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SiteMap

新中知网 http://bbs.dvbbs.net

一代知青与祖国同年岁共命运
共4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浏览完整版]

标题:台湾出差记

1楼
老黄牛 发表于:2015/5/12 13:19:00

      由于从去年开始转任了企业的研发总监,公司准备将上海与台湾部分的研发这一块进行统筹整合、资源共享,而年前老板说是要我去趟台湾高雄厂和台北厂,原来公司在台湾那边有二个工厂,其中一个工厂的产品已经申报台湾卫生署获准要上市了,但批量生产还有不少问题需要去跟他们研讨解决,而台北工厂的新品开发也有些问题。于是,马上着手办理赴台通行证、签注、办理自由行入台证。前二个可以自己办理(由大陆政府签发),而入台证必须通过旅行社或携程网等向台湾有关部门申请办理,个人是不能单独去申请办理的。

      一打听,乖乖,原来去台湾需要三证!还说是“一个中国”呢!为何去外国就二证(护照、对方国家的签证)而去理论上同属中国的台湾需要三证呢?而且大陆发的赴台签注还是一趟一签的!

      到具体的办理流程上,就出现问题了。首先是我户口在宁波,上海能办通行证与签注不?回答是可以的,于是,按照要求准备了资料后,第二天就去上海出入境管理局办事大厅,但办理的人员说,外地在沪人员可以在上海办赴台通行证与签注,但需要下面二个条件中具备一个才可办理(光是上海有产权房的无效):

      其一,需要有上海有效居住证并且要连续年审三年以上的;

      其二,或:必须配偶是上海户口。

      还好,这二个条件我是全部符合的,但办理时间上不对了,外地人在沪需要二十个工作日(一个月时间)才能拿到赴台通行证与本次签注,而且出入境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今后签注去台,外地人单办签注也须一个月,而上海本地人单办签注1到2小时立等可拿的。天哪!在这互联网时代,难道需要像过去那样派人外调不成?

到这地步了,办就办吧,我心想,时间也够,反正一个月后拿到通行证与赴台签注后再办理入台证,根据以前公司的经验7个工作日(10天左右)就够了,于是也懒得回老家宁波办了,记得今后如要再赴台,自己去趟宁波办理就行了,绝不再在上海办签注就是。

      在等待通行证与签注期间,台湾又发过来建议与样本,建议我也可办理商务入台证,我想入台通行证与签注拿到手后,反正公司有关人员会去办入台证的,也没多想。不过,公司替我办理入台证的人员告知了我办理自由行入台证需要那些资料,总起来有:

      本人身份证复印件,担保人身份证复印件(信息显示:担保人必须是同本户口本的人),担保书(由担保人本人签字),财产证明文件(三选一),通行证与签注(还有有效期与剩下次数的种种限制的),户口本整本复印件,预计在台湾的酒店资料(地址,电话,名称,住宿天数等),申请的赴台与返回的日期,本人与担保人近期的符合要求的二寸照各一张等。

      这里对我而言又出来问题了,就是那规定的担保人必须与被担保人是“同本户口本”里的人!我那有啊?老婆女儿户口早就迁到上海了,宁波户口本里就留下了我一人于是还顺便荣升了户主,于是我想到了必须用四样东西证明我与我老婆是“同本户口本”的人而且还是夫妻关系:

      1.结婚证复印件, 2.宁波户口本全本复印件,里面有她迁出的记录  3.上海我丈母娘家户口全本复印件,里面当然有她迁进来的记录,4.我上海居住证的复印件,上面有我“居住”的地址与老婆在上海的户口本地址一致。我后来想,如果老婆与我同行这担保人怎办?如果全家出行怎办?不过不去想了,今后遇到了再说,与本次入台无关。

      一个月后(2015年2月1号),我顺利的拿到了赴台通行证与签注,立马将资料连同台湾发来的计划安排行程与酒店资料等交到公司有关人员那边,就等办好入台证准备在3月1号赴台了(到台湾后才知,据说现在办理赴台自由行可以不需要提交入住宾馆与行程清单了)。

      不想第二天就有问题来了,春节后的入台证七个工作日根本办不了!而且远远要超过,成了29个工作日才能办下来!这样预计在3月1日赴台根本不可能了!这是怎回事?

原来,春节后,大陆办理赴台游的人数剧增!台湾方面实行了每天赴台“限额”,居然现在办理要等到三月底四月初后才能批下来。这样,老板就急了!

      重新想到了那商务入台证途径,于是去咨询了一下可能性,回答是:台湾规定大陆人员办理商务入台证,须要求该人进出台湾达到三次以上才能有资格申请!这也就彻底堵死了我目前办理商务入台证的可能性!这又是比较国外其他国家的一条特殊政策了,这再次让我想起了“一个中国”!难道去做生意与出差,开始非得是自由行才行?台湾这条虽然有其本身考虑,但也太奇葩了吧?!

      于是,再次邮件致台湾工厂说明情况,延迟赴台,通过来来回回的邮件商量下来,将赴台日期定为4月12日,于是再次提交公司有关人员,终于,得到了携程网的回答:申报材料基本合格,回复是预计在3月24号就能出证。

      于是脑子里浮出了这样的概叹:出国容易,去台不易啊!过去去欧洲出差几次,也没这样难,这样旮嗒!

      终于,在3月18号接到通知,入台证提前办下来了。于是张罗着订机票。考虑到一个人第一次赴台,省的自己与对方麻烦,去时就订了上海到高雄的直飞票,而我看携程上的绝大多数大陆某城市到高雄的航班都是绕道香港、澳门、甚至还有绕道越南泰国的,而返程就订了台北---上海的票。看来,大陆到台湾的人还真多,引得其他国家地区的航空公司都想分一杯羹吧?因为我想,如果从上海绕道香港澳门、河内、金边、曼谷甚至新加坡再飞台湾的话,肯定是无需两岸协商航班配额的!当然机票肯定是贵了许多许多。
      由于订票因故延迟了一星期,3月25号订5月12号的去台票,票价比3月19号涨了至少30%以上,不过这与我无关。
      终于,这次台湾行在4月12号正式成行,上海那天地面气温最高是近20°C,但高雄落地后的地面温度29°C。由于去时机票订的是春秋航空,所以换登机牌搞的满头大汗,关键是该航空公司由于票价相对便宜,故航班不少乘的人也不少(该航空公司国际航班以台湾、香港、澳门、越南、泰国、新加坡等为主,但开通的换登机牌工作位口极少),居然排队就像当年世博会进场那样绕了好几个弯足足排了一小时半才换好登机牌,剩下时间不多了,急匆匆赶到边检,也许离开上次出境时间间隔太久,这次又遇到件新鲜事,居然在众目睽睽下(有几个安检人员还是女士)被要求解下皮带,拎着裤子跨进安全门,站在矮凳上接受扫描棒的上下折腾,还被东摸西摸的查了个够。嘴里不禁咕哝着提出抗议,但被不冷不热的告知:现在出境检查都得解下皮带(言外之意是国内航班无需这样),抗议无效。
        终于在晚点近一小时后抵达高雄,有人举牌接,之后入住高雄市区不远的藏玉旅馆,还好,公司在台湾的工厂安排了个不错的旅馆,有点四、五星的味道,而且早餐是可以按照要求按时送到房间的。不过被告知,由于最近高雄水源紧张,要求不要泡浴缸。原来台湾自过年以来下雨少,真缺水呢,特别是台南地区。晚上由台湾工厂方招待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日式晚餐。(插进照片)
      第二天(4月13号),那厂长8点准时开车来接,到工厂开始了赴台的第一天工作,那形式是研讨其实就如给他们上课,中餐是与工厂员工一起吃的便当,晚餐去吃了顿“板块牛排”。(插进照片)
      由于吃完晚饭才七点不到,天气不冷不热,就想一个人去逛逛高雄市区了,捷运(地铁)站离开宾馆走路大概需要二十分钟,就慢慢的信步走过去,第一印象就是台湾的摩托车可是真的多!如果在路口等待绿灯,当红灯变绿那瞬间,身边的摩托车群会突然一阵轰鸣,随着一起启动的阵势冲出去,风疾电驰“绝尘”而去,声音真有点排山倒海的味道,据当地人讲,在台北市区这摩托车还要多,而且有个规律,就是开机车(摩托车)的基本都是当地人,而开电瓶车的基本上都是台湾人称之为“外劳”的外国劳工,有菲律宾人,泰国人,越南人等等。
        看地铁站的站名,偶然看到了高雄市中心有个站叫“ 美丽岛站”,从南冈山站到市区的美丽岛站(高雄市一共就二条地铁线,在美丽岛站交叉互换),我判断这站就是高雄市中心或附近了,大概有十二、三站,车票是55元台币,买票时被告知只要有身份证证明是满65岁及以上者半票。我拿出大陆的身份证递进去,查验后被退出来并被客气的告知不行,只能是台湾的身份证与合法居留证明才可享受,那只能买全票了,但说完后地铁售票员很抱歉的向我笑笑,待我买了票后她热心的指了指进站后的方向,还起立向我鞠躬谢谢后说:先生真对不起!由于她的话使我误会了,去美丽岛站需要大概半小时多点点时间。这晚上去高雄市区的“自由行”明明白白的第一次感受到了台湾民风的淳朴与台湾人与人的之间的礼遇,确实完全没大陆现在普遍的那种陌生人之间的冷谈,记得在回来的地铁上向一位老太太(我估计她至少也有六十了吧)问路,那老太不仅出站后热心的多次指路,还在我走到一个四岔路口时,她正好开了辆小摩托车等红灯(明显是摩托车停放在地铁站门口的),回头看到我也在人行道等红灯就客气的问我说要不要让她带我一阵?虽然我客气的谢绝了,但真使我感激之情油然而生。路上还顺便拐进了个小吃夜市选了袋水果二十台币,付钱时摊主略一点头致意并习惯的说了声:谢谢!
      到了美丽岛站上去才看到,这地铁站的地面部分建的很特别,很是醒目,(插进照片)突然想起这“美丽岛站”是不是与二、三十年前台湾那个著名的“美丽岛事件”有关呢?问下来确实是!原来这是高雄市中心的一个四叉路口,离开四岔路口不远处就是那著名的美丽岛杂志社,当年由于该杂志社发表的文章而致施明德、李秀莲等后来成了民进党大佬的那班人被逮捕入狱,而当时为他们作法庭辩护的律师就是后来成了台湾开放“党禁”后当选第二、三任“总统”的陈水扁,也是首位非国民党的“总统”,后来成了贪腐犯。
      大概后来是高雄市政府为了纪念此台湾民主进程中的标志性事件,就将建设好的该地铁站改名为“美丽岛站”,可是离开地铁站不远处的美丽岛杂志社那房子早已经被拆除了。但这站名的命名是不是同高雄以及台南一直是民进党大本营有关呢?猜想也许是。
      一路上,看到台湾汽车的牌照,除了挂台北、高雄这二个台湾的直辖市外,其余县市车辆一律是挂的“台湾省”牌照,回来问了公司的人才知,此规定原来是老蒋留下的痕迹之一吧?也可从侧面可一窥老蒋父子心里的中国心,从没熄灭过。不过现在新买的车牌已经不写这些了,就是单单英文与数字车牌编号而没了台湾字样了。(插进照片)

三.
      工作第二天(星期二),一天下来,由于工作需要而不停的说话,有点累,晚上由公司有关人陪着去吃了台湾火锅与台湾臭豆腐,这臭豆腐的味道还真与上海不太一样,有点尝到了小时候吃过的那种味道。而不大不小的店面非常干净,师傅与老板就是一个人,很多服务是自助式的,但服务不能不说蛮周到的,这是因为各种自助操作考虑的很细,使得你基本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小小的火锅店表明了流程考虑的细心与为客人着想的心思,也反衬了台湾的人工确实要高于大陆。席间说起小马哥,陪我的人说他去年也声援过学生占领立法院的行动,但他过去同时也是参与游行要求阿扁下台的红衫军成员。我问他为何对小马哥不满意,他就说马英九做的实在太烂了!我说,大陆人很欣赏、也很同情小马哥的,我看他上台至今看起来老了不少,而且看似做的很辛苦也有成绩,比如两岸交流与经贸促进,而且廉洁是到了几乎“洁癖”的程度,但你们不少台湾人还对他极为不满,大陆人是有个对比的,就是反看大陆的官员做的才是个“LAN”呢!但大陆人根本无权KANGYI!更不要说是“XUANPIAO”了!我看这就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脸上顿时流露出不知可否的表情!所的斯奈?
      不过他说,台湾人对开放旅游,一般台湾人好处有限,说到工资水平比如刚毕业大学生工资也是每况越下。。。跟十年前差不多。。。。而物价却与十年前不能同日而语了。。。
      有人说,如那个小英上台老百姓也一个样,我们能够看到!
      那不一样!问题是,小英没试过啊!怎知?
      换个人物能让台湾人更好,我们拭目以待,当初马上台时,也是如日中天!!
      他说,你如果做的不好,也让别人试试!怎样??
      而我们缺的似乎就是这个吧?
      这就是许多普通台湾人现在对选举谁的普遍心态!他们很实际!
      据公司同仁介绍,台湾凡是有薪水的“官”,都是要选举的,而也有“命名”的基层“官”,比如里长啥的,但一般是无薪水的,纯粹是为当地居民服务的,而且一般是只有当地那些德高望重的人物才有此荣幸。


      今天是来台工作第三天,15号星期四。交流、做验证,一天下来有点累,晚上公司同仁陪着去一家当地有名气的叫“外省面”招牌的小店吃卤面与馄饨、饺子,外加一个肉类鱼类豆制品拼盘,再一碗青菜豆腐汤,总体印象味道确实不错,比上海类似的面食要来的可口。回到下榻宾馆,写完报告免得忘了啥,因为在台南高雄这边这次的工作已经快接近尾声,明天还得再做一个试验验证。





      今天是第五天在台,上班后立马参与了昨天定下的试验项目,其一是试验较大幅度的提高二次注胶的固化转速,以检验是否还会减少或杜绝出现白芯,二是试验降低胶温以及抽气后注胶,从一次注胶到二次注胶时胶的固化程度试验来决定此工艺的可行性,这次试验比较理想,与我预期的设想比较接近。下午接着又跟高雄厂的员工探讨了一些质量管理体系上的一些问题、出厂检验上的性能试验方法与合格阀值,以及干燥机与配套风机的布局规划问题。

      下班后去品尝了泰国蒸鱼、蔬菜色拉、配以鲜榨西红柿混合菠萝汁,这个西红柿配凤梨(菠萝)的鲜榨汁以前没看到过,还真的是风味独特,不错!

      下午就坐高铁离开高雄到了台北,开始第二档出差任务,与台湾公司总经理以及负责研发的经理座谈了一下在台北研发部和苗栗厂的事宜,觉得台北与苗栗这块还有不少问题。晚上台湾总部的总经理请客吃了顿饭。

      吃完就无目的的闲逛,不觉离开那101大楼不远了,随手拍了几张101大楼晚上的远景。

(照片)

 
2楼
老黄牛 发表于:2015/5/12 13:20:00

      第六天是星期六,公司双休日。
      上午由公司高雄厂的厂长陪同,去参观了台北故宫博物馆,出来就顺便看了一下士林官邸。他给我准备了张500台币的捷运(地铁)乘车卡。参观故宫博物馆事先被告知必须7:30出发,赶在游客大批到达前、最好故宫博物馆开门前到,果然我们早早到了那故宫博物馆大门前,博物馆正好开门迎客,买了票进门后,正要从底楼开始参观(故宫博物馆一共开放展馆三层),只见有个工作人员悄悄的过来低声对我俩说:你们最好先上第三层的301室参观,因为过不了多久那301室就会爆满游客,并将排队一直会延续到楼下,大多是大陆游客慕名而来看那玉雕白菜、猪肉的,说完微笑了一下走开了。我不禁想,这猪肉白菜是慈禧喜爱的玉雕,是清末雕刻的,其实从文物角度看其价值也不过如此,在故宫的多如烟海的高价值国宝文物中,“白菜、猪肉”只不过是清末代的玩意而已,只是由于慈禧喜欢又被媒体喧闹,所以看的人特别多(特别是大陆来的),反而在许多人看来大大盖过了那无数的高价值文物。

      那玉雕“白菜”,没我想象中的粗大,细细的一棵,也不长(估计大概二十几公分长)头部利用玉石这部位的深色索性雕成了一只停在菜上的虫子,栩栩如生。不过那猪肉我可是大吃一惊,那形状颜色也太逼真了,大概也就三公分见方左右,肉皮和皮下的肉层次分明,好一块红烧五花肉!如果放在餐桌上,大概会毫不犹豫向其伸出筷子的。

      果然,当我们看完那301室文物转到隔壁,就看到301室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等我们参观完三楼下二楼时,等着参观301室的人排队早已经沿着宽大的楼梯蜿蜒的排到了底楼。可惜整个参观过程不能拍照,感到相当遗憾。

      下午坚持自由活动,那陪同的厂长多次问我:你行吗?我再三说行的放心吧!心里想你也别看不起我老头,我毕竟也是在大陆上海来的,以上海的眼光来看台北不过就这样大而已。

      不过我还是问清楚了那最靠近中央研究院的地铁站名---展览馆站,我就一人直奔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其实主要目的是为了自己多年前的一个心愿:参拜胡适墓与胡适纪念碑塑像。因为我知道胡适的墓与纪念塑像就在中研院傍边,不过了解的也仅此而已。故先找中研院这样的大目标没错,台北一共就六、七条地铁线,转了一次地铁就方便的到了这展览馆站,出站后随便问了下行人,这人客气的指点我过去不远就有公车到中研院,看公车站牌大概也就五六站的路程。上了这公交车,再看路线站名,中研院站的下一站居然就是胡适公园站!于是我打算就在中研院站下车走过去,顺便可以看看大名鼎鼎的台湾中研院的样子究竟是怎样的。

      下车后,果然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刻在一个四岔路口中研院的前面的一堵矮墙上的“中央研究院”的金字就映入了眼帘。其背后是一大片建筑,没啥高楼,第一印象这中研院就像是一个大学。(插进照片)

      沿着那带铁栅栏的低墙外静静的人行道一路信步走去,拐过二个小弯,不宽的马路对面,小山下,胡适公园几个大字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想,他的墓与塑像一定就在上面了。(照片)。

      但走到大门一看,心不禁冷了半截,只看到不大的公园门内正在施工修缮,低矮的铁门紧闭,看到对马路的中研院一道边门前有位维持车辆交通进出安全的上了点年纪带黄袖章的人,于是过去一问,说胡适公园是在维修,有好长时间了,上几天也有大陆的二个人来,被拒绝进入。我说我是第一次来台湾,想看看胡适墓与塑像,他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我是这边中研院的不是对面公园施工队的人,你可以过去问问看能不能破例给你进去,于是谢过他后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过去,看到一位像是施工现场负责的,过去礼貌的说我是第一次来台湾,想上去看看能不能给个方便?他倒是客气的说,实在对不起这里施工呢,上去的石阶堆满了材料,为了你安全实在不行。我几乎是一脸的失望慢慢不甘心的东张西望的往外走,不想边上有个施工的人对我说,这位先生你沿着这栅栏往前走大约一百多米,有个厕所,你拐进去可以看到厕所后面有条小路的,沿着小路的石阶上去可以走到墓的小山上的。我一听不禁大喜过望。千恩万谢的谢过了那施工人员。

      果然,顺着他指点的小路,我终于来到了我要去的那个地方。上了没多少石阶个平台,是胡适的半身塑像,而绕过塑像再次登上二十几级石阶就是胡适墓地了。

      我很早前就有这个心愿,如果他日有机会去台,一定要去拜谒胡适墓与瞻仰其塑像。不为别的,就为其是五四来与鲁迅等齐名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而且与鲁迅观点理念正好相反,更因为从小就被这样“教育”:胡适是反动文人,是与鲁迅相对立的论战对象,是为蒋家王朝服务的敌人。。。等等。但随着历史迷雾的慢慢的褪去,意识到事实远非是这样的!所以如果能去台湾看看,必要去向先生处拜祭以完成心愿,不想今日居然得以如愿。

我要特意去亲眼看看报道中的胡适墓与老蒋为他的题词。

      信步而上不远,就见到了那不大的墓地了,只见墓盖上写着:

            中央研究院院长胡适之暨德配江冬秀夫人墓

      而墓的正面是蒋先生为他题的词:智德兼隆

      墓的下方不远处,就是刚才拾级而上处胡适的塑像,是校友会集资给他修立的
      我向胡适先生墓深深的鞠了一躬,向先驱致敬,向五四以来的旗手之一致敬!今日终于得以如愿。

      在看了先生的墓与蒋亲笔写的字后,绕着慢慢的走了二圈,于是回到下面不远处的先生塑像前,我又深深的鞠了一躬,在边上的石凳上坐下,不禁沉思了一会,天翻地覆的历史涌潮对于先生来说似乎已经远去,但现代的大潮其实一直在向前,先生的那些名言也慢慢的正在被中国的二岸在回味、回响。回头朝小山的对面望去,中央研究院大多尽收眼底,他其实天天在望着他曾主政过的这个“中央研究院”呢。

      尽管对先生的争议一直不断,但胡适是大师,这点没几个人会有争议。现在,胡适与鲁迅二位的像在台北与上海遥向对望,而鲁迅像明显是国家出资修建的,尽管胡适墓有老蒋的题词,但至少他的雕像却是他朋友校友们出资修建的,这似乎也隐隐的在暗示着什么。

      关于鲁迅与胡适之争与当年的“论战”,基本也是中国近代自五四以来走那条道路之争,是暴力打碎还是顺序前进的进行改革之争,二人都是五四运动的旗手,历史必将做出而恐怕是已经在开始做出结论了,我想。

      鲁迅的急进,甚至据说提出取消汉字改用字母文字,鲁迅是那种“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人,而胡适不是。胡适是主张社会进行改革,进步顺序前进,他是受现代西方民主思想影响较深的学者,他也曾大骂老蒋独裁,老蒋虽也有时很恼火但也却对他基本上是礼遇有加。在当年他的学生吴晗力劝他留下来时,他回答吴晗时有句名言:(此处省略13个字),如果他当年真的说过这样的话,那先生真可是入木三分、洞若观火啊!而当年极力劝他留下的人却最后死于非命。而其留在大陆的一个儿子,在那年月也曾写文批判过他,据说他在得知此事并仔细的看完原文后,却说了句似乎很切合当时实际的话:那边现在是连闭口的权利都没有了(大意)。

      尽管如此,他留在大陆的儿子却最后还是没逃过自杀这条绝路。

      他当过北大校长、抗战非常时期时曾被任命为驻美国的大使,1949年时先去了美国后又返回到台湾,后受聘当了台湾中研院的院长。

      据报道,先生1962年2月逝世,当年在出殡之时,有成千上万的人自发来为他送行,老蒋亲自为他题词,他那位从没嫌弃过的小脚原配夫人江冬秀在看到如此盛况时不禁对其儿子说,你爸爸做人做到如此份上,也算是够意思了(大意)。可知当年其声望之高,人缘之好。

      胡适的人缘,可从许多研究资料上看到,他连对于批判攻击他、与其论战的人,他也绝不会轻易对其人身攻击。其中就包括鲁迅。

      其实从今天来看,胡适的思想并不深刻,却富含着逻辑与智慧。

  历史开始卸下重负。在真理开始敞亮之际,胡适也必将得到二岸更加广泛的认同,我想。      由于我也并非是学者,而且时间上也不够,所以没去胡适的纪念馆与旧居看看。

      后来在公司说起星期六下午我去的地方,台北总部的员工感到好奇,你去那地干嘛?又不是旅游地方,我默默无语,想用不着解释也无需解释。

      回来有点累,晚上五点多又开始下起雨来,所以本来想去士林夜市看看也懒得出去了,我又不是吃货,不出去就看看台湾电视节目吧,打开后马上就是台湾关于选举的节目,很有意思!不同人轮流分析发表了对朱立论、王金平、蔡英文、吴敦义等的竞选看法,以及两岸的观点的牵制与互动对选举的影响,都是采用开放式讨论的形式,各种观点都有没啥限制,大开眼界。据说对许多台湾人来说也是一种娱乐。
 

      今天一早,由朋友陪同开车去了自由广场、总统府、淡水、北投,在淡水老街用了餐,观赏了淡水临海(淡水河口)的街道风景和小吃街,吃的是当地特产小吃“阿给”、鱼丸汤、炒面(“阿给”这小吃据说创自一位小吃店老板,有次将没吃完的食品用大的油豆腐包起来,左以调料粉丝加勾芡做成汤,日本语里称为“阿部拉给”—油豆腐的意思,后来台湾人简称这小吃叫“阿给”,风靡台湾)。吃完一路沿着海滨清洁的大道逛过去,走得热了,在路边小吃摊看到有卖现榨的凤梨甘蔗汁,每杯50台币,来了杯,味道还真是独特,尤其喜欢其那混合甘蔗汁的幽幽甘甜清凉又带有菠萝的独特风味,走得热了喝下去真如甘霖,大陆没喝过这个。由于去淡水鱼人码头还得坐船,这次就不去免了,反正看情况还得来的。(据朋友介绍,当年日本人就是从这淡水河口进犯台湾的,沿着河道确实可方便的直达台北市区与台湾本来就不大的“腹地”。插进图片)

接下来朋友开车带我去观赏了台北的北投,据说是过去高官大佬外国驻台使节等消费的地方,又是台北有名的温泉之乡,在台北的北方向,高级宾馆林立,看来消费不低,其中不乏日式温泉宾馆,似乎在提醒来访者台北被日本统治五十年的历史。其间还有个温泉博物馆。

      晚上朋友夫妇在101大楼86层餐厅款待吃饭,与上海相当的场所比,更安静幽雅,桌子间距离相隔大的多,我以为这是商家在这金贵的空间尽量照顾客人的私人空间的精心刻意安排。这101楼的86层被隔成二个餐厅,中西各一个,居高临下每个餐厅的每个大房间都能鸟瞰到台北的风景。据说整栋101大楼高层上就二层餐厅。

      席间由朋友夫人点菜,记得有这些菜:乌鱼子(这是台湾的特有海产,据说乌鱼洄游到台湾海峡时刚好乌鱼子饱满,在此前与之后都没乌鱼子或不饱满成熟),佛跳墙,三杯鸡,碳烤牛肉,台湾特色糯米团,鲜贝,扇贝,蔬菜卷,甜点是点了杏仁露和奶酪。我没喝酒就点了杯凤梨汁,朋友开车不能喝酒,他夫人点了小杯红酒。席间朋友夫妻谈笑风生,也很顾到我这位不速之客而不使得冷场了,所以都尽量说些我能搭得上嘴的话题,看得出朋友与其夫人是颇有品味的人,在101大楼吃饭一定是贵的吓人,也许不会亚于圆山饭店吧?不过我也只能客随主便了。(插进图片)

      餐毕,一起陪着逛了101大楼裙楼边的商场,开车将我送回了住处,朋友妻子临别还不忘客气而礼貌的说了句:下次来别忘了带上夫人与女儿,千万别再买啥礼物了。


      星期一,在台北公司上班,将高雄厂上星期研讨与解决的问题与建议作一个全面的梳理与讨论,解释了一些问题包括为何是那样建议的理由和如何解决的方案,还没解决的存在与预期可能会产生的问题,已经试验解决的有结果的问题等。但在上午刚上班大概一小时多时,突然发生了地震(事后据说是震中在花莲外面海面,中心是6.4级),十四层楼上感觉站立不稳,晃动幅度短时间内迅速增大,时间大概持续了有7、8分钟左右,公司员工有出去避到消防通道的,事后员工告诉我,她们是从小被晃大的,不过刚才的晃动台北也不多见(所以她们逃了?),我当时就傻了,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因为考虑在十四楼怕逃也来不及,记得当时往外看了看那101大楼,还好那楼还在!(插进图片)

      大概到七点45左右,当时正好与台北公司老总在楼下咖啡厅喝咖啡时,发生了第一次激烈的余震,后据报道烈度有6.0级。。。。当时观察到一楼厅的吊灯晃动厉害,第二大的余震是等我回到楼上房间,门没关,我看到门在不停的小幅度摇动。。。,我决定今晚睡觉就不关门了,而且看好了逃生路径,以防万一,我想我一个老头子,身边也没多少台币,门关不关无所谓,小心总没大错。

      明天被安排是自由行,准备去哪里呢?有人建议我去看看台北的龙山寺—据说是台湾比较早的寺庙,就在台北市内。

      于是明天定下任务是:先游龙山寺,回来后购买“手袋礼”—凤梨酥与牛轧糖?


    今天起得晚了点,梳洗完下楼打探情况,看到台湾人都没事的一样,觉得自己小心得过了点了,但今天的气温似乎也是像过山车般的,看来出门得穿外套。

    台北的龙山寺,果然是大概台湾最早的寺庙了,开建于乾隆三年,竣工于其五年之后。但我特别注意到二点:无须买门票!尽管是台北市内最古的寺庙而且香火很旺,其二是香烛非常便宜,我请了一对大蜡烛七柱高香(被告知因为寺内有七个香炉所以每束高香都是七柱)一共是二十元台币(相当于四元人民币)!不过就在龙山寺外一条小马路上,看到了几个乞丐(来台湾这些日子第一次看到乞丐)。

        插进图片(待读)

3楼
老黄牛 发表于:2015/5/12 13:21:00

      去机场,机场用餐,购牛轧糖(手工),晚点半小时,一个半小时到浦东机场,结果由于不知道原因居然在机场内摆渡车被“路阻”了大半小时,无人告知原因!闻所未闻!

进关后提取行李,虽然有点晚了,但居然也无人查看行李票核对号码,又是没遇到过的事!结果到家已经近半夜了。。。只能无语!

      返回后,拿出通行证和入台证仔细看了看,发现:

      在赴台返回来往过海关边检等时,台湾方均未任何机构在大陆发的通行证上留下任何字迹,更不要说是正式的公章了,倒是过台湾海关边检时,台湾边关人员仔细的查看了台湾自己发的“入台证”后盖了章与签字,完了叫双手在边上一台指纹仪上取了双手食指指纹,然后看似不经意的问了句:请给我看看你的赴台通行证!然后拿过去瞄了一眼马上还给了我;而返回出台时,海关边检人员在验看了我的入台证后,又叫我验证一下双手的指纹,完毕在入台证上重重的盖了个章,根本没要求我出示我们的通行证。而我方这里进出均需验看三证特别是签注与台湾发的入台证!不过同样没在台湾发的入台证上留下任何字迹。

      我想,这就是海基会海协会互相协商出来的所谓的“政治智慧”采取的变通做法吧?在目前中国两岸政治环境与语境中,理论上“一个中国”下的这种奇葩或特殊现象还真让我们给赶上了。

      还有台湾的捷运(地铁)高铁进站都不安检,上飞机时的安检居然所带的一个打火机都不没收,也是大大有别于大陆,显得很宽松,是不是也与社会相对安定有关呢?一个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社会,居然有如此的宽松环境,这样的“小处”颠覆了我以前长期被告知所造成的思维。

      在台湾另外一发现就是,台湾的机场饮食、食品与手袋礼品店,居然价格几乎与市区其他店相差无几。这也是个大大有别于大陆之处。

      在回到家的第二天,家里人拆箱,发现我不远千里提回来的那箱凤梨酥,本来说是12合大合,居然翻来翻去就是8合!看来是店里搞错了而我去提货时已经打好包了也没坚持开包检查,唉!那少的四盒算算要1500台币呢!立马拍了发票照片发给台北总经理,他过去一问,那店员很客气的承认错误,但说不给退钱只能补四盒,问我怎处理?我只能顺水推舟的说就算给台北公司员工当点心了,就算我谢谢他们的热情招待吧,把个总经理逗笑了,开玩笑的说那下次你来,希望你多犯这样的错误,乐了。我真是个马大哈!不,牛大哈!!

 

2015.4.29

4楼
闯北走南 发表于:2015/5/12 21:32:00
      牛兄六十六了,日子还过得如此忙碌、充实,真好。
共4 条记录, 每页显示 10 条, 页签: [1]

京ICP备13032228号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3.0
Processed in .03906 s, 3 queries.