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知网专版 专辑 (专版组)五味人生 →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0) 兵团篇《夫妻双双植物人》


  共有750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0) 兵团篇《夫妻双双植物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2 积分:208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0) 兵团篇《夫妻双双植物人》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 14:51:00 [只看该作者]

战友与插友的梦与歌~回忆(70

 

兵团篇《夫妻双双植物人》

认识与思考眼前这对,“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植物人”夫妇,是在先后不到一年时间内分别患上了植物人症,发病以来意识处于丧失状态,有人将此种病态称之为假死。

由于植物人的治疗和生命维持费用极其昂贵,该重症给原本幸福美好家庭,带来毀灭性的灾难与经济负担。

有的战友及同事们,十分熟悉这对夫妻身影,两人多年分居南方北方打工,舍身忘己为儿女们打拼积累家底,一度获得大家的赞扬和美誉之声。

如今却落成这般悲惨的模样,大家怀着一颗惋惜悲伤的心情,回顾思索两位战友转战一生的艰难,最终遭此命运悲剧,仍不由衷潸然泪下

女方战友是兵团三师医院妇产科牛大夫,她是来自老华北兵团战士,与她一起进入兵团三师的战友,还有苏志正、李如、杨晋元、宁洪亮、连春爱、张朋军、朱晓生、张金栓、刘生亮、刘安帮、郭玉福等人,华北兵团于1969年撤销,全部并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

牛大夫一生争強好胜,急性格爱发火恨铁不成钢,刻苦钻研业务早日评上技术职称,借助她的广泛人际圈优势,托人给爱人谷医生也晋升职称,她总抱怨爱人能力差没大本事,她里里外外一把手强势,一切事务由她定调一人说了算,谷医生任劳任怨打下手,甘做合谐家庭儒子牛默默奉献。

夫妻俩精心扶养子女操劳一辈子,供子女求学永不言败,不甘落后同事邻居有出息的孩子,儿子考大学第一年不理想,复读一年被夏门大学录取,进而又考取该校研究生,毕业后分配深圳工作。女儿第一年没考上去呼市复读,第二年考取内蒙师院,毕业后留呼市任教。

儿子成家后第一胎生了一个女孩,第二胎是龙凤胎又生一男一女,目前孙子孙女有姥姥姥爷看护,儿子服其岳父岳母相应费用;女儿成家后生了一个女孩,儿女各自成家立业前景看好,夫妻二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进取无止境,为使儿女家庭日子过的更充分一些,夫妻俩退休后先在临河开了一家珍所,尔后牛大夫又赴深圳医院打工,深圳收入高于内地,兼顾照料儿子一家。

就这样年复一年持之以恒打拼,毕竟年龄老了力不从心身体每况愈下,一天牛大夫累倒了,长期在深圳住院治疗,全家极力拯救生命怕出意外,经多方治疗收效甚微,病情逐渐恶化转移成植物人,全身插着好几支管子维持生命,谷医生全天候精心陪护照料。

谷医生整日忧心忡忡加上劳累过度,多种因素诱发患了老年痴呆,表情思维肢体偶尔发生障碍,儿女出自多种因素的考虑权衡,商定牛大夫留深圳由儿子奉养,谷医生去呼和浩特由女儿奉养,并筛选出呼和浩特市一家养老院疗养。

令人心酸的是分到两处房产的女儿,不知出于什么动机糊涂到这种地步,老爸乘火车从深圳到呼市,也不考虑一路颠簸有多么疲劳,下火车后不是先让老爸回自己家休息,而是直接送进养老院了事。

谷医生是一位河北省农村藉复原老兵,由于出生贫寒农民家庭,从小养成对自己检朴吝啬习惯,从不接触烟洒,无论是在农业连队期间,还是在三师师部卫生所,衣着不讲究多见他穿一身,退了色的军人服装国防绿。

他生活仔细过人,一人在临河时为了节省攒钱,连早点都舍不得花钱买,弟弟看不下去,偶尔买份早点给哥哥送过去。

我亲眼所见饮食起居简单凑合,特别是到春秋冬季,一次要蒸出夠一星期吃的素包子来,每天很少煮稀饭做汤,常喝白开水替代,为了省电费有冰箱电视不开不看,灯泡特意选瓦数少的用,为节省水不在家大小便,世上有几个这样稀奇仔细的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五味人生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专辑 帖子:262 积分:208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4/6/4 20:1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2/2 14:52:00 [只看该作者]

也许他住养老院孤单不适应,谷医生只身回临河转转看看,因自己房屋分给女儿继承己出租,无奈暂时住弟弟家,为消除寂寞有时串门走访战友,这时大家发现他,说话不大利索步履迟缓。

一天谷医生突发失语不能行走,弟弟立刻送巴盟医院急救室抢救,他步牛大夫后尘也成了昏迷的植物人,无奈转进重症监护室,身插数支管子生命垂危,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弟弟电告外地侄儿侄女。

星期六医院下达死亡通知书,重症监护拔掉身生所有管子和氧气,相继让家人连系杭锦后旗火化厂,通知原工作单位及亲朋好友,周一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及追悼会,一切准备就绪时,万万没想到谷医生又有了生命体症,院方赶紧送进重症监护室,此期间儿子联系上一家巴盟慈善医院,待病情稍稍稳定转入慈善医院,酷似临终关怀,以此种方式走完余生征程。

谷医生在慈善医院,以顽强生命力跨入了2018年,然而不幸于2018年元月13日,心脏停止了跳动与世长辞,似乎是牵挂的事太多灵魂不散,起灵时灵车车轮爆胎,迷信说谷医生不乐意走,灵车只好停下来换胎修复。

谷医生一辈子勒紧裤带生活俭朴,住院后医保卡里余下一万多元,银行存款有十五万佘元,鲜活的现实告诫世人,人走了钱没有花。

前思后虑,不由得想起人们嘴边常挂着的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着,其实哪个当事人能先知先觉,自己究竟属于好死者,还是赖活着的人,只能由活着的见证人描述叙说。

残酷的现实告诫人们,大多数家庭是病人受罪活人受累,猜不透是死者遗憾还是生者遗憾,只能是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听天由命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