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文化专栏文学原创 → 草原武林往事


  共有49404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草原武林往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荒漠法老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五星会员 帖子:1683 积分:863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9/25 13:3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12 0:02:00 [只看该作者]

 

                            生死(一)

 

    人生除死无大事!生死,可以说是人一生之中最大的事情。面对死亡,任你是高官名人、贩夫走卒、明星网红、市井之徒¨¨¨只要还来得及,均不免回首一生,沉思是非成败、功过得失。若是碰到诗人、文豪,便赋诗作文以表生前遗憾,通过绝笔慰藉平生。譬如吃货界明星、东坡肉创始人苏东坡的一首绝命诗《自题金山寺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这首诗是苏东坡晚年从海南被召回京,途径金山寺而作。当时他在金山寺看到著名画家李公麟所画的苏东坡像,有感自身一生坎坷流离,于是写下了这首诗。两个月后,苏东坡走到了生命的终点,到死都没能回到京城,这首诗也就成为了他的绝命诗。

    其实,苏东坡不仅仅写过一首绝命诗,下面这两首诗也是他“临死”前所作,写作时间却与《自题金山寺画像》相差了二十多年,《狱中寄子由二首》:

    序篇:“予以事系御史台狱,狱吏稍见侵,自度不能堪,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故和二诗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

                            其一

                 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其二

                 柏台霜气夜凄凄,风动琅珰月向低。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

                 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

                 百岁神游定何处,桐乡知葬浙江西。

    这两首诗同样是苏东坡的绝命诗。

    一零七九年(宋神宗元丰二年)四月,苏轼从徐州知州调任湖州知州。由于对当时王安石推行的新法持反对态度,又在诗文中对新法及因新法而显赫的“新进”加以讥讽,于是政敌便上书弹劾苏轼:“作为诗文讪谤朝政及中外臣僚,无所畏惮”。

    同年八月,苏轼在湖州被捕,押至汴京,在御史台狱中四月。审讯他的谏官竭力罗织罪名,多方株连,必欲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由于当时一些元老重臣,如:吴充、范镇等上书营救,以及神宗祖母太皇太后曹氏出面干预,神宗才下令从轻发落。于十二月责授苏轼为检校水部员外郎黄州团结副使,在州中安置,不得签署公文。因其有诗文往来而受株连的大小官员有张方平、王诜、司马光和他的弟弟苏辙等二十余人。这就是震惊朝野的“乌台诗案”(乌台即御史台)。

    苏东坡这两首绝命诗其一是写给他的弟弟苏辙的,表达对弟弟的怀念之情,一句“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凄恻动人,兄弟之情何其深挚;而其二则是写给妻儿的,表达对妻儿的思念和自己的伤感。“眼中犀角真吾子,身后牛衣愧老妻”,写子写妻,写思写愧,肺腑之情,令人动容。末句则如同交代后事,写出自知必死之时的伤怀。

    一代大文豪、大诗人一生都没有走进过国家政治的中心一展抱负,空负满身才华,不是蹉跎在贬谪之地,便是蹉跎在去贬谪之地的路上。

 

(待续)

 


 回到顶部
总数 142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