生会文体部长,在农村,我被评为区优秀教师,可我的入团却是在参加工作后的第四年(1974年)解决的,皆因所谓家庭出身问题。也是在此时,人事部门的领导主动通知我,经过审查,以后你的家庭出身填“革命干部”,一块笼罩多年的阴云终于从我头上飘走。1981年,顺利入党,86年提中学副校长后校长、、、、、、成分问题不再滋扰着我,但因此也失去了极多的机会、、、、、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毛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超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7400 积分:50000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7/29 19: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4 23:12:00 [只看该作者]

欣赏付兄美文!动物和人一样富有感情,它们也会察言观色、略知人言,只不过不会人言而已。

 回到顶部
总数 90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