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知青生涯【五】尘埃落定


  共有198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知青生涯【五】尘埃落定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95 积分:161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知青生涯【五】尘埃落定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9:44: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生涯【五】尘埃落定

   皑皑白雪把白玉山脉的梁峁沟豁装扮成了银色的世界,冬日的阳光里,银装素裹的陕北高原雪照云光纯洁美丽。脚下的路,也就是雪地里两道细长的架子车轮压痕,掺杂着人和牲口的蹄印,弯弯曲曲时有时无的随着高低不平的地形,孤独的伸向遥远的沟壑里。
   
  东张山生产队来接我们的农民,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汉子,叫杨多山,中等个子。黑黝黝的脸庞充满了憨厚朴实的笑容,两眼炯炯有神透着精明干练,强健的体魄像是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他穿一身黑色中式绵衣,浑身上下没几块补丁,穿一件八成新的白色羊羔毛领子绵羊皮大袄,赶着两头毛驴接我们。
    
  刚走出公社的驻地,马多山就邀请我们去骑那头没有驮东西的毛驴。他忠厚和蔼的面孔、直爽实在的语言,立刻就让我感觉像是遇到儿时B村的伙伴,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熟悉感、诚实感。这种浑然天成不假雕饰有着浓郁山野气息,也夹杂着原始粗犷的内涵。既有豹子般的彪悍凶猛也有大姑娘般的温柔羞涩,有沟峁间山花绿草的清香靓丽也有黄土地一样的厚实与雄伟。上天赋予人类的一切优良品质,都原汁原味的保留在他的身上,让人踏实、安全、心静。也许是我太厌恶城市里尔虞我诈的政治运动,急切期盼呼吸到这样纯净的气息,迫切向往这样清净的环境吧。也许这纯净与清净才是我心灵所珍惜所期盼的。
    
  我很快无拘无束的和他攀谈起来,信口开河的闲聊神侃。秀气腼腆的徐志荣,乖乖的跟在我们身后,如同一个没出窝的雏鸟,怯弱的眼睛里中露出新奇的目光,静悄悄的听着我们啦话。大哥则骑在毛驴上,倒像是一个游山玩水的游客,欣赏这白茫茫的山野欣赏这分外妖娆的美丽雪景。
    
  我在和杨多山的啦话中也注意到;他棉衣里面的衬衣领子,没有太多的污垢而是比较干净的。赶的两头毛驴也都十分健壮精神,皮毛明光煦亮。我初步判断;这人不错,生活家境也不穷,也不像是一口水全家洗脸的光景,毛驴都喂的这么好,东张山也应该不错吧。
    
  我逐步把啦话内容转到了东张山,证实了田义说的都是实情,也进一步了解到了我想知道的其它方面情况;
    
  他们住的都是窑洞,没有房屋;喝的都是“窖水”,窖水基本够用,比县城里的咸水还好喝;烧的是以羊粪为主加庄稼桔梗,要用风箱扇着做饭;吃的主要是面食,这里是燕面(莜面)的主产区,其次作物是荞面麦子糜子谷子;油是队里种的胡麻,可以拿到县城换胡麻油和小麻子油(就是陕北县城里供应的清油);副食以洋芋为主,其它蔬菜也都有,都是自留地里自己种的。
    
  东张山住的都姓张,只有一个郁才章的外姓上门女婿,是个副队长。官路峁住的都姓杨,也有一个上门女婿叫胡月明,还是正队长,他以前是邻队宁条湾人。两个上门女婿担任正副队长,实在是少见。
    
  然而问到一年一人能分多少粮?十分工能分多少钱的时候。杨多山警觉的看着我,笑笑的说:“没多少。”
    
  扬多山不愿意说出分粮分钱的数字,这我清楚我也理解。他们有他们的分寸,这是他们是秘密,他们不愿意透露,透露对他们没任何好处,再问也是白搭。
    
  步行两个多小时,到了东常山队的地界上。我发现我们走在了真正的“山畔子”上了,走在一道分界线上了。一边是稍有起伏而广袤的梁地,由稍高的梁梁和相对低点的湾湾组成,空旷的田野里没有一棵树木,平缓的向北下坡通向县城。另一边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沟和无数的大小梁峁,梁峁上也是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无穷无尽纵横交叉着直到深远的天边。
    
  我知道了,这里就是人们所说的“山脊梁”上的“山畔子”,是定边县海拔最高的地方,也是定边最寒冷的地方。
    
  官路峁村就镶嵌在这条沟的沟畔上,村口一个高高的打麦场和沟畔上高低不同的五六个烟囱,显示着这个小山庄的存在与位置。而东张山村在南面远处的一个山峁上。
    
  我向杨多山详细询问了本队的田地范围,杨多山粗略的用手指了一下地的四面界线。两个村子相距四里内及周围的地都是他们的,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四十多人的生产队,能拥有这么多的土地,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多的多。
    
  我们沿着打麦场旁边的土路下了沟畔,百米左右就进了杨多山家的院子。这是个三孔窑的院子,三孔正窑坐东北面西南。有两孔窑都安着双扇扇门和敞亮的的窗子,窗子上还有清水水的玻璃。另一孔窑没有门窗,放些农具和杂物。两边侧面的几个小窑也不小,一边是磨窑,一边是驴圈和厕所,院子里整齐利落。
    
  刚进院子,杨多山父亲和婆姨就满脸堆笑的迎了出来。杨多山父亲五十出头,神清气朗面相善良忠厚,上嘴唇上留一撇着黑黑的胡子,穿的比儿子还干净,一身黑色绵衣基本就没有补丁。杨多山婆姨二十三四岁,抱着一个娃娃,身材均匀端庄大方漂亮温和。上身是暗底色碎花罩衣,腿上是深灰色罩裤。
    
  杨多山给我们相互介绍后,我们自然称她们为“杨叔”和“嫂子”了。杨叔和杨嫂很热情把我们让进家,杨多山卸完行李就去队长家打招呼去了。
    
  杨多山的家里十分暖和、干净、敞亮,家里虽然家具不多,都打扫的干干净净。靠窗子的炕上铺着吸芨蓆子,上面又是绵毡又是塑料布,靠墙的铺盖没有一块补丁,叠的整整齐齐。
    
  杨嫂给我们舀了多半脸盆水让我们擦擦脸,我暗忖;这里根本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缺水。
    
  我接过杨叔给我倒的开水看了看,这水虽然没有家乡水那么清澈,但也不算浑浊。我吹了两口热气,尝了一点。远没有家乡的桃花水那么甘甜,有一股土腥子味,但是比定边城里的咸水还是好喝。定边县城里的咸水咸的很咸得很,越喝越渴。
    
  我们又专门查看了没见过的水窖,水是我们特别看重的事情。水窖就在院子里东侧小窑洞旁边,外形和普通的水井一样,圆形的井台比地面高出三四十公分,圆形的窖口直径六七十公分。上面一块圆形厚实的木板井盖,没有辘轳只有一根井绳拴在井外的一根木桩子上。扬叔找了一把手电,揭开井盖让我们用手电照着看里面。
    
  我爬在窖口上探下身子,用手电照着细细地看里面。里面水位很高距井台只有三四米,下面有水的面积远比井口大的多,水面上漂浮着大小不一的雪块。看不清窖里面的形状,也看不出水窖有多深,更不知道能盛多少水?我抓着井绳甩了几下,井绳下面拴的水桶露出水面。我把水桶拉上来看,水的颜色有些浑黄。我尝了一口,比刚才喝的开水土腥味重多了。我想肯定是水烧开后沉淀了,才达到我们刚才喝的那种效果。
    
  杨叔介绍说;水窖就是一个长脖子大罐罐,口口小肚肚大。里面的水是收集的天水,也就是夏天的雨水和冬天的雪。要是勤快着收集,一家有一个水窖人畜基本就够用了。讲究的人家是两口水窖,一年一口轮着吃,那水才好,比你们的桃花水差不了多少。


  杨叔还全面回答了我们对于水窖防渗漏的疑问;防渗漏的材料特别简单,就是把沟底的红胶泥窝到踩到揉到后,往窖壁贴一层,再用棒锤反复拍打形成一层密实的防渗层,一点水都渗不出去。整个水窖的制作成本很小,不用购买任何材料,只用十几个人工即可。水窖可以自己挖,也可以请专门做水窖的土工挖,工艺很简单没有什么技术难度。水窖大小根据自己的要求做,容量大体在15到30方之间,用的年代也长。而且水窖在夏天能放熟食,把熟食装在桶里吊下去,几天都坏不了。
    
  听了马叔的详细介绍,我不由的敬佩老祖宗们的聪明才智,用这么简单的方法,不用购买任何材料也用不了多少工时,自己就把能这么大的吃水问题解决了。而且使用起来还特别方便,水窖就在自家院子里,不用到远处去担,婆姨女子都可以随便的用了。还能储放熟食,真是了不起的创造,和发明冬暖夏凉的窑洞一样的了不起。
    
  大哥又请杨叔领着我们到村子里转了转,这个小村子一共有大小五六个院子,不一会就转完了。院子里都很干净,窗子、门、人们的穿着,也都和杨多山家的人差不多。
    
  最后,我和大哥来到了打麦场上,这是我们必须要看的场所,因为这里堆放着各种农作物的秸秆。秸秆的粗细长短可以大体证实庄稼的收成好坏,也能证实土地的肥沃与贫瘠。我们仔细查看了秸秆,秸秆不算长也不算粗,不如滩地里的秸秆粗壮一些,但还是相当不错的,比我预想的要粗得多也长得多。
    
  至此为止,我们凭着在农村生活了几年的经验,对这个队有了一个大概而真实的了解;这里相当不错。


  看完这些秸秆后,大哥问我:“你看这里怎么样?”
    
  我如实的回答:“好着了,这里人不错粮食也绝对够吃,产量可能不高但是地多人少,我想比咱们原来住过的B村强得多。吃水我看问题不大,这里的人穿着都还比较干净,看样子不是想象的那么困难,就是水里杂质多一点也不算什么问题不大。不好的就是烧的困难,光靠烧羊粪和秸秆怕是不够,这里沟里梁上也不长个树木,就是些杂草也当不了柴烧。”
    
  大哥说:“嗯,是了,明天咱们到其它公社去看看了,看看定边这个“粮山油海”的县有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再说咱们真正的定下来,也要到县城给田义打个招呼的,得好好谢谢人家。”
   
   我应承了一声,大哥的想法正合我意,应该到其它地方看看,说不定有比这更好的农村。有田义的承诺就有条件进行再次选择,更何况我知道了“知青要求去一个合适的队好一些的队是合理的要求”。


  一种寒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哎呀好冻耳朵都冻僵了。全怨他*的成分不好,要不谁冰天雪地的自己给自己寻事,成分好的话说不定呆一阵子就出去了。而我们,量不定就是一辈子啊。
    
  回到杨多山家,杨多山早就回来了。说队长有事出去了不在家,一两天回不来,留下话要马多山家好好地招待我们,暂时就在这里吃住,并且还要马多山代他向我们表示歉意,回来后再当面赔罪等客气话。
    
  其实杨多山家就等于是这个队的接待站,不管外面来了什么人,都是他家接待。这是我后来知道的。
    
  杨嫂已经给我们做好了饭,是香喷喷的黄米捞饭猪肉烩菜。肥厚的硕大的猪肉片子比洋芋和酸菜都多,看的我眼睛都绿了馋的我直流口水。他*的,过年我都没有吃到这么多的肉,满盆子都是肉啊我的老天爷。吃啊还等什么?我端起杨嫂递给我的一碗肉盖饭一阵子的狼吞虎咽就开始了,香!美!爽!吃他个风卷残云吃他个稀里哗啦,转眼间一碗饭就下肚了。


  大哥用脚触了我一下瞪我一眼,嫌我吃相难看。我咽了口馋唾沫心里嘀咕;这么好吃的东西谁能顶得住,再说早就饿的前心贴后心了还管什么吃相不吃相了。但想是想,速度还是慢了下来。


  杨嫂就守在跟前见我如此,直接用勺子挑着肉给我扣在碗里,随后又是一勺子碗里都盛不下了。


  “哎哎哎嫂子嫂子,盛不下盛不下了。”我说。


  “好好吃昂,肯定饿坏了。”嫂子像是对待兄弟一样的口气一样的表情一样的心疼,手里拿着勺子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吃。


  吃吧,好好地吃吧,听嫂子话好好吃吧。吃到后来,你稍不留意杨嫂就把一勺子肉菜扣在你碗里,杨多山和杨叔也上手夺抢我们的碗,压着让杨嫂往碗里倒。
    
  没想到这里人这么热情实在!招待饭菜更是实惠!我还以为这是队里招待客人的食物,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哼哼,还用你们抢着压着往碗里舀了,不用你们这么热情,咥不美我是不会放碗的,你们以为我会客气着饿肚子吗?只有憨头才那么做了。我一边假惺惺的客气着推让,一边美滋滋的咥着诱人的、漂亮的肥猪肉片子。哼哼,那个好吃,那个香,那个惬意,哎呦呦,一气吃的我腰都弯不下了。我是我吃美了管逑他着了,逮住一顿算一顿吧,这么好的机会我从来没有逮到过一次啊。
    
  尽管如此,我们的计划还是没变。晚上,我们就和杨叔住在一块,大哥趁机向杨叔说了我们想去县城的想法。只是说县城里有亲戚,要去看看打个招呼。让杨叔和队里负责人给我们请个假,杨叔满口应承并安排杨嫂早点给我们做明天的饭。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吃了饭我和大哥就出发了,期盼着能不能在这个传说中的“粮山油海”里,寻找到一个更好的落脚点。
    
  我们的第一站,是去县城路上的王来滩,这里住着父亲的亲两姨贺爹爹一家。正好贺爹爹在家,全家人十分热情的款待了素未谋面的我们。知道我们的情况后,贺爹爹全面介绍了定边农村的情况,具体分析了我们目前的现状,也知道东张山是一个不错的队,比他们这个村子强。并且说东张山的梁地基本是旱涝保收,由于那里地势高本身凉快,若是天旱了,滩底的庄稼快旱死了,那里才刚有点旱的迹象。若是雨水大,水都流走了根本就涝不着。所以,贺爹爹建议我们就插到东张山队。
    
  我们还是不死心,又到了县城北面的一个公社。我们选择去这个公社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们原来在靖边农村时,冬天拾粪的“四卜树”草滩就连着沙漠,草滩南面紧挨着的就是很不错的农田,水位很高水质也很好,而且到处都是树木沙柳,烧的柴不难解决。虽然我们了解到北面沙化的厉害,但还是想亲自去看看。其二是;从家里走的时候母亲把家里仅有的十块钱给了我们,大哥偷偷地放回去五块。剩下的钱跑远处是不行的,只能到离县城近一点的容许榆林学生插队的这个公社,也可以在这一线多去几个地方看看。
   
   这次出来是遭大罪了,首先是天冻,又等上风大。陕北冬天的刺骨寒风,发着‘呼呼’的吼声刮的身子直打趔趄,沙子打的人脸生疼眼都睁不开。我们每人腋下夹一根打狗棍,缩着脑袋筒着袖子,把腰躬成九十度顶着寒风前行。眯缝着眼睛瞅一下方向赶快低下头走,或者是背着身体走。我们就像两只觅食的野狗,奔波在这荒凉寒冷寂寞空旷,没有飞鸟没有人烟只有冰雪的沙滩里。西北风‘呜---呜’的怪响让人心悸,让人恐惧。
    
  其次是路;脚下弯弯曲曲的道路似路非路,还不断地被黄沙长距离的掩埋。你就辨不清哪里是路哪里不是路,以致我们频频的迷路误入沙窝。脚低下松软的沙子使你每一脚踏下去,都深深的陷在沙子里,每抬一脚都相当吃力。精疲力竭的我们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离村庄有多远,离我们要去的地方有多远。我们只能看着浑黄色的太阳辨别方向,也根据太阳的高低计算着我们走了多长时间,走了多远。
    
  我们一直向北,终于抵达到沙漠边沿。然而,这里的情况却让我们大失所望,这里不像我们当年在靖边县“四卜树”拾粪时的情形。那时那里的沙漠紧挨着的是广袤的草滩,草滩上有不少的树木灌木,很多牛羊都在那里放牧,挨着草滩的就是很不错的滩地了。
    
  而这里却是另外一种景象,只有浩瀚的沙漠没有草滩。沙漠就紧挨着农田,一股一股黄沙从沙漠随着嘶鸣的西北风,溜着地皮“嗖嗖”的飞过腿下,一层层的漫过庄稼地侵盖着这里的田野。庄稼地里抡起了一抡一抡高低长短不等的沙抡子,很多地上都看不到黄土了。庄稼茬子细的像马毛一样,我们清楚,这么细的庄稼杆上是结不出了多少颗粒的。
    
  看到这样的景像,我们愣住了,万万没有想到这里是这样的状况。那一股股的黄沙向南肆无忌惮的冲去,就像是一个个前锋带领着没有穷尽的漫漫沙阵,任意覆盖吞噬着这里的田野。可以想象到,用不了几年,这里就会成为沙漠的区域了。
    
  我们碰到了一个放羊的老汉在井边的马槽上饮羊,老汉戴着一顶脏兮兮的破绵帽,一身的绵衣都是补丁摞补丁,外面穿的一个没领子山羊皮大衣,更是破烂肮脏,和羊群一块在这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鼻涕口水沾满了胡子下巴,已经结成了冰粒冰线,沙尘填满了他满脸的皱纹。老汉说;这里原来都是好地,后来沙化的一年比一年厉害,有时遇上天旱,连种子也收不回来。就是住的房子,也有被沙埋了半截的。
    
  就是老汉不这么说,光是他的穿戴和地里细细的庄稼茬子,我们也清楚;这里实在是不行,比起东张山差的实在是太远太远。
    
  我们又去了两个地方,还是不行。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了,兜里的钱只剩几毛钱不容许我们再胡跑了。
    
  回到定边县城,先去招待所田义那里走了一趟。又给家里和父亲写了信,详细的说了这里的一切,告知我们插到了东张山队。
    
  四天跑了三百多里路的我们再也蹦不动了,算是尘埃落定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384 积分:5780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10:55:00 [只看该作者]

      尘埃落定——东张山。期待楼主续新篇。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95 积分:161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16:55: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丹阳版主一贯的支持与鼓励。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121 积分:925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7 8:20:00 [只看该作者]

到了队里细考察,
确实夏至满意啦,
再到四处走一趟,
终于确认这里吧。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95 积分:161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7 10:20:00 [只看该作者]

是的,其它处根本不行,和这里差的特远。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0384 积分:5780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7 10:42:00 [只看该作者]

       良禽择木而栖。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95 积分:161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7 11:29:00 [只看该作者]

丹阳朋友,所言极是。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121 积分:9252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8 8:17: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95 积分:161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8 15:46: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龙行天下版主。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槐乡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总版
等级:站务小组 帖子:36177 积分:207656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8 17:40:00 [只看该作者]

大漠兄运气还不错!您们还能自己找插队的地方。我们当年下乡,根本没有自己挑选的余地,分到哪里就马上接走了。


欢迎您光临新中知网!这里是兄弟姐妹们晚年生活的幸福家园。
 回到顶部
总数 76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