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五味人生 →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6 7)《生儿生女难如人愿》


  共有13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6 7)《生儿生女难如人愿》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3 积分:2122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6 7)《生儿生女难如人愿》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6 17:05:00 [只看该作者]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6 7)

 

兵团篇《生儿生女难如人愿》

 

忆起当年知青生儿生女的孕肓生涯,单纯从怀孕胎儿性别上来梳理,有清一色的贴心小棉袄或小马甲;也有生一女一男的花胎;还有难能可贵的龙凤胎,应有尽有。

而在兵团成家立业知青人中,期盼生一儿一女的人员不在少数,而现实生活中却不能如人所愿,总会给一些人留下无情的缺憾与眷恋。

不仿回头看看下面这段典型故事,主人翁是当年兵团糖厂的两位男知青,二人同在糖厂供销科做采购工作,常年奔赴全国各地跑业务,与各行各业打交道,出差时常年住在大城市父母家,各种补贴照领不误,还可多报销一些车船票、旅馆费、市内交通费等等,可以说人生精彩的第一步,就踏入到春风得意永无愁的境地

俩人见多识广接触人员繁杂,久而久之滋生出浓厚的优越感和自信心,这要与厂内其他(她),被分配到工人岗位上做工的知青相比,其落差可谓天壤之别,令众多知青刮目相看唾涏三尺。

加之这两位采购员思想和行为,比较超前开放,可是他俩在对待兵团二代,生男生女的传统观念上,有着独特的守旧使命和厚望,期盼媳妇早日生一男一女,给远在大城市里边的老爸老妈,交一份满意答卷,达到功德圆满的境界。

尽管怀孕前后给媳妇精心进行过,酸儿辣女”的营养良方的调节结果事与愿违,难两全如愿,更加激发出他们不示弱的自信,所以接连导演出一幕幕,“不见鬼子不拉弦”适得其反的悲剧。

其中一名姓岳的男知青,第一胎生了个女孩,心想第二胎总该生个男孩吧,老天偏偏作对又重生了个女孩,再次证明生儿无望,有人讥笑他为雌性采购员;另一名姓赵的男知青,连生两胎男孩不见女孩,可见生女无望,讥笑他为雄性采购员,从此人们给这俩个采购员,送了一个生物学名词的绰号——雄性不孕系。

后来所发生的经历,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范围,生俩个女儿的岳采购员,靠婚外恋偷生了一个儿子,保住了祖上香火不断的夙愿,而生俩个儿子的赵采购员,由于睪丸意外撞伤,自然也就失去了再生个女儿的梦想。

由于俩个人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老道神秘,糖厂相关部门丝毫没有察觉到,成功逃脱了查处与追究。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3 积分:2122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11/26 17:07:00 [只看该作者]

我讲述的兵团糖厂,是指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临河糖厂,该厂由内蒙兵团1969年立项上马,于1972年建成正式投产,建厂初期日加工甜菜500吨,以后逐渐扩建到日处理甜菜1500吨的规模,被国家轻工部列为,中国北方大型甜菜糖厂行列。

那个年代建糖厂,物资十分匮乏,单靠计划经济指标远远不夠,所以糖厂供销科组织强大采购人员,到国内各地去采购上千品种计划外物资,什么小五金、大五金、钢材、铝材、铜材、木材、电机、建材等等。

岳采购员也有过一段坎坷命运,父亲早年被划为右派失掉工作,迫于生计选择做豆腐养家糊口,而且还要挑选成本最低的手艺做豆腐,即用豆腐酸浆水点豆腐,可省去花钱买卤水、石膏点豆腐的开销,那时糖厂刚成家的知青们,抱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去买他家豆腐吃,一时也说不清是爱吃这一口,还是出于同情心想帮一点。

岳采购员连续几年,到东北大兴安岭林区采购木材,时间一长与林场场长女儿好上了,并怀孕生了一个大胖儿子,有一年场长女儿抱着刚会走路的儿子,来糖厂探亲皆大欢喜,两个女人相敬如宾的保持距离,尔后场长女儿抱着儿子,又回东北林区了。

赵采购员长得一表人材,擅长绘画书法,一度获得年青女子青睐,人逢喜事精神爽,高兴得忘乎所以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他在包头钢铁大街上闲逛,因躲闪不及,被刚学会骑摩托车的一青年,不歪不偏狠狠得撞击在睪丸上,导至睪丸碎裂,立即到医院救治包扎,考虑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儿子,谈不上绝后的问题,那时的社会风尚,人与人的关系讲阶级友爱,“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讲究经济索赔,赵采购友善的放走了,骑摩托车肇事青年。

赵采购也交过桃花运金屋藏娇,曾与地方铁路系统,一女子恩爱有加,为此在糖厂买了一户单间,与该女子隔三差五同居过夜,为了掩人耳目,女子过着“喇嘛哥哥”般的生活,每日夜晚来的晚走的早。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