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五味人生 → 兵团战士的梦与歌(三十一) —回忆(61) 《拔根边疆前的悲欢》


  共有218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兵团战士的梦与歌(三十一) —回忆(61) 《拔根边疆前的悲欢》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2 积分:208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兵团战士的梦与歌(三十一) —回忆(61) 《拔根边疆前的悲欢》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2/15 5:46:00 [只看该作者]

  兵团战士的梦与歌(三十一) —回忆(61)

         《拔根边疆前的悲欢》

 一九六九那年,一列列满载大城市里知青的专列,从全国各地奔向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

() 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保卫边彊、建设边彊、扎根边彊的号召,满腔革命热血忠心履行使命。

兵团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创四好连队争五好战士,每天都要坚持政治学习,早上天天读、晚上点名、军事训练出操、有时半夜紧急集合,全副武装拉练,练保卫北部边彊的过硬本领,防御苏修入侵。

兵团特别重视人的政治学习和思想改造,大讲突出政治灵魂深处斗私批修,开展大批判写心得体会表决心,要大破大立,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也要努力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

    当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三师糖厂,就聚集了上千名这样的知青,旨在筹建中国北方一座中型规模的甜菜加工糖厂。

厂址选在具有得天独厚优势的河套平原,素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黄河灌区临河市境内,紧挨包兰铁路不足一千米远,並铺设了进出糖厂的专用铁路线。

这批知青昼夜加班革命加拼命,从土建、设备安装、试产、正式投产,到生产出装满白糖的一列又一列火车,从三师糖厂发往全国各地,他() 们就这样扎根在边彊,埋头苦干年复一年又一年。

兵团时期糖厂官兵上下一条心,拧成一根绳,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呈现出工人三班倒,班班见领导的实干局面,所以经济效益蒸蒸日上。

糖厂交地方后开始还可以,后来管理松弛纪律涣散,经济效益滑坡并出现严重亏损,生产局面出现乱象,临时工干、正式工看、领导转,一级哄一级的不良风气泛滥。

     而兵团战士战天斗地几十载,抛头颅洒热血,献了青春献儿孙,兴建起来的好端端糖厂,在这种背景下开始走自毁滑坡之路,回忆起这段往昔真是又恨又思念。

时间倒回九十年代中期,一天当地政府突然宣布一条悲伤的消息,兵团三师糖厂进入破产程序。

相继把这个几亿资产中型公有制国有企业,一夜之间被当地有背景的私人,竟然仅以三千多万元搞到手,糖厂重新命名变为私企。

其实私人根本不用掏自己腰包一分钱,就地取材拿刚接收到的企业资产,做贷款抵押一本万利顺理成章。

可怜天下牺牲品则是哪些糖厂员工,失去了工作岗位,丢掉了饭碗,切断了家庭经济来源,如同晴天霹雳搞得不知所措。

特别是扎根边彊几十年的知青,叫天天不应哭天害地,等于被连根拔掉了扎根边彊的根基。

此时已年过半百的知青们,迫不得已儿女,凄惨返回生养自己的城市,回归到父母的身旁啃老,有的个别知青回到老家,难免遭兄弟姐妹嫌弃与冷眼。

回城面临首要问题是住房,没有住房只能蜗居在父母,当年单位分的房屋里拥挤着,苟且偷生。

此时此刻知青们的青春已逝去,加之多年多种积老成疾的慢性病缠身,基本丧失了再奋斗的资本与要素,对未来日子望尘莫及。

由此可见,这要比早年返城的知青,艰难困苦得多,可谓后半生惨不忍睹更加雪上加霜,苦水泪水往肚子里吞咽。

虽说日子过得艰难穷酸困苦,但是丝毫不影响,对几十年前美丽忧伤时光里,所发生过得每件人和事的珍惜与怀念 ,悄然在脑海中频繁出现历历在目,如歌如泣的悲壮现场魂牵梦绕,剪不断糖厂人筑起牢固的汗水血泪情缘。

不妨大家一起重温分享一次,铭记在心的那一幕幕,说不定能唤起或激活,永不老的心理青春与心态。

制糖车间有位师父,文化程度低有技术,人老实厚道,刚发展他入党时,在第一次党支部表决通过党员大会上,让他与爱人的地主家庭划清政治界限时,他如实说我岳父家地主与别人家地主不一样,他家不剥削人,这句话讲砸了,结果没有通过入党,组织决定继续培养教育,推迟发展。

糖厂机关有位知青,在工地高空吊装钢板时,他在钢板底下作业,由于钢丝绳突然断裂,把他拍死在钢板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有位知青从二十多米高大型设备上跌落,经紧急抢救后保住了性命,大脑却留下了后遗症。

有位知青在工作中切断一节手指头。

有位知青失足,在扩大化严打风口浪尖上,被判刑入,他为争取早日出狱,拼命改造表现透支了身体,尽管提前释放,却导致肠胃病变坏死成黑色,出来没几天就去世了。

有位知青下乡发动农民种甜菜,骑摩托车与农民小四轮拖拉机相撞,当场身亡。

糖厂高音喇叭播放知青某某,学雷锋资助贫困临时工王宝的事迹,二宝他妈过世早,由残疾父亲艰难扶养二宝兄弟俩人,有时揭不开锅某某从自己低微工资中,解囊相助临时工王二宝。

而某某全然不知道自己有夜游症,一天半夜他右手举起一把菜刀,左手弹熟睡同宿舍战友脑门崩崩作响,嘴里还自言自语说,这个西瓜还没熟透,吓的战友们个个出冷汗,第二天问他全然不知。

原料科某某下乡落实甜菜抪种面积,白天与生产队长喝酒,晚上死在生产队场面上,家属找厂长要求按因公死亡待遇,厂长拒绝不答应,家属无奈抬着尸体进厂办公室,厂长让保卫科挡在厂大门外僵持,后来爱人万般无奈带上孩子改嫁求生。

某某知青做好事,指挥司机入库停汽车,结果把自己两条腿撞成粉碎性骨折。

知青老婆某某精神抑郁,跳黄河干渠自杀溺水身亡。

知青某某精神抑郁,喝盐酸自杀腐蚀了食道肠胃身亡。

知青某某工作劳累过度,又应酬喝点酒死在自家沙发上。

知青某某与好友一起喝酒,相互发生争吵动了手脚,醉后混乱中误伤致死。

知青某某,只因参与投机倒卖白糖,乘机赚点小钱,不曾想到被关押入狱,蒙受牢狱之灾。

七六年唐山大地震瞬间,糖厂女播音员小苏正直探亲,小苏恋人赵存克电话联系不上,急不可待,于是背上干粮挎上军用水壶,踏上了千里寻恋人的征程。

从临河到北京乘火车,由于八级大地震北京到唐山铁路中断停运,赵存克徒步去唐山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小苏,感人情节动人,从此在糖厂千里寻恋人传为佳话。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2 积分:208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2/15 5:51:00 [只看该作者]

 糖厂刚交地方接管,就给知青当头一捧穿小鞋,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严打,抽调地县两级公安人员组成工作组,並从盟直企业单位抽调得力干将进驻糖厂,对多数知青住房开展大搜查,特别对成家知青进行抄家,每次都选在深夜突然袭击敲门进院。

从正房到凉房、连地下菜窖也不放过,一一仔细搜查,凡怀疑不是个人财产一律装车拉走,不打收据不做解释专横跋扈。

不过确实从个别人家中,搜出上千斤白糖或上方木材等物资,工作组大张旗鼓宣传开庆功会告捷。

紧接着将某某等二十名左右人员,在厂内集中看管,采取文革式的整人模式,脖子上挂牌子,並在糖厂大礼堂台上被告席位置上亮像示众。

相继实行劳动改造写检查,勒令揭发他人立功者,提前解除看管,事后有的单身还影响到找对像成家。

其中有三名知青,遭受三名地方干部胁迫性侵害,特别是工作组姓季的干部,独自住糖厂招待所一间房,把玻璃门窗用报纸糊上,以便对女知青进行性侵害犯罪活动。

    老兵某某穿越铁路时,被火车轧死。

老兵某某死在工作岗位上。

老兵某某到拆迁房处,因捡引火柴时拽碎木,被残垣断壁倒塌下来砸死,留下两个常年卧床瘫痪弱智孩子,老婆被累成半身不遂。

老兵某某娶了一个河套媳妇,媳妇与第三者通奸怀孕,联手第三者将某某电击致命,电击后看着某某死的慢,情急之下又连捅数刀毙命,死后两个人把某某抛尸黄河。

有一老兵给厂部开车,新媳妇从河北邯郸来糖厂探亲,他怕媳妇一个人在家有人开玩笑时吃亏,出车前先机告诉媳妇,有人来家看你见面就说‘圪泡你好’

一天现役军人曹政委糖厂小卖部,顺便去他家探望,以示领导关注下级,曹政委一进门媳妇有礼貌的说‘圪泡你好’,气的曹政委转身走了,事后传为一个哭笑不得的笑料。

那时候文化生活单调枯燥,一个月看上一两场露天电影,一年偶尔看一两次兵团内部文艺队演出。

久而久之,自发演绎出来一种兵团文化现象,知青之间相互起代号称呼代号活动,以这种形式和方法搞精神会餐与笑料,以弥补劳动之后的乏累,及兵团文化生活中的不足与缺失。

战友之间相互称呼代号一发不可收拾,就连糖厂门口小卖部老板也被划入圈内,其代号叫【五大郎】。

代号都是随心所欲即兴而发,没有什么特定含义,比如【唐二傻子】其实他一点也不傻,相反他是少有的地理知识怪材,无论是中国、亚洲、世界相关地理知识他都能说上来,非常精通到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2 积分:208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2/15 5:52:00 [只看该作者]

糖厂大约百分之二十的人都有代号,一个副厂长叫二糊蛋,依次有﹕四眼、老四、老德、羊蹄子、胡司令、大狸猫、老谷鳖、贺二、郭干头、郭八梨、老蔫、老肉、吕大头、苏瘸子、韓咬难、乔老爷、于大眼、李片、张坏人、许大马棒、乔老虎、盛胖子、杨瞎子、黄喇嘛、温潮拖、王二挠、苏格拉迪、宁红眼、牙牙、老邬河、末老、土霉素、高老太、臭鸡蛋、红旗一百、六百工分、马小辫、虾米、小舅子、黑牡丹、妇科大夫、羊蛋、拐老五、刘歪脖、三白瓜、二大头、三大头、金鸡、瞎李子、老九、王回子、小回子、刁小三、小布点、李小二、假小子、小上海、大英、大杰、范半卦、韓六、大华、小明子、男石头、女石头、利儿、吴黑子、卢大风、靳老三、刘二、二老虎、王红眼、范胖子、王胖子、乔老虎、王拐子、苗二、常二河、罗麻子、郝大册、寡妇、王小喜、二锅头、大李、二李、老福头、梁捧、黄黄、风风、二胖、贾三、刘赖子、聂大头……。

总之拔根边彊之前的岁月,是兵团制糖人人生轨迹,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饱含耐人寻味的知青历程。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阳缺,此事古难全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轻舟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版主
等级:版主 帖子:32963 积分:191506 威望:0 精华:32 注册:2013/7/29 19:3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6/2/15 6:52:00 [只看该作者]

饱含耐人寻味的知青历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