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知青生涯【六】质朴山里人


  共有64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知青生涯【六】质朴山里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58 积分:14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知青生涯【六】质朴山里人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2 16:18:00 [只看该作者]

            知青生涯【六】质朴山里人
 
  下午四点多我和大哥从县城步行到了东张山的官路峁,又一次踏上这个地方的最高点——打麦场,疲惫饥饿的我们站在场畔的西南边上,再次看着这个我们将要生活的地方。
 
  我们默默地站着看,无意识的看着,看着眼前这些无数个白雪遮盖着的梁峁排向远方,看着慢慢坠向西山梁的太阳。
 
  这些长长短短的梁峁拥挤在一起,像是无数个巨大的多腿多脚怪兽,脊背上披着白色袍子,伸出条条弯曲的粗腿和更多的利爪爬在地上。在西面太阳的余辉下,静静的静静的匍匐匍匐,咋就那么地乖那么地静,一动不动,一声不响。
 
  太寂寞太冷清了,这地方只有身后的草垛在寒风中“嗦嗦” 发响,一会大一会小一会有一会无。城市的喧嚣声口号声、锣鼓声、辩论声枪炮声变得那么的遥远那么的无影无踪。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标语,在这里也看不到一丝丝的痕迹。这个远离城市远离公社不见人烟的山畔子,只有陌生、荒凉、寒冷、偏僻、孤独。
 
  一股凄凉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涌上心头笼罩了我;我珍贵的学习机会就这么彻底的失去了教室也永远失去了,我像一件弃物一块垃圾一片破布,被扔到了这个偏僻闭塞的山畔子上了。金色的青春就要陪伴这荒凉的旷野低垂的枯草了,我闭上了眼睛不愿意看这旷野不愿意看这枯草了,为自己与枯草同样卑微的青春感到惋惜感到伤悲。啊——不!还不止是青春可能是一辈子,是遥遥无期的一辈子啊老天爷,因为我是黑五类子弟。

  “一辈子一辈子”我反复念叨着一辈子这三个字,心头涌起了又一股悲哀凄凉、冷酷惆怅的痛楚,一辈子就束缚在这里了,远离母亲的这里了。
 
  我突然想母亲了,想我苦难的母亲了,想家的温馨想朝夕相处的妹妹们了,想贫贱残酷耻辱而甜蜜的过去了。
 
  我似乎觉得母亲殷切的眼睛就在东边高高的天空中,透过千万层云雾看着我们,看着她的儿子站在这个偏僻荒凉的山畔子上,站在寂寞凄凉与寒风之中。

  母亲慈祥的脸上是揪心的关切与疼爱,一眼不眨的看着我们,后面还有弟妹们牵挂的目光,一起眺望着我们,关注着我们。
 
  不能让母亲看着我们如此落魄,不能让母亲知道我们这样的伤悲,嗯——不能,不能。

  我把笑挂在脸上面对东方的妈,妈;我们赢了,走进社会的第一步你的儿子们赢了,达到说下的目标了。妈:你看,从这里到那里还有那里那里都是这个队的地,你看多不多。这里的分粮分钱说是四五百斤的四五毛,我估计在六七百斤六七毛钱以上了,你看好不好,高兴吧妈。尽管我们是遇到了贵人相助,尽管这个队可能不是最富裕的队。但是,毕竟是我们主动的、明确的、人为的、做到了,这回你放心了吧,我们真的不比旁人差。妈;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步会为以后奠定了结实的基础。
 
  妈;这次的成功来自于您言传身教,来自于您赐给我们最宝贵的生存宝典。妈;我会一生遵循您用生命领悟出的这些生存精髓,“事在人为”地去面对任何艰难困苦。
 
  妈;你就看着吧,儿子们永远也不会让你失望永远不会让你丢脸......。
 
 我们站了良久良久才回到杨家,杨叔一家子热情的招呼我们,又是倒洗脸水倒开水又是准备饭菜,杨多山连忙出去叫队长。说队长吩咐过;我们一回来就要去叫他。
 
  徐志荣见到我们回来,显然是相当的高兴,在炕上抱着杨嫂的娃娃喜喜冲着我们憨笑。像是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眼角都有泪花在闪烁。唉,我这个陌生的同学真是个没出窝的嫩雀雀,太柔弱太老实了只会个笑,就一句话也不会说。
 
  我们刚刚洗完脸,马多山引着队长就进来了。
 
  队长胡月明近一米八的高个子,彪悍强健挺拔的身材像棵松树,穿着比杨多山强了不少。二十六七的年龄,长形脸高鼻梁,迷缝深邃的笑眼充满着睿智,不像工作组长似的眼睛里还有个眼睛。一副英俊的脸庞和马多山有着同样的朴实真诚外,另外还有沉稳精练和大气随和。

  我默默地观察队长,这是和队长的第一次接触,队长的言行举止能体现他的人品、能力和对我们的态度。而队长的态度,往往主导着代表着整个生产队对我们的态度,这对我们的以后来说,是很重要的。

  队长一进门就笑着说:“哈哈欢迎欢迎,欢迎你们到我们这里大有作为欢迎来指导工作。那天有事没有接待你们,对不起对不起。”队长就说就伸出手主动的和我们握手。我觉得队长话里的“作为和指导”还是弦外有音有着试探的成分。当然也不担心大哥的应对,他们这批高中生个个脑筋转的疯嘴上功夫了得。
 
  大哥握着队长的手,也笑着说:“哈哈哈哈可不敢这么说,对不起的话应该是我们说,那天也是没有和你请假就进城了。我们都年轻刚踏进社会什么都不懂,根本谈不上作为了指导了。到这里来本身给你们添麻烦了,以后的一切,还要请队长和杨叔杨哥嫂子们多多关照多多指导了。”大哥把“以后的一切”五个字说的很重而缓慢,显然是意在表明自己的态度——一切听从你们的。
 
  “哎...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可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哪里轮上我这个山汉指导你们了哈哈哈。来来来先上炕先上炕再说,冻坏了吧快上炕暖暖。”胡队长格外谦和的笑着说,热情而熟练的招呼我们上炕,可该说的也说出来了还显得十分的客气而明了。

  这个队长不简单,我听出来了,胡队长是对这个“大有作为”比较在意了。大概是指我们在公社闹腾的事吧,谁也不想自己队里出现几个刺头。当然,我同样不担心大哥的应对。

  大哥说道:“好好好听队长的,咱们先上炕,来来来杨叔你先请。”然后不由分说的先把扬叔让在炕中间,我们和队长也接着相继上了炕,大哥同时也笑着说:“哈哈真是坏事传千里,公社闹腾那事让你们见笑了。还是资产阶级思想作怪想去个好队了,小时候在农村呆了几年实在是饿怕了。再说,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应该顾了自己,总不能再跟家里要吃的吧,要不为什么从榆林跑到定边来。我们可没心肠跑这么远来闹腾,是想凭自己苦水吃饭,那是实在逼的没办法,所以才才...才丢了回人,实在不好意思你看这事弄的,好人担了些赖名誉哈哈哈哈。”大哥说的谈笑风生滴水不漏而且该点的都点到了。
 
  大伙轰的都笑了起来。

  “好人担了些赖名誉”是陕北民歌“大红果子剥皮皮”里的一句歌词。加前面的是“人人都说我和你,本来咱俩没关系,伊尔吆好人担了些赖名誉”。我没有想到大哥把歌词用到这里,这倒既有情趣又有所指还别有韵味。

  杨叔笑完用手左右抹着八字胡说:“你们看人家这有文化人才叫说话了,说出的话人就爱听听着就舒坦。”

  胡队长笑完接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只想去个好队没有别的意思,凭苦吃饭谁欺负也不受是不是?”

  大哥笑而不语看着众人,最后还是似答似问一字一字地说:“应  该  是  这  样  吧?”说完,又看众人。

  胡队长怔了一下笑了,也学着大哥的语气一字一子地说:“ 是  这  样 就 最  好。”说完还是个笑。

  杨多山挽着袖子说:“我也是这样,凭本事吃饭谁欺负也不受。”

  杨叔伸出大拇指说:“*老大你们是这个,好样的。男人么,就要有这骨气了干的好。”

  杨嫂也插空说:“听说你们把公社干部都闹的挨处分了,厉害。嫂子就喜欢你们这样厉害的人,软囊卟叽那种人嫂子就看不起,连自己也护不住不要说护婆姨娃娃了。大兄弟,我给你说,你们那不是坏名誉是好名声嫂子我喜欢。从今天起,我这个嫂子给你们当定了,你们不嫌弃吧?”

  “不嫌弃不嫌弃。”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和农民们打成一片是我们的又一个目的,当然求之不得了。
 
  下来的啦话就及其愉快而融洽了,特别是队长宽广的胸怀,质朴随和的言谈让我心里热乎乎的。队长让我们不要见外,把他当兄长一样的对待,以后需要出去没必要请假打个招呼就行了。还说,再要是客气的说谢谢了关照了,就是臊他了。杨叔也说;你们能到这里来那就是缘分,就是一家人了等等热情诚恳的语言。虽然他们话里是有客气的成分,但这是他们的一个姿态,一种愿望,希望和我们很好的相处。这自然也是我们所希望的,所以,大哥和他们聊的越来越热火。
 
  这个开局不错,让我感到分外的踏实与温暖,如同暖融融的窑洞热腾腾的土炕似的温暖。杨嫂那边欢快的风箱声锅铲声,犹如美妙的交响乐渲染衬托着这融洽的气氛。还有一阵阵的肉香扑鼻而来,飘逸在这轻松愉快的谈话中,惹得我一口一口的咽馋口水。这几天在外面奔波,就没有吃一顿饱饭,回来这六十里的上坡路都快把我饿疯了,我把注意力转向了做饭的杨嫂。
 
  杨嫂轻盈娴熟的使着双把剁面刀下,一根根粗细均匀的细面条跳跃而出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我*近案板顾不上听大哥他们啦话了,一眼不眨的看着轻快飞舞的刀口和细细的面条,如同魔术似的让我大饱眼福。我想我一会一定要美美地吃一顿,要不就对不起我的肚子,对不起这么细这么白的荞剁面。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吃过这么好的剁荞面。
 
  杨嫂很快就做好了饭,用一个长方形的木盘子盛着七八个特小的小碗,小碗里面是葱花、辣面、盐面、醋、酱油、咸菜、咸萝卜丝,花花绿绿摆满了木盘。又端上了一盆猪肉哨子,猪肉切的指头大的丁块。接着又捞上来一盆剁荞面,面特别的白,我知道这是荞面里摘的二三道的精面,在农村可是招待新女婿的规格啊。
 
  杨嫂边端饭边说:“农村穷,没什么好吃的,就是些随茶便饭,我给你们做了点剁荞面,不知道你们吃贯了不?做的不好你们将就着吃昂。”

   哎呦呦听听,这么好的饭还将就着吃,惹得我口水都不知道咽了多少。
 
   大哥说:“吃惯了吃惯了嫂子,我们原来也在农村住过几年,这就够好了。啊呀,这是摘出来的生子面啊,剁的这么细嫂子真是好手艺好手艺。”大哥连连的夸奖。
 
  杨叔四人听大哥这么说好,都忙忙的笑着拿起碗给我们捞面舀哨子。猪肉哨子堆的满满的,还都是双手递到我们手里。看到肉看到面我眼睛都绿了,就像饿狼看见了嫩肥羊羔子,稍微推让了一下接了过来就吃。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美美地吃它一顿再说。面条本身就是我最爱吃的食品,管逑他着了,今天就享受享受这新女婿的待遇。
 
  哎呦他*的,真是好吃口感美极好,香!美!肉和面条像是活了似的,进口就往嗓子眼里钻,你收揽都收揽不住。
 
  杨多山他们一边吃一边盯着我们的碗,我们只要吃下去一些,他们就把盛好的一碗肉哨子面倒了进来。
   
  哈哈来吧来吧!我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你们就倒吧,就咱这饿瘪了的肚子,一点油水都没有操心把你们吃塌底了。
 
  哎呦美!就是个美!一眨眼我就四大碗下了肚,肚子鼓起来了。饱了我是我吃饱了,已经吃到嗓子眼上了。我打着饱嗝想,再吃就溢出来了,饭是人家的命还是自己的,再贪吃真还敢把肚子撑破了。我放下了饭碗洒脱的说:“你们慢用,我吃饱了。”
 
  正准备给我加饭的杨嫂停住了手说:“啊?饱了?是不是嫂子做的不好吃,嫌弃了。”
 
  “哎—不是不是嫂子,我都吃了四大碗了,四大碗,饱了饱了。”我伸出四个指头,拍拍鼓起的肚子说:“你看,真的饱了。”

   队长嘻嘻哈哈说:“摊黑账了吧,我咋看见你才吃了两碗,啊?哈哈哈哈。”说着一把拿过马嫂手里的一碗面,直向我碗里倒来。
 
  “哎,不敢不敢。”我连忙抓住了我的饭碗阻挡着,不让把面倒进来。我知道,若要倒进去那是非吃不行,绝对不能往下剩的,剩下饭就不止是对主人的不尊重了。咱这初来乍到的,不能做下这种丢人事,我肚子实在是一点点都盛不下去了。
 
  与此同时杨哥也抓住了我的碗笑着说:“什么不敢,我看你们三个就数你不实在,来来来再来一碗吧。”边说边和我抢起了碗,队长也伸出一只手帮着杨哥抢。
 
  杨叔也说:“啊呀...大后生了么好好吃,到家了不吃饱还行了。”
 
  我看是形势不对了,都朝着我来了。队长和杨哥手上太有劲了,把你捉住你就动不了,我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挣扎了几次没有挣脱,连忙伏下身体把碗压在怀里说:“饱了饱了么。”
 
  “没饱!哈哈哈哈。”队长和杨哥斩钉截铁的笑着说,手上愈发使劲的抢。
 
  “真的饱了么。”
 
  “真的没饱。”
 
  “好你们了,饱了么。”我都有点告饶的意思了。
 
  “好你了,真的没饱,哈哈哈哈。”他们两个嬉皮笑脸的学着我的话调侃我。
 
  看来这两个家伙今天是非让我丢人不可了,我可不能让他们得逞。我猛一使劲抢过碗抱在怀里,死活不让他们添了。队长和杨哥还是不肯罢休,嘻嘻哈哈的把我窝在炕圪崂和我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夺碗大战。
 
  我是我抵不过这两个力大如牛家伙,我狼狈的挣扎着,眼看眼碗被抢去了,我气喘吁吁的急忙喊:“嫂子嫂子救驾,快快救驾,嫂子。”我知道,让嫂子救驾是我最好的选择,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感觉她眼睛里有一股母性般的温馨和疼爱。刚才又认了嫂子,让她救驾既不失双方尊严又拉近关系,还在玩笑之中就把解决问题了。
 
  我的做法果然奏效,杨嫂看着我的狼狈相笑着说:“算了算了,又不是给他灌毒药了,看把他怕的,不吃叫饿着。”这才把我从墙角里解放出来。
 
  哎呦呦我的妈呀,吃这顿饭就顶打一架。我是我怂了纯粹是武力强迫,也不怕把人撑死这两个灰汉。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强迫式的让饭,我喘着粗气抱着碗警惕的看着这两个家伙,以防他们再次突然袭击。他们两个却得意的笑着说我“不实在”。
 
  徐志荣慢腾腾的吃着笑我,我明白了,徐志荣已经有经验了,吃的慢碗里不下去,他们就是想添也添不进去。大哥也是文绉绉的吃着,就我吃的快,他*的还是怨我;三下五除二四大碗肉面就下肚了,人家不找你找谁,也不说悠着点装装门面。也怨杨嫂这饭做的太好吃了,不要说饿了,就是不饿也挡不住那诱惑。
 
  经过这一阵子“武力对抗”,啦话随便多了,啦着啦着胡队长就成了胡哥了。
 
  大哥把话题转到了敏感的粮食问题上,说道:“哈哈,真是好饭好吃好吃,咱们这里的生活水平真是不错,一年分不少粮食吧?”
 
  队长连连摆着手说:“不不不一般一般,最多就是个中等将将就就,将将就就,根本比不了其它队。”
 
  我暗暗地发笑;这和杨多山是一个腔调,一说到粮食问题上,他们就只说不好。我看庄稼茬子就知道庄稼长的不错,但是我更知道;绝对不能点破,这是农民们多少年逐步形成的自我保护意识,说破了就没意思了。
 
  大哥继续笑着追问着说:“哈哈谦虚了吧,不只是个中等吧?那么多的地,还能是个中下等?”
 
  “呵呵,地倒是不少,也就是个广种薄收,你们以后就知道了。咱们这里的粪都烧火做饭了,地里从来也不上粪,没劲长不出好庄稼,马马虎虎混个肚子饱。”队长挥洒自如滴水不漏的说着,足以体现队长灵活的应对能力与智慧。
 
  我清楚,这类问题是永远也问不出个真实答案的,谁也不会给你说的,这是他们的核心机密。我也清楚,大哥这么问,还是为了进一步探探队长的水平能耐,探探这里在这方面的反应。
 
  大哥又说:“听说你当了几年队长了,真是不简单。”
 
  “哎...哈哈,什么简单不简单。这里都是亲戚套亲戚,亲戚们捉哄我这个上门子憨女婿了,没人干的倒糟营生撂也撂不下,哈哈哈哈。”队长轻描淡写的打着哈哈,就像自己真的是个被人捉弄的憨女婿,没办法干了这个撂不下的倒霉营生。
 
  对于农村的人,我从来不敢小觑甚至十分的赞赏佩服他们。他们能随心所欲不留痕迹的应对任何人任何事,队长们都达到了这样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境界。没这两把刷子,是应付不了方方面面的人和事的,自然也保护不了自己和乡亲们的利益。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捍卫自己利益的做法,我在B村时就有所体会了。
 
  对于这个队长的言谈,我更是敬佩;不卑不亢有礼有节,行为举止把握的恰到好处,让人感到特别的舒服亲切与随和。把他和B村的队长比较,那就显得精干的多、灵活的多、老练的多。遇到这样的队长,算是这个村庄农民的福气,也是我们的幸运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们被安排到各家吃派饭,每家三天。每家三天吃完后,他们还要我们继续在他家吃,说这是他们家的门户不吃不行,不吃就是不给他们家的面子,我们也只好吃了。一时成了这个队的“娇客”,这家没有吃完,另外一家就等不及了,大人孩子跑来叫,抬举的不得了。
  
  官路峁吃完就轮到东张山,第一次在东张山吃饭就被副队长拉到他家。副队长婆姨叫“引弟”,高挑的身材和副队长差不多一般高。引弟十六岁的妹妹叫“换娃”,两姐妹俊俏的脸上笑得像灿烂的山花站在门口迎接我们。
 
  要说正队长的言行谈吐极有分寸,只是让饭的状况“武力”一些。那么,二十三四岁中等个子的副队长加他婆姨,就是“粗陋”和“恶作剧”了,这对夫妇简直就是一对活宝。
 
  他家招待我们的食品,是这里的主要农产品莜麦做的“莜面栲栳”。栲栳是四五公分高低直径三四公分,比面片稍厚一点的圆卷。汤有肉臊子、素臊子和酸汤三种。莜面一般常做的三种食品是莜面栲橯、莜面饸饹、莜面炒面,莜面本身油性大做什么都好吃,油多就香么。其中莜面炒面是炒面中的极品,不拌水干吃越吃越香越噘越香。人们上工都在腰带别一小袋炒面,想吃就把小袋捂在嘴上吃,像牲口上路时的吃法。栲橯和饸饹要调上汤吃根据自己口味调,不管怎么都好吃,吃起来是清利爽口满嘴喷香。这三种食品我原来没有听说过更没有吃到过,到了这里,才让我这个“饿狼”碰到了这些地道的美味,没脸的大吃特吃放开肚皮猛吃了。
 
  副队长家显然是做了精心准备,肉臊子素臊子酸汤都有,佐料也红红绿绿一应俱全。特别是莜面栲橯,和其他人家的不一样,个个小巧玲珑大小均匀精巧的很,像是刚刚绽放半开的花骨朵,一朵朵地挨着摆在眼前,看着就美,看着就眼馋嘴馋咽口水。再浇上点肉汤汤或素汤汤,挑上一点油炸辣子放上一点绿葱,一口吃进去,咝----啊---那才叫个美,美得没辙了。
 
  我咽了一口馋口水,迅速地舀汤调料,两筷子夹了七八个栲橯放进碗里准备吃。
 
  徐志荣比我还快,笑嘻嘻的夹了滴着油花花的花骨朵往嘴里送,却被副队长挡住了。
 
  副队长说他们这个村吃栲佬有讲究,客人要蘸着汤在脑袋上转一圈才能吃。这是他们村的风俗,不能破了要随乡入俗,而且夹起的栲橯还不能放回碗里。
 
  说得徐志荣夹着一个花骨朵,放给不是个放,吃给不是个吃只是憨笑。
 
  我说:“胡说什么了,崔宏让你们耍了还想耍我们?”邻队的农民就这样把同学崔宏耍了一回,滴了满头满脸满身的汤。

  副队长见我们不上当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吃,一面打着鬼主意。

  徐志荣栲吃橯别具一格,不是蘸一下汤吃,而是把栲橯底部用筷子夹住,舀着碗里调好的肉汤吃。这样,花骨朵里装满了肉丁丁,上面还有红红的辣子和绿葱,一口一个一口一个吃的美嘴,看的我都眼红了跟上学,哎呀就是好吃,连汤带肉带栲栳一口焖了。
 
  坐在徐志荣跟前的引弟拉出大奶头,正准备给娃娃喂奶。看见徐志荣这个吃法,笑着说:“哎呀---看你呆雏雏的你还会吃了啊?跟我儿一样,连肉带汤都进口口了。”
 
  徐志荣一掉头就看见了眼前这个白生生的大奶头,满脸“唰”一下通红,头“噌”地杵下不敢抬起。像看见吃人的老虎似的,怕的直往我跟前靠。
 
  腼腆的许志荣语言不多长的好,脸蛋红是红白是白,嘴唇楞是楞角是角,眉毛眼睛仁仁都黑黝黝的,一说话就脸红,这下更是红了。
 
  “哎哟—还害羞了,没见过喂奶奶?来来来,今天叫你看个够。”引弟说着,把住奶头子直往徐志荣脸上送。
 
  这一下把徐志荣羞得眉脸憋的醋罐似的,惊慌失措筷子也丢下不要了,没命往我身上挤把我都快挤倒了要我救驾。

  救驾?怎么救?弄不好冲我来怎么办?这个驾我是我不敢救,刚刚让徐志荣躲过一劫这又放出来一只老虎,过一会还不知要咋?我可不敢出头了还是各自逃生要紧,徐志荣你就坚持一下那吃不了人,我看从哪里跑。

  哎呀我的神神这事情我也没有遇到过,要不了命的事比要命的事还怕人。
 
  副队长这次是逮着机会了跟着就起哄说:“哎...看你也是个怂囊包,将来咋娶婆姨也。一个奶头把你怕成那个怂样子,又不是老虎了吃你也,好好看!”说着早已一屁股挪到徐志荣跟前,抱着徐志荣的头就往引弟怀里凑。
 
  徐志荣紧张的双手抱着脑袋闭着眼睛奋力挣扎,声嘶力竭地“不不不不”的叫唤。
 
  换娃站在她姐背后的地上,一点都不奇怪饶有兴趣地看热闹。我知道农村妇女开起玩笑,合伙起来敢把小后生的裤子压住给脱了。在平常的日子里,婆姨们给娃娃喂个奶根本不躲避人。
 
  副队长边推边说:“不看?又看不没了好好看,要么揣一揣?绵绵的不吃人了可美了,揣一揣美得你三天也睡不着。”
 
  引弟抢着说:“来来来干脆吃上一口吧,吃上一口美的你三年也睡不着。”

  哎哟三年睡不着?三年睡不着哪还有人的活程了。赶快跑吧操心朝我来了,我时刻准备着跳炕往外跑。
 
  “不不不不不……。”徐志荣抱着脑袋狼狈地大叫,一连串的不。
 
  夫妻两不依不饶把徐志荣往奶上凑,徐志荣在奶头子威逼下彻底的怂了慌了。“大哥嫂子”的乱叫着求饶也无济于事。
  
  引弟说她不当嫂子,她没兄弟要当姐了。她就看见徐志荣良善实在,长得亲亲招人疼。
 
  徐志荣连忙“姐姐姐姐姐姐”一连串的姐,才结束了这一场恶作剧,徐志荣软成了一滩泥。
 
  这俩姐妹一个“引弟”一个“换娃”,都没有引来换来个男丁。今天耍笑中意外地让徐志荣叫了她一连串的姐,立马高兴得不得了亲热得不得了精神大涨。一边稀罕的给徐志荣生夹栲橯舀汤一边给安顿;以后的洗洗涮涮缝缝补补推滚碾磨,都是她们姊妹俩的事,吃了喝了尽管言喘的安顿不完。把我们兄弟两个撂在半边不管了。

  回去我想,这样荒堂的恶作剧大概也算是农民孩子的性启蒙吧。

  其实,我们在每一家吃饭,大婶大嫂们都给我们安顿过同样的话;缝缝补补推滚碾磨等等的事,她们给我们做。
  
  这里的农民们太淳朴太实在太热情了,他们都和队长及杨叔家一样,正直善良质朴厚实,没有一个人歧视嫌弃我们。特别是那些大嫂大娘们,把我们当成自家出门的兄弟和娃娃对待、呵护,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我深切的感觉到;这里是一个和睦、团结、齐心的大家庭。
 
  我们也体会到,这里的生活水平确实都不错,家家户户都和杨叔家差不多。就是我们在杨家吃的第一顿饭,也不是专门为我们做的招待饭,只是比平常稍微好一点,他们本来就这个水平,肉也是经常吃的。这里不少家户每年杀两口猪,冬天夏天各一口。这里的生活绝对的好,不光能吃饱而能吃好还是特别的好,比我们在榆林吃的都好多了。在榆林时供应的玉米面和杂粮面比细粮多,母亲就是精打细算的过。干一些稠一些的尽量少做,我们也不敢放开肚子吃,就这样每到月底供应的粮食也难以为继。
   
  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春节我们在这里过的特别的丰盛特别的温暖。这个年我们是不准备回家过的,才来两个月也花不起那路费钱。正好本公社知青发起了“和贫下中农过一个革命化春节”的倡议,我们自然是跟风了(这时候我们三个已经在一块自己做饭吃了)。在队里的倡导下,农民们给我们送来不少做好的年茶饭和生熟肉及肉食品,连同队里分的羊肉是相当的丰盛,直到二月二还没有吃完。就这还不算,在整个正月里,农民们不是这家请就是那家叫,你不去还是个不行。
 
  从小学三年级“为国分忧”下农村到现在的我,过年就从来没拥有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每逢过年,母亲都是愁眉不展。特别是三年级的那次,全家人过的只是父亲单位分的一碗年夜饭。
  
  三年级那条“把白面作为主粮”的标语,时常闪现在我的脑际,那是我一场场的黄粱美梦,是我在饥饿生死线上挣扎的奢想,是我饥肠辘辘的条件反射。而到了这里,那条标语的目标才算是真正的实现了。这也意味着,饥饿!要过我命的饥饿!从此就像深沟对面的山峁,被我们远远的甩在沟那边了。
 
  我脚踏福地恰逢如此质朴善良的农民,是我莫大的福气也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与补偿吧。农民们以这么宽广厚实的胸怀,接纳我们温暖我们。使我原来对农民排外意识的担忧,就像陕北民歌里唱的一样,“一肚子疙瘩化成水”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59 积分:5515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3 0:20:00 [只看该作者]

农民们以这么宽广厚实的胸怀,接纳我们温暖我们。使我原来对农民排外意识的担忧,就像陕北民歌里唱的一样,“一肚子疙瘩化成水”了。

 

     说得非常好!不管对“上山下乡运动”怎样评价,各地的乡亲们的确有着中国劳动人民最本质的淳朴和善良,从大家现在纷纷回第二故乡探访即可看出、、、、、、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8 积分:8901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3 8:30:00 [只看该作者]

山民特质朴,
犹如亲人驻,
家家真招待,
吃得特别足。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58 积分:14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3 15:00: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丹阳朋友的点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金沙大漠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四星会员 帖子:258 积分:142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4/7/31 7: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3 15:02:00 [只看该作者]

谢谢龙行天下版主赋诗点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6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8 积分:8901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4 8:09: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59 积分:5515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4 13:41: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8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8 积分:8901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5 8:02: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丹阳
  9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9859 积分:5515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13/7/29 22:5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5 13:04: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老马附骥、志在千里”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10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6428 积分:89013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6 8:11:00 [只看该作者]

下乡遇到好山民,
就像亲人有深情,
如此遭难变幸福,
足堪笑慰抚平生。

 回到顶部
总数 52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