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枳棘草


  共有107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枳棘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梦里草原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3422 积分:21828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5/1/5 10:36:00
枳棘草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11:52:00 [只看该作者]


         枳棘草——内蒙古草原上的苦命草,又名芨芨草。

  近年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往事,总是不期而至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或许是人老了就爱怀旧的缘故吧! 特别是有个战友——他的名字叫张泽良,人已死去七八年了,却总也忘不掉他(以下称泽良)。他还有个妹妹叫张泽慧(以下称泽慧)同为我的战友。

  在前年的一次战友聚会上,也听到了她死去的消息 ,兄妹俩双双离开了我们。

  记得当年在青岛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当兄妹俩胸前挂着红花,在车站人潮如海的送行队伍里 ,那意气风发的神态,青春的模样多令人向往!每个奔赴內蒙的兵团战士胸前都挂有一朵这象征着荣耀的大红花。

“祖国儿女,志在边疆”。

  兄妹俩去的不是一个连队,甚至不是一个团,但同属内蒙兵团三师。父母的意愿是让妹妹和哥哥同在一个连队。这样会有些相互的照应。

  终于有一天,妹妹调来了我连,兄妹团聚在了一起,殊不知以后哥哥的恶运却连累了妹妹,这竟然是一个悲惨故事的开始。

  泽良被抓起来了,关在连部东头的屋里,连里派上几个人白天黒夜轮流看守着他。听人說他同情林彪的话:“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也许,他只是重复了一遍林彪說的话。当年我也同情的,只是不說罢了。

  有一次,路过连部,被指导员喊进了屋里, “看你拖拉着鞋走路,像个战士的样子吗?” 指导员一脸严肃的說。我赶紧低下身子提起了鞋后跟。走出连部时,发现桌上有一张“北京军区军事法院”的判决书:里面的内容是判了一名兵团战士有期徒刑二年(或是三年),记不清了。罪名却记得清——有一次他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說:看我多像个劳改犯。

  泽良被抓的原因各有说词,有人說是他的日记放在枕头下面,被他的班长半夜里偷偷的从枕头下抽出,上交给了连部,结果发现了日记里的反动言论——看书要有批判的目光。这句话后来被作为判刑的依据。打成了现行反革命。也有说是连里领导对他的迫害,因为他曾得罪过领导。

  同时,那个告密班长也在不久入了党,被推荐参了军。

  难道看毛主席的书也要有批判的目光吗?批斗会上对这种责问,泽良只得无语。

  他的刑期五年。于1973年5月15日逮捕,于1978年5月15日释放。其间没有减刑,假释和保外就医。

  其个人简历;1949年生人,青岛36中67届毕业生,1970年10月13日加入内蒙生产建设兵团,隶属三师24团。爱好“文哲史”,性格坚强。劳改释放后,在连队养猪场喂猪。同年调卡布其矿连。79年二月平反,补足工资款2000余元。同月返城工作于青岛食品厂。

  对泽良判刑的会场设在海渤湾团部操场上。附近连队的人都去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我连离团部最远,连里只派我一人去参加,原因是我平日与他走的近,多少有点“陪绑”的意味。不然,何以解释那天我凄惨的心情,一个人茫然的在荒野里赶路,枳棘草在风中摇曳,不屈的根扎在这贫脊的土地上,这让我体会到无尽的悲凉。

  开完会后,泽良戴着手铐被押上卡车,两边站着持枪警卫,一路开去,沿途在各连队进行游斗后直接送去了服刑地点。

  事情回到源头。

  因为连队与当地老乡有纠纷,发生过几次武斗现象。老乡告状到了北京军区。师部派来了工作组来连队调查处理。其间,泽良提供给了工作组一些情况。据此,工作组命令连长在伙房礼堂全连大会上做了检查,其中有一句我还记得;“我脱了军装就是国民党”。 工作组走后,泽良的恶运也就来了。

  那些夜晚,连部的灯总在亮着,发出诡异的光。

“我们还年轻”,有一次泽良对我說。 是的,我们青涩,我们懵懂,我们还年轻。

  那天夜里,我刚入睡,被泽良进屋来叫了出去,他在门口对我說:要到临河师部去告状,马上要到新地车站扒火车去。 他只是来道一声,就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待我回屋后,刚躺下不久,对面墙角睡的一个人悄悄起了床出去了。不一会,他回来了,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又过了一阵,指导员进屋来把我叫到连部,让我說出了泽良的行踪,连里连夜派人把泽良抓了回来,从此,他失去了自由。

  关押期间,泽良自己一屋,平时门锁着。看守的人住隔壁一屋。有个啥事泽良会喊一声,比如上厕所之类。白天会让泽良干点活,给锅炉和伙房拉水,多少也算是放风吧。

  可这个“犯人”没干过坏事的。最坏的两件事,一是用绳子系上铁丝环,偷走连部屋顶凉晒的葵花。一是趁连队的人去老乡那里看电影,到伙房的菜窖里偷了土豆在炉子上烤着吃。

  泽良被关押期间,曾有一次“越狱”行动;他趁上茅坑时翻墙而过,借着沙包的掩护,猫着腰一溜烟地跑到黄河边,然后沿着河边往新地火车站的方向逃亡。在老乡家正在吃讨来的饭时,被连里追赶的人堵在了屋里,好心的老乡还给泽良找了双鞋穿,逃跑时他把鞋子也跑丢了。

  泽良的弟弟到过一次他哥哥服刑的监狱(呼市小黑河)。带去了一些衣物和吃的。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 ,父母买了两包月饼让弟弟带给兄妹。包月饼的纸已泛出了油花。

  此刻,弟弟还要赶到临河的三师师部医院 ,他的妹妹因为哥哥的事,精神受了刺激,得了神经病,住在那里治病。

  哥哥被带走那天,泽慧晚上一个人跑了出去,漆黒的夜里,五月的内蒙,气温还在零下,她沿着铁路线,朝团部的方向跑,朝着有灯光的海渤湾车站跑,距离有三十多里。跑累了就停下用衣袖擦擦眼泪 ,泪水不停的流出,她不相信自己的哥哥是个“坏人”。她的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哥哥。

哥哥被团部保卫科的人带走时已近中午,看守他的战士到伙房给泽良打来了饭。饭是伙房得到命令专门给他精心做的 ,满满一盆面条热腾腾的冒着香气。(面条通常是连队的病号饭) 泽良知道这盆面条的意味,眼泪一下从眼眶流出。

他一口没吃。此刻,他只想见她妹妹一面,但被拒绝了。

此刻,妹妹正在地里干活。正是插秧季节,一年的希望都寄于这些忙碌的日子。

  泽慧在半夜时分走进了海渤湾车站一个亮着灯光的小屋 ,怯怯的推开门,屋里有个大叔模样的人,是铁路上的板道工也或是值班的人。这些她都顾不上了,她只想着来讨口热水喝,身子被冻得嗦嗦发抖,她身后的两条长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直挺挺的不再显得柔软与光亮。

平日里班里的人都羡慕她,不仅因为她长的好看,多半也与她这两条辫子有关。

  连里有个女生的辫子被连长亲自下手用剪刀剪了去;当她把剪掉的辫子带回家时,一家人围着这双辫子痛哭起来。

  大叔模样的人问明情况,表示同情并表示要帮妹妹找哥哥,他一把搂过了妹妹吻着她,一双手像蛇一样在她腰际游移…… 她被奸污了。 总之,她没见到哥哥。回连后她变的麻木了,排里的人见了她也如躲瘟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经常看到她一边在连队的操场上转圈跑步,一边唱着革命样板戏《红灯记》。多半是天黑时,偶尔,会有一二声尖利的嘶喊,划破了高原无边的天际。

  月亮躲进了云层里。

  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屋里打牌玩。妹妹披头散发跑了进来,伸出两只手乱抓,一边抓一边哭喊着要找哥哥,坑上的被子褥子都被她掀翻在地——我们也只是愣在那里而已。

  妹妹泽慧办病退回城后嫁给了东营油田的一个工人。在一座山沟里过起了平静的日子。哥哥回城后用平反补发的钱在自家院里盖了一座二层小楼。也打算娶妻生子了。

  许多年以后,我路过一家商场,从里面传来电影“小花”的插曲:“  妹妹找哥泪花流,  不见哥哥心忧愁。”  

  这是另一个妹妹的哀怨,我却当成了泽良的妹妹——那个捧着一束枳棘草突然跑到我跟前的妹妹,,,,,,,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982 积分:211842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14:21:00 [只看该作者]

兄妹俩的遭遇好可怜,在那个年代里有多少屈死的鬼哟。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荒漠法老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713 积分:878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9/25 13: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1 17:53:00 [只看该作者]

 

    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给党和国家、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动乱。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社会进步。知青上山下乡是“文革”的一部分,同样是违背社会进步和绝大多数知青择业意愿的运动,毫无社会进步可言,它与“文革”一样,给知青和知青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

    每个活着的“过来人”,想起他们就难过!愿今后不再有上山下乡!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8093 积分:97459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2 8:56:00 [只看该作者]

当年同团两兄妹,
哥被抓捕妹疯回,
皆似原上枳棘草,
寒风之中颤巍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牧羊女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15419 积分:90972 威望:0 精华:35 注册:2013/7/29 19:2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2 10:30:00 [只看该作者]

      拜读!作者的记忆力好棒,当年之事描写的真实!点赞!小小年纪禁不住那样大的打击,妹妹好可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1138 积分:6159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2 23:34:00 [只看该作者]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在千百万知青当中,像这样的“枳棘草”不知有多少,羸弱的身躯何以经得起极左年代的狂风暴雨!兄妹过早辞世,跟这不无关系!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8093 积分:97459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13 8:38:00 [只看该作者]

当年那段历史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