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爱在兵团年少时


  共有113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爱在兵团年少时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5 积分:65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爱在兵团年少时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6 14:44:00 [只看该作者]

爱在兵团年少时
   我和老伴初识是四十几年前的事了,那年我二十岁,那是在巴拉亥,内蒙兵团三师二十三团宣传队,一九六九年六月的某一天。
   连续几天的大风沙突然停了,风后的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起伏连绵的沙包金黄金黄的闪着光芒,太阳像口红般鲜艳。我们出完早操把被子抱出来,挂在晒衣杆上拍打,几天的大风被子上落了厚厚的一层沙土,今天可以把它们抖落了,‘内蒙古四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到过内蒙古西部地区的人终生都对那儿的沙尘印象深刻!
   早饭后排长蔚国兴吹哨子集合!
   今天我们宣传队又要增添新人,李干事去接他们了,这次是保定来的。我们这些先到一个月的‘老兵’,泼水扫街准备欢迎新战友,连续几天沙尘暴今早骤停,这么好的一个大晴天,大家都很高兴。
   集合完毕,我们在面对面的大通铺面对面坐下。不久,就听见窗户外面有说话声,我们还没有来的及扭头往外看,排长下了口令:“起立!”我们赶快笔直的站起来,“鼓掌!”掌声中李干事带进来五个女战友。和任何一次看见陌生人一样,大家都觉得新来的战友长的怪怪的:走在头里的胡司令鼻子有点大,老沈的眼镜片太厚了,燕燕的脸上那两个眼睛太圆了,小平那么单薄,小脸黄黄的看样子不过十三、四岁,大家都有点失望!
   最后进屋的就是我现在的老伴---那年她十九岁!
   如果给大家说,我二十岁时头一次和老伴见面、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大家一定觉得很可笑。其实真的是这样,当她跨进门槛映入我的眼帘时,‘嗡’一声,我的脑袋突然大了:我一刹那懂得了‘亭亭玉立’这个词,“亭亭玉立”就是我老伴的样子,洗的发白的旧军装,高挑身材,白白净净的脸上嘴唇特别红,细细的天鹅般的脖颈,鸭蛋型的脸有点尖,又因为脸尖,小短辫就显得特别粗,笑的时候一边一个喜酒窝,嘴比较大,那时候又不流行大嘴,所以她不怎么敢大笑,老是微笑,一笑嘴有点歪,单眼皮,笑的时候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老伴初中上的北京女八中,高中上的保定女中,到兵团以后才和男战友有了近距离接触!前几年我陪老伴到北京去看她初中的班主任柳老师,老师一见我大叫起来:“唐冬瑞当年是我们班最好看的,怎么让你娶走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在北京女八中时留着大辫子(一九六四年)

 
   几天后要发兵团服,团领导决定先给宣传队的人发,挑几个人到磴口试衣服。那时候的服装只有大、中、小三个号,我作为中个的男代表,她作为大个的女代表,可能还有几个人吧,我们一起坐拉煤的卡车到了磴口。一路风尘仆仆,到磴口都成了土猴子,就是那样也还是兴奋的不行,回来时车上装满了煤,车重了反而不太颠簸,又试过了新衣服越发高兴的不行,我和她正好坐的很近,说了一路的话,那是我们头一次说话,说黄河说沙漠说天气,我给她大谈了一通我刚知道的汉代“沃野郡”,大谈了一通成吉思汗的“马鞭不落无宝之地----”我觉得她对我的历史知识连连点头很是服气。
    总之那是一次很热烈的谈话,那次谈话我知道她是和哥哥、妹妹一起来的兵团,而且因为政审没有合格她们都是自己跑来的,当时还不知道能不能留的下,她爸爸还在牛棚关着,她们来兵团爸爸不知道!但是她说她希望留下,回去怎么办······
   从磴口回来后我为了示好悄悄送给她一枚毛主席像章,那是我的藏品中最大的一枚,有小碗口那么大,她很喜欢,仔细的藏着不拿给别人看。半年后我们到呼市演出,老伴请假上了一趟街,回来后悄悄把我叫到一边送了我一件礼物,一件珍贵的礼物,那是一支钢笔,我一辈子用过的最好的钢笔,上海出的英雄金笔,是比较小的那一种,也叫‘小英雄’,那支笔六块钱,我们当时每个月的津贴是五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她送我一支英雄钢笔
 
   二十三团的物质条件非常差,吃不饱饭劳动强度还很大,战友们放下行李就开始脱坯,建造自己的房子,团宣传队住在团部附近的小学校,每天早上起床就到砖窑背砖,背完砖才能吃早饭。
   背砖的工具很简单,每人两根系成圆圈的稻草绳,在水里浸湿,套在肩膀上把最下面的砖套住,然后就可以把砖一块一块的码在上面。一摞砖靠在我们的背上,你不能把腰挺的太直,太直了砖就容易掉下来,腰太弯也不行,因为砖一般已经码的高过肩膀,腰太弯就很容易把砖从头上掉下来!就这样保持着标准姿势,微低着头适当的弯着腰。几趟下来就满身大汗,累的过头也就不觉得累了,就想着快点吃早饭!
   女战友也和男的一样背砖,我老是有意识的走的离她不太远,看见她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再后来我看见她用手垫在肩膀前面的草绳子下面,我知道她的肩膀勒疼了,我的心里也隐隐的疼,却没有办法帮她。
   一个多月里,我们天天早饭前背砖,吃完早饭再排练,难得有一天我们把砖背完了,领导宣布休息一天。那时候休息没有地方去,我把衣服洗好了就回了我的老连队。当时兵团服还没有发下来,我的旧军装背砖磨得已经像麻纸大窟窿小眼睛了,我也不敢使劲揉,沾沾水就挂在了铁丝上。
   等我下午回来,看见我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被子上,展开看好像衣服被重新洗过一遍,而且整个肩膀部分补了大大的一块补丁,难得的是那块补丁的颜色和我的衣服几乎完全一样,针脚密密的看着很幼稚但是缝的很认真。
  “这是谁啊这么好!”我大惊小怪,老沈和她在一起,老沈说:
“是她给你缝的!”她抬头望望我,脸有点红:
  “我缝的不好!”
  “谢谢你啊!”
老沈说:“她的那件旧衣服背砖磨破了,就拆了,袖子给你做了补丁,缝了一下午!”
  “太感谢了,在家都是我妈给缝----”
   我老伴有很多优点,不仅漂亮而且很大度,是那种女人的温情的大度,工作以外的语言她不是很会说,不会拉家常,更不会说别人的不好,很关心战友,小侯的炕烧着了,被子衣服都冒了烟,她急忙给家里捎信让表姐买了衣服寄来,悄悄给小侯拿去,她不仅舞蹈跳得好,而且很有编导才能,她善于集中每个人的长处,默默的让大家的劲头能使到一处,无论工作多么难从没有和别人争吵过!总是很和气的和大家研究商量。
   随着时间我对她的关注越来越甚,越关注发现她的优点越多缺点越来越看不见了。如果接我们演出的是大轿车她都是先上去坐在最后面,如果是卡车她就后上也是坐在最后面,总之任何好处她也不会和别人去抢  。
   在宣传队女的当中她是个子最高的,因为她个子高,排队时她是女的排头,我的个子小排队时我基本在最后,在我后面就剩了小侯和刘卫东。男女两排,每次出发或者排队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都故意看看前面,看今天她来了没有,她要在,我的心里就很坦然。要是发现她没有来那我的这顿饭可就吃不好了,馒头也是窝窝头味,她要两次没来吃饭,我的馒头就是土味了······
   时间长了我觉得憋不住了,我想把我的感受告诉她,假如她表示同情,我下一步就好办了,人家如果很反感那我该吃馒头还是吃馒头。想是这么想,可是怎么告诉她哪?那时的空气很沉重,男女之间除了开会以外,如果单独接触三分钟自己就紧张的要爆炸了,生怕别人看见。晚上天倒是挺黑,可是我们都不敢离开连队一步,那么大的巴拉亥真找不到一处男女谈谈的地方。
   皇天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那是一九七0年初的一个寒冷的晚上,北风呼呼的吹着,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沙土打在窗户上哗哗的响。我们宣传队喂了一只大狸猫,平时一到晚上它就跑出去捉老鼠,天亮才回来,那天风太大了,狸猫都不敢出去早早趴到了炕上。排长组织全体宣传队人员开会,开会的地点就在女生宿舍,地上站不下我们就坐在女生的炕上。会议内容是大家总结去年的工作,由我根据大家的发言组织成个材料报到师部宣传科,当时我们宣传队是个先进集体。
   排长正在说话突然听着那个大狸猫“喵”的叫了一声,从对面炕上“呼”的跳到我坐的这面炕上来。可能谁把它弄疼了,排长很生气,说把猫扔出去别让它叫,我马上伸出手按住了猫头,就这同时我觉出一个女人的手也伸过来按住了猫的屁股,接触的一霎那间我知道是她的手,我毫不犹豫的把她要缩回去的手按住紧紧的握在我的手里。猫没有再叫,屋里只有一盏煤油灯,光线又被排长占住了,我们在黑影里没有任何人注意也没有任何人想到,我紧张的心通通的跳着都快蹦出来了。也不知道多久,那只手没有往外抽一任我紧紧的抓着,我抬头看看,她的头低着,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她的脸一定红的很厉害,等排长第二次喊我的时候我才突然醒过来:
   “焦新道干啥那,大家说的你都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其实大家刚才说的是啥我一点也没有听到,等我再去摸那只手时,已经没有了······
   不久我把材料整理好送到临河师部,可是回来的时候天晚了,没有赶上拉煤的汽车,只能走着过黄河。三九天时黄河封冻,汽车也可以直接开过黄河到师部拉东西,这就比绕磴口走三盛公黄河大闸近多了,所以冬运是机运连最忙的时候,这时候如果到师部去办事,来回搭个车也比较方便。但不巧的是我那天没有搭上车,也没有个同行的伴。从蓿亥下车没走多远天就黑了,偏偏又起了大风。我心里虽然知道黄河冰冻得很厚,掉不下去,但是黑暗中脚下那滑溜溜的感觉仍然叫我心寒。
   黄河结冰后河面非常宽,一眼望不到头,白天走直线也得走一个多小时,晚上看不清对岸的标识一绕远走的时间更长。我走着走着觉得走到河中心了,好像脚下有哗啦哗啦的响声,心里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看看天一个星星也没有,周围漆黑漆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突然嘎、嘎、嘎一连串炸冰的声音由远到近由近到远,就在我的身边响起来,响的我头皮一阵一阵发麻,好像前后左右随时都有冰缝开裂,随时就可能一脚踏进冰窟窿。冰封的黄河可不像我们想象的冰湖或者滑冰场那么平坦,就和夏天的波浪一样有起有伏,有的地方那冰块能堆积一两米高哪!一紧张脚下就有点乱,越发滑的站不住,扑通、扑通、连续摔了好几跤,有一个仰八叉摔的我眼前金星直冒半天爬不起来。我这个人胆子是比较大的,也不相信鬼怪,但在这漆黑的夜空,孤身一人行走在冰封的黄河上真的心里一阵阵发冷。人怕什么?就怕没有伴啊!我不知道自己流没流眼泪,只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迈一步一滑的走,不知道过了多久,觉得脚下冰少了沙子多了,我知道自己过了黄河……。
   到团部时估计有后半夜了,远远的看见团部电线杆上的路灯我觉得再也走不动了,突然我觉得昏暗的灯影模糊处有一个人影,尽管天昏地暗,尽管寒风呼号,虽然裹着大衣戴着皮帽但我知道她是谁!她悄无声息地迎着我走来:
  “我觉得你今天晚上会回来,怎么这么晚啊?大家都睡了,我好几次出来看,饿了吧,我给你留了两个馒头….” 
   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眼睛发涩,有一种从死亡中回来的感觉!四十年过去老伴想不起这件事,我一想起来还是觉得眼睛有些发涩。在灯光的背影处我们拥抱了,我亲吻了她,她的脸是那么的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一九七三年秋天于二十三团宣传队菜地
 
  那以后不知道是感觉自己做错了事还是担心人家知道,反正我们接触的反倒少了。有一次我的被子洗了晒干让她给我缝起来,她不太愿意,虽然还是缝了,最后拿给我的时候还嘱咐,以后别让她缝了,她怕别人知道……那些日子我不太好过,心里很想接近她,而且知道她愿意和我好,但是不能惹出事来,不能让大家看出来,如果人家议论那就不好了,因为兵团规定:三年不许谈恋爱,我们离三年还差的远啊!
   无论我们怎么小心,好像还是很多人知道了,七0年的十月我被从宣传队退回连队,我和老伴在一起工作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半!而且我的入党志愿没有批下来,原因是团党委知道我在宣传队谈恋爱!一九七一年一月我调到三师种子站,一道黄河把我们彻底隔开了!
   分开以后身边倒是没有人议论了,青春时期的那种苦思苦恋也是很折磨人的,除了脱坯、割麦子,累的直不起腰来以外,我无时无刻不在挂念她。我想到她关节炎是不是老犯,想到团领导肯定又给她的工作出难题,想到排练时会有坏小子给她找麻烦---夜深人静想的我无法入眠---没有真正恋爱过的人,不能理解我们的老祖宗怎么在两千年前就创造了:“求之不得辗转反侧”······这美丽又实际的语言词汇!
   没有手机,全连就一部电话也没有办法打给她,实在憋不住我也打过,但是好不容易接通了却又半天没有话说,其实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都拿着听筒电话里却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接线员叫道:“把电话放下领导要讲话!”  
   我也去看过她,有一次赵敬德给了我两条青岛特产的咸鲅鱼,我舍不得吃,请假过了黄河给她送去,她到黄河边接我,但是她不敢把咸鲅鱼拿回去,因为那东西吃的时候总会有人问:哪儿来的?她怕别人知道是我给她的。我们在河边坐了一会儿就分手各自回去了,我也不能再把咸鲅鱼带回去了,知道的人会笑话我啊,于是我就把两条咸鲅鱼扔到了黄河里·····,那个时代这可是暴殄天物啊!
   她也到临河来看过我,理由是帮我们排节目。有一次她住在我们宣传队女生宿舍里,早上大家出操她还没有出来,我去看她,她正惊恐万状的抱着被子躲在一个角落里,我忙问怎么了?她说一个大老鼠跳到她脚边对它龇牙咧嘴,轰也不跑!是的,我们种子站的老鼠都特别大,而且我也是属鼠的啊!
   几年以后,有一天她从蹬口到临河来开会,我去火车站接她,一见面我突然发现她长大了,举止说话和原来不一样了,这叫我大吃一惊,这才想到其实我们已经恋爱了七个年头----。
   一九七五年九月十三号我们登记结婚了,这一天对于我们很重要,我们有了自己的独立的小家,她成了我的妻子我成了她的老公,我们再也不想分开了。那年冬天巴盟搞水利大会战,等干完工程,我把大家打发走,又把工地交接好,又把设备材料拉回去,整整是大年三十的晚上了,我从拖拉机跳下来的时候腿麻的站不住,扶着墙站了半天,空荡荡的大街上就我一个人----
   妻打开房门看我上穿开花棉袄,下穿开花棉裤扑在我怀里流出了眼泪,那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电话,妻每天就注意月份牌,估计我要回来她就包饺子,包了没有回来就冻到凉房,第二天又包,她包了三大盖帘饺子,自己一个也没有吃,她就想等我回来一起吃,一起过年······
   我们夫妻的恋爱既不感天动地也没有戏剧性,但是在兵团无论是不是入党能不能提干或者上不上大学对我都不重要,有了我的老伴,有了我们共同的人生,这才是最重要!
   那一年七夕我写了一首诗献给老伴的,这首诗记述了我们相见相恋以及成家过日子情感和历史,不少人看了说不错,今天也附在这里:
七夕赠夫人
忆昔当年初识君,素面如月红唇新,言谈话语露温柔,举手投足出凡尘,军装常洗绿变白,短发小辫更精神。一自识得君面目,便生追求仰慕心,黄芥壕畔镰刀舞,背砖双肩留血痕,汗水滴滴沙漠处,痛彻点点少年心。天上虽有七夕会,世间却防偷情人,相亲相悦难相叙,野营步步紧相跟,只将爱心藏心底,化为工作更勤奋,兵团战歌膝上写,柴油灯下唱军民。人重情意天也佑,鹊桥搭成君来临,八年相恋苦也乐,一成家后夫妻恩,儿女一双兵团育,柴米油盐累青春,岁月贫寒嘘冷暖,日子平淡见温馨。如今白发白如雪,眼中依然当年人,梦里常在巴拉亥,兵团人来做客勤,若说有恩该感谁,千拜万拜吾夫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二0一0年秋天于呼和浩特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473 积分:209202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6 15:53:00 [只看该作者]

狼房兄一见钟情,您们的爱情经受住了岁月的考验,白头偕老,长命百岁,真诚地祝福您们!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397 积分:939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7 8:56:00 [只看该作者]

情结内蒙大漠间,
心系战天斗地缘,
一首诗歌诉深情,
众友读来泪涟涟。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601 积分:5889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8 13:51:00 [只看该作者]

      初恋是神圣伟大的,而有情人终成眷属又是幸运的、难得的。狼房兄的爱情故事甚是感人,尤其是给妻的小诗寄托了你对爱妻的无限深情和感谢,祝二老相濡以沫、幸福终生!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色童年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9043 积分:52842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31 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8 13:56:00 [只看该作者]

幸运的楼主!赞!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397 积分:939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9 9:12:00 [只看该作者]

为老狼贤伉俪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601 积分:5889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9 12:48:00 [只看该作者]

        珍惜爱果正当时!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5 积分:65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9 20:29: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槐乡总版主,谢谢你的关注,其实兵团时期应该是我们好好谈恋爱的时期,一方面正是青春年少也到了谈恋爱的年龄,另外那时候也没房子、车子、票子的说法,大家比较单纯比较平等,可惜兵团不让谈,耽误了不少青年!当然那个时代过去了,现在谈恋爱也和咱们这些老年人没有关系了,转眼什么都变了!17年马上要过去,祝槐乡总版主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万事如意,再次谢谢你一贯的支持和关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5 积分:65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9 20:39:00 [只看该作者]

人老总爱忆从前
艰难困苦结情缘
感谢龙版赠新诗
一年感慨又一年
       --------谢谢龙版,元旦快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狼房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895 积分:6503 威望:0 精华:6 注册:2013/10/5 18: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2/29 20:41: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丹阳版主,谢谢你的赞誉和鼓励,祝你元旦快乐,新的一年里阖家安康!

 回到顶部
总数 14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