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新中知网 http://bbs.dvbbs.net

一代知青与祖国同年岁共命运
共4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浏览完整版]

标题:杂论:从老知青热衷投票给刘树新说开去

1楼
老黄牛 发表于:2013/11/7 12:42:00
 考虑再三,犹豫之下,还是发了这篇老文,如版主如觉得不妥,可以删掉,没事的。

 

      

      刘树新是黑龙江虎林杨岗人,早年在学生时代,因家里贫穷险被辍学,后来在杭州知青帮助下完成学业。毕业后曾在杨岗中学教过书,后因组织调动到黑河工作。因为那份受助的情谊,在他心中存于感激,总想用一种方法表达。他为弘扬知青精神建立知青博物馆,在全国各地奔波,搜集资料,筹集资金,辛苦劳累。

      2000年,已在文博战线打拼几年的刘树新发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段历史在人们的视线中渐渐退去,当年全国1700万知青放弃了城市生活,为农村和边疆的建设奉献了青春,做出了杰出贡献,如今他们已是双鬓斑白,如不及时抢救这段历史资料,将知青史真实的展现给世人,是历史的一大遗憾,由此他决定兴建一座知青博物馆,将知青历史真实的展现给后人。

      从“第五届薪火相传杰出人物”评选活动开始投票以来,全国知青踊跃将选票投给了他,见证了全国一千多万老知青的力量与永存于知青心中的那一如既往的心结。

      其实,据有关资料与网传,从下乡开始,自1962年至1979年间,城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 17 764 800 人;相同时间内从高小或初中(包括农业中学)毕业的农业户口回乡知识青年 12 432 200人。将下乡知青和回乡知青这两种“知青”加起来,一共是 29 497 000人,四舍五入后可以说是三千万。

      据报道至今仍有80万知青留在了乡下和边疆。

      至于还有多少人活着,无法统计。他们的年龄大都在50—60多岁左右。积劳成疾,贫病交加,有之。衣食无忧,饱食终日,也大有人在。

      知青历史是共和国当代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留存原生态历史样本是当务之急,也是广大知青的心声与心结。

      刘树新在做的事,应该是功德无量的事!

      但俺以为,这样理应由国家做的事,现在却由个人做,不可理喻!本该理应主要由国家出面的事,那样不是能更全面,更完善、能利用的资源更多吗?真是莫名其妙!

      在美国,连当时怎样贩卖黑奴与奴役黑奴,当时怎样歧视华人,都有保存完好的东西,而且不厌其烦的向孩子们、向后代进行展示,以显示国家进步,警示后代,光明磊落。所以,刘树新先生他是否在做使当局反感的事,俺表示怀疑。

      知青的历史是一种以牺牲一代人去缓解当时社会的暂时危机----这是现在很多人的一种理解,而事实并非如此!曾记否当时宣传、鼓吹的理由?

      知青文革是紧密相连的,这段历史是国家的一段耻辱的历史,但不是耻辱的知青,知青是牺牲品。 

      当时没想过会要牺牲一代换取缓解社会矛盾,这是摆不上台面的,这种说法是后来的一种解释,并非当时的“正统理论”!俺也不为知青身份而耻辱,而是为知青这一代包括我在内而感到愤愤不平!

      为MZD的文革逻辑与行为而愤怒。
      这不光是知青命运,俺以为,从1949年后不久,我国就处于一种政治上的歇斯底

里状态了,运动、运动、还是运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没完没了,株连被打击对象的子孙亲属,甚至到后来,打击别人的人也成为了打击的对象。

      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是一段耻辱,作为文革的一部分,是与反右等等列为一段政治歇斯底里的历史。

      但上山下乡从文革前就开始了的,只是那时是所谓的“社会青年、没考上大学或高中失业在家”等人群为主体的,而文革时,却以大规模在校学生的上山下乡为主体了。

如果说知青运动是“政策错误,失败”,那岂不是说,其出发点好滴?俺不那样认为!那是一种某种理论与社会实践发展到了极致后的必然。

      别忘记,所谓的“引蛇出动”那样的丑事也会搞出来的!

      所以,对所谓的“知青运动”中的主体---广大知青来说, 是一种苍凉,一种无奈,一种先被愚弄利用,后被放逐,而且后遗症无数。当时也没人是说为了解决社会矛盾而上山下乡的,而是为了“战天斗地”,“斗私批修”,是为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且“很有必要”!为了“反修防修”、“屯垦戍边”,要知青在农村边疆“滚一辈子泥巴,练一辈子红心,干一辈子革命!”的。

      文革与知青的这段历史,难道不是国家的耻辱吗?

      文革与知青运动,某人或一些人,代表党和国家,在错误思想路线的指导下做出的错误决定,难道不是国家的耻辱?

      他使得国家蒙羞,并耽误了国家的整体发展与社会文化的繁荣。 包括“反右”运动、大跃进等。关于“文革”的结论,党中央已经有定论的。

      有人会说,无人为此历史感到耻辱,那怎么会是耻辱呢?

      首先,没人出来为此感到耻辱,不等于这事就是光彩滴!

      而是应该为此感到耻辱的人,不承认是耻辱!这是一段共和国黑暗的时期。包括文革,包括文革前的一系列运动与残酷打斗争,无情打击。

      知青运动只是大错误中的其中一小部分与延续而已,也是大错误中必须要开始利用、后来牺牲的一部分人而已。

      应该由感到耻辱的人,来公开表示耻辱!!

      谁策划了文化大革命的人,谁造就了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人,谁造成了那样多无辜人死亡的,谁制造了那种走进了死胡同理论的人,才是应该感到耻辱的人!

      有人可能会说,应为此承担责任的人,已长眠,谁也不会为我们讨公道了,那我们喋喋不休,耿耿于怀又有何用呢?

      这不对!是认识误区。

      首先,文革这在当时是一种思潮,一种理论,而主要责任要有人负责,但长期这种理论同时也造成了一种思潮,相当一批人具有这种思潮,直到现在还有。这是该深刻反思的原因之一,不然,难以避免今后不再重现这悲剧。

      其次,希特勒早死了,但,德国当时的现任总理勃兰特,当着全世界人民的面,照样在犹太人墓前双膝跪了下去,为当时德国的行为请求原谅与表示忏悔,其这样的象征性行动,与战后德国政府不断的对受害犹太人后裔进行了巨大的补偿,多年没间断过,竞相映辉,从而获得了世界人民的宽恕与谅解,也使得德国在战后重新融入了世界民族之林。虽然不能等同。

      1947年发生在台湾的“二二八事件”,为台湾光复之后发生的大规模流血事件,也在台湾和中国现代史上写下了沉重的一页。马英九,在那样多年后的今天,在当事领导人早已全过世的情况下,还是每年为当年在“二二八事件”中的受害者以及家属道歉,政府并给予一定的补偿,从而使得台湾人民心中的伤疤得以慢慢痊愈。

      美国在百年后的现在,议会还是通过了道歉议案,为美国当年通过的歧视华人的错误法案向美裔华人进行道歉,从而使得其在华人心中的阴影得到了一定的矫正,尽管此法案已经早就形同废纸。

      美国国会还在上几年通过了对日本二战时强迫亚洲与东南亚的妇女当“慰安妇”的问题进行了强烈谴责!尽管美国本身并没国民成为“慰安妇”。

      这些是为什么?很简单,是人类必须具有的一种东西--正义!正义必须得到伸张!

而我国政府是极力赞同上述这些行动的!同时对日本没有彻底反思二战错误,一直是持严厉批评态度的。

      所以,一个政府,作为前任政府的延续的机构,作为有权代表国家的机构,有责任有义务为前面的政府的错误进行道歉并进行必要的补偿。

      世界的发展,不是这样进行的吗?马英九有啥责任道歉??又不是他和他的政府的责任!勃兰特的德国政府有啥责任?犹太人又不是他的政府杀的!美国现任政府与议会有啥责任?歧视华人的法案是一百年前通过的!美国议会有啥责任谴责日本的慰安妇问题,日本又没有使得美国妇女成为慰安妇!

      有人会说:你又犯同样的错误了!国家的体制不一样!没可比性。

我说,啥叫普世价值?这就是普世价值!正义与公平!这可不是政治制度问题了对吧?作为一个连续的、国家负责的政府,应该怎样消除治愈人民的疮疤??就是:承认错误,事实就是!
      这并非是钻牛角尖,而是世同此理,人同此心!不然,何谓普世价值?请告诉我。这是坚持人类正义的问题,是不能拿政治制度来推诿,完全不是一回事,对吧?
      俺是为知青,也是为俺自己,为无奈而在那种情景下的失去的青春,感到愤愤不平,感到愤怒,无奈!感到对知青的待遇和得到的对待而忿忿不平!当年大规模回城并非是某人的恩赐,而是解决知青这一关乎中国千百万老百姓家庭和社会问题的无奈、必须和明智之举。

      当然,虽然对知青来讲,再好的待遇与再大的道歉,也补不回失去的青春了,但是,难道施罗德下跪就能挽回死掉的犹太人了?美国国会通过废除歧视华裔提案也无实质性的意义了,其实道歉与补偿,承认错误,这是对以前的、历史的一种清算! 一种认错,一种预防以后不再犯类似错误的决心,以警后人,对不??

      所以,这与政治制度有何干系?一点干系没有!!这才是负责的政府应该干的事,对吗?

      所以,对于犯了那样大错误的人,死了,就没人负责了这样的认识,俺以为是一种认知误区!这是国家,至少是以国家、党的名义犯的错误对吧?

      这里引起俺注意的,还有这样一个误区:

      有人说,千古功过,谁曾与评说?只有后人!
      这个也误区,其实,全国有很多人这样说的。

      我赞成这样的观点:老是把历史留给后人去说,那我们在干什么?
      问题是,现在连文革纪念馆都不批准公家设立,巴金去世前曾多次建议建立文革纪念

馆而无人理会,意欲何为?

      同样,作为文革一部分以及文革前早已开始的上山下乡历史,以上刘树新的行为目的是要“将知青历史全方位真实的展现给后人”,这难道不是首先是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做的事吗?

      难道真的想要造成全民族对文革、知青的集体失忆!现在就是知青的下一代,已经对文革与知青那段生活没很多概念了,这很可怕!

      不可能,不等于不能说,现在不可能,也不等于永远不可能,我等着,看能否在有生之年等到这一天。以告慰俺们曾经失去的青春。


                         2012.5.18

2楼
闯北走南 发表于:2013/11/7 13:43:00
       现在还有人歌颂文革,有人否定三年困难时期饿死过人,还有人把当年的某些做法当法宝重新祭起。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都是亲历者,就应该把真实的历史再现。如果政府肯做我们支持,它不肯做就我们自己来做。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别的,不妨先做起来。
3楼
槐乡 发表于:2013/11/7 16:08:00
刘树新很有头脑,有谋略,在大寨时见过他,还给郭凤莲出了不少的好主意,他建的知青博物馆得到了不少的国家资金的支持,只不过他会巧立名目去拉赞助,有胆识有能量。
4楼
轻舟 发表于:2013/11/8 10:09:00
有胆识有能量。
共4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京ICP备13032228号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3125 s, 3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