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知青生涯【四】同学情谊


  共有29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知青生涯【四】同学情谊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303 积分:16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知青生涯【四】同学情谊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3 19:42: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生涯【四】同学情谊


  田义还是笑着问我:“那你想去哪里?”

  我冷冷的随口就说:“你就把我们分到盆了湾了或者梁了的地方都行了。”

  林桂馨就在旁边,对我说:“要不和我们分一块吧,我们分的那个队叫金盆湾。”林桂馨万分不好意思的说着,说话中已是满脸通红声音越来越轻。可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嗯?!这咋说这么个话。我一听就慌了满脸通红地说:“不不不,不去,不去……。”

  我万万没有想到善良乖静的林桂馨,在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尽管她同情我帮助我,但我是绝对不会接受的,这叫同学们知道了怎么看她。再说我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岂能让一个弱女子庇护,这不叫我丢人吗。什么金盆湾银盆湾,神仙盆湾我也不去。还有,一路上刘哥神一出鬼一出的调侃我,说我和林桂馨这了那了正愁没地方下蛆,林桂馨这么一说,那张嘴还能闲得住,一气给就说成真的了。
  
  也就日下怪了,随口说了个盆了湾了,还真就有个盆湾还是金的,林桂馨还恰巧就分到那里。真是邪乎了他*的。

  果然刘哥拍着嘴巴如嚼美味似的满脸堆笑,大气一马地对林桂馨说:“行...行了,问...问题不大,我...我去和他们说说。”
  
  嘿!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还“和他们说说”,你以为你是领导人家都得听你的,我一阵子的腹诽。
  
  刘哥话音没落,头已转向了田义和公社领导说:“听...听听见了没,好...好事啊,成...成人之美么,谁都能理解,你...你们说了?”

  我一听脑瓜壳子都炸了,一句就把我撂到沟里了还得用了一气,进步也太神速了吧。什么成人之美不成人之美,这是帮我了还是糟蹋我了啊?真是把鬼等上了我直想把那的嘴扯烂。

  田义却恍然大悟似的两步踏到我跟前。一把拉住我的手,把我拉的远远的,眼睛瞪的老大低低的问我:“好好给我说,你和那个林什么的是不是谈着了?啊?这么好的好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到一块吧昂,嗯...去不去金盆湾?嗯...要不去...去其它地方也行?要不你看吧有什么条件你说,反正一句话的事,你定。”田义一口气哼哈完笑眯眯的看着我,如同拿出来一大堆财宝等着我的挑选。

  我有点懵了他*的,这田义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要说是好人吧,答应的好好地却把我们分到山里。要说坏人吧,狗屁的“成人之美”还和刘哥抢上了,一口一个没问题没问题热心的不得了。好像换到哪个队都行,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这家伙刚见面时给我们调公社倒是挺麻利的。

  我迟疑了一下,看着田义笑眯眯的脸,也把声音放低了说:“不是的,你不要听他(刘哥)胡扯,没有的事。我给你说昂,绝对不能把我和她分到一块。还有,你要是真正帮忙的话,就不要把我们分到山里,山里我们是坚决不去,你就想也不要想。”

  一想起那个噙一口水喷着洗脸的传言我就恶心,山沟里我是断然不去。

  这时刘哥和大哥也到了跟前,听到我那么说,刘哥一句就插了进来对田义说:“你...你不要听他(指我)的,嘴上那么说了,心...心上早喜的开花了。他...他这个人你不知道,心上想的打死也...也不承认。鬼着鬼着了,你...你要是把她们分开,他能骂...骂骂你一辈子。”

  “那还用你说,拆一宗婚顶拆一座庙了我能不知道?”田义一副成人之美的表情,和没脸的刘哥真正是一丘之貉。

  刘哥说:“那...那是,你...你朝那看。”刘哥眨眉弄眼的向田义暗暗示意了一下林桂馨的方向。

  田义还真的调头偷偷地看林桂馨,连大哥也调过头去看。

  林桂馨满脸通红,半低着头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正向这边瞅来。

  我暗暗叫苦,这林桂馨你是咋搞的?你这不更叫人误会么?都是刘哥这个坏怂,什么他都能利用上了闪的鬼都跌跤了。把四清文革的弄假成真把戏耍到我身上来了。

  我憋的满脸通红一副尴尬相急忙否认:“不是不是不是......。”

  没容我再多说一个字,大哥一脸冰霜地问我:“是不是真的?”

  哎呦我的妈吆,这咋弄成这么个事了,谁都不相信我了,这家伙今天是把假的弄成真的了连大哥也骗了。大哥吧么你交的什么朋友,你不知道你那个铁哥们一句真话也没有你还相信?

  我使劲摇着脑袋肯定的说:“不是不是!”

  大哥这边还没完,刘哥那边又给田义上劲了。刘哥一本正经的对田义说道:“我...我把老底子给你透了吧,她...她们俩是一个班的,还...还是同桌。平常关系就...就..哈哈...不不用说明白了吧?”刘哥张口就来凭空捏造说的比真的还真,还一副神秘的表情。

  这咋又成同桌了?谁跟她是同桌!附近也没坐过一下不要说同桌了,我从来就没说跟她过一句话。我急忙辨解:“不是不是……。”

  可田义根本不理我却问大哥:“哎哎哎老大,你说你兄弟和林什么是不是一个班的?”

  大哥以实为实的点头说:“是了。”

  田义一听就说:“这不就清楚了。”


  清楚什么了清楚纯粹是个糊涂官,让人卖的吃了还替人数钱的把式。

  刘哥又说:“这...这个忙你...你得帮吧,啊?”这家伙还在往死了砸。

  田义说:“那还用你说,当然是帮么肯定帮!原来也认识现在又正巧赶上这个茬茬了还能不帮?责无旁贷责无旁贷。好不容易到了一块,还差点让我给拆散了。哈哈再不用说了,我这就去重新商量重新安排。”

  刘哥喜笑颜开的拍着田义的肩膀说:“够...够意思,哥们绝对够意思,真...真正是咱们造反派战友了。你放心,她...她们两个会念你一辈子好,一辈子也忘...忘不了你。”又扭过头说我:“鬼...鬼三这次放心了吧,永永...永远也不要把田哥忘了,昂。”


   放屁!都把都我煮成熟饭了还忘什么忘,谁都不给我一句解释的机会由你们耍弄了,气死我了。我咬着牙厉眉瞪眼地向刘哥低声吼道:“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得远远的!”

  正准备走的田义听到我的吼声,错愕的看着怒气冲冲的我怔住了,眼睛一眨一眨地糊涂了。

  刘哥连忙把我拉到一旁,凑在我耳朵根子上说:“你憨...憨了,不...不这么说人...人家给你调了。不...不敢犟了,听...听哥的没错。再...说人家林桂馨那么漂亮,把你...你小子还折你什么秃富了,咱...咱这次是来他他...他个一箭双雕。”

  我“噌”的扭过头,又羞又怒的说:“胡说甚了!十雕也不一百雕一万雕也不。”

  刘哥说:“你想想...想好,过...过了这个村就没...没这个店兰(了)。”

  我瞪着他说:“不!愿意有店没店了。”

  林桂馨是漂亮人也好。但我这个黑五类能攀得起吗?如果这事传出去林桂馨怎么做人?这种缺德的事我是不做。

  田义走过来皱着眉头问我们俩:“什么店?想去什么店了让我听听?”看来田义还糊涂着了。

  刘哥脑袋偏转按住嘴头子差点笑得叉气。我说:“不是什么店不店的事,你不要听他胡说,我们没那种事。”

  田义惊讶的问我:“真的?”

  我说:“当然真的。”

  田义“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就笑就说道:“你们俩究竟谁说的是真的?啊?”说完,又看我和刘哥俩。

  刘哥这个坏怂还在糊弄人就笑就说:“这...这还不清楚?哈哈哈哈。”说完又去笑了。

  田义也笑开了看看我又看看刘哥,来来回回不住的瞅弄不明白。刘哥品的光光的就是神仙也看不出他不诚实,不要说不了解刘哥的田义了。

  田义边笑边说眼睛盯住我问:“你老实说,你们究竟谈着不?”

  “不!”我说。

  “不?昂...你又说了个不,你不是在我跟前耍鬼吧?”田义眉头紧邹着一只眼迷缝起问我。

  哎呀我的妈呀我是我不活了我死个也,我受不了这两个一球一样的神神,能把人能揉搓死,我几乎是低声喊叫:“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就没么有完没完兰!”我像机关枪一样打出一串‘没’的子弹。


  这田义也真是的,三逼五靠三逼五靠的,还真还想当一次“媒婆子”?当媒婆比当官也好?

  田义还是不相信我,看了我半气,又疑惑的看着刘哥。

  我说:“你不要看他,他和我大哥同班同学,关系特别好和我也不错。见我不想去东张山就给我帮忙了,胡拉混扯的胡说了你不要相信。”

  田义又问大哥:“是不是这样?你也实说,不要担心我帮忙的事,不管怎样我都会帮忙的。”

  大哥淡淡的说:“我兄弟说不是就不是。剩下帮忙与不帮忙的事,也是强求不来的,能帮是你的情意,不帮,是你的本分。你也不要为难,帮不上我们也不怨你。”

  田义听见大哥的话不对,立即收起笑容说道:“哎哎哎,你看你还扳起了,你们误会我了,我是真心帮你们了。”

  大哥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言喘。大哥这表情谁都看的出来:你把我们都帮到山里了还真什么心了,有这么真心的吗?

  田义连忙说:“你看你看,你还真的误会我了。好!我就直说了吧,那个金盆湾收入不顶东张山,就是离公社近女同学去是好一些,但不符合你们提的条件。”

  我将信将疑的问:“东张山真的好?”我皱着眉头看着田义想,这家伙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田义又忙忙的把我和大哥拉到一边,避开刘哥说:“啊呀,真的好么我又不哄你们了,给你们帮个忙还这么费劲。我是想,假如你和那林什么真的好,想到一块去就安排到一块。如果不是这么个情况,那就不往一块安排了,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们到东常山去那里真的好。”

  我也不想和他绕弯子,就直截了当的说:“我和我那个同学没那个事,你不要那么想。那个东张山我就认为是山高深沟,明明是山么,名字都叫的是山还能不是山?我们也在农村呆过又不是不知道了,叫山的地方还能成了滩?”

  田义说:“不是不是,其实那个东张山是有个“山”字,但不是山地而是梁地,知道不?比其它队都富裕,人少地多才四十多人,人品都厚道好相处。十分工要分四五毛钱了,分粮也要四五百斤了(当时一个工几分钱,一年分粮二三百斤的队有的是),就是离公社远一点二十多里路。不过远有远的好处了,农村的事咱们都知道这里面的窍道吧,我认为是蛮不错的。最合适你们的条件,是我特意把你们放到那里的真的好,不信你问问周围的老乡。如果你们真要调也容易,不存在任何问题,你们可要想好了。”

  这两个四五还真让我心里一动,我不知道这样的状况算不算定边县富裕的生产队。但是,其它方面倒是合乎我们的条件。梁地我也听说也是不错的。离公社远虽然消息不灵通,进城不方便。可是不在公社领导的眼皮子低下如田义所说,做什么都方便,实惠的很。可要说东张山是梁地,我就不信,既然是梁地,为什么不叫“张梁”而叫“张山”?再说,那么多没山的队,难道就都不如这个有山的队?我就是不相信。还有一个“水”的大问题,会不会是一口水全家洗脸的情况。这些当然都要落实一下了。

  我转头看四周,见几个50岁左右的农民,圪蹴在公社院子不远处的阶畔边上,悠闲的看着我们这边拿个旱烟锅子抽烟。看样子像是公社所在地的农民,没事在那里看热闹了,不像是生产队来领人的样子。

  对!就问问他们,上年纪的人一般都不说假话,而且知道的事多,应该能问出点真东西来。

  结果问和不问差不多。问东张山队好着不?说好着了。问了这句话我就后悔了,人民公社的队谁敢说不好,不是白问了?又问工分值和分粮多少,回答说不知道。再问是山地还是梁地。说梁地多山地也有。问水的事,都说是“窖水”,至于够不够用?好不好喝?都说马马虎虎就那样。再就问不出个所以然。

  我站起走到一旁沉思起来;这他*的咋弄也?东张山真的梁地多吗?那他*的不叫成“张梁”就结了,还什么山山山的不是绕人嚒。按一般情况来说,叫山的就是山叫滩的就是滩,村庄名字都是根据地形地貌起的么。
  
  还有这“窖水”的事,究竟是怎样?什么是个“马马虎虎就那样”?

  大哥走了过来,我向大哥说了老乡说的情况和我的疑虑,大哥也沉思起来。

  田义也走了过来说:“呵呵,这次我弄清楚了,刚才和那个公社领导又问了一下。其实这个队是由两个庄子组成的,一个叫东张山一个叫官路峁。两个庄子相距四里左右,主要以官路峁的梁地为主,地多的很多的很。其它都和原来一样。你们问的怎么样?就这情况你们看,要不要调一下?不用客气。不过,我现在更坚持你们还是到东张山去。”

  大哥想了想对田义说:“嗯,就按你说的办吧,先不要调了。我们了解的情况和你说的一样,还是先去看看,要是不好再麻烦你你看行不行?”

  田义听大哥这么说,极为赞同的说:“哎---这就对了,你们先去看看,看看实际情况怎样再定。咱们农村呆过一看就清楚了是不是?如果真正不好,那咱也不怕,我就在城里招待所住着了暂时不回去,你们直接来找我。你们放心,咱们都是学生,只不过我比你们走运没插队,别的忙我帮不上,这点忙我一定帮到底。”

  我和大哥不断的点头,也为刚才的不冷静向田义道歉。

  刘哥也撵了过来,看到我们都谈妥了,结结巴巴不好意思的也向田义道歉。

  田义爽朗地笑着说;刘哥乱点鸳鸯谱把他都绕晕了。不过,他对刘哥的人品大加赞赏也敬佩他的急智。

  我心里想;哼哼,一个四清运动一个文革运动,刘哥学的就是见风使舵鬼话连篇的这门学问,早就是百里挑一的“滚刀肉”了,这算个什么——小菜一碟。

  我回过头,看到林桂馨站在那里看我。而周围的农民和一些同学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和林桂馨。我的脸 “刷”的一下又红了。

  我红着脸强装镇定的走了过去说:“我们就去东张山也,田义和那些老乡都说东张山好着了。”

  林桂馨红着脸低着头说:“昂,那也好。”

  我抱着实地考察的想法,心情忐忑的踏上了去东常山的路。尽管田义一再表示帮到底,我还是心有余悸,万一不好那麻烦还是不小的。


  不管麻烦大小躲是躲不过的,既然躲不过我也不惧,就按原来想好的办尽我的能力办。像母亲说的那样;男子汉,就要磨练了。眼下,就是磨练。我倒要看看,面临我的究竟是什么?究竟有多难?不管多难这走出社会的第一步我必须赢!为了我、为了家、为了母亲,我必须赢。我甚至想,困难再大点、再复杂点,我也必须要赢!

  我的残酷经历使我养成了一种习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管你说的多么漂亮也不管你们多少人说,我还是坚定的相信我眼睛看见的现实。我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就这么个做法,我清楚的知道;我只有这样做,才能使我以后好一些。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601 积分:5889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3 22:32:00 [只看该作者]

     地点终于定下来了,接下来,该欣赏“金沙大漠”朋友“战天斗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事了,期盼着、、、、、、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417 积分:940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4 8:02:00 [只看该作者]

一番折腾事终明,
田义真的仗义情,
各取所需分各队,
同学情谊心底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303 积分:16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4 19:47:00 [只看该作者]

对不起朋友,地点没有定下来,只是去看看,下一章才定了下来,名为“尘埃落定”。我们也不存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事,请丹阳版主注意一下那时期的时间;我们是1968年11月30日离开家乡,两天就到了定边,去东张山看看的时间是12月的2号或3号,当时的号召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毛主席“知识青年的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是在12月22号才发表的。所以,当时的我们根本没有接受再教育的这个概念,也压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最高指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303 积分:16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4 19:48:00 [只看该作者]

是的,同学情谊重于泰山。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417 积分:940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5 7:34:00 [只看该作者]

当年的12月22日之前,确实还没有什么接受再教育的概念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303 积分:16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5 13:03:00 [只看该作者]

确实如此,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下来时,我们这里的学生基本都下去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601 积分:5889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5 23:1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金沙大漠在2018/6/15 13:03:00的发言:
确实如此,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下来时,我们这里的学生基本都下去了。

    呵呵,我是说下队后的“故事”。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417 积分:940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8:25: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303 积分:16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9:20:00 [只看该作者]

丹阳,对不起我理解错了。我从小学三年级下农村,农村的苦我们受过,所有这里的农活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个事。丹阳,我们担心的是阶级斗争担心我们的政治背景不好。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里人就不搞阶级斗争,我们插队三年,连一次批斗会都没有开过,农民对我们特别的关照特别的好。

 回到顶部
总数 78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