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山野居士 → (我在浏阳)之三:遇上“小芳”


  共有164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在浏阳)之三:遇上“小芳”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山野居士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1002 积分:8029 威望:0 精华:26 注册:2015/11/24 19:21:00
(我在浏阳)之三:遇上“小芳”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0/7 0:46:00 [只看该作者]

(我在浏阳)之三:遇上“小芳”

1973.5.10. 大队在刘家屋堂开传达会,内容是华国锋恳授张平化重掌湖南。会后临近中午仅我一人回农场,需要上一个遍地密集的枞树山坡,再沿山脊走300米再下坡即到农场边上的山道。在我刚上山脊时,眼睛猛睁,一位穿白底绿叶小米花的姑娘姗姗来临。在这两旁丛林的山脊梁上竟有胆壮的姑娘行走,难道不怕野人拦道?

我惊奇打量越来越近的身影,她1.50米出头的身材,端庄秀俏的脸庞,至少在我眼里算得上一位漂亮妹子,比起永安车站两位售票员强多了。我想,这是哪家的姑娘?这山林竟有让我睁眼心赞的妹子她擦我而过,我却回头目送她远去,看不见身影才折身

<!--[if !supportLists]-->一天, <!--[endif]-->胡秋云说,他有个远房孙女参加北圣区学生运动会手榴弹拿了第一名,投得好远好远,言谈之意她很了得。偏生“文革” 前我是长沙市一中田径队专掷手榴弹的,“疯狂年代” 中也常投投,挥手在60米外,如今听到有个厉害角色,倒想见见这位“好远” 妹妹,问问她到底有“好远”。胡秋云说:“今晚就去”。

洗完脸、脚,约莫沿山脊走了两里路便到了一座树木掩蔽的平房。胡秋云在路上告诉了我,这里是仙头岭(如今的现代农庄附近),他侄女叫瑞芳,男人在湖南日报社排字。这主人是位不到四十岁的高个婶子(不好喊,尚且如此),她正给小女洗脚,便对里屋喊:“跃纯,秋云爹来了,泡两杯茶。”

稍许,一位姑娘斟茶出来,我大吃一惊:一样的衣衫一样的脸庞正是走在山脊梁的姑娘,不过她比那天更显绰姿:捋卷的袖筒露出两条莲藕似的手臂,绯红的脸庞在递茶的瞬间愈发羞矜迸放,大概是刚准备洗澡之故,在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淡黄的灯下仍看得到那短裤下赤脚白皙的大腿及丰润的臀部。我的牙齿咬紧下唇,头上血往上涌!

胡秋云介绍我并讲我来的目的,待姑娘在后屋子搞清后她才拉把椅子陪坐。我打量她,不敢相信姣俏的她能把手榴弹投得“好远”。 她如此腼腆,十分可爱,我问一句她低头答一句。她妈说:这个妹子出不了阵,在叔叔面前怕么子。我是叔叔了!于是我终归知道她17岁,永安中学本届高中毕业生,早几天去区上得了两项第一名,其中手榴弹28米多。我笑了笑,也难怪,像她这样子也到岸了。个子不高,人又秀气,平时也不怎么投入体育锻练,还得帮家里扯猪草、带弟妹。唉,农村学生也就是这个样,拿了第一是她有“运”气,不懂其间奥秘的自然“赞扬”。这样,我与她也多谈了几句,吹嘘了自己一通(阵)。

回转的路上胡秋云说:“跃纯长得好吗?” 我如实说:“可以,像她妈那高就更漂亮了!” 他说:“还在读书,就有好多人来做介绍。” 我说:“那就赶快挑一个。” “瑞芳要找一个远地方的。” “那就难了,要等机会。” “你愿意吗?” 我笑,“她妈让她叫我叔叔,我应了。” “她是客气,男的大10岁也没事。”“你莫乱扯,我才来几天你不要乱传,形响不好。”

接连几天晚上,他带我走这家进那家出,转来转去又来到仙头岭,瑞芳也对我客套多了,妹子竟然在我跟前大方起来,连称呼也变了,叔变成“哥”。大队烧红砖交农场一些任务,胡秋云把瑞芳叫来扎草毡(盖毛坯砖),无事也找我套近乎;有时农场晚上要下煤炭(烧砖用),胡秋云也是交给瑞芳带跃纯做,于是把我拉上帮忙。又过几天,硬邀我上她家吃餐饭,在他们眼里我是未来的女婿与姑爷了,我也怕懒得,闲着没事听其自然,何况是漂亮姑娘陪伴!

过了些天,传来招考大学生的消息,我跑去公社问,潘秘书说:原则上是在这里至少要半年才能报考(不好讲我才来的就占居名额),你去试试,能考就参加,不能考下次招生招工我会安排的。我去问了情况,我可以参加,便找跃纯弄了几本数理化,装模装样看了一向书,永安中学测查通过,可能在县里被阻(留有尾巴)不再参考。再不久传来张铁生事件,重考中我又没份。潘秘书说“你放心,我们会安善妥当的。”我猜测,还是与杨曦光的事。我想,以后无论哪个地方来招都去算了。

那时的学生读书是好玩,毕业了也就无事了。知青舒楚良(后在北区“三角塘” 教书)对我说,公社搞农民运动会你去看看。那些天我天天去当裁判吹球赛、陪干部打蓝球,公社与大队说一声我的工分照计。而跃纯也常在边上看,帮我守衣裤递凉水。她本来就与干部、老师、舒楚良等知青熟悉,他们见我俩不同往常疑惑我俩又不太相信。后来我因参加北圣区农运会成绩超县第一名,县里又要体育教师,便将我招入浏阳师范。于是,她家恐慌了,我的走将对跃纯是一项考验与打击,何去何从?两条选择:一是不再与我纠缠,二是顶替父职等待。在浏师一个学期后她家终于断绝于我,而我本就不当一回事,在那种年月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又无情!为“命”奔波谁能奈何?

做人要实在,像我这类有些“想法”的尤为如此。也许大家不信,却是真的,我们有过亲热,却没有欺负她,她尚能正常嫁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龙行天下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17084 积分:92334 威望:0 精华:48 注册:2013/7/29 18:3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10/7 10:38:00 [只看该作者]

机会巧合遇小芳,
女方家中真看上,
怎奈小伙心有数,
一旦调离分手扬。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