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孽债————一个地主儿子的悲剧(小说)


  共有1428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孽债————一个地主儿子的悲剧(小说)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孽债————一个地主儿子的悲剧(小说)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8 11:19:00 [只看该作者]

 

                                                                                    孽债                        

                                                                                     一一一一个地主儿子的悲剧  (小说)

          

                                                                                                                        付晓峰


     文革时小学最后一学期的生活给我留下了一段最不堪的回忆,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空前的灾难,特别是对未成年的小学生的伤害,使他们过早地成为阶级斗争的牺牲品。

                             (一)

     在我的十四岁的眼睛里,小学六年级同班同学候庆麟是个朴实善良的孩子,他学习刻苦,好助人为乐,他一度是班里的优秀少先队员。班里组织的劳动课,他总是干在前头,他的身体很壮实。那时候我对于自己的瘦小体弱的样子很自卑,对他羡慕不己。

     那一场红色风暴一卷来的时候,候庆麟的父亲作为“逃亡地主”在单位被批斗,后又被逮捕坐了大牢。家里的家具等东西被红卫兵造反派抄家没收了,他与母亲作为地主家属又被红卫兵造反派驱赶到郊区的一间破屋,他母亲又作为地主婆,还被一个造反派强迫剃了一个阴阳头,脖子挂着大标语牌子四处游街…….

     在那特殊的年代,候庆麟艰难地度过了小学六年级最后的一个学期。他承受着的创伤在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其中最深的痕迹就是他的“地主出身”。在一个处处讲阶级成分的年代,候庆麟属于“另一类人”。很快地他不爱说话,学习也在慢慢地退步,他在班里逐步走下坡路。他开始过着“非正常的生活”,他天天在学校面临着老师和同学们的冷落和歧视。下课时,我常常看到他躲在一个角落“避难”。当时我作为一个“黑帮子弟”,虽我还继续担任着徒有虚名的学校少先队大队长,但学校的红卫兵组织拒绝我参加,我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对于同学候庆麟的处于困境,我也无奈相助。

     随着学校里的红卫兵造反派的活动的猖狂,作为地主儿子的候庆麟很容易遭到批斗和迫害,他的胆子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恐惧感和自卑感交织在一起,使他日日如履薄冰。在学校,他开始受到个别老师及同学们的欺负,甚至有一些女同学对他的欺负,他也不敢自卫。有一次,一位老师找候庆麟的“碴儿”,竟当着全班同学说:“你这个地主的儿子,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你不老老实实,就让你尝尝无产阶级的专政的铁拳!”在这深沉的打击和非人的侮辱下,他只是无奈无助,含着眼泪在沉默着。

     那一天放学在学校门口,我遇到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的的候庆麟,他似乎对我也很陌生并也存有戒心,我便推心置腹地对他说:“你不要害怕,我今天以一个老同学和朋友而不是以少先队大队长的身份与你说话,为了让你早日摆脱困境,你唯一的出路就是要与你的剥削家庭划清界线,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的潮流中。”我的话刚说完,只见他那愁云布满的脸上才浮现出久违的笑容。他没有吱声,默默地点点头。多少年后,我想起了那一次与同学候庆麟高调式的的谈话,当时我是多么地幼稚和单纯。

     候庆麟是一个聪明执着的孩子,他当时下定决心克服和丢掉自己出身的地主家庭的包袱,努力学习,为学校和班里多做好事。他每天大早到学校将班里的卫生做完,他又继续清扫厕所。他想用劳动的汗水去洗刷自己地主家的罪恶。他希望有一天能在学校和社会中获得平等的认可。尽管他还遭到同学们的歧视,但他的心里对新生活充满了渴望。可是他的希望之火很快地被熄灭了,在等待着他的是一场悲惨的厄运。

                               (二)

      那天清晨,他先清扫男厕所,后又去清扫女厕所,他以为女同学还没有来学校,他所以没有喊一声:“有人没有?”正当他鲁莽地往里走的时候,里面跑出一位四年级的一位女学生,这位小女孩还很泼辣厉害,她抓住候庆麟的的衣服大喊大叫:“你这个流氓,大早晨扒女厕所,抓流氓了……”当时心里极度恐惧的他吓得全身发抖,可怜的候庆麟让这个小女孩纠缠的一时脱不了身,后来有很多的学生围观,他更是有口难辨。候庆麟被几个红卫兵带到了学校造反派指挥部审讯,一个造反派头头说,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地主的儿子耍流氓,妄想向我们无产阶级反攻倒算…….此时根本就没有允许他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尽管我与很多同学和老师知道他是无辜的,这是一场误会,这是一场严重的厕所诬陷事件,但我们竟没有一人敢站出来主持公道,在当时阶级斗争的年月,谁敢引火烧身,同情一个地主的儿子。后来,候庆麟在学校被批斗了2次,每次都遭到毒打。2天后,校方与校造反派组织交涉的结果,为了考虑到那位女学生的声誉,最终没有将候庆麟押送到公安局,而是按流氓未遂罪,将候庆麟开除学籍退学处理,我的同学候庆麟就这样失学了…….

      那天,当候庆麟含着眼泪背着书包一瘸一拐地恋恋不舍地离开自己读6年书的母校时,我们班的所有的同学都默默无语,其中有曾欺负伤害过他的同学低着头也没有吱声,班里空气很沉闷。我知道同学们心里都不好受,不管候庆麟本人如何?他终就是曾与我们朝夕相处的同学。他出身地主家庭,是他的罪过吗?特别是我们的一些同学和个别老师为什么要伤害他?他的母校为啥要剥夺他求学的权力?还有我为什么不站出来为他说几句公道话?多少年过后,我每想到往事,我为自己当年的自私和懦弱而感到深深地内疚…….

      秋,我与全班同学都兴高采烈地走进了中学的大门,此时,我突然地想起了同学候庆麟,他如果不是那场倒霉的“厕所事件”,他也与我们一样成了中学生,想到他的遭遇,我心里又一阵好沉重。星期天,我想去他家去看看他,但我一想到到了他家如何面对他?我就没有勇气再去看望他了。

                                  (三)

      五年后的冬,我从兵团回来探亲,刚下公交车,我就看见一位衣着褴褛的汉子,头发象一团杂草,他背着满满的一大麻袋破烂废品一瘸一拐走着,我注视着他,我越瞧越面熟,我终于想起了,他是小学同学候庆麟!我赶快走近他,我便大声喊道:“候庆麟!”他停下来,回头在注视着我,但他没有吱声。我又大声地说:“候庆麟,我是义明。”只见他那双混拙的眼睛闪烁着一丝光亮,惊喜地说:“是你,义明,没有想到,我还能活着再见到老同学。”我紧紧地握住他那双又黑又脏的冰凉的粗糙手,我对他说:”我刚从兵团探家回来。”我询问他:“你的腿怎么了?” 他低着头叹息道:“当初在学校被造反派打伤的,回到家才知骨折了,因没有钱到医院及时地治疗,这条腿就残了。我总不能呆在家里,让爹妈养活,我每天捡些破烂,凑乎地活吧。”看到候庆麟这般摸样,我心里一阵沉重。我对他说:“老同学,再见吧,明天上午我去你家看望你。”他乐滋滋地看着我,他那流淌汗珠的脸上漏出一丝笑容。

      晚上我去二姐家,聊天中又说起了同学候庆麟。二姐叹息说:“候庆麟可怜的很,在家里一直待业,街道干部根本不管他,在加上他是地主成分,又背着一个“流氓”的黑锅,街道干部不愿意把招工的名额给一个地主的儿子。后来又动员他到农村下乡插队,可又因他的腿残废的原因,下乡的事就泡汤了。以后他就和从监牢出来的父亲每天一起捡破烂了。”我气愤地说:“好好的一个青年,却让社会无情地抛弃了。”

      转天上午我来到候庆麟的家,他知道我要来,就没有出去捡废品,他特别还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他帮母亲把家里收拾的很干净。他的家里空荡荡的,仅有一口锅和一个大水缸,还有一件褪了色的破木柜。穿着打补丁衣裳的候妈妈戴着老花眼镜在火炉旁缝补衣裳,看到我的到来,她热情地给我端了一杯热水,她悲凄地说:“你是一个好孩子,这么多年还念同学之情,来看望庆麟,我家的成分把他毁了,上学不成,招工也没希望,他自己也不争气……”说着说着她抹了一把泪,候庆麟在旁也悄悄地流泪,我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我真不知说什么来安慰她们母子。这时候,候妈妈出去上街去买菜,她特别嘱咐我中午在她家吃饭,好好叙叙旧。我们又畅谈了一会儿,我心里决定该走了。当我站起身与他告别时,只见他流着泪在挽留我。我对他说:“谢谢你和母亲的留我吃饭,我家里还有事,我给你留二十元,你买些吃的,这是老同学一点心意,不要嫌少。”我把钱放在木柜上,他很快地又把钱还给我并哭着说:“你来看望我,我就感激不尽了,哪能让你破费,你下乡也没有多少钱”。这时候,我很沉重地对他说:“老同学,我很对不起你,在学校我没有尽到一个同学的责任而保护你,你的遭遇,我和班里的同学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今天给你留一点钱是我的……我恳求你原谅我!你难道真的不恨学校?不恨同学们吗?”“你这样说,我会难过得,我从来没有恨过学校和同学们,是我的命运不济,我要恨的是我的地主家庭,它毁了我一辈子,是让我偿还前世的孽债……”说着他哇哇地宣泄般地嚎哭着……..我将那二十元钱轻轻地又放在木柜上,我含着眼泪离开了候家。

      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小学同学候庆麟。四十多年过去了,这件往事一直尘封在我的心底。我如今把它写出来,让后人知道,在那特殊的年代,一个出身地主家庭的少年,而遭到了惊心动魄的摧残,给我们留下了多少沉重的思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73 积分:5522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8 14:15:00 [只看该作者]

        候庆麟只是那个荒唐时代的一个缩影,像这样的悲剧在那个时代比比皆是。想想刘少奇、彭德怀、邓小平、老舍等老一辈的悲剧,真是不寒而栗。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5105 积分:202179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8 16:46:00 [只看该作者]

那样的悲剧永远不会重演!但愿候庆麟同学有一个好的晚年。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89 积分:23385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8 22:02:00 [只看该作者]

       当年的那种氛围,我们都曾有过那种不敢挺身而出的后悔。当我年轻的班主任梁老师被批斗时,我看着她被打却不敢流泪,还跟着批判。三十年后,见到老师我道歉时,老师却说,你们那会还小啊。老天爷,千万千万不要再现那种年月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43 积分:8909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1:07:00 [只看该作者]

文革初期小学生,
一个出身陷终身,
受到污蔑被开除,
一腿骨折残疾存。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1:24:00 [只看该作者]

        承蒙丹阳老弟热情关注我的这篇小文,您说的很深刻,在哪个文革年代,上至刘少奇彭德怀等老一辈革命家与很多的普通的老百姓悲惨遭遇,现在想起往事,真是不寒而栗。谢谢您的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1:32:00 [只看该作者]

           我很感激槐乡妹子的关注我这篇小拙文,您对我的这位同学的同情,更使我感到欣慰。我代表他向您致谢!谢谢您的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1:48:00 [只看该作者]

     承蒙闯北大姐热情关注我的这篇记忆的碎片,您并说出来了您所经历一次文革批斗老师的事,没有回避地袒露出您当时的真实的心态。其实,我们在哪个阶级斗争年代,我们由于很幼稚也很软弱,使我们现在想起来,我们还有些自责。我很感激您的关注和支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付晓峰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786 积分:4365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2/18 15: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1:52:00 [只看该作者]

      我很感激龙兄用诗的形式来关注我的这篇文章!我还要说,您的四句诗却包含了我的整篇文章,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多保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73 积分:5522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9 13:22: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闯北走南在2017/11/28 22:02:00的发言:
       当年的那种氛围,我们都曾有过那种不敢挺身而出的后悔。当我年轻的班主任梁老师被批斗时,我看着她被打却不敢流泪,还跟着批判。三十年后,见到老师我道歉时,老师却说,你们那会还小啊。老天爷,千万千万不要再现那种年月了。

      闯北姐:莫说您那时不敢挺身而出保护老师,就连周总理那样德高望重、功高盖世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看着一个个老将军、老专家学者等等被整被打被迫害,也是爱莫能助、无能为力,而且,自己也几乎是泥菩萨——自身难保。共和国才诞生十几年,就出这样的事,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国家没有了法治,一个政党没有了民主,什么样的悲剧都可能发生。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总数 41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