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石建华集 → 车出的工件为什么是锥形?


  共有75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车出的工件为什么是锥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石建华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038 积分:721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5/18 14:47:00
车出的工件为什么是锥形?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25 14:47:00 [只看该作者]

                          车出的工件为什么是锥形?


一天晚上,晚饭以后,我到模型房里的木工车床上加工一个圆柱形的工件,这个工件直径360MM,长500MM,我先在车间的木料堆里找到一节直径有400MM,长600MM的圆木,把它在车床上卡具夹好,架好刀具,计算好车刀的进刀速度,在确定符合规定的操作程序内,便接通电源,启动开关,开始动手车削。

我为什么要在晚上才上木工车床呢?这是因为;在模型房里,当时只有一台木工车床。白天,很多师傅都在抢着使用。我是学徒工,自然排不上号。为了自学一点操作技术,只好自己牺牲一点休息时间,晚上到车间里加点班。反正当时都住在厂里,下了班以后,晚上时间有的是。

在切削毛坯大体成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切削出来的工件并不是我预先想象的圆柱体,而是意料之外的圆锥体。停车后我仔细地检查了所有的操作过程,就是找不出出现问题的原因,我无论如何改变进刀的速度和进刀量,仍然无法改变,切削出来的仍然还是圆锥体。最小头的那端就只剩下10多MM的切削余量。不敢再车(削)了,再车(削)就把材料车(削)废了。

我只得去找我的师傅施心谷,车床不敢再动了。可是师傅晚上出去看朋友去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宿舍休息了。

回到宿舍后,我躺在床上望着头上的天花板,脑海里继续过着电影,仍然想着刚才的事情,按照机械的操作要领,每一步我都没有出差错,为什么会出现锥形体?愈想愈想不通。

这时候我们班组的副组长走进我的宿舍,看到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就马上走过来,非常关切地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他叙述了一番,这位副组长说:“走,走,我们马上去看看,问题会出在哪儿?”

我们一前一后地走进了车间,我的工件仍然卡在车床上,副组长当时是一个三级工,转业军人。他按常规进行了一番检查,问了我几句话,就开始在大的一端进刀切削。

可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切削出来的仍然还是圆锥体。这时他看了看表,就顺手把车床的电源关好,然后命令我马上离开车间回宿舍睡觉。

我虽然在口头上算是答应了,但在实际上并没有听副组长的。没有真正回自己的宿舍,而是信步走进了我宿舍的隔壁,我们班组的另一位三级工刘家贵师傅的宿舍,向他打过招呼以后我便把刚才车间里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但没有把副组长也看过的事情告诉刘师傅。(主要目的是想多听一下其他师傅的意见,我知道这位副组长是部队转业下来的,怕万一副组长真是不懂在我们这些当徒弟的面前穿帮,当师傅的面子上都不太好看)

刘师傅马上说:“是这样,好,好,我和你马上一起去看一下,也许我能知道你所说的问题出在那里。”

我又跟着刘师傅进了车间,刘师傅在车床跟前站住了。他仔细地在刀架和顶针座的部位检查了好几遍。站在车窗前思索了好一会儿。一直没有说话。

突然用手指着顶针部底座的四个螺丝问我:“这个部位你动过没有?”

我回答道:“没有。”

刘师傅异常兴奋地说:“对了,原因找到了。问题肯定就出在这儿了。今晚上你算是找对人了,这台车床今天下午我用过,我用的时候因为车削的工件是锥体的,就改动过顶针的角度。用完以后就我忘了把顶针恢复正常角度。你在接着用这台车床的时候,因为你对机床的确不懂,也绝不可能想到会把顶针恢复正常角度。所以你无论再怎样进刀,绝不可能切削出正常的圆柱体。”

问题找到了。按照刘师傅的提示要求,我就把顶针下面的螺丝全部松开,把顶针对准卡盘中心,校对后再把车床顶针部位恢复到正常范围,固定好顶针下面的四颗螺丝车床两端用卡盘和顶针把工件重新卡紧

刘师傅在机床上检查了还几遍。当确定我的基本动作完全符合规定的操作程序之后,向我点点头

我接通电源,启动开关,重新开始车削。圆锥体的情况顿然消失。工夫不大,工件车削完成。我在操作机床的时候,刘师傅就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这会儿,刘师傅接过刚我车削好的工件,拿着蓝图对照实物,按照主要技术参数,仔细检查了几遍,最后兴奋地告诉我:“完全合格。”

我欢快地哼着歌,轻松愉快地关好车床的电源,打扫完车床,再把完成的工件放到我的工作台上,最后关好模型房里的灯,锁好大门。然后便心安理得地回到宿舍准备休息。

这一回刚迈进我的宿舍门,副组长就跟着我的脚步进来了。

这位副组长随手关上了房门,结结实实地把我好一顿批评:“你这个小家伙也太不听话了,你师傅晚上出去办点事儿,临走的时候把你托付给我,要我关照你我当时是已经换了衣服,晚上不便动手再干活儿刚才我要你去休息,你听话了吗?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去喊刘师傅陪你加班。你万一要出点儿啥事儿,我怎么向你的师傅回话?又拿什么向你们家长交代?”

副组长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只能默不做声了。此刻我尽管挨了副组长的好一顿批评,但还是止不住我心里的高兴。因为我今天晚上的确是学到了真本领。这样的批评哪怕是再多挨几回我也心甘情愿。

第二天早上刚上班,副组长把我昨天晚上事先未向领导请示,在夜间擅自动用车床和要刘师傅陪我加班的事一五一十地向工段长杨师傅汇报了。

杨师傅马上把我叫了过去,当着副组长的面,非常严肃地问我:“副组长说的是有这么回事吗?”

我马上用一种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口吻回答道:“有,有,有这事。副组长说的一点儿都不错,句句都是实情,完全符合事实。”

杨师傅笑了,他说:“小石是有错,错就错在夜间开动车床,事先没有请示。但他的积极性是好的,出发点也是正确的,效果也还是好的。如果车间里所有的小伙子们都能向他这样学技术,要不了多久,他们也就都成为车间里的技术骨干。这不是挺好的事情吗?我也不可能再批评小石别的什么了。他除了夜间动用车床没有向我请示以外,我看不出其他哪儿还有什么错。换句话说。作为工段长,我高兴都还高兴不过来呢。”

    做木模工,木工刨刀是我们常用的消耗性工具,这刨刀是经常需要磨磨。以保持锋利,要的使用不至于卡壳。请看下一节《挫锯条》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闯北走南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储版
等级:储版 帖子:4070 积分:23527 威望:0 精华:7 注册:2013/7/29 18: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25 15:39:00 [只看该作者]

   咱们这代工人都重视学习技术,有技术的师傅在厂里是个宝。可后来,人们都不拿技术当事了,逼着学都不愿学。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石建华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038 积分:721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5/18 14:4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25 19:06:00 [只看该作者]

现在的大学生。从学校一毕业,都想当白领人士。没有人愿意去当技术工人。他们瞧不起体力劳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21006 积分:113406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5/26 12:10:00 [只看该作者]

自己业余加工起,
想要柱体却锥意,
锲而不舍弄明白,
批评自主表扬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