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野稗子 → 微小说 老张轶事


  共有454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微小说 老张轶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野稗子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老会员 帖子:832 积分:7736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13/7/31 12:21:00
微小说 老张轶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4 10:58:00 [只看该作者]

                       《老张轶事》     野稗子
    老张身子板因月棵里的不足,又赶上他娘没奶,喝高粱糊糊长大,所以,老张自小体弱多病,上学时免体,上班在办公室作科员,大半辈子病病歪歪、齁喽气喘。老张找了个好老伴,把他当宝赛的拢在家里,一天三顿热热乎乎,一年四季伺候得舒舒服服,平平稳稳地到了退休,虽说有时也是小病小灾,却从来没过开过刀住过院。
      同事老何退休后,参加区摄影协会,隔三差五的到处采风拍照,老张心里痒痒的向老伴提出申请:“老何买了个相机,倍好,还加入了摄影协会。”
      老伴放下手里的活儿:“嘛意思——你也想是吧?”
      “我也想参加。”
      “你也想参加?”
      “嗯。”
      “你也不睁眼看看,人家老何是嘛身子板,年年参加市里的长跑,你行吗,上个三楼都叨气儿。”
      “那我成天蹲在家里干嘛,趴窝?”
      “你要是能趴窝倒好了,省得买小鸡儿了。”
      “行了行了,你不就是心疼钱吗。”
      “放屁!我是心疼钱吗,我是心疼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
      老张郁闷了半个多月,这天他打电话请老何:“我说——老何,咱哥俩喝两盅,去我家。”
      “老张——怎么地了,有事?”
      “有嘛事,喝两口小酒叙叙旧呗。”
      老张刚喝了两盅,老伴上前忙拦着:“老何——您了随意,老张你可不能再喝了。”
      借着酒劲儿,老张一摆手说:“介才哪到哪呀,老何——干!”
      老伴凑近老张的耳边小声说:“别给脸不要脸,为你好,耍嘛酒疯儿。”
      老张吱喽一口,把酒盅里的二锅头倒进肚,酒助怂人胆:“老何——你给我作个证!”
      “作证,作嘛证?”
      “等我死了。”老张手指老伴一板一眼地说:“让她拿纸给我糊一个单反相机,跟我一块烧了。”
      老何一听老张这口气,忙拦着:“老张——你介是喝高了吧,别胡说八道!”
老张的老伴一听来气了,把手里的菜铲往桌上一扔:“你介个老东西,不懂好赖,行行行——我吃饱了撑得行了吧,老何——你听听,他介是说人话吗,还煳个单反,我看他介是要造反!”
      老张的老伴气冲冲地进屋翻出存折,摔到桌上:“你是我祖宗——!”
      老张拿起存折拉着老何就往外跑,老何忙问:“老张,你介是干嘛?”
      “买单反去呀!”
      ……
      老张脖子上吊着单反相机,走遍大江南北、塞外水乡,饱览了祖国的山山水水,那一张张绚丽的照片浸透着老张的汗水,老何鼓捣老张去投稿,没想到天上掉馅饼,不偏不歪正砸在老张的头上,那张《江南晨曦》的照片得了个二等奖,老张小跑着回到家,把银行卡往桌子上一扔,挺直了腰板对老伴大声说:“老太婆——欠帐还钱!”
老伴瞟了一眼桌子上的银行卡:“你以为我是心疼钱那,是吧。”
      “那是为嘛?”
      “心疼你,你个没良心的老邦子!”她话锋一转:“明天你把老何请家来。”
      “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请他喝酒,给他做个糖醋鲤鱼!”
      老张听了有点发懵,还想问个明白,老伴假装生气:“叫你请,你就请,费嘛话!”
      老张把老何请来,老张的老伴斟满一盅五粮液,对老何说:“大兄弟——谢谢你了。”
      老何看看老张,又看看张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谢我嘛,您了介是……”
      张嫂喝喝笑着说:“大兄弟——自从老张跟你去照相……”
      “我说——嫂子,介可是老张自愿的,我可没勾搭他呀。”
      “嫂子是真心地感谢你。”
      “为嘛?谢嘛那?”
      “我们家的这个老东西,齁喽气喘的老毛病,一年都没犯啦——!”
                                                     2017、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