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知青生涯【三】不去山里


  共有19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知青生涯【三】不去山里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78 积分:15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知青生涯【三】不去山里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8 16:07: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生涯【三】不去山里

  卡车路过横山县停下来吃饭,我和大哥连忙去了父亲那里,我们还是在“群专”人员的监视下见到了被“群专”的父亲。好的是,这位监视人员说了句:“你们慢慢说我尿去了。”就有意识的避开而且是一尿不返。

  父亲的情况和我们一个月前来时差不多,主要是个别头头找麻烦,一般职工都还是很同情父亲的。

  父亲最关心的,还是我们能不能去一个好队。我们说了我们的想法后,父亲肯定了我们的想法。嘱咐我们在做的时候注意把握分寸,要适可而止不能弄僵了,最好是多想办法见机行事。

  告别父亲到了定边县城后,我和大哥的铁杆同学刘志忠等很快了解到;定边县是一个南山北沙,县城周围以滩地为主的地貌。南面是白于山山区愈南沟愈深山愈高,北面是毛乌素沙漠愈北土地沙化愈大,县城周围及东西公路旁边的公社地势平坦自然环境最好。
  
  县城周围的公社已经划归本县知青插队,我们外县的学生安排在了这个范围以外的公社。我们还了解到,从富裕程度来说,县城周围的公社最好,其次是南山的一部分梁地,不好的是北面的沙地公社。当然,公社之间有差别,公社内生产队之间也有差别。
  
  按计划我们又到招待所了解情况,这里住着榆林安置我们的领导们,只有情况吃透后才能考虑如何去做,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快了解情况。

  结果,意外的在招待所院子里碰到了不太熟悉的田义,使得事情变得简单容易了。
  
  田义是农校学生农村出身,特别憨厚热情一脸的笑容,在几年的文革中遇到过几次也算是点头之交了。
  
  农校学生不插队统一分配工作,他来定边正是榆林派来安置我们的,还是一个负点责的人。

  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后,直言不讳的提出要他帮忙去个好公社,田义十分豪爽一口就应承了。
  
  很快他就把事情办好了,我们已经分到了一个叫周台子的公社,他帮我们换在了白湾子公社。白湾子在定边南部位于白于山山脉顶部,有梁地也有山地距县城六十华里,总体上算是个比较好的公社,比周台子强多了。看来,原来我们准备到“知青办”耍赖去好队的方案是用不上了,只能随机应变的对待了。

  公社这一关就这么简单轻易的解决了,下来一步就看能不能分到一个好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得到通知;我和大哥、刘志忠、吕向荣、雷成文、崔宏、雷义和徐志荣等十几个同学,分到白湾子的公社。
  
  志明兄弟和玉喜分到了堆子梁公社。
  
  章弘兄弟俩则分到郝滩公社。
  
  这三个公社基本差不多,郝滩公社稍强一点。

  到白湾子公社还是坐汽车去,我从车后厢爬上卡车时,猛然看见我班的女同学林桂馨也坐在车内,让我特别诧异,她怎么也分到白湾子了?我们俩同时看见了对方,脸都“刷”的一下红了。

  当时学校里的风气就是这样,男女同学之间基本都不说话。就是在大街迎面碰上,也都装着没看见提前忙忙地自动躲开,你走东我走西羞的不敢互相瞅一眼。

  我还像以前一样装着没看见,乖乖的低下头离她远远地坐在大哥和刘哥中间。
  
  刚坐下我就后悔了,刘哥最能无事生非,我怎么就坐在这家伙旁边,就目前这个状况我不是寻得挨侃了。

  我还是心虚,低着头眼睛翻起看大伙的反应。这一看我的脸更红了,他*的这么多的目光都往我身上瞅,怪怪的看着我。这些家伙都知道,我和林桂馨是一个班的。
  
  我肚子里暗暗的叫苦;瞅什么瞅又不是认不得,这些家伙不知道朝那里瞎想上走了,肯定认为我和林桂馨如何如何了他*的,其实我和林桂馨从来都没说过一句话,只是互相知道个名字而已。
  
  刘哥淡眉失笑的打量着我和林桂馨,用他那结巴的口气低低的贼笑着问我:“鬼...鬼...鬼鬼三,哥佩...佩服,你行...行行行了,一辈子的事情这就弄......弄弄好兰。”
   
  我一口喝断:“放屁!”我气急而发声有点大。
  
  吼过后我立马后悔了,发这么大的声不是更引起注意了?我连忙翻起眼皮又看向大伙,果然,看我的人更多了。
  
  刘哥还是那副贱笑,不饶不让的问我:“说...说说,咋...咋会事?”

  我压低了声音没好气的说:“什么咋回事?”

  “嗯嗯嗯。”刘哥朝林桂馨撅了撅嘴说:“她怎么分到这里了?”
  
  我咬着牙根子说:“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咋回事,鬼才知道她怎么分到这里的。

  刘哥脑袋伸过来眼对眼的盯着我质问:“不...不知道?不...不知道你脸红什么了?”

  “谁脸红了?胡说什么了。”我死不认账我怎么就脸红了。

   真他*的我脸红什么了?人家做贼才脸红了心虚才脸红了,咱们看了一眼就脸红了?可又能怨谁?班里就这传统谁不知道,可跟这无中生有的刘哥能解释清楚吗?你越解释越糟糕,我干脆头低下不言喘算了,我就不信你能捏出个花来。

  “哼哼,知道你不老实,我...我可是火眼金睛,一眼就...就看透了你们两个的小九九了你信不信,你们肯定是早就谈...谈谈成了……。”
  
  我恶狠狠地瞪着刘哥咬牙切齿地说:“少胡说!”

  “啊啊你们能...能能能那个了还...还还还不让人说说说。”

   我眉脸憋的更红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抬手就给刘哥大腿根狠狠地来了一记膏药,刘哥疼得龇牙咧嘴地双手扳住我的手告饶着说:“三三......三三三鬼,玩玩......玩笑昂,不不不......不说了不说了,放...放放手。”
  
   我狠狠地瞪了刘哥几眼,才松开紧攥的手。
  
   “贴膏药”是苏撇子老师傅教我的一种救急特技,手掌贴在对方的软肉上猛的一攥,攥到的肉越薄越好,一攥就是一块淤青,若是用劲大一些皮肉都能抓烂。大腿根肉嫩是贴膏药最好的部位,刘哥不回护才日下怪了。
  
  卡车出了县城,冒着寒风在弯弯曲曲的土路上向南行进。广袤的田野空旷而荒凉,路上基本看不到几个行人。白雪覆盖的大地,露出点点块块黝黑的土壤,显得更是寒冷与寂寞。

  远处,一群黑色乌鸦起起落落在黝黑的土壤里刨食争抢。天上一只硕大的苍鹰悠闲的盘旋在乌鸦上空。那尾巴一扭一摆控制着身体,巡视着浩瀚的晴空。时高时低时快时慢,忽如利箭冲空而去,忽又舒展双翅飘然而下,飞的是那么的随心所欲下来的是那么的自由自在。
  
  我羡慕的看着飘忽的苍鹰,暗暗地想;他*的,我什么时候能成为那只翱翔的苍鹰,该有多好啊。咱也来他个“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然而我沮丧的明白,我只不过是一只地下刨食的乌鸦,还不知道能不能刨到足够的食物填饱肚子,焉能奢比大鹏。

  凛冽荒凉白雪茫茫的土路上,只有我们这辆孤独的卡车在寒风中行进。我看着前面越远越细的土路,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悲哀...迷茫...无奈与感慨;什么大有作为,我就是一个被流放的囚徒,到这里接受改造的囚徒。

  摇摇晃晃的卡车拐过了一个山梁,我们终于到达了四面是山的白湾子公社。这里的山不高坡度也很平缓,卡车上了一个小小的土坡路,直接停在了公社没有围墙的大院子里。北面一溜七八间的平房大概就是公社的办公室,西面三四间房子好像是公社的灶房库房杂物房。

  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大人娃娃,还有各生产队接我们的农民。院子下面小场地的木桩上拴着几匹牲口,旁边还有几辆毛驴拉的架子车。这些毛驴和架子车我想是各生产队来接我们的吧。

  卡车停在白湾子公社大院时,一个公社干部站在车下面说了两句不冷不热的“欢迎”。就和领队的人员钻进房子。

  给我们吃的饭也早就准备好了,是农村常见的黄米捞饭洋芋烩酸菜。我们吃时发现黄米是陈旧的米,酸菜还发黏发臭。我们都感觉苗头不对,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
  
  我们立刻凑在一块商量,商量的结果是;如果把我们分到不好队就不去,不行从话就直接进城要求重新分配,大家一致赞同没有异议。


  事情真如我们所料,我们被分到公社南部的山区穷队里。我们和那个干部交涉,他根本不答应还态度生硬,三言两语就和我们争了起来,他的嘴头子根本不是我们革命小将的对手。我们说话有理有节而且能见好就收,在人们的围观中,我们立即按计划背起行李就出发了,连夜步行了六七十里,黎明时到了县招待所。
  
  当然,我们在路上也商量好了到招待所的对策;那就是只有一个要求,去个富裕的队,这也是我们来定边的目的。任何时候不说不下乡的话,当然,本身我们也没有不下去的打算。

  我们全部涌进招待所时,田义等看到我们后大吃一惊,连忙把我们领进房子了解情况。
  
  田义了解情况后哈哈大笑,笑我们都是灰脑,想去个好队这么点小事,打个电话就能搞定还憨呼呼的跑几十里路,不怕冻不嫌累?又批评我们这么多人集体行动造成影响就不好了,还有很多没有送下去的学生了。
  
  通过协商很快决定;由田义带我们返回白湾子公社,负责满足我们的要求,安排到离公社离公路近些的富裕队里。这些条件就是同学们普遍认为的好队。


  而我们兄弟俩的要求就不一样了,大哥和田义单独说了我俩的想法;我们要求第一是富裕,越富裕越好。第二是人少地多,人越少地越多越好。第三最好是杂名杂户,不要一个队都是一家一姓的。第四是人品厚沉好处交的。至于离公社离公路远近那就次要了,其它方面田义本人是农村出身,让他看着办吧。

  “哈哈,条件还不少,啊。不过,你们对农村倒是了解的透彻,行了行了没问题没问题。你们想的不错特别现实,就这么办!”田义大包大揽爽快的答应了。

  我心里暗忖,这家伙答应的这么爽快,不会是哄我们吧,把我们哄下去他就交差了。这件事他能办到吗?有那个权力吗?我笑着说:“农村我们呆过几年,是了解一点。呵呵,我看你好像权力不小么,真的能办到?不是哄我们吧。”

  “胡说什么了。”田义嗔怪的看了我一眼继续笑着说道:“我给你们交个底吧,上山下乡这是第一次。上面要求一定要把这个第一次做好开个好头,把你们顺顺利利的送下去中间不能出任何岔子,更不能刁难你们。只要你们愿意下去就是好的,像你们再次要求去一个合适的好一些的队,也是正常的在情在理的事,都尽可能满足你们的要求,谁要是以此刁难你们,谁就是破坏毛主席上山下乡运动的反革命,我看谁敢造怪不要命了。上面一直要求各级领导都要积极主动的配合,对于不愿意下去的,要耐心做思想工作。对于积极下去的,要大力支持表扬安排他们下去。嗨哈(明白)了没?”


  “嗯嗯”,我和大哥点着头的应承着。


  田义又说道:“你们就属于积极下去的那部分而且还是第一批,有点要求就必须解决好安排好你们懂不懂?这些是政策要求的你以为是我的能耐,把你憨的明白了没?当然,我肯定要把你们安排在好队上,让你们生活过的好一些,毕竟队与队还是有差别的。再说咱们都是学生又认识,这点忙能不帮吗?关键是我现在能帮得上,我是代表县革委会送你们下去的,他谁敢不给我这点面子谁敢难为我?所以,你们这事好办,去一个好队么小事一桩。明白了吗?”

  我连连的点头:“明白了明白了。”

  我嘴说明白了,心上却变本加厉地说;我算是彻底弄明白了,什么事都有个第一次,第一次是必须要做好安排好以后才能顺利进行。这和我以前考虑的基本一样,这下我心里彻底有底了,不好的队我就更不去了。

  我大喜过望,有了田义有了这个实底,就不怕到不了好队。田义是代表地区和县知青办带队下去的,专门落实这个事的,公社领导一定会主动配合。我完全相信他能把这事办好,安排一个好队对他来说,那是易如反掌了。哈哈,万一不行,我再跌死黑皮耍赖也不迟。想到这里,我都有点有恃无恐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哈哈,我已经决胜千里胜券在握了。

  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碰上这么个贵人田义,这事就算是彻底的解决了。害得我谋划了好长时间,让父母亲也跟着操心,现在全都省了不用去耍赖了。
  
  这次重返白湾子,是一个公社领导模样的人满脸笑容的迎接我们,很是说了几句“热烈欢迎”之类的话,态度也是格外的诚恳。和田义握着手钻进了北面的房子,大概又是去商量把我们这群学生如何安置吧。
  
  不管他们怎么分配,我毫不担心,我平静的打量着四周的山和这些接我们的人,等待着分配的结果。

  院子里的人和昨天一样,就像看市场的一群羊似的看着我们,围着我们懒懒散散的评头论脚。我从这些农民的眼睛里看出,他们并不稀罕我们这群洋气的羊,这群羊对他们而言,没有好坏肥瘦之分。只是公事公办的等待着,等待着把公社分配的人领回去就交差了。他们只是比较在意知青的穿戴,比较着城乡的衣着差别。

  我也注意到;这些大人小孩的穿戴倒还可以并不寒酸,再从他们面部肤色及表情看,不像吞糠咽菜受熬煎的状况。就是坡底的牲口,也是毛色煦亮精神抖擞。
  
  种种的迹象给我的初步印象是;这个公社农民的生活水平基本不低。

  会看的看个门头脚道,不会看的看个红火热闹。我虽然不是这方面行家里手,但是在农村受了几年罪的我,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我心里发踏实了,在这样普遍的情况下,再去上一个好的队,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有田义在房间里面和公社领导决定,我根本不操心。让谁到哪里和领导们没有一点利益关系,不会有任何争执的,随便怎么分配公社领导都不会介意。最终我们的去向,还是由田义摆弄。

  真该感谢这个田义,在这个节骨眼上碰到他是我们的运气,更难得他这么热心这么豪爽这么的义气,真是够意思。


  不出我所料,分配没用多长时间就定下来了。那个领导模样的人,和田义一块走出房间,拿一张纸单单来到我们跟前。

  公社领导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注意了,下面宣布一下各位同学去的生产队……。”

  我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田义,田义站在公社领导旁边看到我。笑眯眯的向我点点头。
  
  我明白,他已经兑现了对我们的承诺,把我们安排到好的生产队了。

  公社领导看着纸单单宣读;
***,***,***到**队。
***,**到***队。
……。

  最后叫到了大哥、我和许志荣名字,我们被分到了东张山队。

  “东张山”,这个带山字的队名我一听就炸了,我愤怒的喊叫:“不去不去!我不去山里!怎么就把我们分到山里?”

  太他*的意外了,如同晴天霹雳炸响在我头上,东张山肯定就是山里了。
  
  其他同学分的生产队名还没个带“山”字的,不是盆了湾了就是梁了涧了台了,就我们是个有“山”的队他娘的,这不是欺负人么?不是耍人吗?这个混蛋田义答应的好听,一口一个没问题一口一个没问题,结果就这么个没问题。纯粹他*的骗子,没想到这家伙是这么坏的个坏怂,竟敢这样的耍我。你以为爷爷好欺负,爷爷就不去你能把爷爷能咋?这家伙把我气糊涂了。
  
  这个有山的队我是绝对不去的。我听说南山不光山陡沟深行走不便,人们居住的窑洞也特别简陋,门窗特别的小,用柴棍胡乱钉着,外面再钉上些烂毡烂毯烂羊皮凑合。夏天还可以开门采光,冬天白天家里都得点灯要不就看不见,和原始人住的差不多。更磕碜的是吃水特别困难,吃的都是窖水比油还金贵。人们从来不洗脸,只有逢年过节走亲戚才洗一次。而且洗的时候是按大小个站成一排,另一人噙一口水,从高到低对着脸,‘噗’的一声一扫而过,揩吧揩吧就算是洗了。
  
  我虽然不太相信这些传言,但也坚决不去冒这个险。
  
  人们的诧异的看着一脸怒气的我,都愣住了。
  
  刘哥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大声说:“不...不想去不能好好说,吼...吼叫什么了?不就换...换个生产队么,这...这还不简单。”刘哥还是那结巴的口气。
  
  我明白脑筋转的疯欢的刘哥,他这话不光是说给公社干部和田义听的,也有扇动同学们的目的。
  
  果然,有些同学就随声附和着喊叫了起来:“给他们换一个队,换一个吧。”
  
  公社领导两手一摊,嘲笑的看着田义。意思很明显;我可不管了,这是你定下的你看着办吧。
  
  田义笑着向公社干部摆摆手,走过来问我:“哈哈,不去?我看还是去吧。啊?”
  
  我沉着脸干脆的说:“不去!”
  
  我看也不想看田义一眼,脑袋侧在一旁恼怒的想;这小子比刘哥都贼,我怎么就没看出来,还把他当成好人了,真是奇耻大辱算我眼窝瞎了。
  
  田义看着我弦外有音地说:“是我把你们分到东张山的。”
  
  我扭过头狠狠地瞪着田义的眼睛说:“我知道是你!不去!”
   
  我的口气干脆断绝,也包含着对他那卑劣行径的气愤。
  
  我愤愤地想;他*的在招待所说得好好的满足要求了到这里又翻把了,结果是摊黄换了个米馍馍还是被骗到山里,这闹腾了个什么。老子就这黑五类的出身不好使,难道老子的脑子也不好使就那么容易挨骗吗?不管他,山里我是绝对不去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了,横竖都是山了我还怕什么了,就是死也不能脖子伸起乖乖的挨刀吧。老子就试试不去山里你能把我咋?不就是换个好队吗。爷爷我还没有摔过这么大的跟头让人骗得这么惨耍得这么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107 积分:56398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8 17:07:00 [只看该作者]

      金色大漠朋友算是幸运的,你们当时可以挑公社挑队,我们到川、陕、鄂交界的大山插队时,名单是事先就定好了的,到公社后直接由大队派来的贫下中农把我们接走,不带商量的,呵呵。安定下来才知道,各公社、各大队是有天壤之别的,但木已成舟。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751 积分:9065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8 19:00:00 [只看该作者]

告别父亲备下乡,
千挑万选寻地方,
听说地名有山字,
立马拒绝高声嚷。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78 积分:15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8:24:00 [只看该作者]

欢迎丹阳版主的点评。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就下农村为国分忧,差点家破人亡受尽艰难,农村的事还是清楚的。所以去一个好队是必须的,在下乡前我就准备到知青办跌死皮伺候他们以便达到目的。结果情况有了变化,比原来想象的简单多了,才有此做法。让你见笑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78 积分:15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8:26: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龙行天下版主,选择一个好队,对我来说太太太重要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107 积分:56398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10:50: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金沙大漠在2018/6/9 8:24:00的发言:
欢迎丹阳版主的点评。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就下农村为国分忧,差点家破人亡受尽艰难,农村的事还是清楚的。所以去一个好队是必须的,在下乡前我就准备到知青办跌死皮伺候他们以便达到目的。结果情况有了变化,比原来想象的简单多了,才有此做法。让你见笑了。

   哦,是这样,朋友吃苦了。我们之所以无选,是因为完全不知道那里的情况,若知道,也会有要求的,呵呵。祝周末愉快!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78 积分:15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11:48:00 [只看该作者]

是啊,知己知彼才好行动的。也祝您愉快。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107 积分:56398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13:06:00 [只看该作者]

      谢“金沙大漠”朋友!从某个意义上讲,“好队”、“差队”也是相对的,总体上说,知青的生活是艰苦的,好在一切都成为历史,而且今后不会再重演。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78 积分:15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13:23:00 [只看该作者]

同意您的看法。另外,我想在“知其然”后,再“知其所以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107 积分:56398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9 16:50:00 [只看该作者]

    现在,就是广大知青寻求“知其所以然”的时期,所以,对那段经历有回忆、有怀念、有反思、、、、、、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总数 100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